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正文 第五十八章 不能确定的消息 为wuyan67加更
  • 正文 第五十八章 不能确定的消息 为wuyan67加更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这一战是在圈内成名了吗?一路上,人们看我的眼光第一次多了一丝叫做敬畏的东西,可我不在意这个,我在意的是在一路上别人提起老李一脉,都会感慨着赞扬几句。

        喜的承心哥一路上都在夸我给师门长脸了,毕竟看一脉的传承,在圈外人看的是算命啊,风水什么的,而在圈内人看得则是山字脉的功力。

        开开心心的回答了宿舍,承心哥很财迷的去数钱了,并且大方的大手一挥,给了沈星一万,但是没想到沈星只收了2000块钱苹果钱,她很是淡然说到:“我钱要多了没用,况且我也不缺钱。”

        他们怎么分钱,我不在意,我只是有些欲言又止的看了沈星一眼,想起第一次见她,那条僻静的小巷,带着怪异笑容的她,我怎么也把那个她和现在的她联系不起来。

        但我不能问,她也不会说!

        开心了一阵儿,我们讨论了一下今晚去鬼市的计划,那个‘屋中屋’是绝对要去的,但是就一人去好了,毕竟我和承心哥两个人都去,和一个人去也没区别。

        不过,此时那‘屋中屋’已经不重要了,更重要,更让我们期待的是最后那场神秘莫测的鬼市,关于那个鬼市人们除了知道存在,具体一点儿的消息,可是一点儿都没在坊间流传的!

        说完了这些,我也想起了林辰给我的信,这个时候,我才把林辰的信拿出来,和承心哥一起看了起来。

        林辰没有骗我,这封异常简单的信,果然透露了对于我来说很重要的杨晟的消息。

        只是看了一遍,我的手就颤抖了起来,我强制自己冷静,生怕看错了意思,拿着那封信,又看了第二次。

        陈承一:

        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也就是说明我输了的时候,说不定是已经死了吧?

        其实,输赢我没有把握,所以我抓紧这一个小时休息的时间,给你写了这封信,我怕到时候不能亲口告诉你这些消息。

        我林辰虽然算不上什么君子,但到底是一个重诺之人。

        在告诉你消息之前,我先提一个请求,若我身死,请把我和艾琳同葬,以你和月堰苗寨的关系,这一点儿是能做到的,不是吗?

        我想以你婆婆妈妈的妇人之仁,也不会拒绝我的,我也就不啰嗦了。

        关于杨晟,他在组织中是比我还高层的人物,你不得不承认,他是一个天才,能成功的去研究一些玄学上的东西,他高层到了什么地步呢?

        哈哈哈,透露给你一个秘密,高层到组织查出他曾秘密给你送信,都没有动他分毫,你听了是不是很开心?

        再悄悄跟你说一个秘密,其实我挺恨他的,如果没有他两次冒险给你送信,我的艾琳的牺牲怎么会如此的没有意义?我抛弃感情所做的一切又怎么会如此失败?

        所以,我恨的人,他第一,你第二!你们不愧曾经是好兄弟,和我拿你没办法一样,我同样拿他也没办法,他是组织的宝贝,而且他身处的位置也不在华夏国!

        组织给他提供了最先进的研究条件!

        最后,再给你一个不确定的消息,算上这样,我给的彩头也算够分量了,那就是天才总是疯子,不是吗?杨晟好像太过沉迷于研究,把自己变成了一种怪物,但愿这个消息是假的,哈哈哈

        林辰

        信上,林辰的口气就如他的字一般,狂傲不羁,但我看了第二遍,我却真的确定了,这封信上的内容我没有读错。

        我的整个手都在颤抖,心里是一种说不出的难过,仿佛再次回到了那个荒村,在村口,晟哥交代我一些琐事的时光

        试问,晟哥,你连我都如此放不下,冒险给我送信,你何以放得下怀孕的嫂子?

