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正文 第十五章 怨气之煞
  • 正文 第十五章 怨气之煞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刚刚落地,我就看见赵洪坐在地上,一脸委屈的望着我和慧根儿,那幽怨的小眼神如泣似诉,仿佛是在责备我和慧根儿,你们怎么可以才进来。

        我看的好笑,倚着墙,叼着烟,颇为戏谑的看着他。

        至于慧根儿就要厚道多了,问到:“赵大叔,你咋咧?”

        赵大叔是慧根儿对赵洪坚定不移的叫法,无论赵洪怎么‘诱骗’,慧根儿就是不肯改口把赵洪叫的年轻一点儿,原因是赵洪那五大三粗充满肌肉疙瘩的样子,和青春不沾边,哈哈

        其实,我倒觉得赵洪的身材还是不错的,不是瘦,也不是胖,是健壮吧,啥时候让承心哥把他介绍给富婆,我坏坏的想着!

        那边慧根儿一问,赵洪像找到组织的迷途羔羊一样感动,都快哭了,他指着那边的荒草从说到:“那边那边有很大的动静!”

        “那边?”慧根儿径直走了过去,赵洪全身僵硬的看着慧根儿,我丝毫不担心的吐了一口烟。

        走过去,不到半分钟,慧根儿就从荒草从中站了起来,提着一条草蛇问到:“你是说这个吗?赵大叔?”

        赵洪的脸瞬间就跨了下来,傻子都看得出来,这小子是尴尬了,堂堂赵大特工啊,被一条草蛇给吓得魂不附体,说出去得笑死多少人啊?

        我心不在焉的伸了一个懒腰,刚准备跟慧根儿说把草蛇放掉,可这时那原本温顺的草蛇,竟然不管不顾的朝着慧根儿咬去,与此同时,我看见这栋别墅一楼的窗口有个人影一闪而过!

        “这蛇还咬人咧!”慧根儿自然不会怕一条蛇,一边惊叹着,一边把蛇扔得远远的。

        我眉头微皱,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看见有一个模糊的身影站在了慧根儿的身后,只是不敢靠近,我忽然想起了一个说法,一把把看见这一幕,吓傻了的赵洪拉到了我的身后,对慧根儿说到:“慧根儿,别动。”

        慧根儿一扬眉,一副已经了然于胸的样子,忽然就回头,大喝了一声:“滚!”

        这佛门蕴含无上意志的狮子吼倒是有了几分意思,慧根儿一吼之下,竟然整个让人感觉浑浊不堪的院子变得清明了几分,我的神情不再轻松,慧根儿望了一眼屋子,走过来,脸上也有了几分严肃!

        赵洪还有些不清醒,抓了几下头发,喃喃的说到:“在进部门之前,我就上过心理培训课,也接受过秘密的谈话,我真是接受不了,接受不了”

        “接受不了第一次出任务,就看见不可思议的事情,对吧?”我懒得和赵洪啰嗦,二话不说,褪下手上的沉香手窜,就给他戴在了手上。

        赵洪没问我为什么要给他戴上沉香手窜,估计是刚才那对于他来说,如梦似幻的一幕,让我和慧根儿在他眼里变得神秘起来,他不自觉的问到:“你怎么知道我是第一次出任务?”

        “如果你出过XX部门的任务,哪一件儿是轻松的?你心理素质会这么差?别做梦当007了,跟着我。”我低声说到,然后裤兜里掏出了电筒,朝着别墅走去。

        顺便我问了一句赵洪:“这里出事儿以后,有人来做过法事吗?”

        “没听说过这茬。”赵洪挺无辜的在我身后说到。

        我眉头紧皱,在心中暗暗爆了一句粗口!如此惨烈的死法,不怕这屋子聚集起来,成为怨气之煞吗?就算悄悄的,也要让专人来处理一下啊!

        不过,又能怪谁?毕竟一开始,这件案子只是当普通的刑事案件来处理,又怎么会专门来处理这里?所谓的鬼屋就是这样来的!

        其实,鬼屋不一定是有冤魂厉鬼,有时候怨气聚集起来了,也会对人造成各种不好的影响,甚至是招来一些‘好兄弟’,这种怨气特别容易发生在残忍的凶杀现场,那种现场在事后,总是会及时的用净水净化一下,再用公鸡冠子血洒遍全屋正阳。

        估计这里,是太过恐怖,连老警察都去做了心理辅导,更没人愿意来这里了。

        “但愿不是怨气之煞!”我低声念叨了一句,被慧根儿听见了,他也点头。

        那怨气之煞到底是什么?其实我很难具体的去形容,可是在很久以后,有一部非常出名的恐怖片《咒怨》,就在一定程度上还原了怨气之煞的概念!

