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正文 第六十五章 震撼的秘市
  • 正文 第六十五章 震撼的秘市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我对这个鬼市是完全茫然的,而那强烈的阵法波动更是‘吓’到了我,一时间我觉得自己有点儿站也不是,坐也不是,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是不是也像那些人一样,找个床去坐着。

        可没人理会我的茫然,也就在这时候,一个面容清俊的中年人朝着我走了过来,问到:“你是陈承一吧?”

        “我是,你是?”我可不记得有这么一个熟人。

        “顾朝闻是我师叔,特别指明要我在这个鬼市照应你一下,我叫谷心道,你若不介意叫我一声心道兄即可。”那清俊的中年人笑着对我解释到。

        没想到那顾老头儿还真的挺照顾我的,当下我也再不推迟,双手抱拳叫了一声:“心道兄。”

        谷心道微微一笑,算是应着了,然后低声说了一句:“跟我来。”

        我跟在谷心道的背后,走入了这个全是床的大厅,一路上我都小心翼翼,因为我敏感的察觉到了,能在这里呆着的都是功力高强的人,至少不是我可以比拟的。

        而在这一路上,不时的有人对着我投来目光,有的挺平和,有的却极不友好,但是我本着低调的原则,只是低着头跟着谷心道走。

        一直到谷心道找到了两张相邻的空着的床,才停下了脚步,然后我们两个各自在床上坐下,谷心道才小声对我解释到:“我在你旁边,你到时候好跟着我,我也好照应一二。”

        对这个鬼市我充满了疑问,这时坐下以后,我才小声的问到:“心道兄,你能不能详细的和我说说这个鬼市,我是真的一无所知啊,而且在入门的时候,我感觉到了强烈的阵法波动,就光那种波动都让我心惊胆颤,那个”

        谷心道没让我问完,就直接打断了我,小声说到:“这个阵法的事情你不要多问,这鬼市自古有之,这阵法就一代一代传承下来了,关于这阵法的传说很多,但最多的一个说法就是这阵法是神仙给的。”

        “啊?”我不由自主的啊了一声,说真的,就算我相信有昆仑,认为那是一个神秘的传道的地方,但我非常倔强的不相信有神仙,就算请神术我一直以来的理解都是请来了灵魂力强大的存在,至于上茅术,扯淡吧,谁见过那玩意儿?

        仿佛是预料到了我的反应,谷心道很是平静的说到:“你这样也正常,毕竟你我都是修者,见识也算广博,就没有听说过谁真的见到了真仙,或者见到的人也不会告诉我们吧。总之,这个阵法无须再议,一直都掌握在一个极为神秘的中立组织手上,这个组织就是每年的鬼市承办组织,明面上则是正邪两道的大组织分别轮流的承办。不管他们怎么办,那个神秘组织会抽三成费用,当做这个阵法的费用。”

        这倒真的是一段秘闻,可惜与我所求的事情关系不大,我也就当听得有趣了,其余倒是不怎么在意。

        至于这个鬼市,谷心道就给我说了两句话:“你要问这个鬼市是怎么回事儿,我也跟你讲不清楚,但有两句话我必须要和你说,第一,你若做不到魂魄离体,这个鬼市参加也了无意义。第二,这个鬼市之所以限制那么高,那是因为在这个鬼市的交易之鬼,几乎全是我道家的先辈,叫它们鬼修更合适。”

        什么,这个鬼市存在的全是道家的先辈?那这个鬼市存在的意义的确不一样了,绝对够得上称之为秘市,但是我有些搞不懂为什么参加个鬼市,要魂魄离体,可我还没来得及发问,谷心道已经打断了我的话:“你这两天的斗法我也看了,我相信魂魄暂时离体这种大多数圈内人都可以做到的事儿,你肯定没有问题的。”

        “是没有问题,但”可惜我的话还没有说话,就有一个黑衣人走到了前方,和别的黑衣人不同,这个黑衣人是连脸都遮住了,他一上台所有人都默契的保持了安静。

        谷心道也是如此,弄得我也不好继续发问了。

        那个黑衣人一上前,没有任何的废话,直接就用一个无比苍老的声音说到:“秘室还有十分钟就正式召开了,我说完话后,阵法就会启动,你们也各自准备吧。”

