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正文 第三十八章 顾老头儿
  • 正文 第三十八章 顾老头儿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在以前,很多山沟里都有部队,远离人烟。因为特殊的原因部队调离了,走之前,用砖头把窗户,门什么的封上,然后就走了。这样的地方过不了一年,就荒草萋萋,更是渺无人烟了。一般鬼市就开在这样的地方。”沈星一边走一边和我们说着,而我和承心哥则大步的前行。

        心说也说不上到底是激动还是忐忑,比起来沈星那丫头倒是淡定许多,还有心一路给我们解释,兴许也是她来过一次的原因吧。

        下坡并没有什么路,只是有明显的人类踩踏的痕迹,有些陡峭,不过从痕迹上来看,估计大部分人或许在山里行走的路不一样,但都是从这山坡下来的。

        路是陡峭了一些,但毕竟是下坡路,我们走了不到半个小时,终于到了这片建筑物的大门口。

        建筑物的大门口很简单,一道大铁门,铁门外是一个岗亭,因为隔着铁门,所以也看不清楚门内的场景,但是铁门外长满了荒草,有些凄凉的样子。

        我点了一支烟,平复了一下心情,就带头朝前走去,承心哥紧紧的跟在我身后,沈星那丫头则走在最后,也不言语。

        可走到铁门面前的时候,我才看见大门上有一把大锁,用力推了推,纹丝不动。

        “干什么的?”就在我想问沈星怎么回事儿的时候,一个听起来有些苍老的声音突兀的就出现了。

        我转头一看,才发现岗亭内原来有一个老头儿,此时正从岗亭的窗子里探出了一个脑袋,目光有些不友善的盯着我们。

        我只是看了他一眼,心中就有些震撼,这个老头儿不简单。

        要知道,功力越是高深之人,眼睛也就越明亮,那是灵魂力的代表,一个人如果眼睛浑浊,他的精气神一定很差,甚至灵魂都有些虚弱。

        “看一个道人,先看他的眼睛,明亮的功力一般都不差。接着,再看他的眼神,也就可以看出一点儿心性来。”这是师父曾经教我的话,但是师父他老人家消失的太早,估计没见识过现在的美瞳和化妆技术,让我一走上街,就看见满街的女高人。

        发现问题的不止是我,连承心哥也发现了,小声在我耳边嘀咕:“这老头儿估计厉害,连样子都没看清楚,就看见一双眼睛贼亮贼亮的,也不知道晚上能像狼眼睛一样反绿光不?”

        我没理会承心哥,倒是疑惑的看了沈星一眼,沈星淡淡一笑,说到:“故意不说的,就是让你们记住在鬼市别莽撞。”

        这丫头,心思真多。

        现在不是和她扯淡的时候,我和承心哥径直走向了岗亭,那老头儿已经缩了回去,正悠闲的坐在那里扇扇子,手上端着一个搪瓷缸子,里面散发出来的茶香,让我这个跟着师父喝了很多好茶的人,都禁不住赞了一声。

        看见我和承心哥的到来,这老头儿没问什么,反倒是开始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我们。

        在这个时候,我也仔细打量起他来,头发有些花白,很长,随意的用根橡皮筋扎了,身上穿一件黄色的道袍,胸口敞着,有些脏,同样脏的是他的白色棉裤,只有脚上穿的十方鞋倒还干净。

        而他的五官非常的普通,只是和我师父一样不怎么显老,眼睛在这个时候也恢复了正常,跟普通人没什么区别,眼神平静的如同一汪湖水,想通过眼神看心性儿怕是不现实了。

        这让我的心里又‘咯噔’一下,外放简单,内敛难,至少我没有这个境界,要我师父才行,不然他顶着一双明亮的眼睛,在街上看美女,估计会增加被打的概率。

        “打死你丫的,一见美女就两眼放光的典型。”我估计人们会这么想。

        就这样沉默了几秒,那老头儿伸手抠了抠头皮,在头皮屑的飞舞下,他忽然就笑了,然后目光直接绕过我和承心哥,对着沈星笑到:“你这小丫头,又来了?”

