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正文 第六十八章 是他?!
  • 正文 第六十八章 是他?!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老道?”我在心里默念到,这里存在的人几乎都是道家人,叫个老道未免也太过笼统了。

        见我停步,谷心道心中疑惑,毕竟我与那老道说话,他自然是听不见的,不过他见到在那里停步的老道,心中也明白了**分,不由得激动的对我说到:“承一,你这小子真是幸运,别人来鬼市十次八次,也不见得能够撞缘,第一次来就能撞缘的几乎是寥寥无几,没想到你真撞到了。”

        我内心也是激动,不由笑得开心,也不想虚伪的掩饰,对那老道说了一句:“老道爷,你稍等,我和朋友说几句。”

        那老道脾气倒也平和,点点头,背着双手,就在一旁等着。

        而我对谷心道说到:“心道兄,那要劳烦你稍等我片刻了。”

        谷心道倒也是个坦荡君子,羡慕我的缘,却也不妒忌,他对我说到:“等你恐怕是不行的。我是不知道这个鬼市是怎样计算时间的。这样说吧,如果我没撞到缘分,发现去往市场的门,却还是在此做停留,时间一到,我一样会被踢出鬼市!我在这里逗留是浪费时间,毕竟市场的好东西多着呢。我想去到市场,你也就不需要我的指点了,况且你撞到了缘分,在此停留,依然不会减少你可以呆在市场的时间,我就先行一步吧。”

        我点点头,说到:“也好,我就不耽误心道兄的时间了,回头我们出了鬼市再见。”

        就这样,我和谷心道做了一个道别,然后就朝老道走去,说到:“不知道老道爷叫住我有什么事情?”

        这也怪不得我嘴笨,我实在不知道撞到了缘分要怎么交流,只得直来直去的询问。

        那老道走得是和我师父完全不一样的路线,不是什么猥琐流,走得也不是顾朝闻那种路线,嗯,邋遢流!

        他倒是生得高大,五官看起来颇有威严,整个人非常的有气势,如果非要比较,我倒是比较伤感的想起了我那已经过世的李师叔,他就是这种气势的人。

        面对我的问题,那老道沉吟了一会儿,说到:“跟我来吧。”

        说着,他大步流星的转身就走,而我亦步亦趋的跟在了他的身后。

        就这样,沉默的走过了大概两条巷子,在一个幽静的庭院前,老道推开了门,带着我走了进去。

        这个庭院兴许就是这老道的住宅,里面的环境很是清幽,他在我坐在花藤架子下的石凳上,然后他自己却绕着我,来回走了好几圈。

        然后才微微皱眉,对我说到:“没错,你身上就是有我熟悉的味儿,直接说吧,你姓甚名甚,师从是谁?说不定你就是我熟悉的人。”

        这话让我想起了一件事儿,那就是让我来鬼市的刘师傅,他曾经对我说过的一句话,那就是我师父的人脉。

        其实除了部门的那些人,我完全没有接触过我师父所谓的人脉,难道这个老道也是,看他的穿着,之前我就曾判断,他和我师父应该是同一时代的人。

        于是,我哪儿敢怠慢,赶紧说到:“小子陈承一,师从姜立淳。”

        “你说你师父是谁?姜立淳?小姜?”那老道一下子就激动了,连声音都大了几分。

        我不知道这中间出了什么问题,只是单纯的觉得师父被称做小姜是如此的有喜感,但我还是肯定的对那老道说到:“是的,我师父就是姜立淳,我是老李一脉山字脉的弟子。”

        “呵呵”得到我肯定的回答,那老道显然激动了,那呵呵的声音可不是在笑,而是因为激动,自然的在喉咙里发出的声音,他来回在院子里踱步,弄得我也紧张了起来。

        过了好半天,他总算停了下来,说到:“我与小姜倒也算颇有交情,听闻小姜在早几年曾经来过这里,可惜我没有遇见过他,但是你是他徒弟,倒让我遇见了,光冲这个我和你这小子也应该撞缘。可是,不对,不对”

