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三十三章 伤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三十三章 伤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吼完这句以后,小北就陷入了一种呆滞的状态,一下子我的脑子里念头千回百转,难道小北的预算出错了,连他也中招了,这就是我的第一个想法!接下来,脑子就有些乱

        当务之急是先救小北,其它的不容人多想,可是我还没来得及查探小北出了什么问题,赵洪又大吼了一声,朝前冲了一步,竟然和空气搏斗了起来,而且情绪激动的掏出了抢

        老回和元懿大哥连忙去阻止他,没来得及理会那个身影的事儿,而我和高宁则是去查探小北的情况,只有慧根儿喊了一声:“怎么回事儿?我看着是一片空白啊!”

        慧根儿这句话,让我不禁转头望了一眼那个身影,只是看了一眼,我就惊呆了,怎怎么会?会是她?

        青黑色的长袍,披散的长发,美丽苍白却充满了一种哀怨,而显得异常扭曲的脸——李凤仙!

        她,她不是魂飞魄散了吗?李凤仙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一时间,我的脑子有些乱,只是片刻,我忽然发现我已经不在仓库门外了,而是身在了一个熟悉的房间

        这个房间我曾经魂牵梦绕,不正是我小时候住的房子吗?如果我记得我没错,这里是大姐和二姐一起住的房间,那边的白墙上的白漆脱落了,那个床脚,有我画的一个带着红军帽子的小人儿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熟悉,我忽然就有恍惚了。

        “三娃儿,你站在那里愣着干啥?把这个端出去,二妹情况不好,你要懂事点儿,别让爸妈操心啊?”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我抬头一看,不是我大姐又是谁?

        只不过在现实中,我大姐已经人到中年,面容上已经有了细细的不明显的纹路,更添了几分成熟的韵味儿,而此时的她却是那么的年轻,稚嫩,一根黑油油的大辫子,朴实的衣服,为二姐而焦虑的面容,一切都和我记忆中的大姐重叠了起来!

        不,就是大姐啊,那段我们一家人虽然清贫却相濡以沫的日子一下子浮现在了我的脑海,我以为我这辈子都回不去了,却不想,我却身处在这里,瞬间,我恍惚的更厉害

        “还愣着干啥呢?”大姐走过来,把碗塞进了我的手里,然后转身用一张湿毛巾给二姐擦脸。

        我我总是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儿,可下一刻我就恍惚了,我该做什么啊?不是到厨房里去搁碗吗?我真不懂事儿啊,一家人都为了二姐在焦虑,我却在这里恍恍惚惚的。

        想着,我转身去厨房放碗,却看见爸爸和妈妈焦虑的走了进来,我一下子鼻子一酸,一个念头压抑不住的浮现在脑海,爸妈这个时候还好年轻!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么想,一下子放下碗,扑进了妈妈的怀里,嚎号大哭起来,一叠声的喊着:“妈,妈”

        我妈先是莫名其妙的看着我,后来还是不自觉的抱住了我的脑袋,有些酸酸的说到:“这娃儿是咋子了哦?”

        我也不明白我是怎么了?爸妈本就应该是这么年轻的啊?我哭什么?

        这时,我爸爸忽然拍拍我的脑袋说到:“是为你二姐难过了吧?好了,姜师傅就要来了,别这样了,等下你妈更难受,不要忘记了,老汉咋跟你说的?你也是家里的男人啊?”

        我抽噎着,擦干了眼泪,其实我自己心里有一种挥之不去的莫名其妙的感觉,可是我想不起来那是什么!

        屋檐下,我和爸爸蹲在这里,盯着大门,心中都有一种绝望的感觉,二姐的情况已经越来越严重,连流食吃起来都很困难了,而且清醒的时间也越来越少,可是爸爸口中那个姜师傅怎么还不来呢?

        其实,我不知道我在想什么,总觉得我对这个即将到来的人在心底有一种熟悉的感觉,更是盼望他的到来,难道我认识他吗?

