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三十八章 伤痕,男子汉的勋章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三十八章 伤痕,男子汉的勋章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男人最帅的时候,无疑就是战斗的时候,尽管会狼狈,但是那是男人阳刚与力的表现,背后是一种承担和英勇的精神!

        我们每一个人都疯狂了,慧根儿几乎是一拳一脚,就打下一只活死人,毕竟借力于大力金刚的他,力量的陡然提升,是不可度量的!

        小小的慧根儿反倒像是战斗的主力军,而元懿大哥一招一式都是大家风范,或许他的‘杀伤力’比不了我们,可是他功夫中的一个‘缠’字是那么的出色,没有一只活死人能从他的身边漏过去,打扰小北和高宁!

        至于赵洪,他习惯用子弹来解决事情,尽管这些活死人怪异到子弹打进脑袋,依旧不会倒下,赵洪的子弹很快打光了,他兴奋的舔舔嘴唇,即刻就开始了肉搏战,我只能说这些能进入高级部门的特工,都是战斗机器!

        最后是老回,我不想去看他战斗,太TM的像疯子了,挥舞着一把师刀砍活死人,就真的如古惑仔一般在街上砍人吗?可是他却是唯一一个杀死活死人的家伙,因为他竟然几刀砍下了一个活死人的脑袋!

        要知道,这些家伙在行动的时候,力大无穷,身上的肌肉组织是坚硬无比的,能砍它脑袋下来,确实是一门‘技术活’,而老回也如他自己所说,真的是一个暴力道士!

        战斗,从来都是血腥的,何况面对的是一群,没有畏惧,力大无穷,甚至没有痛觉,不会倒下的家伙!那样的心里压力不是普通的战士可以想象的!

        对于一群这样的家伙,除非是用大型的道术或者巫术,普通人去肉搏,根本没有可能战胜,倒下只是时间的问题。

        每个人的呼吸都如同在肺里扯风箱似的,吃力而大声,只是几分钟的战斗,就让人体力耗费到了极致!我说不清楚自己的感觉,只是察觉到汗水过了眼睛,模糊了一片,而头发湿漉漉的贴在额前,衣服已经被完全的扯破!

        甚至身上还有几条血淋淋的口子!

        可是现在谁还能估计是否中尸毒的问题?我们不了解这些家伙,也不知道它们是否有尸毒这种东西存在!幸运的只是,这些活死人并不像开始那只一样动作敏捷,甚至有的感觉行动都不是那么灵活,或许这些是失败品?

        我没有再去想,脑子里只剩下继续战斗这样的想法!

        汗与血,这是战斗中的男人才会有的味道吧,我老是会想起一句话,伤痕,男子汉的勋章!

        “撑住!”我从牙缝里蹦出这两个字给大家鼓劲,说完之后,就喘息的厉害,可是我不能倒下,那个合击阵法是我们掏出这里的希望,必须掩护小北和高宁去完成它。

        这战斗是无声的,身后的背景音是强子那抑扬顿挫的行咒之声,在我们就快要支撑不住的时候,强子忽然停止了他的行咒之声,然后我感觉像是一股无形的精神力量一下子撞击了过来,然后缠绕包裹住了我,一下子我在精神方面就像吃了兴奋剂一般,而精神带动的是力量和人的潜力,我虎吼了一声,感觉力量又重新回到了我的身体!

        这就是巫术,更多的时候你以为神奇,其实是一种强大的心理暗示之法,道术里也有这样的法术,每个人都觉得好神奇,好玄妙,事实上心理医生也可以做到一样的效果。

        就如我在梦中梦见那个大爷的大爷和我对话,在心理学上催眠就有这样的效果!

        而让一个人陡然兴奋,除了一些兴奋剂,心理暗示也可以做到!

        只不过这巫术在某些方面更为神奇,竟然能让人感觉到精神力化为实质,给自己支持,我想或许现代人信奉的科学到了那一步,依然可以做到吧。

        我几乎是热血沸腾的再次投入战斗,暴力的刺激在心头,让我双眼都几乎血红,我感觉到傻虎被那股精神力量刺激了,也是蠢蠢欲动,可惜这样实质上的战斗,傻虎出来也没有用!

