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正文 第三十六章 我们要做什么?
  • 正文 第三十六章 我们要做什么?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时间在平静中流逝的无声无息,在人还不自觉的时候,一个月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5号的上午,我在天津的机场见到了承心哥,他比我早到一天,今天特意来机场接我。

        事情的大概经过我们早就在电话中已经交流过了,所以见面也没有多余的废话,直接拦了一辆计程车,就直奔刘师傅所在的地方。

        在车上,承心哥问我:“那刘师傅会同意我一起去吗?”

        我有些不确定的说到:“只要我去,他不在意谁跟着我一起吧?”

        “那就好。”

        依然是沈星给我们的开得门,她依旧是那么怪异的样子,仿佛上个月那一瞬间的正常倒像是幻觉似的,承心哥是第一次见到沈星,自然是被她那怪异的样子吓了一跳。

        在她走后,承心哥自然免不了问我,但我也不了解,只能说:“我不知道,只知道是她带我们去鬼市,你说她怪异,可是我在她身上感觉不到任何‘鬼’气。”

        承心哥沉默了一会儿,最终也没想出什么答案来,只是说了一句:“是挺怪异的。”

        我们依旧在那个房间见到了刘师傅,明明是下午晴好的天气,他的房间依旧黑暗而阴森,还是开着一盏昏黄的小灯泡,不,或者应该说是整栋楼都是阴森而黑暗的。

        “坐。”仿佛是已经认定我会来,刘师傅面对我们的到来,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就直接叫我们坐下了。

        在他面前坐定以后,他这才慢悠悠的问我:“你旁边那个是谁?”

        “我师兄,医字脉的师兄。”我答到。

        “老李一脉的医字脉,倒是很神奇,那几根金针耍得那叫一个好啊,呵呵呵”刘师傅的笑声异常的嘶哑难听,在那么昏暗的灯光下,竟然我也看见承心哥脖子上起了大颗大颗的鸡皮疙瘩,毕竟他是第一次听见那么难听的说话声。

        我和承心哥沉默着,可是刘师傅却继续说着:“灵药术,小家伙,你也会吗?供药,上灵,用灵气加药性治病。哦哦,那是小玩意儿,如果你们这一脉愿意付出足够的代价,倒还真的无病不克啊。”

        这时,承心哥终于忍不住开口了,说到:“是可以治好病,但到了时间,那病人总是会因为意外死于非命,或者因为意外承受那个病本来该带来的后果,治与不治,效果不也一样?”

        “哈哈哈”那刘师傅又笑了,我在手里把玩着一块灵玉,再次听见那笑声时,我真忍不住很想把那块灵玉塞他嘴里去,让他别笑了。

        “你是不懂,生病活着一年,和好好的活着一年那感觉可是不一样的,那就是你们灵医术存在的意义。只不过你们要付出的代价也太大,我也就不求你给我女儿转移一下病痛了。”刘师傅说着,仿佛许了我二师兄多大仁慈似的。

        我二师兄显然不想再继续谈论这个话题,只是问到:“这次我和承一一起去没有问题吧?”

        那刘师傅轻轻扬了扬眉毛,说到:“有什么问题?鬼市不是我开的,你够资格,自然能进去。想起来还真是罪孽,老李这一脉竟然因为我,有两个弟子要去接触圈子,啧啧”

        “要我去做什么?”我第一次发现这个刘师傅的废话也挺多,估计是常年孤寂的呆在这种环境下造成的吧。

        可显然我不想啰嗦下去,直接就问了目的,早一些问,免得他要我去做什么不情愿的事情,我也好推脱。

        “做什么?”刘师傅沉吟了一阵儿,然后抬起头来说到:“很简单,我要你去鬼市找一条消息,就是哪里XXX命格的女人,然后再想办法,把那个女人带给我,就没你什么事啦。”

        “你要做什么?”我眉头一皱,一下子就把刘师傅的目的猜测到了七八分。

        “呵呵,你放心好了。我再怎么也是山字脉的传人,我不是正人君子,但你去道上打听打听,我也从来不是什么邪道!再则,不是你情我愿的事儿,我做了也没意义。”刘师傅淡然的说到。

