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正文 第五十五章 天火对天雷 为鱼与水的约定加更
  • 正文 第五十五章 天火对天雷 为鱼与水的约定加更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踏着步罡,我即刻进入了存思的状态,这是每个真正的道人都应该有的本事,而在存思的状态下,是不允许任何的外物干扰,也不接收任何的外物干扰的,所以,我不知道林辰的施法进度。

        但是不用知道,因为我一定是比他快的。

        步罡一步一踏,不允出错,但是这步罡的踏法却比引雷术的踏法简单一些,当我踏完步罡的最后一步,上感应天,接引星辰之力时,林辰还在踏着步罡。

        他在存思的状态中,同样不知道我的情况,估计他能有一丝感应,绝对又是一口老血喷出,明明是老子先踏步罡,为什么你会比我快啊比我快?!

        如果是这样,这场比试我也就赢了。

        当然我只是想想而已,那玄妙无比的力量充沛全身时,是一种灵魂上说不出的舒服,当然也有天威带来的压抑感,沉浸的享受了一秒,下一刻我就开始配合着咒语掐动起了手诀。

        和落雷时,那乌云盖顶不同,这一刻我周围的温度开始急剧的升高,充满了燥热的气息,但也同落雷术一样,我做为施术人,这种燥热是影响不到我的。

        但是我在施展术法的时候,周围的人都有了感应,一些见多识广,功力高深之人在下一刻就知道了我要做什么,冯卫看我的眼神更冰冷了,而那个闻鞋老头如同泼冷水似的说了一句,但愿不是不自量力。

        可在存思的时候,这些东西从我眼中过,耳中过,独独不会从我脑中过,这是一种奇异的状态,我并不会受任何的影响。

        大术都是需要借助天地的威力,以人本身的灵觉灵魂力为引,聚集它们,形成法术,所以准备的时间颇为漫长,当林辰从步罡的存思状态中出来,同样在接引星辰之力时,我的法诀正好掐了一半。

        林辰用一种诧异的,疑惑的,不服气的眼神看了我一眼,立刻也开始掐动雷诀,斗法拼斗的也是时间,这个尤为重要,当然威力也是必不可少的,因为小术时间短,但威力小,别人能承受的起,继续施展大术,而大术一旦施展成功,你一下都挨不过。

        或许,林辰以为我施展的是小术也不一定,可是,我这个术法

        我闭上眼睛继续掐诀,咒语也念动的越来越快,或许是林辰感觉到了我的施术速度,莫名的有了一丝焦急,他的咒语竟然念得无比大声,压过了我的念咒声。

        人在着急的时候,声音会不由自主的变大,这是一种本能。

        林辰是个心窍颇多的人,他不会因为我疑似施展小术,就放松警惕,所以他有那么一丝着急,但这着急也可能会成为他施术的动力。

        伴随着我们掐诀念咒的是场外一声声的惊呼声,至于议论一些什么,我因为太过集中,已经完全忽略。

        但容得这些场外观看之人不惊呼吗?在我这边,以我为中心点的十米范围内,温度在急剧的升高,让人犹如置身沙漠,而在林辰那边随着他雷诀的施展,乌云压顶,山雨欲来

        这种奇特的景象,在夏天会常常出现,东边太阳西边雨,这一次却因为我们两个小辈的斗法而形成了这种场面,场外观看之人怎么能不惊呼出声?

        我的念咒声越来越快,手诀也越掐越复杂,而存思让脑子的压力已经快到了一个临界点,这毕竟没有施展下茅之术,没借住外力,全凭自己的功力支撑灵魂力,大脑当然会出现这种奇特的压力,这种时候也必须要小心再小心,不然脑子会‘轰’的一声爆开,不是被爆头了,而是思维爆开,成为精神病,因为伤及灵魂。

        可我强大的灵觉到底帮了我的忙,在这种细微的时候,竟然一丝差错都没有出现,原本弥散的热气,在随着我咒语念到最后一刻的时候,凝聚集中了起来,而在术成最关键的一步,分心二用之时,我快速的从背包里掏出了一个瓶子,瓶子里装着水,水里侵润着一张符。