        我不得不感谢林辰的这封信,让我知道了多年前那个送信的大胡子原来是晟哥!原来是他刻意伪装而成的

        但让我心慌颤抖的是另外一件事情,是信的最后,林辰说晟哥把自己变成一个怪物,什么样的怪物?我根本就不敢去想象,可我没有办法,我心慌到一闭上眼睛就会想到那紫色的植物,想到老村长,甚至想到那个被取走的紫色虫卵!那会变成什么样子?!

        连我都不敢想象,可怜的静宜嫂子能想象,能接受吗?

        看我的手不停的发抖,承心哥有些担心,他从我的兜里摸出一支香烟,塞进了我有些颤抖的嘴里,然后把我点着了,在我耳边不停的对我说到:“承一,吸口烟,冷静点儿,一定要冷静点儿!”

        承心哥当然知道我的弱点在哪里,一旦涉及到身边人的感情,我总是太过于看重,一旦看重,情绪上就会忍不住冲动。

        我把信揉成一团,闭着眼睛深深的吸了几口烟,当淡蓝色的烟雾被我吸进身体,吐出了浓白色的烟气时,我的手总算不颤抖了,我取下烟,有些迷茫的望着承心哥,几乎是颤抖着说了一句:“如果晟哥变成了怪物,那那要怎么办?”

        承心哥重重的按住我的肩膀,说到:“承一,首先这个消息林辰都不确定。退一步来说,就算是真的,那也是他的选择,他是回不来了,连华夏他都回不来了,只要他自己不后悔,我们旁观者再急又有什么用?”

        “可是,可是我想救他!”我咬着香烟,眼睛半眯着,语气低沉的说到,我知道这一刻的自己是非常认真的。

        “人,只能自救,救赎自己的心,包括面对死亡,也只能自救心的解脱与平静!你难道不懂吗?除非杨晟自己悔悟,放下自己的执迷,否则谁也帮不了他!如果他愿意悔悟,去承担自己的过错,你也可以救他的,你想啊,昆仑啊,鬼市啊,那么神奇的存在都在,我们难道还不能想办法吗?”承心哥对我说到。

        沈星却至始至终不发一言,直到这时,她才幽幽的说了一句:“心于这世间已死掉,那还如何救?”

        这话什么意思?承心哥和我同时皱着眉头,看了沈星一眼,沈星却白了我俩一眼,警告到:“别和我搭话啊,我烦着呢!你俩自便。”

        这句话堵的我和承心哥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倒是承心哥那番话,让我的内心总算平静了一些,但是一道新的难题摆在了我的面前,晟哥我算是知道消息了,但我要不要告诉静宜嫂子呢?

        在抽了两支烟以后,我决定最多告诉静宜嫂子一部分,不能全部都告诉她,特别是林辰那个不确定的消息,更不能对静宜嫂子说。

        摁灭了烟蒂,到这时,我的内心才稍微镇定了一些,带着一些对过往岁月的怀念,一股我怎么也压抑不住的疲惫从体内涌出,连续两场斗法,毕竟不是一件儿轻松的事儿。

        终于,我陷入了沉沉的睡眠!

        当我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1点,今天的鬼市已经开始一个小时了。

        我大呼一声糟糕,就从床上蹦了起来,换来的却是承心哥不满的嘀咕声,他说到:“糟糕个屁,昨天晚上我们第一批,今天该是最后一批吧,你安心睡吧,明天早晨7,8点再去也不会晚,真是的。”

        可这时我的肚皮‘咕咕’作响,我无辜的对承心哥说到:“我肚子饿了!想吃东西。”

        承心哥探出一个头来说到:“那你看我像吃的东西不?”

        “我现在看什么都像吃的东西,你说呢?”

        “那你吃我吧!”承心哥一副无赖的语气。

        “你啥意思?”

        “就那个那个你下午睡了,我不无聊吗?把咱们不多的干粮吃了”

        “我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