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正文 第八十四章 沈星的故事(上)
  • 正文 第八十四章 沈星的故事(上)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慧根儿的表现无疑让刘师傅吃惊,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慧根儿这一声佛号,刘师傅显然是感受到了什么。

        我很自豪,我当慧根儿是我弟弟,相比于我那种把自豪挂在脸上的不淡定,慧根儿则淡定许多,这让我恍惚有一种错觉,慧根儿这小子在修心的境界上比我高多了,已经到了宠辱不惊的地步了。

        承认了慧根儿的能力,刘师傅自然是让慧根儿去超度沈星,这种超度是不能打扰的,我和刘师傅索性就在这间阴暗的小屋里,泡上了一壶香茶,一人一杯,听着慧根儿隐隐约约传来的诵经声,就着茶,竟然有一种内心的安宁。

        整整四十分钟,我和刘师傅没有说一句话,一壶茶还剩小半。

        直到慧根儿的诵经声停止以后,刘师傅才叹了一声:“这小子不错,这诵经的念力不在你我身上,可是都能让你我的心安宁静谧,去除浮躁。”

        我微微一笑,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这种夸赞给慧根儿,这小子是当得起的。

        不到两分钟,穿一身僧袍的慧根儿回到了小屋,唱了一声佛号,脸上带着悲悯的表情。

        “如何?”刘师傅开口问到。

        “自杀的冤孽当然是度不尽的,可是度她如轮回却是没有问题,只怕下一世会徒增许多情伤,愿她下一世能悟透,放下,别再做那痴男怨女。”慧根儿此时哪里像一个少年,一举一动,一言一语,分明就是一个得道高僧。

        刘师傅发了一会儿呆,说到:“也好,受些情伤,未免不是最好的炼心之火,能放下悟透,反而是一个大机缘。”

        “刘师傅,我想问你一件事儿,你那天下午说处理一件事,如果我没猜错,是处理关锐吧?他怎么样了?”我还没有翻开沈星的日记,但是我就是隐隐能猜透,那天刘师傅处理的是关锐。

        “原本就是强留他,他该入轮回的,放开束缚,自然就走啦。”刘师傅轻描淡写的说到,显然他是一个比较尊重他人的人,对于他人的私事,是真的不愿意多谈。

        不过就从他的只言片语里,我已经猜测出来了一些讯息,需要走入轮回的灵体,不管它是不是愿意,那是必须轮回的,除非用一些秘法强留,刘师傅显然施展了这样的秘法。

        我没有就这个问题再多言,而刘师傅望着我说到:“明天吧,明天我就会施展秘术,我需要你的帮忙。”

        我知道刘师傅指的是关来娣的事儿,我点头,算是应承了。

        其实刘师傅能拖到明天,已经是对沈星仁至义尽的表现,毕竟沈星的灵体在这里,是会影响秘术的施展的,搞不好,后果会很可怕

        —————————————————分割线————————————————

        在车上,我问慧根儿,这一次准备呆多久。

        这小子掰着手指头跟我算,觉远师父同意了,慧大爷的师弟同意了,学校原本在六月末的期末考试,被他提前10天考了,所以他要和我呆一个暑假。

        我心里高兴,可是面上还是虎着一张脸,说到:“怎么你的期末考试比别人提前10天?你没扯淡吧?”

        慧根儿看我一眼,说到:“哥,额不是吹牛,就以额的成绩,十天半月不去上课,老师都不会怪额!提前一个考试算嘛事儿?”

        “好吧,到时候我会打电话问你老师。”我故意这样说到。

        慧根儿哈哈一笑,说到:“去问咧,哥,你会为额自豪的。”

        臭小子,其实刚才我就挺为他自豪的!

        和慧根儿一起回到宾馆,已经是黄昏时分,夕阳红得如火,照在宾馆的房间,也映照着一个颓废的身影,是承心哥!

        这些天,他仿佛一刻也不想自己清醒,醒来了就会喝酒,此刻也是一样,他坐在床下,衣衫不整,手里还捏着一罐啤酒。

        听到我们回来的脚步声,他头也不抬,只是说了一声:“回来了?”

