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五十一章 潜入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五十一章 潜入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如何克服我的恐惧,那只能是一个办法,安抚傻虎,如若安抚不了,我只能用秘法,让傻虎陷入一种类似于昏迷的沉睡了。

        虽说是共生虎魂,但在地位上,还是我为主,傻虎为辅,按照师父给我的说法,如果我魂飞魄散,傻虎的结局也会很惨,也就是说同样会魂飞魄散。

        但是,若果傻虎能在我有生之年,结成完整的虎魂,那么在我死后,灵魂释放的那一刻,傻虎也会得到彻底的自由。

        既然是这种我为主的模式,我自己是有秘法控制傻虎。

        老回已经脚步匆匆的离去了,而我也刚好抽完了一支烟,掐灭了烟头,我立刻陷入了沉思的状态,试着开始沟通联系傻虎。

        存思是一种很奇妙的状态,何况傻虎和我共生,沟通联系起来也很容易,可是这一次,它仿佛是不理会我的沟通,而是表现出无限的烦躁与焦躁,还有就是——畏惧。

        我试图去说服傻虎不要害怕,因为任务是必须完成的,如果害怕,反而我们才会陷入危险的境地。

        可是傻虎依旧没有多少改变,在存思的状态下,我仿佛看见傻虎那种来回走动,不时咽呜的样子,而且,我可以感觉到它此时有了另外一种情绪,想要对我诉说什么,很是急切的想要对我诉说什么,无奈傻虎离灵魂完整的状态还差了许多,只能对我表达简单的情绪,想要交流在此时的状态下是绝对不可能的,这让它更加的烦躁。

        它的情绪显然也能影响我的情绪,在这种情况下,我是别无它法,只能开始在心中默念晦涩的咒语,然后开始催眠傻虎。

        咒语是一种很神奇的东西,师父曾经它模仿的是最原始的天道的声音,直接而简单的达到目的,天道的声音是什么?我不清楚,我只知道催眠傻虎用科学来解释,其实就是人类的自我催眠,毕竟我说过,傻虎也是我灵魂的一部分,但是比起那复杂且又耗费时间的心理暗示的办法,这咒语是真的简单直接又有效。

        在我的咒语之下,傻虎慢慢的陷入了深层次的沉眠,这对它其实是没有害处的,毕竟很多动物修炼,动辄就会陷入漫长的沉眠,这可不是懒惰,这只是只是一种灵魂修炼的办法。

        曾经,我就知道,睡眠是补神,滋养灵魂最简单,也很有效的一种办法。

        傻虎陷入了深层次的沉眠,就一如最初,它还是懵懂状态,没被唤醒时的样子,只能在我生死危机的时候被动醒来,这种感觉,让已经习惯了傻虎存在的我一阵空虚,因为我感觉不到它情绪的存在,竟然还有些小难过。

        但这样做的好处也是明显的,随着傻虎的沉眠,它带来的负面情绪也脱离了我,我不再感觉到那无法抗拒的恐惧,一切感觉都恢复到了平常。

        长舒了一口气,我干脆仰面倒在了这‘青纱帐’里,抓紧时间恢复着自己刚才的疲惫,心里却在想着,千万不要有条蛇兄弟爬到我身上这种在关键时刻,喜欢胡思乱想,分散注意力的光棍小爷又回来了。

        大概过了十分钟以后,青纱帐里响起了脚步声,我动都没动,因为听着那脚步声我就知道是老回那家伙回来了。

        看见我躺在这里,老回从背包里摸出一瓶子水扔给我,说到:“别这样躺着,不然我还以为你死了。”

        喝了酒的人总是容易口渴,何况这么炎热的天气,我抓起水瓶子,‘咕咚咕咚’的喝了一半,然后把水递回给老回,老回喝了几口,就把空瓶子扔了,然后把手下的热敏探测仪,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小工具都从他那随身的大包里弄了出来,接着扯过一些玉米杆子遮盖了起来。

        “这是干嘛?”我怎么看老回,怎么觉得他这是准备要‘轻装上阵’的样子。

        “很奇怪,结果探测出来了,那栋房子不是一共有三层吗?加上楼顶搭了半个阁楼,就算小四层吧,在屋子里一共有七个人,几乎都集中在一楼,也就是说上面几层楼没人。不过我观察了一下,偶尔那些在一楼的人会移动一下,到二楼或者三楼去,估计是楼顶的阁楼不方便,他们应该不会去。”老回给我解释着。

        “就七个人?”我听闻也从地上站了起来,总觉得那屋子不简单,咋会只有七个人?