        咒语不停,但我也异常冷静的从瓶中倒出了水,拿出了那张符纸,热气越来越凝聚,被我摊开的符纸几乎瞬间就半干了,而在下一刻,我咒语停止,热气凝聚到最高点的时候,我用一股巧劲儿快速甩出了符纸,奇异的事情发生了,那张符纸飘在空中,‘轰’的一声就燃烧了起来。

        而瞬间空中的高温由符纸为引,一下子喷发而出,像一条迷你的火龙,然后落地。

        五行之术——天火术,已经成功的被我施展了出来。

        场地中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说话,因为每个人都沉浸在震撼中,所谓圈内人,也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是功力高深之人,这传说中的引天火之术,绝对是要老一辈的人才能成功施展,没想到由我一个后生小辈就这样施展了出来。

        其实这是我们传承的力量,因为这是我们这一脉的秘术!

        在我们这一脉的记载中,天火术除了硬引天火,同样也有取巧的办法,窍门就是那张引符,那张引符为什么我要用水泡着?是因为上面有一层白磷,因为白磷引动天火,这就是秘密!

        真正的天火术,要我施展那是绝对不行的,那需要强大的功力,让周围的温度达到临界点,才能凭空点着周围的易燃之物,引下天火,这个我还差远了。

        我一年前就在练习这天火术,包中随时都有这种引符,没想到在这里派上了用场。

        火龙落地,由于是集中了五行之火力,这火极其的猛烈,落地既在地上熊熊燃烧起来,而天火术真正的难点来了,那就是指引天火烧向该烧的目标!

        因为火之力并不如雷之力那么凝聚,这是分外考校灵觉的时候,在我火龙落地的时刻,林辰还在掐动雷诀,在他那边,一滴,两滴的雨点落了下来,看来雷诀也要成功了。

        但这雨水我毫不担心,那些雨水是扑不灭如此狂躁的天火的。

        在那一边,首先打破沉默的就是闻鞋老头儿,他嘀咕了一句:“虽是取巧,但也极其不易了。”这种老家伙,就算不能完全破解奥秘,但也能看出其中的取巧之处。

        天火术虽然比引雷术施法时间要短,但是对功力的要求可是一点不低,甚至更高,而且更为困难的是控火,比起雷诀只难不易,唯一好一点儿的是,它比雷诀施展时间快。

        我占得就是林辰这个便宜!

        靠灵觉引火,这灵觉可是我的长项,在别人看来的难关,在我来说,也不是太难,在下一刻,我集中精神,那落地之火开始神奇的蔓延,竟直直的朝着林辰快速的焚烧而去。

        “灵觉倒是出色,怪不得姜立淳收了这小子。”那闻鞋老头儿当道士简直是浪费了,他该去当足球解说员了。

        在天火朝着林辰焚烧而去的时候,林辰的落雷术还没有完成,毕竟没借助任何外力的落雷术对于我们小一辈来说,都过于吃力的了。

        我精准的操控着天火,在林辰身前一米之处停了下来,相信那炙热的温度他也感受到了,我凝聚的五行火之力并不是太多,也就足够这天火燃烧三分钟的样子。

        不知道此刻是为什么,我并没有选择直接去烧死林辰,在我内心深处,也许我容不下自己去那么活生生的烧死一个人。

        于是,我对林辰大喊到:“林辰,胜负已分。”

        而此刻林辰只是平静的睁开眼睛看了我一眼,然后下一刻继续掐动他的雷诀。

        天空中飘起了斗大的雨点,对应着地上的熊熊烈火,我心里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再次大喝了一句:“林辰,胜负已分!”

        而场外也在喊着,林辰,你输了。

        连做为监场的闻鞋老头儿和冯卫都站了出来,喝到:“胜负已分!”

        可林辰并没有停止掐诀,在两个组织的监场人呐喊的同时,他终于完成了雷诀!

        ‘哗啦’一道闪电划过,过了两秒,一道天雷直直的朝着我落来!

        我再也不能隐忍,灵觉稍微一松动,天火也朝着林辰吞噬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