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二十九章 背后的美艳女鬼
  • 第二十九章 背后的美艳女鬼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飞机抵达天津机场时,正是傍晚时分,由于肚子很饿,我匆忙的走过机场通道,准备就在机场大厅解决一顿晚饭时,却猛地被一个人拉住了。

        我一向抗拒陌生人的接触,猛地被人拉住,想也不想的就推开了拉住我的那个人,却听见熟悉的一句‘唉哟’声。

        我惊喜的回头一看,不是沁淮这小子又是谁?

        可我还没来得及和沁淮打招呼,沁淮已经一拳打在了我胸口上,然后假装愤怒的说到:“要不是哥儿我桩子稳,这一下绝对被你推翻了。好你个陈承一,走路不看人的,是吧?”

        我哈哈大笑,一把揽过沁淮,也给了这小子肚子一拳,然后才说到:“你以为我是你,走路上,一双眼睛就不停的在瞄美女,撞到电线杆子上也不怕。”

        “得,你敢这么诋毁哥儿我!原本准备请你吃大餐的,没了,去吃路边摊吧。”沁淮这小子的嘴贫起来,那可不是一般的贫。

        我俩笑笑闹闹的走出机场,沁淮去取来了他的车,这小子和酥肉一个爱好,都是买的宝马,不同的是,沁淮这小子比较‘风骚’,买得是宝马跑车。

        一上车,沁淮就说到:“算了,看在咱们十几年的交情上,说吧,想吃什么大餐?”

        “狗不理包子。”我微笑着说到。

        “承一啊,你说说吧,你啥时候沦落到如此可怜的地步了?狗不理包子对你来说,都是大餐?幸好你遇见了英俊有钱又极富同情心的我,得了,哥们带你去吃真正的大餐吧。”沁淮一边戴上墨镜一边说到。

        “我就吃狗不理包子。”我很肯定的说到,我怎么都不能忘记,很多年前的一个晚上,我和师父也是这样来天津,然后我吃了很多狗不理包子,结果被师父给弄吐了,然后弄得我心里非常不爽。

        但是,如今我情愿吐个千八百次,师父呢?又在哪里?

        “好好,先买两个正宗的狗不理包子给你吃,然后咱们再去吃大餐。”沁淮服软的说到,可见我沉默不语,沁淮又叫到:“承一啊,你想什么呢?”

        “哦”,我笑着看着沁淮一眼,才说到:“我在想傻子才在天要黑的时候,开车戴墨镜吧。”

        “我X,你懂个屁,哥儿这叫范儿,你这个叛徒,已经失去了追求境界的心,想当年咱们那崔健范儿,可是引领了多少胡同大院里孩子的潮流啊?”沁淮一边开车,一边鄙视的说着我。

        而我则没搭腔,只是微笑,想当年,想当年,我现在偏偏最怕的就是想当年,因为在流逝的时光里,有我最不敢触碰的东西。

        ——————————————分割线———————————————

        酒足饭饱后,我和沁淮坐在定好的酒店房间里,一壶清茶,两人开始聊天起来。

        说起来,我和沁淮快一年没见了,处在30几岁这个当口上,谁不是人生最忙碌的阶段。

        “这宣林脑子真是想不开啊,你说吧,要他成医生了,不是想要多少护士妹妹就有多少护士妹妹?那可比女医生新鲜太多了。”沁淮听我说完宣林的故事以后,唏嘘的感慨到。

        只不过,这小子看问题的角度有一点儿奇特。

        “我重点是想告诉你安宇的遭遇,你小子流连花丛中,不知沾染了多少因果,怎么还不醒悟?”我故作严肃的对沁淮说到,但实际上玩笑的成分居多,沁淮这小子是风流,但绝对不下流,他口花花,但实际行动却没有多少。

        果然,面对我的话,沁淮这小子不服气了,说到:“得了吧,陈承一,和你那风流大学,风流高中比起来,哥儿我是五好青年!再说你懂不懂什么叫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境界?况且,哥儿我心里一直都有一朵花,等着摘呢。”