        我的心情一听他说起他认识我师父,早就和他一样激动了,这或许也就是我的幸运,也是老天注定要让我找到师父,所以才让我在这鬼市的三天期间得到了那么多的机缘。

        可是他说不对,是什么不对?我又有些疑惑,却又不知道该从何问起。

        倒是这时,那老道自己说到:“我这样说,你恐怕也不能理解是什么意思!还不如从我的身份中,让你找到一点儿线索,来回答我,为什么你的灵魂有我熟悉的气味。先说,一个人和一个人接触的若是深了,总是会沾染一些别人的灵魂气息,就如夫妻有时会越长越像,朋友之间的相同的习惯也会越来越多,这就是灵魂互相影响,沾染了灵魂气息的表现。所以,我说了我的身份以后,你小子可要给我好好的回忆一下。”

        其实这个不光是他,我也好奇啊,赶紧回答到:“老道爷,那你说吧,小子自问记忆力还是好的。”

        “那就好,先说我的姓名吧,如果凭着这个你想不起来什么,我再来给你详细说说我。”那老道好像非常在意我身上那股让他熟悉的气味,还如此吩咐我。

        我想他没有直接问我,也是因为小小的心计,毕竟我于他还是陌生人,他无法验证我话的真假,万一我为了好处,胡编乱造如果他说他的身份,然后才让我回答问题,这样的几率也就小多了。

        于是我很爽快的说到:“好。”

        那老道仿佛对自己的姓名感觉很光荣似的,在要说起他姓名的时候,挺直了腰杆,清咳了一声,然后才说到:“我叫元真永,小子你可认得我?”

        “什么?”我一下子站了起来,愣愣的盯着那老道,我现在是灵魂的状态,那形体也是虚幻的,不可能有什么现实的身体反应,不然此刻我一定会全身颤抖!

        我没想到我能遇见他,元真永这个名字,我早就听闻了不知道多少遍,因为有两个人总会跟我说起他!!

        我的思绪几乎是不由自主的飞到了荒村,飞到了那一个雨幕下的下午,在那纷纷扬扬的雨中,有一个男人,苍白着一张脸,如此问我:“陈承一,我元家可是厉害?比你师父如何?”然后就倒在了雨中。

        这个男人一生的执念几乎都是为了维护眼前这个老道人的人尊严,他是谁?他就是元懿的爷爷,他的名字我自然无比熟悉,元懿在恢复以后老是会提起他,元希,现在的承愿,也会提起他。

        就是他,元真永!

        面对我这样的举动,那老道显然也是紧张了,他说到:“你可是想起了什么?!”

        我是灵魂状态,无法做出深呼吸这种动作,我只能努力的平静自己的思绪,就如我要不要告诉元懿,他的爷爷在这里之类的,过了好一会儿,我才说到:“我不用想起什么,因为我对您太熟悉了,我师父也是对您推崇有加!但这熟悉却不关我师父的事儿,是因为您的孙子元懿,现在是我的大哥,你的重孙女,元希,她现在改名元承愿,是我最小的师妹。”

        “你”元老爷子一下子不淡定了,他现在是灵魂的状态,可竟然一听闻这个消息,连灵魂的气势也凌厉了几分,一般灵魂力强大的灵魂,没有肉身的限制,早就可以做到对气势收放自如,他是有多激动,才这样不能自控啊。

        我没有说话,我同样激动,知道这种激动需要用时间来缓和。

        果然,过了一会儿之后,那元老爷子才勉强恢复了镇定,对我说到:“懿儿,我已经和他告别了三十几年了,我当年去世的时候,他也才10岁,或者10来岁吧,你好好跟我说说懿儿的事情吧,还有我那重孙女,我都没有见过他。”

        面对元老爷子的一番话,我心中充满了疑惑,按说正常的灵魂都会走入轮回,更别提道家之人!为什么这个地方会有如此多不如轮回的道家人?

        而元老爷子既然不入轮回,按说也会和其它的‘老鬼’一样庇护家人才是,难道他已经道心圆满到放下世间一切亲情,看到如此通透了?不是吧,不然他何以如此激动,察觉到我身上熟悉的味儿,就赶紧的叫住我?

        那又是什么,让他连承愿的样子都没有见过?

        压着这些疑问,我强忍住没问,而是一五一十的开始诉说起元懿大哥和承愿的一切来,我不忍心让一个对后辈消息如此看重的老人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