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三十七章 冲吧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三十七章 冲吧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这一声声音在闭塞的仓库回荡,是那么的刺耳,我们几人就像是被吓到炸毛的猫一般,几乎是同时转头,齐齐的大吼了一声:“是谁?”

        是谁,谁这样的声音回荡在仓库,独独却没有回应的声音,让人惊疑不定。

        我深吸了一口气,说到:“我建议我们从现在开始不要分开行动,一个都不能落单,我的感觉很危险。怕是不小心,今天晚上我们这个仓库都出不去。”

        众人默然,一直蹲在地上探查着那个僵尸的赵洪站了起来,脸色难看的对我说到:“承一,你说这是僵尸,我不认同,我”

        “怎么回事儿?”原本准备继续去探查仓库,却不想赵洪这个时候忽然插话进来,说的竟然是这个,让我眉头微微一皱,不是僵尸,又能是什么?

        “承一,按照你们的说法,僵尸应该是结合一定的条件,尸体所变的!但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我们面前这个家伙,他的死亡时间应该是刚才!”赵洪的脸色愈发的难看。

        “你说什么?”我一下子张大了眼睛,显然我难以相信这个事实,什么叫死亡时间就是刚才?那意思是我们刚才才杀死了它?

        “不,不可能,赵洪,你说它哪里像人?在你的概念中,人有中了子弹不受伤的情况吗?”这一次反驳赵洪的不是我,反而是老回,他同样也不接受这结果。

        “我不知道你们对死亡的定义是什么?我学过法医,可以初步判定一个人的死亡时间,如果不信我,我们可以更精细的解剖来证明!我,我不知道它到底发生了什么异变,它的肌肉组织可能已经僵尸化,可是它的一些内脏”说话间,赵洪指着这具尸体的一个裂开的伤口,那是桃木钉钉上去再划拉一下造成的。

        因为这具尸体本身就是奇瘦无比,所以内脏自然清晰可见,至少在我的眼里,我一眼看见内脏还是鲜红的,怕是没有法医的常识,看这内脏,也会认为这具尸体是刚刚死亡不久的。

        怎么会这样?我一下子有了非常不好的联想,我有些痛苦的拍着自己的脑袋,努力的不让自己去联想,真的,我不能想

        可是赵洪还在给别人诉说,指着脑袋上的伤口,流出的脑浆给别人诉说这个证明,我的脑袋‘嗡嗡’乱响,像老村长的僵尸,活人复活,河底的尸体,紫色植物,陡然张开的眼睛,晟哥离去的背影,黑岩苗寨那个鸣枪示警的人

        不,我的呼吸声都变了,老回走到我的面前说到:“承一,这具尸体要带出去,上交给部门,这其中的事情怕不是我们”

        “都闭嘴!”我忽然大吼了一声,可是我心里想着的我不原谅他,绝不!可是我不原谅谁?我的心在抽痛!痛的有些厉害,在荒村的那一天,起风,风中有一个女人,面容是那么的坚韧,就像那不屈的韧草,她对我说:“我等他,他是孩子的爸爸。”

        静宜嫂子

        我的嘴唇在颤抖,我不知道怎么给现在在我面前目瞪口呆的人去解释这一切,可是已经不用我去解释了,‘噗通’一声闷响,是那些堆积的棉花包落在地上的声音。

        仓库里开始响起了纷乱的脚步声,已经无数人‘嗬,嗬'的声音,‘噗通,噗通’越来越多的棉花包到底,我没回头,可是我背部的整个肌肉开始收紧,开始僵硬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射在我的身后,赵洪给是脸色苍白的喊了一声:“承一”

        时间仿佛是在这一刻静止,连我转身的动作都变成了慢动作,我的眼睛几乎是毫无意识的,看着一只,两只,三只,五只,十只很多只僵尸的身影映入我黑色的眼眸。

        那一刻,我的大脑一片空白!

