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正文 第十一章 残酷死亡
  • 正文 第十一章 残酷死亡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岁月总是会让人多多少少成熟一些,就比如我,要以前别人在我面前连解释也不听,就拍桌子骂娘的,我一定也会马上火大,可是这次我很淡定,给自己再倒了一杯茶,再慢慢的喝着,我很明白赵洪说什么,根本不是关键,关键是那个中年人。

        他看着我,看了半天才说到:“陈承一,按理说我们真没强迫的理由,因为你不属于我们部门,在那个部门也只是备案的人员,你是有权力可以拒绝。当然,我们也可以动用一定的权力,只是这样的话,你不尽心办事儿,谁也拿你没办法,对吗?”

        我默然不语,搞不清楚别人葫芦里卖什么药的时候,还是少说为妙。

        果然,那中年人这样说并不是要放弃,而是继续说到:“陈承一,我们不会调查你什么,更不会威胁你什么,威胁一个修者是愚蠢的,何况你师父,你们这一脉于国家都有功,我们更不能这样做,我只是表达一个意思,你为什么赚钱,我不会管。如果我说,这个案子耽误不了你多少时间,给我给你赚钱的机会,你做不做?”

        “什么意思?”我眉毛微扬,说实话在我心底对于拒绝这件事还是内疚的,不管是谁,如果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能为社会做一些正面的事情,肯定都是情愿的,所以那个中年人这样说,我动心了。

        赵洪哼了一声,显然他对我印象已经是很不好,可我懒得解释,只是听那个中年人继续说下去。

        “这样说吧,其实要论人脉,你们活跃在民间的修者,肯定比不过正式的部门。有我们站在背后给你牵线做几单,无论是价钱,还是信任度,都是不同的,对吧?其实,在海外的华人啊,或者在香港啊什么地方的,财富到了一定程度的巨富,和部门来往还是多的,你觉得呢?”有些话不能明说,那中年人说的非常隐晦。

        可我还是明白了他的意思,我笑着说:“如果这次我和你们合作,你会给我介绍生意?”

        “是的,介绍生意!你可以以部门之名,名正言顺的收钱,只要你解决了事情,你看如何?”那中年人也笑了,那笑容跟一只狐狸似的。

        “为什么找上我?”我捏着下巴问到,还是没急着答应,因为偏偏找上我,是挺蹊跷的。

        “哈哈你在鬼市两战,难道你以为没消息传出来吗?我认为在年轻一辈中,你可以说是绝对手段靠前之人了,而老李一脉,谁不知道秘法出色?更何况你和你师父参与了几次也不算小的行动,也可以说是经验丰富。要找年轻一辈,不找你找谁?”那中年人说到,理由非常充分。

        但我心里还是微微震惊了一下,鬼市两战影响这么大?连秘密部门的人都知道了?我当时只是想着不能丢了我们这一脉的脸,但我这个人骨子里还是比较‘孤僻’,讨厌热闹,喜欢平淡安静生活的,看来以后还要低调一点儿。

        我如此想着,但这中年人给我的理由还是不够,我笑问到:“就算如此,老一辈的人中谁不比我厉害?再说,他们在部门中,你们合作更是理所当然。你的理由不够啊!”

        “还真是一只小狐狸。”中年人摇头笑到。

        “哎,年轻的时候被师父坑多了,后来呢,又发现自己是一个万事儿缠身的命,不敢不小心啊?”我抿了一口茶,淡淡的说到。

        “算了,我也不饶弯子了,这个呢,还是与我们要合作的案件有关,因为这个案子在背后隐约牵涉到一些国际的势力,还有国内的一些地下的,阴暗的修者势力。你知道,其实一个国家不可能哪儿都干净的,在某些方面,要维持一个微妙的平衡,以求得力量,然后再重拳出击,一举扑灭一些东西,你懂吗?”这中年人不愧是当官儿的,说不绕弯子,说话还是绕弯子,包含了太多的政治智慧啊。

        不过,我当然理解这个意思,我说到:“所以,部门不好出面了,是吧?特别是我师父所在那个部门!毕竟没到撕破脸皮儿的时候,还是要维持‘和平’,至少不要干涉到老百姓生活,对吧?所以,我猜得没错,这赵洪也是一个新面孔吧?”

