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正文 第四十七章 与鬼交易
  • 正文 第四十七章 与鬼交易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不入鬼市不知道,一入鬼市才知道这里为什么有那么大的吸引力。

        同人的交易市场一样,这里的每个草棚子外面都有一个类似于招牌的纸牌,上面写着各类信息,这些信息对人来说无一不是极度的诱惑。

        比如我一路看来,就有帮赌局的,一般就是10局为限,多了就是大家的因果都太深,谁也背不起。但是想想吧,如果有本钱,去大的赌场赌10局,别人不知道你的底牌,而别人的底牌全部被看

        又比如知道出卖古墓信息的,这里一般都不会是一座古墓,而是好几座,根据墓里有什么而决定代价。

        还比如有帮忙解决恩怨,缠仇人的

        更夸张的是有知道天才地宝信息的

        也就是说在这里,你只要付得起代价,你可以荣华富贵,你可以有冤报冤,有仇报仇,一切都不是问题。

        这里是个没有束缚,完全可以发生任何阴暗事情的市场,没人管你是否堕落,没人过问你手段如何,每个人在进来之后都戴上了面具,你根本不知道谁曾经进行过什么交易!

        这些让我暗自猜想,在现实社会里,忽然冒出一个富豪,忽然冒出一个运气逆天,或者那些忽然就倒霉身死的,会不会有好一部分与这鬼市有关系?

        在这里,只有一个束缚,那就是只要你付得起代价。

        只是这么走了一圈,我的眼睛都快红了,是被内心的各种冲动和**给胀红的,这让我知道了自己心性其实很脆弱,面对诱惑一样的会心跳加快,就如我想起修行的困难,因为需要大量的金钱支撑,所以只能一切从简。

        如果

        但我也只敢想想,终究在踌躇犹豫间没有踏进那一间间犹如坟墓的草屋,毕竟师父的教育我不敢忘,人的底线以及手莫伸,伸手就是因果,在大富大贵与安心之间,你会发现安心更可贵。

        “锦衣玉食与粗茶淡饭,吃得香,吃得好的才叫一顿好饭。锦衾玉塌与绳床瓦灶,睡得香,睡得好的才叫一个好觉,而人的幸福就是一顿顿好饭,一个个好觉构成的。这一切的基础是什么?三娃儿,你给我记住了,就俩字——安心。”

        所以,我终究没有跨入那一个个草屋,我怕到时候诱惑更深,什么代价我都应着了。

        这样逛下来一圈,我并没有发现我想要的,于是径直走入了求购区,那里也有一间间的草屋,费用倒是不贵,1000块钱你随便用,反正时间只有1小时,1小时之内不管有无结果,你都得离开,所以也就只值1000。

        我交了钱,这里有人负责统一的写招牌,我告诉了那人我的要求,需要寻找XX命格之人,便进入了草屋。

        其实和鬼市其它的东西比起来,我这个要求算是很小很小的要求,小到那些‘好兄弟’都不敢意思说卖人的命格信息,所以我也只有求购,而且一点儿也不担心没有‘生意’上门。

        这种小草屋就跟农民守夜的草棚子差不多,里面照例是有一张桌子和两张凳子,桌上有一根晃悠悠的蜡烛,除此此外别无他物,我那么高的个子坐在这小草屋里确实憋屈,佝偻着腰只想生意快点儿上门。

        可能和我判断的一样,我的要求确实很小,我在这里坐了不到5分钟以后,一个素袍人就上门了,进来之后就随手拉上了草屋外的门帘。

        我赶紧正襟危坐,说实在的,心里感觉怪怪的,毕竟是在与鬼交易,那个素袍人既然叫传递者,自然已经是被鬼上身,完全没有自主意识了。

        那素袍人在我面前坐下了,眼睛呈一种诡异的翻白眼的状态,毕竟是鬼上身,他们本身的眼睛看与不看,都是一样的,我无意去打量那个人的长相,毕竟被鬼上身的人表情都比较扭曲,那是因为身体比较排斥的原因。

        “呃”那人一坐下就打了个嗝,这是一口阳气不上不下的表现,好在频率不是很高,由此可以判断那上身之鬼是一个老鬼,能控制自己本身的磁场和阴气对上身人不要影响太大。

        我也不想废话,直接问到:“你可是有我要寻找的命格之人的信息?”

        “呃你这算什么要求,小事而已,我老太婆从民国流浪到现在,这种命格的人呃见也不知道见了多少,现在我知道的少说也有上百个。”那素袍人不以为然的说到。

        原来是个老婆婆啊,真是很难去适应一个男人在我面前发出老婆婆的声音。

        不过,看它的语气也不恶,从它的字里行间里我知道这老婆婆鬼也算可怜之鬼,如果是一个入土为安,‘君有其所’的鬼哪里会四处流浪?就算没有魂归故里,也不至于漂泊。

        要知道,鬼物在这阳间行走,比小偷还可怜,必须找阴暗的角落呆着,还得堤防各种各样的事情,一不小心被冲撞了,自己还要虚弱几分,倒霉的魂魄都被撞散了。

        所以,实在没有必要害怕它们,如果有心为孤魂野鬼放放生,超超度,在有人指导的情况下,给给食是一件很善良的事情。

        至于这老婆婆为啥没能入轮回,不是我能打听的,我也不可以打听,在这里,每一句问话,都可能带来一段因果,还是少沾染的好。

        听见它这么说,我也就放心啦,我开口说到:“婆婆,我要找这个命格之人,必须是命运多仄,绝对是苦难大到需要有求于人那种,你知道的人里面有这样的人吗?”

        那老婆婆打了几个嗝,不以为然的说到:“这个命格的人哪个的命运会好?没有短寿就是谢天谢地了,放心吧,我知道的上百个人里至少有二三十个都到了绝境,恨不得有人来拉一把那种。说吧,还有什么要求?”

        “要女的,年轻点,不”说到这里,我心里说不上来为什么,觉得不能拉太年轻的人到这场因果里来,所以及时的改口说到:“只要不太老的都行。”

        “这个没有问题,我马上就可以给你找出好几个符合条件的人,姓什名什,住哪里,都可以给你说的清清楚楚,你再挑选就行啦!你知道的,我们鬼呢,是不撒谎骗人的,不像你们人仗着有一具阳身,做事儿都不怕担因果,这话说回来,你能给我什么样的代价呢?若你是找这样的人当替身还魂什么的,那可是大因果,我总不能平白无故的帮你背负吧?”那老婆婆一脸精明相的和我谈起了条件,故意把事情说得严重了几分,很神奇的是它连嗝都不打了。

        其实,我说好要找有求于人的,就意味着不会强迫,因果会大到哪里去?可这种事情你也没法跟‘鬼家’证明啊?

        我愣在当场,刘师傅只是让我来交易,根本没说让我付出什么代价啊?可在下一瞬间,我又明白了过来,昆仑师父的线索哪里是那么好拿的,刘师傅是要我给代价来交易。

        他那颤巍巍的,仿若风烛残年的身体,确实已经是不能来交易了,他连走路都是不稳的。

        可我能付什么代价给这老婆婆?我微微皱着眉头,有些想不出来。

        “哼,开门做生意,连自己要给什么都不知道?你是看不起我等鬼物,来调侃的吗?”说着,那素袍人一下子栽倒了下去,而一个面目阴森的老婆婆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看它的样子,我一时间是又好气又好笑,至于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