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正文 第三章 月下 为何处不太极加更
  • 正文 第三章 月下 为何处不太极加更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隔着很远的距离,看着如雪的脸,我一时有些发呆,甚至忘记了回答如雪的问题。

        倒是慧根儿欢呼了一声,几步就蹦到了如雪的跟前,大声说到:“如雪姐,艾琳姐姐走的安心,无牵无挂。”说完,慧根儿就很自然的揽住了如雪。

        也难怪慧根儿这小子热情,他是有很多年没有见过如雪了,曾经他要如雪欠着他,如今他已经高到可以自然的揽住如雪的肩膀了。

        如雪淡淡的微笑,望着慧根儿,说了一句:“长大了。”便没有了多余的表达和情绪。

        这便是如雪,感情表达的从来都很淡薄,一切的一切都喜欢压抑在心里,这么多年,她一直未曾改变。

        或许是山风真的很凉,如雪无意识的抱了抱肩膀,我的心莫名其妙的心疼,终于从说不清的状态中回复了过来,几步走上前去,几乎是不加思考的,很自然的就脱下了自己的薄外套,批在了如雪的身上。

        如雪微微一惊,平静如水的眼神变得复杂,终究还是没有拒绝,任由我的外套披在了她的身上。

        慧根儿见状,做了一个鬼脸,吐了一下舌头,蹦跳着说到:“我回去玩我的游戏机了,我惦记着通关呢。”说完他就跑了。

        我就不明白,那款屏幕都是黑白的游戏机有那么好玩吗?但下一刻,我就知道,慧根儿已经长大了,他懂了很多事儿,他想给我和如雪单独相处的机会。

        慧根儿一走,我和如雪反而不知道说什么,在这清凉的月光下,一路沉默的走在寨子里的青石板路上,有很多情绪在两人之间流动,却就是不能开口,仿佛只要一开口,便会破坏此时的气氛。

        如雪住在山顶,我做为月堰苗寨最熟悉的客人,自然也被安排在山顶,原本上山的路很长,但在我看来,仿佛很短很短,只是眨眼间,就走到了山顶。

        和她在一起,总感觉时间过得很快,就如那梦幻一般的半年。

        “穿上衣服吧,山顶冷,我先回去了。”如雪取下批在她身上的外套,神色平静的还给我。

        这样的姿态,让我有些悲伤,明明我们就不是如此陌生,需要客气的人啊。

        “再走走吧,去那片山坡。”我指着远处的一片山坡,那是我和如雪在一起的时候,常常去的地方。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的心跳得很快,就如当年我给如雪表白一般,我怕她会拒绝。

        但如雪终究是没有拒绝我,‘嗯’了一声,和我一起朝着那片山坡走去。

        我不想再这么沉默下去,虽然我知道我和如雪就像在两个悬崖边对望的人,望着彼此很近,却再也不能靠近一步。

        “这次来,没见到如雪那个丫头呢。”我没话找话,其实我清楚如月在寨子里的时间很少,她都在外面忙碌公司的事儿。

        “她忙。”如雪回答的很简单,反而弄得我不知道如何去接话了。

        又沉默的走了一阵子,来到了那个我们熟悉的山坡。

        月光洒在山坡上,此时夏季,山花正好,在月光下倒是美得让人沉醉。

        可我有些恍惚,思绪总是回到那一年的下午,在阳光下,我和如雪总爱来这里,如雪坐在厚厚的草坪上,我枕着她的腿,常常就这样睡着。

        这样的情绪让我软弱,我知道我是不能和如雪在爱过的地方见面,可是知道不一定代表能抗拒,不是吗?

        我几乎是脱口而出的说到:“你找蛊虫还顺利吗?”

        “啊?”如雪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我转身,看着如雪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到:“我每一年几乎都会来寨子住一个月,可是不管我是哪一月来,你总是不在的,答案千篇一律,你是去找蛊虫,药草去了。所以,我问问,你找的顺利吗?”

