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正文 第七十八章 乱
  • 正文 第七十八章 乱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一包烟,一袋花生,几罐子啤酒,在这些东西的陪伴下,一个下午的光阴是如此的好打发,听着海河水发出的‘哗哗’的声音,我的时光在这一刻仿佛陷入了一种静止。

        仰头灌了一大口啤酒,叼着烟,我举着手,透过五指的缝隙看着有些暗沉天空,仿佛又听见一个老不正经的声音在我耳边说到:“三娃儿,给我爬起来,抄《道德经》去,狗日的娃儿不自觉喃?”

        呵,师父!我放下手,脸上挂着一丝自嘲的笑容,我知道我只是仿佛听见,不是真的听见!

        是啊,都说孙悟空一个筋斗能翻十万八千里,我和师父到如今隔着几个跟斗的距离?或者,我变成孙悟空,翻很多个跟斗也不能再见他对着我,贼兮兮的笑一次,也不能听见他那老不正经的声音。

        内心有些苦涩,我又灌下了一大口啤酒,然后酒瓶子就空了,我随手捏扁了酒瓶子,就想扔到河里,可我又好像听见如雪在对我说:“你随手扔东西的样子真难看。”

        嗯,我随手扔东西的样子真难看,我知道你在哪里,我爱你,却忍着不见你,不和你相守,连放肆的相爱也再也不敢的样子更难看。

        如雪那时,我们年华正好,如今我们是不是有些老了?

        尽量的思念是那么苦涩,它于我不是黑咖啡,而是一碗酸药水,因为在我心中并没有一丝回味的醇香,有的只是无尽的酸涩,我知道我现在的样子有些过于放纵,可是我没办法任情绪堆积在心里无法发泄。

        几罐啤酒喝完,已经华灯初上,万家灯火的时间,很多年前,我在回家时,曾经羡慕过这种温馨的万家灯火,可如今辗转了快十年,那抹温暖的灯光依旧离我很远,我依旧只能站在这人来人往的街道,仿佛一个静止的原点,抬头去羡慕。

        命运,真是讽刺。

        我觉得自己有些醉了,酒这个东西真是奇怪,在你开心的时候,很难喝醉,在你一个人喝闷酒的时候,反而就这么容易醉了。

        所以,它能解忧,因为一醉也就解了千愁!

        脚步稍微有些漂浮的走在路上,我接到了一个来自刘师傅的电话,他告诉我,和关来娣一家的事情已经谈成,他没什么时间可以浪费,如果可以他希望能在三天之内完成那个逆天的术法,他需要我的帮忙。

        我用一种异常清醒的语调答应了,或者在内心,我不愿意人看见我的狼狈。

        我很厌恶自己这样的状态,明明此刻在内心是一个男人脆弱的不像话的时候,我还能清楚的盘算,刘师傅的事情完成以后,就去为艾琳聚集残魂,然后是那老太太的交易条件

        在内心有了执念以后,情绪上想放纵一次也不可以。

        我也不知道我在这路上走了多久,只是走到我所在的宾馆时,天色已经从华灯初上变为了夜色深沉,我的酒也醒来了不少,那股哀伤已经被我收拾进了心底,我恢复了表面上的平静。

        在要跨入的宾馆的时候,我不禁想着,也不知道承心哥回来没有,他和沈星还顺利吗?但愿能顺利吧,如果这样,我也可以给自己一个高兴的理由。

        可没想到,我人还在想着这件事,我的电话就想起了,我掏出电话,下意识的先看了一眼时间,晚上9点17分,来电显示的名字是苏承心。

        我微微一笑,心想要不要那么巧,还在想着他的事儿,他就打电话来!

        可这明明是一件愉快的事情,我却不知道为什么,接起电话的时候,有些心慌。

        电话通了,除了电流的声音,那边一片安静,我有些奇怪,这个礼貌型的承心哥会不先打招呼?尽管如此,我还是用尽量轻松的语气对着电话那边说到:“喂,承心哥,约会愉快?是打电话来炫耀了?”