        我和承心哥沉吟不语,同时也在感慨鬼市的神奇,竟然能凭空寻找需要的命格之人。

        “那XXX命格的女人不说很多,但放眼在华夏也有不少吧?我怎么知道要去找谁?”我皱眉说到。

        “问得好!这个很简单,你在交易的时候,特别说明一下,需要有大冤孽,大因果的那样的人,呵呵呵也只有那样的人,也才能和我公平交易。”刘师傅说到。

        “会有这么巧合?有这样的人?如果找不到怎么办?”我皱眉说到。

        “华夏那么多人,这个就不用你操心啦。”刘师傅很有信心的样子。

        “可你竟然要去插手冤孽与因果,你不怕因果反噬在你身上吗?”我问到。

        “哼,我怕?为了我女儿,我连天都敢逆,区区因果我会怕?”

        我和承心哥无言以对,在我们这一脉,不是特别的情况下,是不会插手因果的。师祖曾有训话给师父们,而这些话自然也传给了我们。

        那就是这个世界是一个熔炼人心的熔炉,人的苦,人的冤,人的孽,都是那熊熊的烈火,在烧铸着一颗心,那也是一种净化与进化。

        我们的旁观从来不是冷漠,只是一种顺其自然,莽撞的去插手,以为自己正义,以为自己英雄,说不定就是扑熄了别人的熔炼之火。

        我们要管的,只是那凭借本事,看轻天道的大逆之事,或者伤害到了人类存在根源的事情,那不是救世主,也不是所谓的圣父,那是才是义!

        所以,师父才会加入国家的部分,顺大势而为,也是一种顺势而护义的行为。

        所以,我和承心哥才会无言以对,刘师傅的行为和我们的道相差太远,但我们有的选择吗?在执念面前,我们都输了,现实就是一个狗屁,逼着人做着相反的事情。

        “说吧,这一次的鬼市在哪儿?”沉默之后,我发话问到。

        而刘师傅仿佛胜利一般的咧嘴笑了,然后说到:“这个月9号,鬼市会在5号地点正式开市,为期么,三天。沈星负责带你们去,然后才离开。两个小家伙,为了你们能顺利达成我要办的事儿,我不得不提醒你们一句,别得罪不该得罪人啊。”

        “5号地点?什么地方?”这是承心哥问的。

        “什么人不该得罪?”这是我问的。

        “开鬼市为了隐秘,有21个地点可以选择,5号地点就是5号地点啰。你们去了自然就知道!说不定,其它的地点,鬼市的联系方式都能知道。至于不该得罪的人嘛,就很多了,虽然老李一脉声名赫赫,可你们要知道那也不是无敌的,而且你们还是很嫩的小家伙,不是吗?所以,谨小慎微就好了。”刘师傅简单的解释了一句。

        话说到这份儿上了,也没有什么值得多说的了,我很干脆的说到:“好,那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5号地点倒是有些远吧,你们明天就出发吧。”刘师傅淡淡的说到。

        ——————————————分割线——————————————

        从刘师傅那里出来,承心哥的神色有些忧郁,他说到:“承一啊,这因果可不是他一个人插手,我们这样做,也是插手了。”

        “承心哥,你是觉得我变了,是吗?”我双手插袋,低着头,一边走一边看似很平静的说到。

        “你是变了,我也变了。以前我们的心干净,做事总是很纯粹,甚至可以触摸到本心。可是现在,你,我,我们这一脉,心里早就被种下了一个深深的执念,有执念放不下的心何谈干净?最多就是试着去习惯身不由己呗,这就是变化吧。”承心哥的语气也很平静。

        可是,我们的心真的平静吗?师父他们无言的离开,不留线索,或许就是想让时间淡化我们的思念,不在我们心中种下执念。

        无奈的是,你们算天算地算人,还是算不透人心,哪怕自小被你们带大的徒弟,你们也算不透!

        感情岂是可以算透的?如果可以,这世间哪里还需要红尘练心,轻松算透,放下,不就立地成佛,得道成仙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