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二十三章 江一,迷雾 为8qunu17加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二十三章 江一,迷雾 为8qunu17加更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伤口很深,血的确流得很多,这副吓人而狼狈的样子,自然会让很多人心生疑惑。

        赵洪的身份为一切带来了便利,当我在医院包扎完毕以后,赵洪给我递过了一件新的衬衣。

        我觉得有些好笑,一边穿一边问到:“这大夜里的哪里去弄的?”

        “就硬是敲开了一家卖衣服的店子的门,刚好老板在,就弄了一件给你。我是想说,陈承一啊,对”赵洪的脸色不是太好看,我知道他在想什么,是在自责给了我这么一刀。

        “呵,小子还挺有眼光的,怎么知道我喜欢格子衬衫。”我不想听到赵洪道歉,其实被上身的事儿也不能怪他,干脆找一个理由打断了他的话。

        “哦,我看见你收拾的行李中,很多格子的东西。”赵洪抓着脑袋说到。

        这和我的判断差不多,这小子不是什么傻大个,相反心细的很,这样的细节都被他观察到了。

        “嗯,不错,我这个人偏爱格子。”我强打精神的说到,其实流了那么多血,我有点儿疲惫,另外因为刀口太深,缝针也不见得是一件愉快的事儿,我觉得我的精气神都少了一大半。

        “哥,去吃点儿东西吧,吃补血的。”慧根儿在旁边很是在意的说到,这小子我习惯性的把手搭在了他的光头上,我和慧根儿的感情其实不用太多的表达。

        说话间,我们朝医院外面走去,赵洪忽然在后面大声说到:“陈承一,我说过,以后老子绝对不是一个包袱。真的!”

        我没有回头,摆摆手,对他说到:“跟上吧,我是真的想吃点儿东西了。”

        ——————————————分割线———————————————

        我以为我不是一个脆弱的人,事实上,从小跟着师父强身健体,诸多的食补,香汤让我的身体比一般人都要健壮一些,可是终归还是人的范畴,一次刀口就让我三天没有精神,大部分时间都是睡过去的。

        这一天的精神稍微好了一些,我在分析过整件事情以后,终于和部门的人联系上了。

        我说出了我的看法,并明确的告诉他们,这件事情绝对不可能是我和赵洪两人担着,因为小鬼不是我们两人能对付得了的,就算叫上我朋友帮忙,也是一个结果!

        部门那边给我答复是,可以联系我师父以前的部门,找一些人来帮我,但也只是有限的几人,在我最终找到正主之前,不可能有大规模的行动。

        这样的答案显然刺激了我,我骂到:“给我介绍赚钱的方法,到底是有TM多了不起?我不干了行吗?你们是觉得我脸上,左边刻着英,右边刻着雄,活该我去送死吗?得了,这事儿到此为止,我会马上回去,大爷我不伺候了。”

        说完这番话,我是准备挂了电话的,或者是我的脾气也影响到了赵洪和慧根儿,慧根儿是马上就要去收拾行李,赵洪和我经历过所谓的‘别墅冒险’以后,和我关系显然缓和了很多,见我这么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那边沉默了一会儿,就在我要挂电话的时候,那边忽然说到:“陈承一,等一下会有人给你打电话,我想那些话对于你来说是重要的,很重要的,希望你能接那个电话。”

        我余怒未消,说到:“是有多重要?我说过我不伺候,我”事实上,我是真的很愤怒,如果有小鬼存在,在整个圈子里都是大事儿,更何况我也跟上面说过了,这件事儿可能还牵涉到圈子里的一些势力,我是被威胁了,为什么我要把所有的事情都大包大揽!

        我是人,不是圣人!我的觉悟很低,我的炼心也很局限,我现在只能做到我不负人,然后在意我所在意的人,仅此而已!

        可是我的话还没有说完,那边忽然冒出了四个字:“昆仑之后!”

        这一句话就像一句咒语一样,让我消停了下来,我的声音一下子就提高了,几乎是控制不住情绪的问到:“你说什么?”

