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正文 第四十章 碰撞 为lorie加更
  • 正文 第四十章 碰撞 为lorie加更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终于,我和承心哥进入了这个交易的市场,一进去,我们就被拥挤的人群,嘈杂的人声弄晕了。

        我说在其它地方见不着多少人,原来全聚集在这里了,看来修者有钱的也不少,或者他们愿意把钱花在这种地方吧。

        过了好一会儿,我和承心哥才适应了这种气氛,适应了几千人挤在一个有着巨大顶棚的坝子里,跟逛街似的,菜市场绝对没有这里热闹。

        如果硬要形容的话,就跟现在的招聘会似的,可以想象,这里到底有多少人!怪不得吴老二说这里的两个组织轻松就能弄到好几千万。

        但细算下来,这人口比例其实低到可怕,要知道堂堂华夏十几亿人,这里上上下下的人加起来不过一万人左右吧,要知道沈星可是跟我说过,鬼市可是集中了百分之八十的圈内人。

        我们来这里,当然不是看人挤人的,而这里的空间也比现在的职场招聘会大多了,好歹还能让人比较从容的逛着,我和承心哥自然在适应了之后,就开始迫不及待的逛了起来。

        这时,我们才清楚的看见,原来顶上的棚子就是一块简单而巨大的白布,在白布之下,有这一个个分为十排挨得十分紧非常简陋的摊位,简陋到什么地步呢?就是几根竹竿子撑着一块防水布这样的形式,在下面仅仅有一张桌子,一张椅子罢了。

        桌子是用来摆放要交易的物品的,而椅子上自然是坐着摊主,而这些摊主也很奇怪,每一个人都带着面具,身体前后都用布遮着,可见防备到了什么地步!

        而离摊位一米左右的距离,有着一条条颜色鲜明的黄线,我和承心哥几乎是同时就敏感的发现了,每一排摊位的黄线之内,除了几十个黑衣人在那里来回走动外,没有一个人在行走时,敢靠近摊位。

        另外,在进去看货的时候,立刻就会有1个黑衣人跟在外面,每次只能进去一个人看货,具体是怎么样的,我还没搞懂规矩,但这样应该是为了防止有人浑水摸鱼,拿走桌子上的东西。

        我和承心哥是充满了新鲜感进入了这个交易市场,但走到第一个摊位的时候,承心哥就走不动路了,这个摊位上具体的货是什么,我们看不见,但在桌子前清清楚楚的摆了一个招牌:“百年老山参。”

        试问,在资源如此匮乏的今天,承心哥又身为一个医字脉的传人,忽然看见了这个,怎么可能不激动?师祖留给我们的东西是丰富的,至少我知道,在承心哥那里就有两支百年老山参,还有一小截传说中是参精的根须,但谁敢轻易去动用它们?就如我也不敢轻易去动用我们山字脉的东西一般。

        几乎是毫不犹豫的,承心哥迈步就朝着这个摊位走去,却被一个黑衣人拦住了,心里情绪已经快失控的承心哥一下子被拦住,第一次让我看见表现出了不淡定了的一面,他皱着眉头问那黑衣人:“你要做什么?”

        那黑衣人还算礼貌,无视了承心哥的无礼,说到:“请你预约。”

        承心哥还待再说,我已经走过去,轻轻拍了拍承心哥的肩膀,我们师兄弟之间自然是有默契,我不用多说,他多少也平复了一下激动的心情,问到:“要怎么预约?”

        “请你稍等。”说完那黑衣人走到摊主那里,在那里拿了一个小木牌子,上面写着7号,然后递给了承心哥:“在你前面还有6个人会和摊主谈交易,请你注意那里的数字,如果翻到了7,你凭着牌子就随时可以进来。如果牌子没有了,那么摊主的交易也完成了。每一个数位最多等二十分钟,所以你在逛的时候注意点儿,别领太多的牌子。”

        那黑衣人估计看出来了我们是第一次来这里交易,解说的非常详细,随着他的指引我们也看见了在那摊位旁边,的确有个活动牌子,就像以前打篮球时很老式的那种手动计分器,倒也简单明了。