        我抱着脑袋也想不明白,根本也就想起不起脑子里有个什么样的形象存在,让我觉得我会对即将到来的人有一种的熟悉的感觉!

        也就在这时,敲门声响起,爸爸大喜过望的跑去开门,我忽然有种胆怯的感觉,胆怯什么?是怕见到什么吗?但即便如此,我还是亦步亦趋的跟在了爸爸的后面。

        开门的时间仿佛像一万年那么长,那一声熟悉的‘吱呀’开门声,带着悠长的尾音传入了我的脑海,我抬头一看,一个五官其实很威严,长得很有棱角,但乱七八糟的头发和胡子让他显得猥亵的老头儿,或许看不出年龄,又像是个中年人的男人站在了门外。

        他身上的衣服穿的胡乱,甚至有些小脏,样子也是吊儿郎当,让人怎么也产生不了信任的感觉。

        可是,我忽然就大颗大颗的吊眼泪,忽然我的喉头就紧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在我的记忆中太深刻,只是那么一眼,我忽然就像穿梭了时空,我知道接下来他会打我的屁股,我知道过几天,我就会拜入师门,我知道在不久,我就会倒霉的开始做饭洗衣

        但是,我和他在一起的岁月,让我知道就算接下来我会多么的‘多灾多难’,我还是愿意再去经历一次!

        “师”我哭着一步步的走向了他,而他诧异的看着我!

        他的出现,让我知道我已经身在了环境,因为我说过,他在我的生命中几乎已经成为了执念,只是一眼,我就可以想起全部的回忆,难道还不清楚自己在幻境中吗?

        可是我不愿意醒来,我就这么一步步走向他,哽咽的声音终于完完整整的叫出了一句:“师师父!”

        然后我冲了过去,我想拉住他,我想说你在几十年以后,不要走,好不好?

        可是在这时,我眼前的一幕幕全部的破碎,然后我一恍神,一下子回到了那个黑暗的仓库门外,哪里有什么姐姐?哪里有什么父母?哪里又有什么师父?

        我一摸脸上,几乎是泪流满面,看着周围大家已经围绕了过来!

        老回有些后怕的对我说到:“是一只魅灵,很厉害的魅灵,可以勾起人们最恐怖的记忆和最温暖的记忆,如果不是慧根儿始终保持清醒,我们怕是全部都要着道儿。”

        魅灵?这是一种非常擅长于魅惑人心,让人陷入环境的鬼物,如果说把它刻意的培养,它的威力甚至大于一只杀伤力很惊人的僵尸!

        而且,是多久远的事儿,我曾经在饿鬼墓里知道存在过一只魅灵,可惜没有亲身去体会过,亲眼去看见过,没想到那么多年以后的今天,我竟然在这里,再次遇见了一只魅灵!

        这世间的事儿,真的是说不清楚,就如我多年前没有和它狭路相逢,如今却还是要遇见过它一次,就如缘分,也许今日我和你错过,来日,谁又知道我们会不会有过一个擦肩而过,再彼此微笑,然后分开呢?

        慧根儿这小子很了不起,不愧是慧大爷找寻多年的弟子,他和我一样有心伤,可是他无恐惧,占了无畏,也是心境的部分圆满,自然魅灵就不会对他起多大的作用。

        我不行,我太多畏惧,原来当年二姐快死掉那种感觉,是我心里最畏惧的事儿啊!因为,那是第一次,我惶恐我要失去一个重要的人!

        “承一啊,我分明看见你眼中了瞬间清醒的,可是好像是你自己不愿醒来,站在那里哭得厉害?”发问的是元懿大哥。

        可是,我不知道怎么回答,或许你们的恐惧,恰恰是我的心灵的安慰,我甚至就像陷入回忆中不愿醒来,这到底是多深的执念,我不想再去细想。

        莫名的,起风了,我迎着风,点上了一支烟,沉默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