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情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面对我狂喜的表情,如雪的笑容淡淡的,她说到:“你知道我的本命蛊没有了,前些年姑奶奶走时,留下了一只幼蛊给我,我也是身体调理好以后,大巫才告诉我这件事情的,之前是并不知道的。”

    如雪又有本命蛊了,这倒是一件儿值得高兴的事情,可是我有疑惑,我问到:“如雪啊,这本命蛊和你要和我去东北老林子有什么关系?”

    如雪轻轻拢了拢头发,这才淡淡的说到:“老林子的危险很多啊,你们防得野兽,防得山精鬼怪,但能防得了各种虫子吗?你们也不是有经验的猎户或者挖药人,采参人还有就是我的本命蛊还是一只幼蛊,培养是不易的,需要的材料也是极多,东北老林子里物产丰富,我也好去寻得一些。”

    “那好,太应该了,就是,该去!”我太高兴了,以至于有些语无伦次,总是要表达的意思就是如雪必须去。

    我珍惜和如雪在一起的每一秒!哪怕是在危险的环境中,我也想要和如雪在一起,当然,我也会用我的生命保护她。

    不过,我的这个样子也太不加掩饰了,惹得如雪也忍不住笑了起来,我最爱看她的笑容,干净明媚的动人,终于是忍不住轻轻的抱住了如雪。

    如雪的身体微微一颤,轻声说到:“承一,有些过了。”

    “不,别动,就今晚,让我抱一会儿。”我把头埋在如雪的发间,压抑的太久,也只有一个拥抱才能带来心灵上的慰藉。

    终究,如雪还是没用动,轻轻的靠着我,任由我抱着。

    天空,月色如水

    解决了艾琳的事情,我就要离开月堰苗寨,我和如雪约好,我一旦要出发去东北老林子,我会事先来这里接她,在这之前,我还有一些琐事要处理,都是去鬼市留下的事情。

    我以为会很快,但结果却出乎我的意料,这是后话,暂且不表。

    在我的计划中,事情当然要由易入难,我准备先去解决那老婆婆说的后人的风水问题,接着再去办那个骷髅官儿后人的传承问题

    不过,在这之前,我要先回家一次,想家人了,况且刘春燕要生了。

    在机场,是酥肉来接的我,一些日子不见了,这小子竟然瘦了一点儿,这可是我们认识几十年来,从来没有发生过的‘怪异事件’,比普通人见鬼了还让人吃惊。

    看见我和慧根儿出来,酥肉立刻迎了上来,我还没来得及问他为什么瘦了,他倒是咋咋呼呼的说到:“三娃儿,你去天津混黑社会了说?还带了一个痞子小弟回来?”

    酥肉话刚说完,那双下巴就被慧根儿拍了一下,酥肉一愣,接着吼到:“小痞子,找打是不是?”

    当然,酥肉不会真的打跟在我身边的人,不过他最讨厌别人触碰他头部的任何部位,肯定是要发作一下。

    那边慧根儿已经摘下了墨镜,眨巴着大眼睛委屈的望着酥肉,说到:“酥肉叔叔,两年不见,一见你就要打额?”

    “额”酥肉楞了,估计慧根儿这所谓的潮流形象,他也和我一样,一时间接受不了,好半天反应过来之后,才一把掐住了慧根儿的脸蛋儿,说到:“走,叔叔带你买衣服去!你这娃娃该是有多遭罪,才穿成这个样子?”

    一路笑闹着走出机场,在车上我问到酥肉为啥瘦了的问题,他跟我说刘春燕快生了,他亲自照顾,肯定会瘦啊!