        而且他还告诉了我们不必着急,每一次只发10个牌子,错过了就等下一轮。

        在了解了以后,他问我们要了50块钱的服务费,就离开了,这个地方真的是做什么都要钱,也难怪他服务态度那么好。

        在离开以后,承心哥的态度有些焦躁,他生怕那百年老山参被别人捷足先登了,我只能小声劝解着,让承心哥不要焦躁,毕竟有些东西还是靠缘分的。

        就在我们小声说话的时候,一声冷哼声在我耳边响起,我转头一看,一下子就看见了林辰。

        我第一个反应是那么巧啊,第二个反应却又释然了,很简单,这里聚集了百分之八十的圈内人,我能遇见他不算奇怪,奇怪只有一点,曾经那个吼过林辰的老者,现在竟然是站在林辰的身后,态度恭敬。

        看来,吴立宇那一辈的离开,让这林辰的地位倒是水涨船高了。

        我望着林辰,但没打算和他说什么,我不认为我会和他再有什么交集,他们那组织就算要逆天,也自然有人去收拾,何况不是被我师父‘拐走’了一批顶梁柱,估计逆天能力也有所下降。

        时间宝贵,我还想在这交易市场寻找我需要的东西。

        却不想我刚转头,林辰就开口了,声音非常大:“哎哟,老李一脉不是挺清高的吗?怎么关门大弟子,山字脉的传人陈承一会来鬼市交易啊?你们这假正经的一脉,不是最怕沾染因果吗?难道没有常识,不知道与鬼交易,代价大,因果也大吗?难道是你这关门大弟子有叛逆精神,准备给你们老李一脉带来新气象?”

        林辰的话刚落音,我就听见周围响起了议论声。

        “什么?老李一脉?”

        “那个把我逼得跟落水狗似的王立朴的那一脉?”

        “老李一脉的人来这里?这圈子内难道是发生了什么?”

        “听说姜立淳好像失踪了。”

        “真的?”

        这些议论简直蕴含了丰富的信息充斥在我耳畔,让我一时有些回不过神,这还是我听见的一部分议论,没听见呢?而且我明显的感觉到有好几道探寻的目光落在了我和承心哥的身上,让我忍不住暗骂自己,特么的灵觉,要不要这么敏感,连别人在看自己都知道。

        我深吸了一口气,不想理会林辰的挑衅,我只是来这里交易,却没兴趣和他争辩什么,也没兴趣深入圈子,师父做的事自然有他的道理,我没有不遵循的理由。

        所以,我不接话,拉着承心哥转身就要走。

        但林辰根本就不罢休,他忽然喊到:“陈承一,你看这个。”

        我停下脚步,转身一看,却看见他从脖子上取出一个用黑布包着的链坠,我盯着他不知何意,他却说到:“这里面是一截指骨,指骨里住着我今生最遗憾的一个心结。因为遗憾,所以只能日夜相伴!知道这心结是什么吗?”

        我的心开始剧烈的跳动起来,黑布包着骨器,这是拘魂法器,太明显了,所以里面只可能存在一眼东西,那就是亡魂!!

        我的眼中开始有了怒火,我期待林辰下一刻不要说出让我无法接受的答案,我紧紧的盯着他的嘴唇,可我看见他的嘴唇荡起了一圈笑纹,然后轻轻动了一下,吐出了两个字:“艾琳。”

        “我X你妈的!”我再也忍不住,几步就冲了过去,我的愤怒不是没有道理,艾琳已经身死,最好的办法当然是超度让她离去,这个林辰竟然用艾琳的指骨招来了艾琳的灵魂,并拘禁在里面,这对艾琳是多么大的折磨?

        他太自私,他也太疯狂,艾琳的爱情,情愿一死都不愿意舍弃的爱情,竟然被林辰这样糟蹋了。

        可我根本没有成功的冲到林辰面前,就被几个黑衣人‘礼貌’的拦住了,告诫我,在这个交易市场不允许任何形式的打斗,斗法。

        林辰则淡定的站在那里说到:“陈承一,我对你的恨你不知道有多深?当年若不是你和你师父阻止我带走艾琳,我怎么可能只能召来跟白痴一样的残魂,我会完整的拥有她。而且你,注定是我的踏脚石。等着吧,交易市场有好戏等着你。”

        说完林辰转身就走,而我因为愤怒,眼睛都充血了,对着林辰大骂到:“你狗日的,这样的法器最多二十年就会让艾琳魂飞魄散,你放了她!”

        可林辰根本没有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