        我捏紧了拳头,指甲刺的我手心的肉生疼,我吼到:“小北,画合击阵法,我来主阵,慧根儿,赵洪,拖住它们,别让它们太过靠近。”

        小北二话不说,立刻拿出一盒朱砂,一支特制的笔,开始忙碌起来,他的手沉稳而有力,他没有一丝表情,到底是极度紧张,还是真的镇静,此刻没有人知道。

        而强子在这个时候说到:“哥,我用巫术辅助你们,很有用的。”

        难得强子主动请命,我嗯了一声,没有说话,在即将大战的时候,我们需要的是每一个人最大力量的发挥!

        强子掏出了一根骨杖,开始念诵起古怪的咒语,并且怪异的跳动,走动了起来,这样的场景多么的熟悉,就如看见了曾经了高宁

        我好笑的想,别人总以为道士是跳大神的,其实真正的道士哪里是这样的?真正的施法就像跳大神一般的,接受的是巫术的传承

        在那边,慧根儿没有说话,脱掉了上衣,掐了一个手诀,口中念念有词,全身的肌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紧绷,膨胀起来,他掐诀完以后,吐出了一个字:“力!”

        我不太懂佛门的秘法,特别是慧大爷所学驳杂,他们那一脉和尚用他的话来说就是奇葩,没有门第之见,只要是佛家秘法,总是会学习。

        但是我懂,慧根儿这一招,应该是借力大力金刚。

        赵洪在此刻也终于展现了特工的素质,他扭了扭脖子,双脚随意的跳动了几下,捏了捏拳头,然后很光棍的拿出手枪,就冲了出去。

        我知道我不应该乱想,无奈一旦面对生死,我骨子里自然就会很光棍儿!想法也会乱七八糟,就如此刻,我还会想,赵洪这小子是不是李小龙看多了,动作都学全套。

        元懿大哥走了过来,在和我擦肩而过的瞬间,他停顿了一下,对我说到:“承一,我毕竟是伤及了灵魂,所以功力大不如前,你知道我是一个不甘心命运的人,我丢不了我爷爷的荣耀,所以我努力的锻炼着自身,肉身强大了,才有灵魂强大的空间,尽管这很难。可是,现在的我很厉害的,陈承一,你可敢跟我一拼,看谁打到的僵尸多?”

        五年了,原来元懿大哥在发现灵魂受损,内在功力很难有进步的情况下,竟然开始疯狂的锤炼肉身,也就是修习武家,此刻的他,面容和多年前,荒村那个骄傲,自负却又英雄的他终于合二为一。

        曾经的,我以为,元懿大哥已经变得平和,淡然,原来他骨子里依旧是他!

        看着元懿大哥,我豪气顿生,大喊了一声:“好!”

        这时,高宁在辅助着小北画阵,而老回抓抓他那蓬乱的头发,依旧是招牌似的懒洋洋的表情,只是从裤子上别着的一个黄布包里抽出了一把师刀,造型就跟一把菜刀似的,很是锋利,上面刻着三清之一——太上老君的圣号,是一把充满了正阳气与煞气的刀子,要知道师刀的造型还有几种,选择这种造型,介于法剑和菜刀之间,本身就是激进而充满煞气的。

        “承一,其实我还有一个理想,如果不能当赛车手,我还想当古惑仔,我当街砍人一定很拉风,可惜我TM是个道士。”老回是这样对我说的。

        我哈哈大笑,此刻不到一分钟,每个人都开始准备好了战斗,没有一丝犹豫,那还要怎么样?我大喊了一声:“那就冲吧!”

        仿佛是百米赛跑,我们在比谁跑的更快,终究是我师父给我打下的底子好,虽然我没有他那一手轻身的功夫,但跑步老子怕谁?

        所以,我是第一个冲到那些怪物,或许应该叫活死人,面前的!我没有什么武器,有的只是自己的拳头,我大吼着狠狠的撞开了一只扑向我的活死人,然后拳头狠狠的砸向了另外一只活死人

        那感觉就跟砸在墙上没有多大的区别,一拳砸下去,让我的整个拳头都开始生疼!

        越来越多的棉布包倒在了地上,借着仓库明亮的灯光,我看见原来那些棉布包后面藏着一个又一个的铁笼子,铁笼子根本就没有上锁,而在铁笼子的顶端,好像有什么东西一样,我没有细看,也来不及细看!

        这仓库里怕是有几十只活死人,我根本没有空隙去细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