    “孩子的事儿重要,别人照顾我也不放心,最近连公司我都是交给两个副总打理的,只要重要的决定才来通知我。”酥肉喋喋不休的跟我幸福的‘诉苦’。

    “那么多年了,你和刘春燕感情还是一样的好。”也不知道酥肉这种幸福,我何时才会有,所以我忍不住感慨的说了一句。

    “切,你说那些!我和你的感情那么多年还不是一样的好!你看,我公司的事儿都可以暂时放下,但你回来了,我肯定是要来接的。”酥肉一边开车一边说到。

    “等下,你把我送到家就可以了,然后赶紧去照顾兄弟媳妇儿,我先开车去看一下我爸妈,陪他们两天,再陪着你等你儿子出生。”我靠在椅背上说到。

    “要得,你也是该去看一下叔叔阿姨了。”说话间,酥肉一边开始一边从衣兜里摸了一叠钱出来,说到:“给叔叔阿姨买点儿东西去,表示一下我的心意,我最近是忙,没法亲自买,亲自去。”

    我也不矫情,直接收了那钱,我和酥肉的关系到了现在,就是如此,每次见他爸妈我也会如此表示,这不是人情来往,纯粹是对双方父母的关心。

    酥肉孩子出生,我爸妈肯定是会去的,酥肉还告诉我,那天,沁淮和如月也来,这小子早把他老婆的预产期到处去宣传了一次!

    至于带慧根儿买衣服,酥肉显然是没那空的,只好用人民币来表示,最终那些人民币化成了慧根儿身上穿的所谓的‘古惑仔’衣服。

    对这些有着各种金属的衣服我更欣赏无能,随这小子去吧,在觉远的影响下,这小子的审美能正常吗?

    由于是要去见我爸妈,慧根儿这小子倒也不敢放肆,老老实实的换了一套乖乖衣服,跟我一起上路了,这倒让我想起很久以前的自己,在外面和沁淮‘崔健范儿’,师父回来了,我还是得赶紧换一身好学生衣服。

    那些年应该很久远了吧,那个时候在四合院喝茶等我的师父,却还是那么清晰。

    在去之前,我联系了爸妈,他们又回我们曾经的小村去住了,每年夏天都是如此,他们会回去住,只说城市太喧嚣,夏天太热,他们也受不了空调的味儿。

    是啊,这生活到底是越来越好了?还是越来越自我折磨了?各种灯红酒绿的享受难道真能比过青山绿水的自然?这个恐怕不是我能回答的问题,而是整个人类的选择问题。

    到了熟悉的小村,已经是星光漫天,这么些年过去,这个曾经封闭的小村变化更大了。

    修了整齐的水泥路,那些小楼也由国家出资,外观变得整齐,倒是那些山间田野变化真的不大,看着这个小村,我尽量不让自己感伤,因为怕想起师父,爸妈每年来消暑,我都是不来的,这次因为要长久的外出,我是必须要来

    得知我要回来的消息,我爸妈早早的就等在了村口,现在连这里都有车站了,远远的我就望见爸妈的身影,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熟悉的感动,这么多年,这种感动我一直不曾遗忘。

    把车停在爸妈跟前,我和慧根儿赶紧下了车,日子好了,我妈现在倒是胖了很多,一声穿着还颇为时尚,就是一个洋气的老太太,时光如水,转眼我32岁了,我妈也快60了。

    我一下车,我妈就迎了过来,使劲的抱了抱我,笑得开心:“我大儿子回来了。”

    抱完我,她又去抱了抱慧根儿,但也不忘掐一掐慧根儿的脸,笑眯眯的说到:“慧根儿,靓仔啊。”

    慧根儿一听这个就乐了,我爸在旁边咳嗽了一声,不满的嘟囔着:“这个老太婆,啥东西啊,看个香港电视剧,一天到晚就说些乱七八糟的词儿,真是的,为老不尊!”

    “你说啥?你敢给我再说一遍?”我妈不依不饶。

    我爸‘哼’了一声,像只骄傲的公鸡,根本不理我妈,背着手转身就走了几步,但绝对也不敢再说!在平日里,他少不得就要赔笑了,不过在儿子面前嘛,绝对是要维护尊严的。

    我感觉好笑,一把拉回了我爸,说到:“爸,你要去哪里?我们上车回家啊!这次我给你带了好烟好酒。”

    “啥烟?我不抽中华啊,抽不惯那味儿”

    “行了,你的习惯你儿子还不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