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正文 第五十九章 自作自受
  • 正文 第五十九章 自作自受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那一个晚上的结果是我把沈星剩下的苹果都偷吃完了,付出的代价是左边眼睛成了熊猫眼,而承心哥做为吃完存粮的罪魁祸首,右眼睛成了熊猫眼。

        沈星的原话如此:“我不要钱,没用。既然两千块钱已示惩罚,警戒不了你们,那就一人一拳吧,早就想打你们了,三十几岁的人跟个孩子似的,我最讨厌到了年龄不稳重的男人了,觉得那是装天真。”

        我和承心哥当时还庆幸,连钱都不要,好轻松啊,一个女孩子的拳头能有多重?结果就成了这样,变成了独眼‘熊猫’,两个人组合在一起,就是一只‘熊猫’了。

        打完之后,沈星才揉着拳头告诉我们:“哎,手生了,前些年的跆拳道白练了!”

        男人可以打女人吗?可以吗?不可以!于是我和承心哥忍了,就这样在上午8点多的时候,顶着熊猫眼去参加鬼市了。

        可好歹现在我已经算个‘名人’了,和承心哥这副形象去参加鬼市,免不了被别人指指点点,原本承心哥是不想去参加今天的鬼市的,但又架不住想去找一些辅药的消息,加上留在屋子里怕再被那个女暴力分子打,也硬着头皮出来了。

        于是,我俩一路走出去,成为了人群的焦点。

        “咦,那陈承一昨天那么威风,今天咋变熊猫眼了?”

        “诶,另外一个小子也是熊猫眼,他俩打架了吗?”

        我们听得最多的就是这样的议论,直到我们遇见一个传播小道消息的人,被我们亲耳听见了他传播的小道消息。

        “嘿,我就知道,这‘两口子’打架嘛,不新鲜啊。”那人老神在在的给别人说到。

        “什么两口子啊,明明就是俩男人,你扯淡吧?”

        “我哪能扯淡?咱们这圈子里,男的女的惺惺相惜在一起陪伴的少了吗?再说,我跟你们说啊,有一天,我亲眼看见那个戴眼镜的拉着那个,嗯,就是那个陈承一,那叫一个浓情蜜意化不开啊。”

        我和承心哥听见这样的消息,同时牙关紧咬,青筋暴跳,原本被沈星一人揍了一拳,就是一肚子火气,现在这散播谣言的家伙,让我们的火山爆发了。

        两人对视了一眼,二话不说,冲过去架着那个散播谣言的家伙就走,拖到僻静处把他狠狠抽了一顿,我和承心哥才算解了一些气。

        可那家伙嘴贱,被打倒趴在地上了,嘴上还嚷着什么:“夫妻同心,其力断金,龟儿两个心肝嘿黑(两个人心肠很黑),几定子(几拳)就打得老子嗯(老子)吐血。”

        承心哥一听又火大,冲过去还想踢两脚,被我拉住了,说到:“走吧,这娃儿是个四川人,看在我老乡的份上,别打了。”

        但我也不忘警告他一句:“嫉妒老子帅,老子可以理解!你不要为了阻止女道友对我芳心暗投,就编排我和我师兄不得不说的故事,老子再听见一次,就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威胁玩那家伙,我和承心哥才算神清气爽的去参加鬼市了,毕竟内心的火气发泄出来了!

        承心更是‘哈哈’大笑,说那家伙上辈子肯定欠了沈星一顿饭钱。

        我问为啥,承心哥笑说,如果没欠饭钱,咋可能是沈星种的因,他去还果呢?

        等我和承心哥俩跟两个二杆子似的晃到鬼市的时候,那里几乎没有什么人了,我们交过了蓝色的票,算是最后进去的一批,但我们不在乎。

        昨天连赢两场,4万钞票放身上,哥儿们‘财大气粗’!