        “没说什么,你等电话吧,最好找一个有传真机的地方,给你看一些东西。”那边的声音沉稳了下来。

        我忽然有一种无力的感觉,捏着额头问到:“为什么一定要是我?要是我背负上这件事儿?”

        那边犹豫了一下,接着才说到:“就如你所汇报的一件事实,你就算蹚入这趟浑水,也没有人敢杀你,就是如此,这个答案你满意吗?”

        “我不满意,为什么要瞒着我很多事情?”我当然是不甘心的,我以为的,我是昆仑之后,这件事情是一个秘密,为什么连国家的部门都知道了。

        “对不起,很多事情无法奉告,是秘密。”说完那边就挂断了电话,我气的把手机扔在床上,是不是我就是要那么的身不由己?还是说,我曾经在师父的庇佑下,过得太过幸福而不自知?

        赵洪识趣的走开了,慧根儿和我相对无言,过了好一会儿,我跟慧根儿提起了电话的内容,说到了昆仑之后,这小子罕有的,异常早熟的摸着自己的光头,很是无力的对我说了一句:“哥,额想师父。”

        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只能拍拍这小子的肩膀,对他说到:“我们,我们一定会找到他们的。”

        那边部门告诉我,过一会儿我会接到一个电话,但事实上我等了一个小时,手机才响起,上面的号码是乱码。

        我接起了电话,早在20分钟以后,我就等在了一家有传真机的店子。

        电话那头的声音有一种沧桑的意味,可是听起来却不是老人的声音,相对倒像是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我的感觉说不上来,电话接通以后,我都说不上是为什么,几乎是下意识的就问到:“你是谁?”

        “你可以叫我江一。”那么简单的回答到。

        可是我的呼吸一下子就急促了起来,江一?这绝对不是一个真名,只是一个类似于代号一样的东西,可是这个代号有多么出名,只要是圈子里的人就没有办法忽视!

        他是谁?我可以这样说,他的地位甚至远远的超出了我的师父,他是华夏最神秘的部门,也就是我师父所在的部门的绝对老大!你说,这是什么样的地位?!

        在圈子里甚至有传说,这个江一已经脱离了人类的范畴,他已经是地仙了。

        我没想到还能有这样的人和我通话,整只手几乎都在颤抖,或许那是一种本能,因为一个人在你所追求的领域,达到了某种你需要仰望的高度,你会不由自主的去仰视他,去激动。

        那边的江一仿佛能隔着电话就感觉到我的情绪,他很平静的说到:“不用在意我这个俗事缠身的人,我给你安排一个名单,明天他们就会来接应你,元懿,孙强”

        江一给我念了五个人的名字,其中有三个人是我的熟人,要说本事儿,他们确实不算太本事,这样的安排是什么意思?在最初的心里适应以后,我说到:“你给我安排的全是熟人,你觉得对整件事情的帮助有多大?”

        “不愧是老李的徒孙,面对我也可以这么不客气。是的,其中三个人是你熟人,还有两个也只是有些偏才,对证件事情有些帮助而已。你可以理解为我在给你心理上的安慰。”江一声音平静的说到。

        “什么意思?”我不解的问到。

        “给你安排朋友,只是需要你心里舒服一点儿的去完成这件事情,因为事情只有你能去完成,我们华夏不会允许小鬼存在!不要问我为什么,我不会回答你的。”那边有些强势。

        “如果我说不呢?你是要用昆仑之后的身份来威胁我吗?”我的怒火几乎是压抑不住。

        “这不是威胁,事实上,我们在保护你,我们也在意你师父这一次的行动,你收传真,收到以后,我五分钟以后给你打过来。”那边说到。

        我更加的莫名其妙,更加的满腔怒火,更加的觉得自己任人摆布,可是还是无力的告诉了江一传真的号码,我承认他所说的,全部都是我很想知道的,很在乎的。

        因为他说,他也很在意我师父的行动?

        那边知道传真号码以后,很快就挂了电话,只是两分钟,传真到了。

        我拿着传真机打印出来的第一幅图片,手就开始剧烈的颤抖,因为我看见了,看见了——师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