        如雪的神情依旧平静,只是眼神稍微有了一丝伤感的波动,接着很快,连眼神也恢复了平静,她说到:“承一,你不该计较这个的。”

        她话的意思我懂,她是在告诉我,我不该计较在这里,她会对我避而不见,我们的身份已经不合适这样计较。

        我很懊恼,我一直以为自己很克制的,可是在这里见到这样的她,我又变得很孩子气,就如当年在黑岩苗寨各种幼稚的赌气,掩饰,冲动

        我掏出一支烟,点上了,索性躺在了草地上,望着清冷的月亮,我说到:“不计较,很克制,我一直都在做,不是吗?只是很辛苦啊”

        如雪没有离去,在我身边坐在了,风微微吹起她的长发,还是那么熟悉的清淡的香味,和我同样看着月亮,如雪轻声说到:“都很辛苦,可是当初的选择,是我们做的,半年的时间也是我们要的,那也就认了这份辛苦吧。”

        “怪我执意要和你在一起半年吗?”香烟的烟雾在我眼前飘散开来,我问到。

        “不怪,也不后悔,今生够了。”如雪答的简单。

        “为什么每年可以和我看一场电影,偶尔也会在外面的城市见我,独独不在这里见我?”其实我知道答案,可我还是想问,男人的孩子气,连我自己也不能理解。

        “不要孩子气,你难道会不知道回忆太重?”如雪淡淡的笑了,或许是在笑我孩子气又发作了,在月光下,她的笑容是如此的迷人,总是让我想起曾经她在我耳边唱过的那首歌《流光飞舞》中的一个词,云中飘雪。

        云中飘雪,那该是有多么美?我有些愣神的盯着如雪。

        如雪轻轻的微微转头,那么多年过去,她面对我,依旧有些羞涩,而我的心也一如当年,见到她总是会心跳,总是会不知不觉就看痴了。

        “说说你最近的事儿吧。”如雪抱着双膝,忽然这样问到,或许我们之间有暧昧流动,都要赶紧掐断,因为我们承受不起。

        “最近很多事儿呢”我又岂能不明白如雪的意思,对她我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把最近的事儿,包括鬼市,包括沈星,承心哥,一切的一切都告诉了如雪。

        “沈星或许爱的是承心吧,但她不敢面对这样的感情,不能去否定以前的深情或许只是亲情般的存在,或许只是感动,或许只是喜欢。喜欢和爱总是有距离的呢。”如雪没有对其它的事情做出评论,独独沈星,她说了这么一句。

        我不得不承认,她说的很有道理,亲情,喜欢,感动总是和爱有着距离,偏偏她爱得不敢承认,想要去选择,却在最后一刻还是舍掉了承心哥,感情的复杂,世事的无奈岂是我们能够左右,安排的?

        “死,其实不是勇敢。”我这样说到。

        “可是,活着在一起,也不见得幸福。因为她心中始终会内疚,这样久了,对承心哥也是折磨。”

        “那么,你是说,她的死反而是最好的结局吗?”我有些不解,但或许女人更了解女人。

        “当然不是最好的结局,最好的结局是另外一种勇敢,那种勇敢是彻底的放下,那才真的是勇敢,而不是无情。”如雪轻声的说到。

        “那你说,我们勇敢吗?”我忽然很想这样问如雪。

        “我们?我们很勇敢,我们也很不勇敢。”如雪抱着双膝,头发轻轻飞扬的样子,就像月下的精灵,太美,可说出来的话却是那么的苦涩。

        我们当然勇敢,为了心中的义,放下彼此厮守的渴望。可我们也不勇敢,我们放不下彼此的爱,那么多年,一直在折磨的思念着。

        这句话,让我们都沉默了。

        最终我开口到:“今年还要和我一起去看电影吗?”

        “看的,不过我们换一个地方吧,我叫如雪,我总是想看看雪的。”如雪很少出去,但这里偏偏是一个不怎么下雪,甚至不下雪的地方。

        “好吧,那我们去北方看电影吧,那里的冬天总是下着雪,下雪的,细碎的声音很好听,听着很安静的”我说到。

        “北方?你刚才说要去东北老林子,那个时候带上我一起去好吗?”如雪忽然说到。

        我一下呆了,这简直是巨大的幸福忽然砸中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