        我有些沉默的点上一支烟,我知道沁淮说的是谁,是如月吧,换成普通的朋友,这其中多少会有些尴尬,但我和沁淮不会,我沉默的原因是因为我不知道说什么。

        万一这小子以为我是炫耀,或者不在乎如月,那我们俩不得打起来吗?反正年轻的时候也没少做过互相打起来,又和好的事情。

        果然,沁淮这小子见我沉默,‘悲愤’的把我手里点着的香烟抢他嘴里去叼着了,对我吼到:“陈承一,你说啊,你哪点比我好?你有我帅吗?你有我有范儿吗?你有我有气质吗?你有我有风度吗?你说如月看上你哪点了?你不就趁人家小不懂事儿的时候,诱拐了人家一下吗?老子等得起,等她再花些时间,就能认清楚小时候的你是个色狼的本质,然后就会投入我沁淮大爷的怀抱。”

        “你特么才色狼本质,总之无论如何,我都希望你和如月幸福,知道吗?”我又摸出了一支烟点上了,我和沁淮真的无须多说,一句简单的话就已经道尽了我的心思,沁淮也懂。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忽然又相视一笑,接着又一起开口问到:“你说”

        接着,我们哈哈大笑了一阵儿,然后还是我先说了:“你说吧,咋会在机场等我?”

        “你不厚道,酥肉那小子厚道啊,他打电话通知我的。哥儿我够义气吧?放下电话就从大北京赶过来了,这一路上那叫一个风驰电掣啊。”沁淮这小子就是这样,你问他一句,他能给你扯一长窜儿。

        “那是因为我在天津来只是办一件小事儿,然后去北京找你的时候再通知你。”我简单的解释了一句。当然,我心里也感动,可我不会跟沁淮说谢谢,因为换成是我也会做同样的事情。

        我们的友情是刻进了彼此骨子里的。

        “你小子老是神神秘秘的,说吧,到天津来办什么事儿了?哥儿我刚才要问的就是这个。”沁淮这小子和酥肉在某一方面,绝对属于同一款的人。

        什么人?觉得自己的日子过得太安稳,然后闲得蛋疼的那一类人,最期待的就是‘倒霉’的我身上又发生一点儿什么大事儿,他们好参与进来,一方面是回忆一下当年‘峥嵘’的青春岁月,一方面是为他们的人生找点儿刺激。

        不过这次沁淮恐怕得失望了,我直言不讳的告诉他:“我这次来天津就为找一个人,我其实早想来了,只不过那时忙着在社会上立足,还有很多琐事儿,现在稍微得闲了,也就来了。”

        “找谁啊?”沁淮问到。

        “一个挺神秘的人吧,在他身上可能有昆仑的线索,毕竟他是我师父的旧识,想着我就来了。但这都多少年过去了,天津不少地方也变了,我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找到他。”我说到。

        “没事儿,在天津我还是有点儿办事能量的,先找找吧,找不到我再想办法。”沁淮轻松的说到。

        “放心吧,对你我不会客气的。”我平静的说到。

        “那什么时候出发去找啊?哥儿我最爱看的就是神秘人物了。”沁淮这小子比我还激动。

        我看了一眼时间,说到:“等一下深夜的时候吧,其实这么多年了,我也不知道规矩变没有,但今天我还是想去看看吧。”

        沁淮吓了一跳,却又是异常兴奋的对我说到:“深夜?你小子该不会是去找鬼吧?带着我,我最喜欢美艳的女鬼了。”

        “真的?”我一扬眉毛问到。

        “废话,我做梦都想见到祖贤姐姐呢,倩女幽魂多美啊。”沁淮用一副向往的样子说到,就是那眼神不够清纯,色迷迷的,另外,可以用餐巾纸擦擦嘴角的口水。

        “哦,那也是,挺漂亮的。”然后我放低了声音对沁淮说到:“你知道吗?其实宾馆一般不干净,你也知道我有天眼,你既然那么喜欢女鬼,那我就成全的告诉你一件事儿吧?”

        “什么?”沁淮来了兴趣。

        “哦,就你身后有一个吧,靠着你的,挺漂亮的。”我认真的说到。

        “妈呀!”沁淮的嗓子一下子变得尖厉无比,二话不说的就朝我扑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