        按照约定,承心哥是不会进那个‘屋中屋’的,他要在外面晃悠着找药材,进‘屋中屋’的只是我,我迈着暴发户一般的步伐直接走去了那里,二话不说,甩出一万块钱,待那个人数清楚以后,跟个大爷似的走了进去。

        一进去,我那轻松的心情就立刻没有了,因为在这里面,我感觉到了一股股强大的灵力波动,这里不用说,应该就是整个鬼市阵法的中心,那些灵力的波动,对人的影响还是比较大,就像我,全身的血液流动都加快了,毕竟阵法的灵力不是自己的,和自己并不交融,会影响自身的。

        就如谁都知道,人参是大补之物,但是一次性吃多了,绝对就是有害了。

        怪不得这里会设置门槛,修为不行的来这里,绝对会被这里的灵力波动给‘刺激’出去的,而修为不行的人,一般钱财也不多,他们也用不着求‘老鬼’那么‘高端’的东西,这就是收高价的原因。

        适应了这里波动的厉害的灵气以后,我开始适应这里的黑暗,和外面还点着密集的蜡烛不同,这里根本就是一片黑暗,咋一下进来,根本就不敢动,只能适应一下,才敢行动。

        就在我努力适应这里的黑暗的时候,一个声音冷不丁的传到我耳朵里:“小子,昨天风头出的大,今天来这里就‘抓瞎’了不是?在这里交易,不是靠眼睛的,靠的是灵觉,天眼。你有天眼,你看得见全部,你就可以慢慢挑选,和谁交易都行!你要是凭着灵觉,那你感觉得到谁,就和谁交易。”

        我猛地听见这声音,吓了一条,下意识的就掏出打火机照了一下,然后看见一张普通的,完全陌生的脸真愤怒的盯着我,下一刻就吹灭了我的打火机,怒气冲冲的说到:“这里不能有一点儿光亮,那些‘老人家’可不喜欢,念你初犯,再有下次,你就给我滚出去。”

        这倒是我唐突了,赶紧收起打火机倒了一个歉,解释到:“我就是奇怪,你认得我,怕你是我熟人。”

        那人不耐烦的‘哼’了一声,然后说到:“不要再有下次!总之规矩我已经给你说了,要你没有天眼,灵觉也不够强大,就趁早出去,还能说明情况,退得5000块钱。不过,看你昨天的斗法,灵觉是极为不错的,我也就不啰嗦了,你自便!”

        说完,那个声音就消失了,而我经过和他的对话,眼睛也稍微适应一点这里的环境了,但也只能看见影影绰绰的人影在走动,在路都看不清楚。

        但天眼是什么东西?哥们儿六,七岁的时候就开了天眼了,对我来说有难度吗?在下一刻,我默运口诀,一下子就打开了天眼的状态。

        这样的行为,惹得刚才那个声音的主人轻咦了一声,然后小声说了句:“怪不得,没有天赋也难进老李一脉的门!”说完,也就无声无息了。

        可我却没有闲心再和这个声音的主人废话了,因为我一开天眼就被这里的景象吓到了,老鬼果然在阴暗里活了太久,不能说鬼心理变态,但也绝对算爱好特殊,眼前这一幕幕的情形真是吓了我一跳,真是太震撼了,我恨我看得太清楚,真的想自戳双目!

        可是有什么办法?更倒霉的是,灵体的神奇特性,注定了对别人的‘目光’敏感,你看到或者感觉到它的时候,它绝对能感觉到你看到它或者感觉到它了。

        于是,更精彩的一幕出现了,它们几乎是齐刷刷的朝我望来,那个时候,我真想扇自己两耳光,开NM的天眼,炫NM的灵觉,这下成为了目光的焦点,看着一个个正面,真是自作自受!

        但是,没有人同情我,那些模模糊糊的人影反倒是很好笑的看着我这样出洋相,我一咬牙告诉自己必须适应这样的天眼状态,和每一个交谈,也才能更多的得到消息,不是吗?

        于是,我忍着震撼不适,努力的打量起这里的每一个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