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正文 第八十二章 假如真的再有约会 为素偭加更
  • 正文 第八十二章 假如真的再有约会 为素偭加更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面对承心哥的问题,沈星没有回避,而是很直接的说到:“是,因为他。在我的生命中,他既是哥哥,又是朋友,还是爱人。甚至,他还承担了一部分父亲的角色,在有他的岁月,他几乎是我的全部。”

        承心哥沉默了,沈星的话很简单,但就是这样几句简单的话,包含的感情已经是深到了灵魂!所以,承心哥根本没有办法去说什么。

        这是用一段长长的岁月铺垫而成的感情,生命中又有几个这样的岁月?

        或者,沈星只是错在,她不愿意再给自己,再给承心哥这样的机会去铺垫一段这样的感情。

        “苏承心,我回来是等你的。我总觉得自己欠你一个解释,我自私的利用你让自己在绝望的时候快乐了一天,其实我是想给自己一个选择的。苏承心,可以对你说一声,对不起吗?”沈星的声音幽幽的传来。

        “别和我说对不起,你已经要走了,不是吗?自己的感情总是要自己去收回,如果不能收回,就交给时间吧。”承心哥低声说到。

        “在我的衣柜里,有一本日记,承一收着吧,其它东西就一把火烧了吧。”沈星忽然这样说到。

        而我有些不解,我问到:“为什么是要我收着?”

        “那本日记记录了我的一些事情,算是我曾经在世间来过的痕迹吧。不交给苏承心,是想让他快些忘记我,我我是希望他幸福的。如果有一天,苏承心能放下我了,你可以把这个交给他,或者把日记里的故事说给他听。”沈星如此对我说到。

        承心哥在一旁,捏着眉心,无从反驳。

        “好了,这样的见面只是为了给苏承心一个交待,剩下的,就让刘师傅想办法让我走吧。”沈星微微一笑,平静的说到,那笑容就如那一天,我和承心哥见到她等在门口时的笑容,那是她和承心哥第一次见面。

        “是我找人来超度你。”我对沈星说到。

        “是谁无所谓,我用生命去守护了这一段感情的完美,我累了,该放下这一世了,所以,是谁无所谓,我只知道我该走啦。”沈星如此回答我。

        “不,先别走。”一直沉默的承心哥忽然说话了。

        我一下子担心的看着承心哥,难道他还执意的想把沈星留下吗?而沈星的神情也变得有些诧异,有些哀伤。

        承心哥却不管这些,只是几步走到了那床边说到:“给我一个拥抱吧,给我一个拥抱,我的心不会那么痛。或许,这一个拥抱,会让你最终守护的爱情不再完美,可是我执意的想要,你不欠我一个解释,一句对不起,你欠我一个拥抱。”

        听闻承心哥这样说,我松了一口气,我担心的看着沈星,她对她的那段感情如此执着,她会给承心哥一个拥抱吗?

        但沈星的神情就如同在流泪,可惜她是灵体流不出眼泪,她站了起来,走到承心哥的身边,抱住了承心哥,把头枕在了承心哥的胸膛。

        无奈,这是一个阴阳两隔的拥抱,承心哥根本感觉不到沈星的身体,而沈星同样也感觉不到承心哥的体温。

        可这一刻也是奇迹发生的一刻,承心哥像真的有感觉一般伸出了双臂,完美的回报住了沈星,在我的天眼之下,他们就是完美的拥抱在了一起。

        “这是我记忆中你的身形的样子。”承心哥低声的开口了。

        “对不起,原谅我任性的想要去守护一段感情,然后伤害了你。如果人真的有轮回,愿下一世与你再能相遇,那个时候,我不会再错过你。那一天的约会就当是我们未完成的约会吧,而今天的话就是我给你的约定吧。”沈星的声音在承心哥的怀里响起。

        “嗯。”承心哥流着眼泪,却故作轻松的说到:“真好,下辈子的媳妇儿竟然在这辈子就有着落了。”

        我无法去形容此刻的哀伤,那阴阳两隔的拥抱是很美,可惜在美这个字之前,它的定义是凄,凄美的东西,比纯粹的哀伤更让人伤感。

        在很久以后,我无意中和承心哥一起看到了一个电视剧,当那电视剧的主题曲响起时,承心哥竟然莫名的泪流满面,而我也总会想起这个阴阳两隔的拥抱。

        “原谅我当天不懂珍惜,只知任性坏事情。惟愿你此刻可于虚空中,将心聆听将来若真的会有个约会未完成,真的会再有这样深情,我愿天为证”

        ——————————————分割线——————————————

        生命中无论是何种的哀伤,总会随着时间而湮灭,你不能忘记,时间可以忘记,因为你会死,会轮回,时间却总还在,你的忧伤在时间里不值一提,因为时间最后可以连你也忘记

        我不想刻意的去劝慰承心哥什么,情绪还能发泄,说明他还留恋这世间,才会哀伤。

        当一个人面对情绪的时候,完全平静,不是他已经得道了,那就是他——已经绝望了。

        所以,我任由承心哥在这两天天天喝得烂醉,甚至我会陪他喝,但我是绝对不会开口劝慰半个字的。

        我们是同门,我们也是朋友,兄弟,而好兄弟不是说随时劝着你理智,而是能陪着你一起伤心。

        在第三天的下午,我揉着酒醒后还疼痛的脑袋,看了一眼还在宿醉沉睡中的承心哥,有些昏沉沉的去到厕所,洗了一个冷水脸。

        在冰凉的冷水刺激下,我感觉好了很多,望着自己在镜子里还在滴水的脸,我在想,这个样子开车去机场接慧根儿这小子没有问题吧?

        转眼就是很多年,这些年慧根儿跟着这个师父,那个师父的,外加还要读书,那是非常的忙碌!我们每次见面都很匆忙,呆不了多久,更重要的是,细算下来,我有整整一年半没见过这小子了。

        从师父他们离开,慧大爷离开,到现在已经有5年了,5年了,慧根儿这家伙也16岁了吧。

        由于小时候,这小子过的日子比较纯净,所以也就比较晚熟,我总想起这小子11岁时,见到我,还习惯往我身上蹦的样子,想着,就忍不住笑了。

        另外,刘师傅对沈星也算很有感情的吧,为了沈星的超度,特地把他女儿施术的时间都推后了几天,他还告诉我,他的女儿也为沈星的去世,流下了眼泪。

        是啊,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就算生活在炼狱的人,一样是有感情,有哀伤的资格的,只要他(她)还是人!

        快点去接慧根儿吧,在我心里恨不得今天晚上就能超度了沈星,这样对沈星是最好的,冤孽缠身可不是什么好事儿。

        也许是冰凉的冷水让我清醒,也许是沿途的微风让我清醒,总之一夜宿醉之后,我竟然能平稳的把车开到机场,我是应该感谢沁淮借给我的车性能太好吗?

        在机场随便买了一份杂志,我随便找了一个地方坐着,等着慧根儿。

        估摸着时间快到了,我就一直在张望着站口,可是我东看西望的,就是没有看见慧根儿,这慧根儿难道?我微微皱眉,这次也是联系不到行踪飘忽的觉远,我才想着联系慧根儿的,其实我不想耽误他的学业,但这小子是在放我鸽子吗?

        就在我瞎猜的时候,忽然就眼前一花,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个身影就扑向了我,然后是一个紧紧的熊抱,我差点被勒死。

        当那个身影放开我时,我愣住了,慧根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