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正文 第八十五章 沈星的故事(下)
  • 正文 第八十五章 沈星的故事(下)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沈星和关锐说不上谁先喜欢上谁,那不是一见钟情式的轰轰烈烈的爱情,而是掩藏在岁月中的细水长流,温暖温和的直指人心。

        18岁那年,关锐考取了北方的一所大学,他要离开家乡了,在临走的前一天,他约出来了沈星,两人走上熟悉的小巷,因为各怀心事,一时间竟然都没有说话。

        最终,他们来到了一栋老旧平房的屋顶,关锐的家以前在这里,曾经关锐告诉沈星,他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来这屋顶,看天,看远方,在相识以后的岁月他也常常带沈星来这里。

        他们很纯洁,在这个屋顶发生的所有故事,无非都是关锐如何鼓励沈星去面对孤儿院的种种难过与悲伤。

        这一天,是两人心情都不好吗?竟然在分别的前一天,都不约而同的选择来到这个屋顶。

        第一次,关锐在上屋顶之前,买了一些小零食,还有两瓶啤酒。

        “这是为我考上大学庆祝的,也为你考上高中庆祝。”关锐打开了啤酒,递给了沈星一瓶,他是这样说的。

        沈星浅浅的喝了一口啤酒,那是她第一次喝酒,这带着泡沫的,有些苦涩的液体顺着喉咙滑进胃里,就连心也跟着一起苦涩起来,这感觉很奇怪,也很让人沉迷。

        沈星说到:“就为你大学庆祝吧,我是不会去读高中的,孤儿院只会抚养我们到16岁,我会去读师范中专,不收学费(以前的中专不收学费),还有补贴,毕业还能包分配,这些我早就想好了”

        孤儿院的孩子早熟的让人心疼,沈星比起他们更加的早熟,她早就在一笔一划的规划自己的未来了。

        她很明白,在孤儿院,对于前途没有什么选择的,她优秀的成绩只是为了让自己能考上最省钱的地方。

        那个时候考中专比考高中难许多。

        “不就是三年吗?”关锐喝了一大口酒,忽然认真的对沈星说到:“高中的学费不高的,你那么省,生活费也要不了多少的!让我来供养你读高中吧,你不要放弃大学,你成绩那么好。”

        “不,你怎么可能负担的起?”沈星的心里感动,可她还是拒绝了,几年的岁月下来,她信任关锐此刻是真心的,可她是一个没有安全感的人,她自己会固守着感情不能背叛的原则,可是偏偏她却认为这世间的人都是易变的。

        她会记得关锐的好,但她不敢把自己的未来压下关锐身上。

        面对沈星的拒绝,关锐很是激动,他大声的告诉沈星:“是可以的,大学生每个月都有学校的补助,还可以有很多办法赚钱,加上我自己的生活费,节约一点是可以的。”

        “不”沈星还想拒绝。

        可是关锐在此刻已经喝下了半瓶啤酒,第一次喝酒的他情绪显得有些激动,不能自己,他一步跨上前,双手搭在了沈星的肩膀上,他脸有些红,声音有些颤抖的对沈星说到:“不要拒绝我,我只是想以后的以后,都一直和你在一起,而从现在开始,我长大了,我爸爸曾经对我说过,男人有保护女人,负担一个家庭的责任。我只是只是在心里已经把你把你当成了家人,我想从现在就开始”

        关锐没有说话了,他放在沈星肩膀上的手都在微微颤抖,这是他第一次对沈星做出如此‘亲密’的举动,也一段连半个喜欢都没有的话,就是他的表白。

        沈星在日记里记录,这没有我喜欢你,我爱你的表白,是她在这世间听过的最动听的表白,而在那一夜,他的眼睛是那么的清亮,那么的真诚。

        他们原本就互相喜欢,碍于年纪小,都没有说穿这一件事情,爱情总是最打动人心的,就连心里有着一道厚厚城墙的沈星也不能拒绝,她在那一刻,低头,小声的说了一个字:“好。”