        我没说话,倒是慧根儿几步上前去,一下子抢了承心哥的啤酒,说到:“承心叔,你可不能再喝了,再喝额就跟着你喝。”

        慧根儿沿用了我在四川的习惯,就比如在四川,亲兄弟,弟弟和哥哥之间年龄相差较大,他管自己哥依旧叫哥,哥的朋友就一律叫XX叔叔,说实话,慧根儿对我这些朋友,我的同门都挺有感情的。

        承心哥有些迷茫的抬起头,我敢打赌他先一定没有认出来,这个潮流少年是慧根儿,他愣神看了好半天,才认出了慧根儿,他不敢喝酒了,再怎么,他也背负不起让慧大爷的弟子破酒戒的罪名。

        只是看见慧根儿,承心哥的脸色还是沉了下去,他拉过慧根儿,手放在慧根儿的光头上,问到:“她走了吗?”

        “走咧。”

        “走的安心吗?”

        “有额的度化,走的挺安心的。”

        “唔,那就好。”承心哥的眼里是说不出的哀伤。

        慧根儿摇摇头,评价了一句:“痴男怨女!”

        我无言,只是对承心哥说到:“你如果觉得承受的起,随时可以问我要沈星的故事,我会去看那本日记。”

        “她走了,都走了!那么,明天吧,明天我一定会好,你今天晚上去看吧。总之,我都是要重新坚强的生活的,就算一开始假装坚强也好。”承心哥如此对我说到。

        “好!”望着漫天的夕阳,我如此回答承心哥。

        是夜,奔波了一天,又超度了沈星的慧根儿早睡了,承心哥连日的醉酒,在今天没有喝酒,倒也睡得很早!而我,则独自在灯下,终于翻开了沈星的日记。

        日记里面的字迹娟秀,却十分有力道,就如沈星的人站在我的面前,内秀而坚韧,字如其人!

        这是一个漫长的爱情故事,是沈星在失去了关锐的日子开始记录的,有每一天的伤心,还有每一天对往事的回忆,通过这些,完整的拼凑出了她和关锐的爱情轨迹。

        其实,一开始,我对沈星死前的做法是颇有微词的,毕竟承心哥那么痛苦,看完这本日记后,我却忽然有些理解这个女孩子了。

        一篇篇的翻着这本日子,我觉得这个爱情故事真的很美。

        13岁,在孤儿院生活的沈星,就已经认识了在附近居住的关锐,因为在那一年,是关锐主动问沈星,你叫什么名字啊?

        是的,他们相遇的很早,每一天上学的路上,他们总是会遇见,那个时候的关锐总是会对着沈星腼腆的笑笑,这一笑就是两年。

        直到两年后的13岁,关锐才第一次给沈星打招呼。

        那一年,关锐15岁,沈星13岁,他们的认识也就是从那一年的那一天算起!也就是那一天关锐知道了沈星是个孤儿

        这是一条简单的上学之路,却也是一段漫长的岁月,关锐在知道沈星是个孤儿以后,每一天上学的路上,总会塞给沈星一个热呼呼的鸡蛋,放学的路上,他也会约着沈星,只是为了隔三差五在她书包里塞一点儿零食。

        这只是一个男孩子最初的最纯净的同情心,无关爱情,却美得让人心颤。

        孤儿院的日子不足以与外人道,苦涩总是占多数,没人领养就更是凄惨,何况是那个一次有一次拒绝别人领养的沈星?受到的苦楚更多!

        她在日记里记录着,她有自己的坚持,对父母温暖的向往,她可以自己活着,而不是忘记自己的父母,去认别人为父母,那是她自己不能允许的背叛,所以她才会一次又一次的拒绝领养。

        这是不可思议的倔强,因为她去到孤儿院时是四岁,那一年她的父母车祸身亡!而巧合的是她的父母也是孤儿相互结合,她没有任何的亲戚,只能进孤儿院。

        在那个时候,她已经对自己的父母有了感情和认知,并牢牢的记在了心里。

        所以,她会做出这种选择。

        这就是沈星骨子里极端的地方,她把感情的承诺看得太重,容不得一丝瑕疵,任何可以理解的情况,都会被她视之为背叛!

        总之,在那个时候,关锐是小小的沈星唯一的温暖!像她天空里的太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