        “我其实不知道,我以前学过一点儿技术,这个技术算是探察的技术,总之我通过一点儿小办法来探察了一下,总是觉得那屋子估计有个地下室,可是仪器探测不到,到时候再说吧,你说那屋子有问题,我们就一定要查清楚。”说话间,老回已经收拾完毕了,正在紧鞋带,我也做着同样的动作。

        和老回还是有点儿小默契的,从他的诉说和动作来看,我就知道,他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了,我们等一下要准备爬楼了!就是一口气爬上四楼,或者说是楼顶的小阁楼。

        夜色是一切最好的掩饰,在我解决了恐惧情绪以后,行动仿佛变得顺利了起来,此刻,我和老回就已经通过配合成功的翻过了院墙,站在了这栋房屋的后院。

        “他家没养狗,真是幸运。这就是你说的天时地利人和啊。”站在这里,老回的心情莫名的好了起来,或者他认为,只要能顺利潜入,我们的任务就算完成了一大半吧。

        而我们之所以敢那么嚣张的进来,也是因为有热敏探测仪探测到了这院子里并没有狗的存在,可是老回的说到却让我摇头,因为在我内心有一个判断,我很干脆的说给了老回听:“这房子邪乎,你以为能养活得了一只狗?你知道狗这种东西虽然比不上猫,可到底还是敏感的,而且邪物又不像惧猫那样惧它。”

        小声说话间,我开始观察着周围的地形,这房子就和一般的乡里房子一样,前院很大,所谓后院,还不如叫一条后巷子来得准确,一般是做为柴房的所在,或者就是堆砌杂物,大一些就修一个杂物间在这里。

        我会老回所处的地方就是一间矮小的杂物间旁边,挨着杂物间的一旁是一根裸露的落水管,就是用来屋顶排水的,我和老回要爬到屋顶,基本上就是靠它了,有点儿难度,不过因为这落水管儿靠近某一排窗户,难度还不算太大。

        “也亏得我们是道士,哪个真道士是不练两下拳脚来健身的?否则这楼就得爬死我们。”老回朝手里吐了一口唾沫,搓了搓手,就身手敏捷的再次翻上院墙,然后接着那狭窄的院墙,爬到了杂物间的顶上,我紧跟在老回的身后。

        杂物间的顶是石棉网盖的,显然很容易踩破,如果是踩破了,那动静儿可就大了。

        所以,我和老回只敢小心翼翼的沿着结识一些的边缘,快速的两步做一步跳过去,还好,只要速度很快,就算一张纸也能瞬间承受一下压力,我们并没有踩破石棉瓦,而是顺利的抓住了落水管

        只是老回在抓住落水管,贴住墙的一瞬间,忍不住低呼了一声,差点儿掉下去,在那个时候,我刚好踩过石棉瓦,等着老回给我腾位置,去不想发生了这种状况。

        好在我反应快,在最后那一步跳的时候,轻轻朝着旁边一跃,一手立刻抓住了二楼的窗台,借力一把抓住了老回!

        “咋回”我才问了两个字,就问不出口了,因为在抓住这栋小楼的窗台时,那冰冷的窗台传来的一股寒意让我差点抓不住掉下去,更别提说话了。

        这股寒意并不是握住冰那种感觉,而是那种直传心底的冷意,但好在只是瞬间接触,所以才难免心神不稳,只要熬过了那一秒,就好了。

        老回此时已经恢复了,跟个猴儿似的,赶紧往上爬了几下,我也顺势抓住落水管,稳住了身子。

        在我们的身体都有了借力点儿以后,老回才长吁了一口气说到:“唔,感觉到了吧,这房子绝对绝对有大问题。”

        我在下面催促着,说到:“还用你说?往上爬吧,有什么问题进去以后就知道了。”

        可是,傻虎明明已经沉眠了,为什么又一丝恐惧的情绪在我心底蔓延开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