        这一个好字背后的意义是巨大的,因为它代表着,沈星把自己的命运从此压在了关锐的身上。

        得到这一个好字的关锐非常激动,他明白这也是沈星要和他在一起的承诺,他终于忍不住浅浅的拥抱了沈星一下,很快就放开了,这是他们那时的爱情,也是他们第一次如此亲密。

        那一年,关锐18岁,沈星15岁。那一年,是1988年。

        接下来的岁月,沈星毅然的选择了高中,被孤儿院警告,他们是不能负担沈星高中的学费的,因为孤儿院的孩子太多,他们的经费有限。

        沈星和孤儿院的人谈,她说无论是学习还是生活,她不会让孤儿院负担一分钱,她还会帮孤儿院干活,只求有一个住的地方就行了。

        那是一段相依为命,相濡以沫的岁月,尽管那时的沈星和关锐在一定意义上,只是两个小孩子,可他们却当得起这两个词。

        同时,那也是一段苦涩的,却充满了奋斗旋律的岁月。

        在那段岁月里,沈星每一天除了应付高中的课程,还有大量的杂活要做,她把自己的生活节省到了极致,以至于大好年华的姑娘,竟然面黄肌瘦,有些营养不良的样子。

        而她觉得自己不苦,因为在关锐的‘承担’下,她未来的生活多了那么多希望,甚至可以上大学,而她也有自己的快乐,就比如每一次收到关锐的来信,和给关锐写信的时候。

        关锐每一个月都会给沈星寄钱,从他上学的第一个月到沈星读完高中的三年,从来都没有间断过。他总是嘱咐沈星,不要太亏待自己,要好好吃饭,才有力气学习,他说——他能赚钱。

        沈星依旧节俭,她不想大学时还成为关锐的负担,她要把省下的钱做为大学的入学费用,她不想欠着大学的,她可以欠着关锐,因为她决定了她要用一生去还关锐的情分。

        三年里,沈星没有见过关锐一次,因为关锐的寒假,暑假都在忙碌,他要赚钱,他没有时间回家。

        他们之间唯一的桥梁就是那一封封书信,到沈星高考完毕的时候,那一叠书信已经累积到了900封,几乎是每两天就有一封,甚至有时候一天会收到两封。

        这些信,沈星都留着,在清理她遗物的时候,被我烧了,因为沈星说过,一切都一把火烧了,只留下这本日记就好。

        其实,留下这本日记的原因,我很明白,那是给承心哥的一个解释。

        故事还在继续,苦尽总会甘来,在沈星高考完的那一个暑假,关锐终于回来了,他没有告诉任何一句关于父母责备不回家的话给沈星,他记挂着沈星的高考成绩。

        可是他们见面的第一句却是一样的。

        “你瘦了。”

        “你瘦了。”

        说完,他们彼此都笑了,是的,他们都瘦了,关锐比起读大学之前,是变得又黑又瘦。

        而沈星则是因为营养跟不上,变得又黄又瘦,连头发都显得有些干枯。

        可他们在彼此眼里,却依旧是最美好的人!

        接下来的故事是甜蜜的,沈星考到了关锐所在的城市,和关锐所在的大学离得很近,而关锐则在大学的最后一年,卸下了重任,考上了研究生。

        大学的生活依旧清苦,可再苦也苦不过那一段过去的岁月,可是当岁月过去以后,那三年却是他们记忆中的宝石,烁烁生辉,是他们感情最牢不可破的坚定基石。

        接着就是一些琐碎的生活,双双毕业,双双回到家乡,双双的工作都很出色,还有关锐的父母也很喜欢内敛,坚韧的沈星,他们订婚,他们准备结婚

        看到这里,我有些不敢看下去了,因为结局我已经知道是有多么残酷,可是我叹息了一声,还是选择看了下去。

        就在沈星和关锐准备结婚的那一年——97年,关锐病了,是不治之症——淋巴癌晚期。

        在关锐最后的生命里,是沈星无怨无悔的陪伴,尽心尽力的照顾,还有不顾一切想找到治疗办法的奔波。

        可是这一切,再真心,再珍贵,也留不住关锐的性命,就在离他们10月婚期还有一个月的时候,关锐去世了。

        那一天,沈星的眼泪掉得无声无息,她只是对关锐说到:“你再等一个月,我就可以嫁给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