        说完这一句话以后,那黑衣人喊了一声灭灯,然后整个山洞就陷入了一片黑暗,接着我感觉到了比先前强烈十倍的阵法波动,那种波动让我有一种怪异的感觉,我形容不出来,就仿佛自己是沉到了水里,看见的一切都是折射的现象似的。

        就在我沉迷于这种感觉的时候,我身边响起了谷心道小声的话语:“快点存思,让魂魄离体,只有十分钟准备时间,等一下山门关了,那你就白来了。”

        山门?什么山门?我根本就一无所知,但我知道谷心道不会无的放矢,于是赶紧默念了一段静心的口诀,片刻就陷入了存思的状态。

        之所以说圈内人大多能做到魂魄离体,很大一个原因就是圈内人已经习惯了深度的存思,而这魂魄离体很大一部分跟存思是有关系的,是一种大脑对身体对灵魂奇妙的掌控,没经历过的人很难去体会那种感觉。

        不到十分钟,我就已经做到了魂魄离体,我有些可惜,这准备的时间太过仓促,让我绑一个绳结给身体也好啊,总觉得魂魄离体了,我不太放心。

        “陈承一,不必担心你身体的事情,这个秘市是那个神秘组织直接监管的,不会允许出任何差错。”声音是谷心道的,忽然的这样灵魂状态的交流让我吓了一大跳。

        毕竟和人说话不同,一旦脱离了肉身,那种交流是心灵上的,我还需要一点儿时间适应。

        “原来是心道兄,吓我一跳呢。心道兄,据我所知,这魂魄可不能离体太久,或是太远,这样交易我总有些担心啊。”是啊,只有体验过灵体状态,才知道有一具肉身的好处,我发问的时候,看见这个山洞中几乎大部分人已经完成了魂魄离体。

        我身为一个道士,暂时脱离了自己的肉身,就感觉卸下了自己最强有力的盔甲一般,让人是如此的不适应。

        “不会离开太久,也不会离开太远吧?说不定等我们醒来时,也不过才过去几分钟,这里的秘市从来就没有召开超过十分钟的。”谷心道有一种很奇怪的,不确定的语气给我说到。

        这弄得我又震惊了,还待再问,却看见谷心道用一种狂热的,炙热的眼光看着山洞的前方,喃喃的说到:“快来了,快来了”

        “什么快来了?”我下意识的问了一句,但目光却转向了和谷心道一个方向,在那个方向具体根本就没发生什么,如果说特别的话,就感觉有人在那里弄了一层水幕,让我看着那边有些扭曲和不真切。

        这不是这个阵法一开始运行时,我的感觉吗?

        可偏偏在这个时候,谷心道却回答了我一句话:“那是我一生中唯一认为是奇迹的存在,是我一生中道心不移的最大动力。”

        这么夸张?我不知道说什么了,只能和谷心道一同盯着山洞的前方,这个时候山洞的前方莫名的涌来了大量的雾气,那雾气来得太快,瞬间就密布满了整个山洞,把这个山洞搞得就跟仙境洞府似的。

        也就在这时,一个隐约的轮廓初现了,我一下子呆立当场,我才知道谷心道的话一点都不夸张。

        而我的思绪瞬间就回到了9年前,我和师父在天津鬼市的那个夜晚,师父曾经这样说到:“其实对于鬼市的理解有很多,在古时候,人们常常看见所谓的鬼市,在明面上给出的解释是‘海市蜃楼’,我想海市蜃楼是有的,但事实上是否如此,还有待商酌。”

        “师父,为什么有待商酌啊?你的看法是啥?”

        “我的看法?呵呵,也许是空间交错吧。”

        空间交错?师父,你是否早就已经有了肯定的答案,也见识过了这里的鬼市,才会对我有此一说。

        此时,我整个人根本就没办法从震撼中回过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