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正文 第四十五章 神奇
  • 正文 第四十五章 神奇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吴老二呆了一会儿就离去了,我看时间还早,离鬼市12点钟开市还有接近3个小时,干脆继续倒头睡去。

        承心哥也是一样,爬上上铺,看样子也准备补眠了。

        沈星颇有些无奈的看着我们,说到:“大敌当前,你们就不做一点儿准备,还能安心睡大觉?”

        我微微一笑,觉得懒得解释什么,倒是承心哥又打了一个哈欠,在床上说到:“与其浪费时间去烦恼,还不如安心睡觉,养好精神去对付,你说对吧?”

        沈星叹息了一声,说到:“懒得去管你们,我在屋子里一天闷坏了,我出去走走。”

        对于这个聪明,冷静,胆子大到敢一个人在深山老林里行走的女子,我们没有什么不放心的,应了一声,就任她出去了,以她的聪明,也该知道自己能在什么范围活动的。

        当手机闹钟闹醒我的时候,时间刚好是11点20,在这个本应安静的深夜,营区里倒是分外热闹,宿舍的窗口透来了光亮和嘈杂的人声,像赶早市似的。

        在我醒来的同时,承心哥也醒来了,我们俩简单的收拾一番就出去了。

        一出去,我们才知道什么叫人山人海,毕竟一万左右的人挤在这么一个兵营,确实能营造出这种效果,在营区的路灯也开了,嘈杂的人声也掩盖不了那‘嗡嗡嗡’的发电机的声音。

        我伸了一个懒腰,和承心哥一起随着人流走去,因为我也不知道真正的鬼市开在哪里,懒得问,也就随大流走呗。

        估计是每一个人都着急着去鬼市,人群拥挤,但速度出奇的却不慢,走了大概二十分钟以后,我们就已经走出了这个部队所在的地方。

        这时,我才发现,这部队所在地后面的围墙是被拆了一截的,也才明白,部队所在地只是一个方便人们居住的所在,并不是鬼市真正交易的场所。

        出了部队所在地以后,是一段平坦的山谷,越走越开阔。

        说起来这个山谷就像一个水滴型,而部队所在地是山谷口,就是水滴最窄的那一头,所以我们也才会越走越开阔。

        随着地势的开阔,这人流就显得不是那么拥挤和庞大了,开始松散了起来,我在前方人群中看到了林辰和他的人,他的手下似乎也发现了我,但我们很有默契的什么举动都没有。

        到鬼市,自然是交易为重!

        就这样,在山谷里大约又走了半个小时以后,我们来到了一个极为广阔的地方,人群就停在这里不走了。

        在这里,依旧是发电机‘嗡嗡’作响,一些灯光把这里照得也算明亮,我随意打量了一下,才发现这里已经是山谷最开阔的地方了,人群等待在这里,一点都不嫌拥挤。

        我和承心哥对鬼市的一切都感到好奇,于是努力的朝前挤着想看个清楚,好容易挤到了前方,我一下子就敏锐的感觉到了阵法的波动,但光凭这个,我肯定是猜不出是个什么阵法的。

        我想仔细看看,却发现,这个杂草树木已经被整理干净的地方,围着一圈长长的黑布,根本就不会让你看出什么端倪,而来来回回的,有许多带着面具的黑衣人,穿着黄色道袍的人在进进出出的忙碌着,懂行的人一下子就知道他们是在维持阵法,等待阵法稳定。

        这一切,倒是搞得很神奇啊,我感慨到,看承心哥的样子同样也是如此。

        我们原本都以为自己见识的够多,在这时才发现,其实这个世界还有很多神奇的地方,没有见过的人,你就算告诉他了,他也会觉得你是在扯淡,而事情也只有亲身经历过,才知道穷其一生,这个世界也许都还有许多你触碰不到的奥秘。

        所以,人,永远不要自傲,觉得自己学识丰富,见识广博,也永远不要觉得一切尽在掌握,也就对万事万物少了一份敬畏。

        天地的一切都是暗含自然的玄机,做为人,其实应该适应自然,去融入。而不是想着奴役一切为自己的**服务,这样终将付出代价,甚至是整个族群都付出惨痛的代价。

        就在我思绪飘飞的时候,我的身旁传来了议论的声音。

        “也不知道这一次的鬼市,会不会有真正的老鬼出现,它们才是最有价值的。”

        “老鬼也就罢了,如果能有几个有分量的仙家来加入,更有可能获得宝物,现在这世道谁都不容易。”

        “得了,得什么东西付什么代价,就算仙家来了,你付得起那个代价吗?”

