•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五十七章 诡异的接触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五十七章 诡异的接触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随着‘哗啦啦’的声响,在我和老回面前那扇铁门终于打开了,那厚重的开门声,在空荡荡的通道中回响,总是有一种让人心悸的恐惧。

        可是我和老回却没有退缩,几乎是没有犹豫的就跨进了这扇厚重的铁门。

        铁门内,是一条向下的狭窄的楼梯,刚好可以两人并行,老回走在我的身边,开口说到:“真舍得本钱,那么厚重的铁门,一定是有什么装置控制的,这地下室,没投资上千万怕是修不出来。”

        一边说话,老回一边取下了他的手表,塞进了裤兜里。

        这话说的倒挺像是来旅游观光的,其实我心知肚明,老回是在提醒我,等下进去记得观察一下开门的机关在哪儿,别到时候困死在这里了。

        抱有必死的信念去拼命,但是也不能放弃一丝生机,而且最好是救出孩子,这才是我们想要做的。

        我摸出了一支烟,点上,很无所谓的说了一句:“但愿你的皮带质量够好。”

        “世界一流!找不出比它质量更好的了。”老回也讲得轻松,并从我嘴上夺下烟来,深深的吸了一口。他的意思也很简单,在我说了厉害的家伙能影响信号的传递之后,他还那么说,就是告诉我,皮带扣上的信号发射器是很强悍的,如果它还不行,世界上找不出比它行的了。

        鲁凡明应该是不知道皮带扣的事儿,否则也不会让我们如此‘轻松’的拖延时间。

        香烟的气味遮盖了这条通道内的异味儿,我之所以在空气流动并不是那么好,有些憋闷的通道如此着急的点烟,固然有借助香烟放松的意思,更多的原因,是因为这条通道内的味儿。

        那是一种奇异的香气混杂着灼热的血腥味综合起来的气味儿,在通道内淡淡的飘散,我觉得比大粪的味儿还难闻,让人闻了之后,心内有一种说不出的憋闷,所以我点了一支烟来掩盖的它的气味。

        这里比我和老回想象的更奢侈,在通道内走了没几步,就看见通道的两旁同样的贴满了金箔,布满了诡异的雕刻,而且两旁还镶嵌有黄金的烛台,上面点着那种像猪油的蜡烛,蜡烛燃烧的火焰很诡异也很美丽,是蓝紫色,我敏感的发现那种奇异的香味儿来源就是它。

        恍惚有熟悉的感觉,具体的却又想不起来,这种情况倒是很少在记忆力很好的我身上发生。

        可是想不起来也就不想了吧,毕竟到这里来,是生死一线的事儿,比我以往经历的任何事情都要危险,这些无关紧要的细节,我也就不在意了。

        这道楼梯通道也不长,在我和老回随意的聊天和胡思乱想中,就已经到了尽头,穿过那扇门就是刚才我们在小窗看见的地下室。

        从上面俯瞰,和真实的处在其中感觉是不同的,站在门口我们一眼就看到了整个地下室,很多小窗上没有看见的角落也看见了。

        就比如,在那边角落里,堆积着很多的杂物和骨头,至于是什么骨头,我不忍心看,也不忍心想,而在另外一个角落,则诡异的被布置了成了一个起居室的样子,有一大一小两张床,有桌子,有一些我不认识的南洋法器什么的,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大多数是工具。

        血池很大,长有四米,宽有三米,也不知道是不是有地热系统,把血池保持在一定的温度,总之那血池没有沸腾,却散发着一定的热度,那种带着热气儿的血腥味就是从这个血池里发出的。

        我和老回对望了一眼,尽量不去看那个孩子,走进了这恐怖的地下室,一进入地下室那诡异却又**的香味儿更加浓烈了。

        我这时才发现,那些巨大的蜡烛燃烧的火焰也是蓝紫色的,只不过在斜上方打了一盏小小的黄灯,所以站在上面一时间竟然没有看出这火焰的颜色。

        “这个‘屠宰场’的蜡烛不会特么的有毒吧?”我和老回站在原地没有动,只是静静的看着鲁凡明,此刻的他正站在一根巨型的蜡烛面前,像抚摸稀世珍宝一样的抚摸着蜡烛,这样的动作自然让我和老回不得不怀疑这蜡烛里有‘猫腻’。