        “哥们儿们,守住了,咱们不让一只怪物过去啊!守住!”我大喊了一声,一拳砸向了扑到我面前的活死人,觉得不过瘾,又一头撞了上去!谢谢樱木花道,这战斗方式挺TM过瘾

        但同时,那个活死人的爪子再次在我的胸口留下了一条不深不浅的伤口,火辣辣的热血流出,可我却几乎丧失了痛觉,只想高呼一声,来吧,老子痛快的紧!

        “不让一只过去!”

        “他妈的,我保证一只都过不去!”

        回应我的,是同样和我一样,打疯了的大家,我只是看了一眼,在这个时候,每个人都快成了血人!可是,这有什么关系?我们只要是在做正确的事儿,为何不敢战斗到死?

        这时,又一道身影冲了过来,是眼神疲惫,可是又充满异样兴奋的强子,他说到:“学艺不精,让你们久等了,我给自己也加持了一下,一起战!”

        “一起战!”

        “一起战!”

        回应他的,是5个男人共同的声音,我们大笑了几声,在这如潮水般的活死人面前,筑起了一道人墙,用血与肉为小北和高宁筑起一道人墙!

        我们学道,总是该有一些大义的!师父,是否你曾经也是和慧大爷战斗到如此地步?

        望着在我不远处,战斗到极致的小慧根儿,是否曾经,你和慧大爷也是如此战斗?你总是想我带着传承,活的安宁而幸福,可你是否知道,命运其实是一场轮回,你的脚印走在前面,而我从六岁开始就踩着你的脚印,一步一步的走到了现在,或者还会走到未来一直到我追赶上你的身影,见到你,然后告诉你:“师父,你用岁月把你的血液灌注在了我的身体里,你会做的,你会执着的,我一样会!因为我是你的徒弟,我,也是你的儿子!”

        无声的战斗,被老回发出的一声惨嚎打破,一只活死人撕下了老回的一块肉皮

        接着,是赵洪,被一只活死人的锋利的指甲,生生的插到了肚子里

        元懿大哥的肩膀上同样留下了深深的齿印,被带下了一块血肉

        强子的一只手指扭曲着,应该是骨折了

        而我,呵呵,我已经记不清楚身上有多少的伤口了!

        只有慧根儿借力大力金刚,身上的肌肉坚硬无比,倒是没受什么伤,这倒让我放心了不少,慧根儿是我弟弟,我自私的以为,我不能让他战斗到我们一样的地步,请原谅我的自私吧!

        就算是这样,我们还在战斗,或者会战斗到死吧,有谁,请在此刻为我们吹奏起一曲战歌吧

        十分钟不到的战斗,就是这样惨烈到极致,也就在这时,小北高呼了一声:“承一,回来,阵法已成!”

        这时,赵洪转过带血的脸对我吼到:“去,我来再为你挡住!”

        慧根儿也冲我咧嘴一笑,说到:“哥,额还有的是力气!”说话间,慧根儿拿出了他的念珠,掐了另外一个我不认识的手诀,我知道,这应该是压榨身体潜能的一种术法。

        强子也说到:“道术合击阵,我帮不上忙,去吧,哥!”

        我没有回头,我的眼眶通红,我知道在此刻啰嗦,才是害人,我要借助阵法,快点完成术法!

        我跑到了阵法的主位,老回,元懿大哥也拖着受伤的躯体,和我一起回到了阵法之中,他们四个分别盘坐在辅助之位,很快就进入了存思的状态,借灵魂之力于我之身

        而我,想也不想的就塞了一颗药丸在嘴里,吞咽了下去,是的,这就是那种压榨潜力的药丸,我随身带着几颗,这么多年,我再一次用上了它!

        前方,是慧根儿,强子,赵洪依然还在战斗的身影,少了我们,他们更加的吃力

        我闭上了眼镜,不再去看,下一刻存思,踏动起了步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