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三十一章 一撞的转机 为糖小雨加更
  • 第三十一章 一撞的转机 为糖小雨加更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这也怪不得我激动,就如同一场考试,你原本觉得自己发挥失常,没抱什么希望,但老师发考卷的时候,你却意外的听到了一个不错的分数。

        我在这一片居民楼中看见了那栋房子,夹杂在一片居民楼中是那么的不起眼,可此时却成了我眼中最靓丽的风景,只要房子还在,我就总能找到线索,不是吗?

        我二话不说快步的朝着那栋居民楼走去,沁淮搞不懂什么事儿,只能快步跟上,一边一边问:“我说承一啊,你看见刚才那美女了?”

        我此时没有和沁淮扯淡的心情,说到:“我看见我和师父曾经去过的地方了,我原本以为不在了!”

        沁淮的神情也严肃了起来,说到:“那咱们赶紧去吧。”

        站在熟悉的小楼面前,我曾经记得师父是以一种特殊的节奏敲开的这扇大门,可如今我记忆力再好,也忘记了这种特殊的节奏应该是什么,只得‘咚咚咚’的一阵乱敲,不但没人来开门,还引得周围的楼房有人骂骂咧咧。

        可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直接对着小楼喊话:“开下门吧,几年前,我师父曾经来这里买过东西,是银色的,开下门吧。”

        喊话之后,我又着急的敲门,沁淮拉着我说:“不然白天来吧,等下我怕这附近的楼上会扔西红柿,臭鸡蛋下来。”

        我有些颓废的停止了敲门,如果不是怕得罪这里的主人,我真的想破门而入了,我对沁淮说到:“不然你先回去吧,我就在这里等着,他们总会出门的。”

        说完,我蹲在了这栋小楼的门口,只要是关于师父的,我真的很难冷静。

        沁淮叹息了一声,也蹲在了我旁边,从兜里摸出两支烟,扔给了我一支,说到:“得了,算我倒霉,咋就认识你了呢?我陪着你吧。”

        我没有推迟,在这还有些凉意的夜里,和沁淮一人叼着一支烟,蹲在了这小楼的门口。

        我以为我们会等到天亮,或者不知道等到什么时候,毕竟这小楼的父女是如此特殊,你说他们十天半个月不出门也是正常的。

        可是今晚也许是我运气好,总是会出现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奇迹,我和沁淮在楼下蹲了还不到两分钟,身后忽然响起了‘吱呀’一声的开门声,这小楼还是老旧的木门,那声音特别明显。

        我和沁淮几乎是同时站了起来,然后转过身,也同时愣住了——怎么是她?刚才那个带着怪异笑容的美女?

        我和沁淮发呆,可是她的注意力根本就不在我们身上,眼神感觉很飘忽,很是心不在焉的说了一句:“进来吧,来买过东西的,自然知道刘师在哪里。”

        说完她就走了,一副很是匆忙的样子,特别怪异的是她竟然边走边偶尔点头,时不时还呵呵笑两声。

        待那女人转身走后,沁淮有些无语望着我说到:“可惜了,什么美女和你一扯上关系,都不是正常女人啊,包括如月,我X,身上全是虫虫蛇蛇的,都不知道她坐飞机怎么过的安检。”

        显然沁淮也终于发现了这个女人不对劲儿,我无奈的说到:“这也算和我扯上关系吗?另外,我也很好奇如月怎么过的安检,下次问问她。”

        说完,我就举步走进了屋子,这屋子还是和多年前一样昏暗,不同的是,他们终于晓得了时代的进步,舍得用电灯了,只不过这电灯的瓦数很低,还不如油灯呢。

        昏暗的灯光,黑沉沉的屋子,外加屋子里有些冰冷的空气,沁淮这小子一进来就小声的嘀咕真受不了,搞不清楚的还以为这里在拍鬼片儿,而我则是直接上了楼,那时的记忆还很清晰,我知道那老头儿就在走廊尽头的房间里,我很开心他还活在世上,可事实上他也才59岁,活在世上也是很正常的事儿。

        可能他没有再借命了,也不一定呢?