        只不过我还是忍不住感慨了一下,老回把这里比做屠宰场,倒是挺贴切的。

        老回并没有压低声音,在这安静封闭的环境下,平常声音说的一句话,声音也被无限放大了,鲁凡明自然也是听见了,他转过头来,神情惊奇而扭曲的看着老回,说到:“有毒?你知不知道,这世界上有多少所谓的明星,都想弄到一点儿这个东西?你又知不知道这个东西在我们南洋的术法中是有多么的重要?”

        “这是什么东西?”我眉头微皱,说实话我忽然想到了一件儿东西,有些反胃,只不过我也没有实际体验过,不想证明我的猜测是对的。

        鲁凡明没有回答我,而是转身朝着他起居室样的角落走去,他在桌子面前坐下了,然后对我和老回说到:“其实我太寂寞了,你们今天反正是必死之人了,不如来陪我吃个饭,聊聊天,在死之前过一段快乐的时光,如何?”

        我和老回对望了一眼,显然我们都不认为在这样的地方吃饭聊天是什么快乐的时光,可是时间拖延的越久对我们越有利,再说了,就算等不来救兵,我们也可以在这种貌似和平的情况下找机会做我们要做的事儿。

        怕的就是我们一下来,鲁凡明就叫那小鬼僵尸攻击我们。

        此刻的小鬼僵尸离我们不到5米的距离,正在血池中浸泡着,很是自然的一浮一沉,看起来诡异又可怕。

        终究,我和老回走到了鲁凡明的另外一头坐下了,隔着一张桌子的距离,看着这个恶魔,我只有一个想法,或许此刻神情怎么看怎么带着一丝极端的变态意味的他,才是他的真面目吧。

        很难和那个带着老实憨厚笑容的鲁凡明联系在一起,一个人的相貌是如何或许不重要,他的神情和眼神才是一个人流露在相貌上重要的东西,这才是所谓的相由心生。

        鲁凡明这样的‘演技大师’,我很佩服他。

        气氛有些诡异,可是鲁凡明得意又轻松,他在我和老回面前放了两个水晶高脚杯,然后拿出一瓶红酒,各自给我和老回倒上了那么一些。

        我和老回没有动那酒,在这地方,面对着这样的人,我们承认,不敢喝这个酒。

        但是鲁凡明很自在,他端起酒杯抿了一口红酒,然后掀开了桌子上烤炉的盖子,然后说到:“我一直觉得烤肉配红酒,是非常美妙的,我说过你们必死,但是不会用下毒的手段,让你们去死,那样太玷污我大巫师的名声了。”

        说话间,他又抿了一口红酒,然后晃荡着他手中那个水晶高脚杯说到:“不觉得很美丽吗?鲜血的颜色,偏偏却是冰凉的口感,喝红酒能喝出一种美妙的绝望感,你们华夏的道士,是鄙视这种负面情绪的,可是你们真是愚昧啊?可知道负面的情绪才是人类前进的动力,就比如恨,可以让一个人爆发出惊人的潜力,就比如绝望,可以让一个在生命结束前,发出烟火一般璀璨的光芒。负面的情绪能催生新的神,而那样的神没有顾忌,也不虚伪,人类是要需要前进的。”

        这是什么屁话?我原本端起那杯子,准备喝一口红酒的,毕竟不能让他这个南洋大巫师小看了我们华夏的道士,可是特么的,你什么不好形容,形容成血啊,绝望啊,老子还偏不喝了。

        所以,我重重的把红酒杯子跺在了桌子上,然后说了一句:“我们大老爷们的,喝白酒,不成就灌啤酒,你那美妙的绝望还是别被我糟蹋了。”

        我说完这句话,鲁凡明忽然收起了他的笑容,用一种诡异的目光盯着我,我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要动手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