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正文 第十八章 重现
  • 正文 第十八章 重现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虽说只是一场幻境,在这个时候我和慧根儿的心里也莫名的有了几分紧张和不忍。

        面对女人关心的询问,那男人只是一叠声的喊着滚开,不要靠近我,但时而又目露凶光的盯着女人,也许是夫妻感情太好,那女人并没有因此离去,而是把那男人的头抱紧怀里,快哭出来的柔声安慰着:“老公,不要这样子,你冷静一点儿。”

        或许是女人的爱抚慰了这个男人,他好像平静了下来,但也就在这时,他的目光落在了那张女人随手放在旁边的婴儿照片,他手颤抖着的拿起了那张照片,死死的盯着,脸再度开始抽搐起来!

        女人抱着男人,并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这时已经是非常危险了。

        可惜只是一个幻境,我和慧根儿都无力阻止什么,同时我们也不明白,这种充满了怨气的厉鬼,为什么会让我们看见这样一幕幻境?!

        “这小孩儿生活的不错啊。”男人貌似平静的声音在屋子里回荡。

        女人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儿,坐到了男人身边,说到:“是啊,家里人可宝贝他了,招人疼呢。”

        男人的目光此时已经非常的不对劲,因为女人是坐在侧面,并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而男人继续问到:“他可爱吗?”

        “老公,你不觉得这个宝宝可爱吗?”女人有些惊奇的反问到。

        “他可爱吗?”男人忽然转头,大声的狂吼到,表情因为扭曲而变得有些狰狞。

        “老公?”女人显然很不适应那男人忽然转变态度。

        “我问你,他是可爱吗?哪一点可爱?凭什么家里人要对他那么好?”那男人疯狂的嘶喊到。

        女人惊恐的望着男人不说话,或许她不能接受自己的男人变成这个样子。

        或许是女人的不回答激怒了这个男人,他忽然站起来,一把推倒女人,然后冲过去,死死的掐住女人的脖子,狂吼到:“他怎么可爱了?他哪里可爱了?他凭什么?凭什么?”

        女人先是完全的没有反应过来,接下来开始奋力挣扎,或许因为是在生死关头,女人爆发出了惊人的力量,竟然摆脱了男人的钳制,她哭泣着跑向卧室的大门,但眼神是那么的难以置信。

        但此时男人已经完全的疯狂了,他追了过去!

        女人开门,夺门而出,而男人也在那个时候追了过去,我和慧根儿对望了一眼,没有动,因为这是环境,不代表在屋子里的厉鬼真的出去了,所以也就不用担心在门外的赵洪。

        果然,仿佛只是一秒钟的时间,女人就冲了回来,此时的她哪里还有一开始回来的优雅,她放声的哭泣着,身上衣衫不整,可怕的是她的后背有一道长长的血迹,她应该是被砍了,惨案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了。

        女人关上了房门,满脸的凄凉与悲哀,她的脚步有些蹒跚,看表情背上那条伤口也让她非常的痛苦,她慌乱的跑到床前,拿过自己的手提包,开始翻找电话

        而在这个时候,门外响起了剧烈的‘砰砰砰’的声音,还有男人野兽般的嘶吼声,他在疯狂的破坏门。

        女人很是慌乱,找出了电话,因为太过紧张,电话竟然掉到了地上,又被她快速的拣了起来,她手颤抖着的开始拨电话号码,可是刚拨好号码,拿到耳边,一声无比剧烈的声响在屋内响起,竟然是那男人劈坏了锁,一脚踹门,冲了进来!

        “你是要报警抓我吗?你这个贱人,哈哈哈”男人带着不正常的神经质的笑容,大声的嘶吼着,然后冲过来,一把抢过了电话。

        女人哀叫了一声:“老公”直到这个时候她还是难以置信,自己的丈夫会变成这个样子,可是她的那一声老公怎么可能唤醒男人?何况我和慧根儿在旁边看着,都已经知道,她面对的根本不是她的老公。

        没有一点儿犹豫的,那男人举起手中拿着的菜刀,朝着女人砍去女人惊叫着再次想要逃跑,可是一个女人的体力怎么可能和男人相比?况且被砍的剧痛也拖累了她,她没有跑掉

        看一个凶杀现场绝对不是一件愉悦的经历,如果要我形容,那绝对是十分可怕的经历,比任何厉鬼之类的都要可怕!

        一刀,两刀,三刀那男人在此刻化身为了一个屠夫,一刀刀的砍在那个女人身上,边砍边发出神经质的大笑,他下刀并不重,只是一刀一刀的特别残忍,很快,那女人就不能动了,只是时不时的抽搐,显示她还活着

        鲜血开始四处蔓延,溅到墙上的,地上流淌的

        那男人在狂笑过后,又仿佛是在哭泣,他的表情显得他很痛苦,他的样子很是狰狞,可是他却没有办法停止这样的行为,女人死了,不再动了,可是他还是一刀一刀的砍着

        我很想闭上眼睛,可是这是直接影响大脑的幻境,闭上了眼镜,也会出现在梦中,除非破掉它!

        但是这个幻境我暂时不能去破灭,或许最关键的线索就在其中,成年人或者能承受这血腥一幕的刺激,但是我担心慧根儿,忍不住对慧根儿说了一句:“静心。”

        慧根儿低声对我说到:“我不会看外表的血腥,在我看来只是被控制的本质。”

        还好,这小子没有受什么影响,他的心境比我圆满,只是也难免眼眶红红,这小子到底是善良而心软的,他是在同情那个女人,尽管他清楚,此刻这个女人其实应该隐藏在这个房间内,根本就是一只厉鬼!

        而我在心中也难免凄凉,但更多是愤怒!

        ‘哐当’一声,男人终于扔下了手中的刀子,而那女人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我甚至都不忍心看那女人的尸体一眼,已经破碎到不成样子了

        男人抱着脑袋开始哭泣,一会儿又抱起女人的尸体开始哭泣,很悲哀很悲哀的放声大哭,可只是一会儿,他的表情又再次开始变化,变得有些痴痴呆呆,但是凶狠异常。

        我不忍心去描述一个人自我摧残的那一幕,绝对比女人的身死更加惨烈,更加的残忍!

        抠掉自己的眼珠,咬断自己的一段舌头一刀一刀毫不留情的砍向自己,这个世界上最疼痛的事情,这个男人竟然都活生生的承受了,并且一直到把自己弄死为止!

        按理说,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人体有自我保护的机能,会因为剧烈疼痛而昏死过去,可这男人竟然清醒着去做每一件事情,可怕的是他把这个当成了一个‘游戏’一般。

        我亲眼看见,他抠出了眼珠以后,还拿在手上,看了几眼,那样子觉得颇为好玩,或者是我看错了!

        但无论怎样,我知道,在男人看见女人身死,崩溃的那一刹那,他已经是完全的,百分之百的被控制了,已经完全的没有自我了

        最终,男人在自己颈动脉上来了那么一刀,然后终于倒在地上,在那一瞬间,或许他终于清醒了,我看见他那只已经被鲜血完全染红的手,挣扎着过去,握住了女人被砍得不成人形的手。

        什么是地狱?或许此刻这间屋子就是地狱!也是最悲惨的惨剧,一对恩爱的夫妻,竟然被害成这样,我的心中充满了愤怒,第一次对一件事物充满了毁灭感!

        果然,师父曾经说过的话是对的,对于小鬼,你绝对不可以同情,除非是你完全已经能够制服它,否则,请用尽一切办法毁灭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