        可是,我并没有听见预料中承心哥还不客气的‘回嘴’,我只是听见了一片大喘息的声音,像是惊慌,又像是在哭泣,接着承心哥嘶哑,疲惫,甚至是慌乱的声音传入了我的耳朵:“承一吗?快,快来XX医院,多一分钟我都快崩溃了。”

        我原本已经走入了宾馆的大堂,可我听见承心哥这句话的时候,脚步陡然一停,接着我的神色平静,可我整个人已经快速的调转了一个方向,朝着大街上快速的跑去,我需要一辆计程车。

        我一边跑,一边用尽量平和的语气问着承心哥:“你出事儿了?”

        那边的喘息声更加的慌乱,我发誓我从来没有听过承心哥如此慌乱的声音,他一向都是那个温润如玉,风度翩翩,沉稳冷静的承心哥,如果不是我对他的声音如此的熟悉,我会以为是别人。

        他跟我说了一句话,几乎是咆哮着大吼的:“来啊,你快来!不是我,是沈星!”

        我的心一沉,莫名其妙的就想到了那天我们从鬼市回来,沈星那忽然回头的笑容,也莫名其妙的想到了那天沈星和刘师傅谈话时,那带着绝望的平静!

        不!我在心中就想着这个字,可是我不能在承心哥的面前表现出来什么,我没有过多的去追问,去评价,我只问了一句:“地点说具体一点儿。”

        “X楼,XX层,急救室。我在那里!”承心哥的情绪稍微稳定了一些。

        “好,我等一下就到。”说完这句,我挂断了电话,几乎是在挂断电话的瞬间,我的拳头就狠狠的朝着墙头锤了一次,来发泄自己内心的不安,猜测和各种负面情绪。

        这样的行为吓到了周围两个过路的人,可是我哪里还管得了那么多?我几乎是冲到街道的正中央,拦了一辆计程车,然后几乎是用嘶吼的声音对司机说到,去XX医院。

        司机不是傻子,看我的神情,估计在医院有我的亲人,一路上车子开得飞快。

        而我坐在车内,不停的在祈祷,沈星千万不要有事儿,这个丫头我是很喜欢的,就像喜欢兄弟朋友那样的喜欢,更何况她还救过我!

        如果这些都不够,那承心哥对她的感情也是一颗很重的砝码,她这样出事儿,我承受不了这种落差,前一种是他们幸福的在一起,沈星就成了我的嫂子,我的亲人,后一种,我有些痛苦的抓了抓头发,不敢想

        车子就在我这种慌乱下,开到了XX医院的XX楼,我扔下一百块钱,连找零都不要,就朝着XX层冲去。

        只是走到楼梯口的时候,我深吸了一口气,我不能这个样子,我必须要在承心哥面前保持必要的冷静,所以我放慢了脚步,尽量轻缓的朝着急救室走去。

        在走廊上,我远远的就看见了靠着墙,伸着腿,一张脸面无表情的盯着天花板的承心哥,我的心再一沉,照这个样子看来,沈星她?

        可是,我忍住了,我走了过去,在承心哥的身边坐下来了,没有多余的语言,我只是在他肩膀上拍了拍。

        承心哥转头望着我,此刻的他头发有些蓬乱,估计是痛苦的时候,自己乱抓了几下,一向整齐干净的衬衣扣子也胡乱扯开了几颗,还显得有些皱。

        他的双眼几乎是没有焦距的盯着我,就说了一句话:“沈星吃了安眠药,好像很多安眠药。”

        我心里一下子就急上火了,我咬了咬下唇,生疼,但说出来的话语气却很平静:“没事,可以洗胃的。你们在一起她怎么吃的安眠药?”

        “我不知道!”承心哥疲惫的抹了一把脸,然后十指陷入了他的头发里,他说到:“我也是医生,还是能很好救命的医生,可我一点儿工具也没有,禁忌的东西不敢用,承一,我是不是太懦弱了?”

        承心哥根本就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却问我莫名其妙的事情。

        禁忌的东西是什么?转移之术,用了也没用,因为只是减少病痛,并不能延长生命!也许有一根金针在手,承心哥会好一些吧,可是金针也没有用,因为它可以瞬间刺激人的生命潜力,却不是救命。

        我深吸了一口气,此时无法给承心哥解释道理,我只是说到:“你没有很懦弱,送医院是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