        上了2楼,穿过走廊,我径直走向最里面的那间屋子,但在路过旁边那间屋子的时候,我分明听见了若有似无的呻吟声,好像很痛苦似的。

        我还来不及深究什么,那心不在焉美女猛地就从后面窜了出来,抱着两大床棉被,一下子就窜进了那间屋子,我也没看清楚什么。

        沁淮吓得汗毛倒立,嚷到:“这儿人走路都不带声音的啊?”

        我想起这个卖符老头儿还有一个女儿,莫非刚才那呻吟声是他女儿发出来的?可我终究无疑窥探别人的**,还是走到了最里面那间屋子,推开了那扇虚掩的门。

        一进门,我就发现这屋子的陈设那么多年了,还是没有改变,大得堆满了各种杂物的架子,还有那张大的有些不成比例的桌子,唯一不同的是,坐在桌子后面的那个老头儿。

        以前他只是瘦,只是老,现在却感觉整个人都萎缩了,变成佝偻的,小小的一团坐在和他身形并不相衬的大木椅子上。

        “你过来坐,叫你朋友在下面等,我在他身上没嗅出圈内人儿的味儿。”那老头儿说话了,那声音倒是没有任何的改变,跟以前一样,拉风箱似的嘶哑难听。

        他一出声,沁淮就被吓了一跳,然后才反应过来,那老头儿是在赶在出去了,他小声嘀咕了一句:“又不是明星,还圈不圈儿的。”但他知道我很在乎这件事,虽然嘀咕,但还是转身下去了。

        我走过去坐在了那老头儿的面前,刚想说点儿什么,那老头儿却自己开口了:“我记得你,几年前跟老姜一起来的他徒弟,这日子过得简单了,这把人就记得特别清楚。”

        他还记得我,这也算又一个意外的收获吧,省去了我来龙去脉的解释,于是我开口说到:“我这次来是为”

        可不想,我刚一开口,那老头儿很是虚弱的咳嗽了两声,打断了我的话,然后喘息着问我:“规矩你知道吧?你第一次来,我要先看看你有什么值得我交换的。”

        这倒挺让我尴尬的,除了钱,我自问没什么可以和他交换的,而且我也不是来做生意的,事到如今也只能直接开口说到:“我这次不是来做生意的,我是来问您打听一个消息的。”

        我怕他一听我的来意就打断我,我急急的接着说到:“您既然和我师父认识,也都是山字脉的传人,我是来向您打听昆仑的消息的,或者打听一些关于我师父的线索,我师父”

        “嗯?”他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

        “我师父他在五年前失踪了,一起失踪的还有我师叔们,慧觉大师,还有一些别的人,我就想”接下来的话我已经不用说下去了,因为说到这个份儿上,我的来意已经很清楚了。

        那老头儿沉默着,神情都没什么变化,唯一改变的细节就是他不停的用手指敲着桌子,就如同敲打在我心上一般,所以让我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儿。

        就这样过了大概一分钟,那老头儿的神情才变得有些恍惚,我一下子觉得有戏,可他说出来的话却让我的心都跌倒了谷底,他说:“你师父他们失踪了,你问我有什么用?什么昆仑不昆仑的?现在图书馆有资料,自己不知道去查吗?”

        我的神情一下子变得颓废,难道他真的不知情?

        结果那老头儿继续开口说到:“你呢,要做生意可以找我,毕竟你师父是我的老客户,现世上制符人可就不多了。要你要打听别的,就回吧,我在这暗无天日的房子里呆了那么多年,我能知道什么?”

        我坐在椅子上,有些不愿起身,可那老头儿已经不再理会我,而是抓起了桌子上的一本古线书看了起来,我注意到他身后有一个窗子,刚好能看到楼下,我想如果不是他听见喊声,借着窗子认出了我,估计我连上楼的资格都没有。

        在心里默默的叹息了一声,我站起来说了声告辞,那老头儿哼了一声,表示知道了。

        接着,我也再无理由留下,转身就准备下楼,或许是自己比较垂头丧气,出门的时候也没注意,一下子就撞到了一个人,这一撞倒真的给我撞出了转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