        “说的也是,我们也只够资格参加三场鬼市,这辈子也不知道有没有机会见识一下在最后一天凌晨2点才开的鬼市,我得知的一点而消息,那鬼市才是颠覆了我们所有见识的神奇啊让老子都相信会有神仙了。”

        “嘘,别乱议论这个,还是进去后,看能不能抢到一个好交易,但也不急,这才第一场嘛。”

        “嗯。”

        说着,周围也不知道是哪俩的讨论者都闭了嘴,我和承心哥震惊的对望了一眼,原来鬼市还有那么多的秘闻!仙家?其实我了解的不多,师父也不爱我接触这些。

        但我其实也清楚,仙家的本质不是神仙,而是一些有神通的灵体,或者是意念,大多是动物修行而成。

        他告诉我人就是万物之灵,没理由去求到别的生灵,它们其实若走正道,非常清楚其实是帮助不了我们什么的,盲目出手,附身于人的,其实是另有目的,它们所谓的帮助是让被附之人背负别人的因果冤孽,是一个转移的游戏,而不是什么消弭解难。

        所以,被附之人往往是很惨的。

        因此,我对仙家这种东西,一般是保持着足够的尊敬,毕竟动物修行,和人相比不易,但也敬而远之,游走于世间的,一般都是罪孽因果极大的,在得道无望后,在做偏激的事情。

        我实在是没想到,这个鬼市竟然还有仙家会来,不论我对仙家的评价如何,可我太清楚,仙家绝对比一般的鬼魂有本事的多,它们毕竟有一定的神通。

        一般的鬼魂若偶然得道而修,估计也不会来参加什么鬼市。

        我对仙家是有期待的,能修成的动物灵哪个不是经历了长长的岁月,说不定

        我脑中的各种念头都冒了出来,完全也就忽略了那什么凌晨2点,颠覆所有人认识的鬼市,在我看来,我这种小辈估计也是和那种鬼市无缘的吧。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终于在黑布周围忙碌的人也不再忙碌了,都停止了下来,我看见一个看似平凡的,穿着道袍的老头儿走上了前去,和几个人嘀咕了几句,然后就说到:“差不多了,带人上来吧。”

        带人上来?什么意思?

        我还没有看懂,就看见从山谷的另外一个方向走来了一队人,穿着黑衣和道袍的各有一半,在他们身后,有一群穿着简单素衣长袍,用一根麻绳系了,光着脚的人。

        这些人是什么人?我心中疑惑,很想开天眼去看看,身上是否有灵力的波动,因为我敏感的觉得这些人就是普通人,但我还没来得及做什么的时候,承心哥已经摸着下巴说到:“这些人观面色,都是一些阳虚的体质之人。”

        阳虚体质,不也就是山字脉里所说八字地,阳火低,极其看见不干净东西,被附身之人吗?

        承心哥这样一说,我闭上眼睛去感觉了一下,他们果然是属于那种阴盛阳衰之人。

        这一群人有男有女,被承心哥一眼看出来,倒也算他厉害,我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说到:“承心哥,看不出来你也偷学了一点儿相字脉啊!”

        “滚,老子中医的望闻问切的功夫和看相有半毛钱的关系啊?你有点儿常识好不好?这根本是两码事!麻烦你以后千万别生病,不然老子拿针扎死你,敢污蔑我中医。”

        一滴冷汗从我额头流了下来,我马上闭了嘴,我知道这个所谓温润如玉的男子,听谁乱说中医上的事儿都会暴走,不再掩饰‘真面目’,算我倒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