        沈星抿了抿嘴,笑着说到:“顾爷爷好,这次不是我来,我是帮刘师傅带两个朋友来的。我不进鬼市,就在外围等着散市,然后一起走。”

        “不进好,不进好。求神尚不能多,何况与鬼交易。”他乐呵呵的给沈星说了一句,然后才把目光转向我和承心哥,说到:“报姓名,师承,没有师承,就拿出一两样小本事儿证明证明,普通人可不能进这鬼市。”

        普通人不能进,那沈星咋进的?我心中疑惑,但涉及到沈星的私事儿,我也不能和那老头儿争辩,于是开口说到:“陈承一,师承姜立淳,我们这一脉没什么名字,就叫老李一脉。”

        我刚一说话,那老头儿的眼睛猛地的一亮,眼神中流露出一丝震惊,但对着我的神情却是缓和了很多,而这时承心哥也开口说到:“苏承心,师承陈立仁,和他同一脉。”

        那老头听我们说完‘啧’‘啧’的叹了两声,说到:“这可是稀客中的稀客,等我看看。”

        我不知道他要看什么,正疑惑,却看见他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布满黑乎乎指印的白册子,开始翻看了起来,过了好些时候,他才抬头说到:“果真是老李一脉,这吹得什么风啊,还一吹吹来两个,一人交一千块钱,进去吧。”

        “还要交钱?”承心哥一边掏钱,一边随口问了一句。

        那老头儿一把抢过承心哥手中的钱,有些愤怒的念叨着:“怎么不交钱?你进去住,用水,用电,哪样不是钱?要不是看在你是老李一脉,老子都懒得骂你,直接把你打回去了。”

        承心哥不敢回嘴,挺无奈的,他那张温润温和任谁都有好感的脸,对这老头儿可没作用,那老头儿甩着唾沫星子,数了一千块钱出来,然后把剩下的钱扔回给了承心哥。

        在望向我的时候,我哪儿还敢怠慢,赶紧把数好的一千块钱递了过去,他才满意的点点头,从抽屉了摸了两本薄薄的,印刷粗陋的小册子扔给了我们,然后才甩着钥匙,懒洋洋的去开门了。

        ‘咯吱’‘咯吱’生锈的铁门在打开的时候,发出了难听的声音,那顾老头儿则毫不在意的,一边开门一边对我们说到:“12号晚上12点以前,这扇大门是不能出去的,当然你们也可以呆到13号再走。”

        随着大门的关闭,我望了一眼顾老头儿,总觉得在他身上,或许也知道一些我们老李一脉的事儿吧,无奈这老头儿有些油盐不进,生人勿扰的样子,要从他那里打听到什么,肯定也挺难。

        站在门内,一眼看见的就是一条水泥路,直通到一个很大的坝子,坝子的两旁有两栋红砖楼,隔得远了,也不知道有没有人在那里。

        在里面并没有我想象的那样热闹,反倒是一个人影子都看不见,要不是在山坡上曾看见有人活动的身影,我怕是会怀疑自己来错了地方。

        整了整背包,我说到:“走吧。”

        可是沈星却说到:“你和承心还是在进去之前,先看看手里的册子再说。”

        我知道沈星不会无的放矢,于是翻开了手中那本印制粗劣的册子,没想到一开篇,就详细的介绍了21个鬼市所在的地点,接下来的一部分,则重点介绍了五号鬼市。

        看完这一部分之后,我终于知道这里为什么没人了,原来进了这里,住哪里,可以在什么地方活动,都是有着严格要求的,这样做的原因,是为了避免人鬼冲撞,或者发生什么不好的事件。

        总之,我才知道原来这里的一切都在监管之下,这一次负责监管的原来有两个组织,其中一个组织是某方大脉平日闲散,不怎么出世的高人临时组成的,就简称明组织吧。

        而另外一个组织,则是一些由一些出世之人组成,不过好像行事不怎么磊落吧,就简称暗组织吧。

        看完这些,我才发现,自己真的是一个井底之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