        原本厉鬼就已经够可怕,何况是无时时刻被怨气,凶戾之气包围的厉鬼?在咒怨里,那一大一小两只鬼,无处不在的,不分白天黑夜的杀人,只要是被怨气沾染了的人都逃脱不了!

        而真实的情况是,如果是在屋子里,直面面对这样的厉鬼,普通有八成的可能会被生生吓死,或者被幻觉自我毁灭。

        如果是沾染了这屋子的怨气,出去至少得倒霉好久,大病一场。

        没有电影里那么夸张!

        但这屋子一定是影响了周围的屋子,让周围都没有业主住在这里了,如果我有心,倒是可以借这个机会发一笔小财,但无奈不论我在什么时候,都没有本钱去买所谓的别墅,就算有,也不敢冒这个险,谁会从我手里接手啊?就算我把这屋子弄‘干净’了!

        回去得烧一锅香汤,好好净身一下了,慧根儿也拖来当苦力,诵经一篇,给驱驱身上沾染的怨气,我这样想到。

        因为判断是怨气之煞了,那说明我们一进到这里,少不得就已经沾染上了。

        “什么是怨气之煞?”赵洪这小子耳朵倒是不错,我这么小声的念叨,他也能听见,可惜我不会给他解释了,免得这小子尿裤子!或者临阵脱逃,哥们我在给他上一节心理素质课。

        所以,我沉默着,捣鼓着那扇大门,真是麻烦的防盗门啊,我是弄不开的,难道我要砸碎玻璃闯进去?那样动静是不是太大了?我在认真的思考着。

        可是赵洪这个时候出马了,他挤身到前面来,然后掏出了一个形状很特别的工具,开始在门前捣鼓起来,我看着不由得想着他那特有经验,让我们别猫着腰,要淡定的样子,忍不住脱口而出:“你小子不是特工吧?说,你是那个盗贼世家的人?”

        赵洪再次‘幽怨’的看了我一眼,在这里他可不敢和我拌嘴,但是手上的动作不停,不到半分钟,一声‘咔嚓’的声音传来,门开了!

        一见门开了,赵洪赶紧跳到我的身后,慧根儿笑骂了一句:“没出息。”

        赵洪才不介意,在我身后站的那叫一个挺拔,我也懒得计较,心中惊叹了一声,特工就是特工,以后光凭开锁的本事儿,就饿不着肚子,然后就大大咧咧的拉开门走了进去!

        进去了,只是瞬间,我就闻到了一股子强烈的血腥味儿,然后冷风扑面而来,一种无法用言语说清楚的压抑气场,一下子就笼罩了我!

        只是这么一瞬间,我就知道,完了,这屋子就是一个典型的怨气场,如果运气不和,就活活的养了两个怨气之煞啊!

        连来探戈屋子都不能轻松,真是的!再次感慨了一句,自己就是一个事儿精!

        也就在这时,赵洪忽然再次喊到:“那边有个女人!”

        划形厉鬼?意料之中,我都不带转头,对赵洪说到:“你当什么也没看见,跟着我就行了。”

        在这样的屋子里,厉鬼不化形才是怪事儿!

        说话间,我已经打开了手电筒,开始对着这屋子四处的照着,唔,很华丽的家具,只是落满了灰尘,估计也不会有人有胆子来这里打扫,而墙上某些地方,有一些黄褐的痕迹,也不是太多,但是仔细点儿看,就知道那是血迹。

        赵洪执意的走在我和慧根儿的中间,对我们说到:“凶杀的现场在二楼的大卧室?是要上去吗?”

        我没说话,在这时,我仿佛看见那一幕,发疯的丈夫提着刀,一路看着妻子,而妻子惊叫着从一楼的客厅朝着二楼跑去,然后血迹溅到了墙上

        我沉默着,在那边,二楼忽然若有似无的传来了一个男人疯狂的笑声,像是在屋子里面,又像是在屋子外面,总之不是那么清楚。

        赵洪很想淡定,可是他身体微微颤抖,已经出卖了他!

        我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屋子里忽然就起了一阵风,接着楼上传来‘砰’的一声,是门关上的声音。

        赵洪终于忍不住一下蹲了下去,说到:“老子要疯了!”

        而我的脸色也沉了下来,还有这等手段?这厉鬼怕是比当年的李凤仙或者是那栋大楼里的婴灵还凶历了几分。

        “倒还有几分本事啊!”我轻声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