        “对的,就是这个意思。”那中年人给出了一个赞赏的眼神,然后对我说到:“赵洪,是新进部门的人,近身搏斗,枪械,驾驶,甚至电脑网络无一不通,还有一定的侦查能力,是个人才,也是这次任务最合适的人选。”

        “至于我,至少圈子里的人知道我不是在为国家办事儿,不属于那个部门,对吧?因为部门的人可不会参加鬼市的,就算参加了,也不敢高调,更别说像我这样打两场了。有这些面子功夫,这件案子就是我和赵洪的私人行为,是吗?”我笑着说到。

        中年人笑了,没说话,手在大腿上敲了敲,拿过公文包,拿出一叠资料,说到:“看资料吧。”

        他还挺强势的,递过资料的意思就是,这事儿就这么定了!

        可是我最终还是接过了赵洪递过来的资料,一边感叹着自己又往身上揽事儿了,一边想到如果不是大义之事儿,我再反悔吧。

        不过,这也只是自我安慰罢了,哪里还有我反悔的余地?

        资料很多,我一时难以细看,只是随便翻了翻,但从看见第一张照片开始,我的眉头就皱了起来,第一张照片死掉的是一个女人,面孔扭曲到恐怖的程度,下面说的死亡原因是‘心肌梗塞’。

        第二张照片,是一个被男人,身体可能不叫身体了吧,因为是被重物忽然从高空碾压,可以想象那尸体是有多么可怕?死亡原因当然是意外。

        第三张,第四张

        各种各样的巧合与自杀,到了后面一张的时候,终于出现了一个所谓的凶杀,一个女人在血泊中,不知道被砍了多少刀,那张脸,那个身体已经惨不忍睹,那血几乎是流了满地,而在她旁边是一个男人,那个男人也倒在血泊中,身上的刀口并不比女人少,甚至有几条口子夸张到一看根本就是少了肉。

        我忍着心中的不适,指着照片旁边的块状物,问到:“这是什么?”

        “这是肉块,这些肉块的成分包括一般的肌肉组织,也包括半截舌头,还有一颗踩烂的眼球。”这次是赵洪回答的我。

        “这么残忍?”我还没来得及看这案子的调查结果。

        当然,这是所谓的调查结果!

        “这不是残忍,你知道这个案子吗?这个女人是被这个男人砍死的,整整砍了七十几刀,快砍成一个破布娃娃了!但你以为这样就是冷血残酷了吗?不是的!事实上,这个男人砍完这个女的以后就自杀了,可是你见过这样自杀的吗?不是很快了结了自己,而是疯狂的折磨自己到死,你不用怀疑,那些肉块儿,包括什么眼球,舌头,都是那个男的的。”赵洪对我这样解释到。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这种怕是已经超出了正常人类的行为范畴了,放下资料,我沉思了起来。

        “关键的地方是什么?是这对夫妻非常恩爱,在事后我们走访调查过,他们之间没有任何出轨啊,夫妻感情不和的事情发生,是真正的恩爱那种,不是面子功夫那种!连杀人动机都没有,是忽然发疯吗?我想你是一个道士,你比我清楚。”赵洪望着我,认真的说到。

        “忽然发疯,有很小的这样的可能!只不过,疯子也不是没有痛觉的家伙,而痛觉是一种本能的自我保护!”我简单的说到。

        “是的,就是如此。”赵洪说到:“知道吗?这个案子的现场照片绝对是绝密,这么残忍的死法和真相会吓趴周围的群众的,幸运的是,报案人只是看见满地的鲜血从门缝里流了出来就报案了,可是呢”

        说到这里,赵洪顿了一下,接着说到:“可是,这个犯罪现场吓哭了一个年轻警察,吓得一个有十几年工作经验的老警察做了很久的心理辅导。当时,这件案件是当做普通刑事案件来处理的。”

        “特别之处在于哪里?”我相信赵洪的话,但是我知道这件案子有后续,而这些资料都收集整理在一起,一定是有关联的,可是我竟然也理不出头绪,这会是什么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