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九百三十三章 天下人共治之
  • 第九百三十三章 天下人共治之

    作品:《炼神领域

        “来人,上酒!”

        这是庄焱的大帐,自然由他做东。零点看书www.lingdiankanshu.com

        庄焱手中的兵马近六万,几乎将整个迅白行省能搜刮的兵力都带来了,作为最大的诸侯王,他似乎另有筹谋的样子。

        苏长缨、刘希语等人陆续坐下,一个个面面相觑,不知道庄焱叫众人前来是有什么事。

        “歌舞,可以开始了。”庄焱淡淡道。

        军营中,一个个身披黑色斗篷、身形窈窕的女子走了进来,烛火照耀下,一张张漂亮脸蛋十分动人,让人无法想象的是行军之中居然还藏着数十个品质优良的美女,不过看起来,这些美女都只不过是庄焱豢养的禁脔罢了。

        舞姬们抬手解开胸前的斗篷系带,当斗篷落地的时候,众人都眼前一亮,这些舞姬只穿着贴身的丝绸长裙,将婀娜的身姿勾勒得十分迷人,身姿轻轻摇曳,唯美之极。

        “诸位,我迅白行省的美女,可好?”庄焱忽地问道。

        苏长缨怔了怔,笑道:“甚好,迅白行省果然好山好水,才能养得如此绝色。”

        庄焱端起酒杯,哈哈大笑道:“来,▽▽▽▽,m.√.co︽m我们先满饮一杯!”

        庄焱的面子没有人敢不给,众人纷纷举杯。

        酒过三巡,庄焱一摆手,顿时舞姬们纷纷落座,几乎每个诸侯身边均是一名舞姬,庄焱则眯着眼睛,笑道:“今朝有酒今朝醉,还请诸位大人不要辜负了好时光,哈哈哈……”

        百岭城太守刘希语皱了皱眉,道:“庄焱大人,不知道这次叫我们来到底是何事啊?”

        庄焱道:“也没有什么大事,只是请诸位大人前来宴会而已,怎么,刘太守难道觉得我庄焱心有所思吗?哈哈哈哈……”

        刘希语抱拳:“没有,请庄焱大人不要多心。”

        “不,我确实心有所思!”庄焱忽然声音严厉起来,顿时所有诸侯都看了过来。

        庄焱似乎有些酒醉,颤巍巍的站起身来,手中握着酒杯,道:“我等都是帝国之臣,为了勤王而劳心费力,今天在场的诸位大人所募集的兵力全部都在万人之上,我们在各自的城池里苟且偷生,从敌寇手中夺取城池、杀戮敌寇兵将,但至今却没有任何封赏,而凭什么卫仇、许剑韬等人却又是加官进爵又是加以功勋?凭什么?凭的不过是他们是秦王林沐雨的嫡系而已,我庄焱为在座的各位不值啊!”

        苏长缨沉默不语。

        刘希语则将酒杯放下,脸上露出不忿之色,道:“没错,他们瞧不起我们的出身,认为我们只是地方的豪强而已,泽天殿的话语从来就不在我们的手里,女帝殿下重用的也不过是甑亦凡、苏妤、林沐雨、风继行之类的人,她任人唯亲,我们这样的外地封臣永远都不会有机会。”

        “没错!”

        一名壮汉站起身来,是天枢行省的一个郡守,名叫周横,募集了两万多兵力,此时脸色通红,恼怒道:“我们也想为帝国效力,可凭什么我们却处处在人之下!”

        庄焱淡淡笑道:“没错,就是这个道理,如果我们各自交出手中的兵权,那恐怕很快就会变成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诸位大人,我们不能不为自己的未来与前程着想啊!”

        苏长缨眯着眼睛,笑问:“那么……庄焱大人到底有何想法?”

        庄焱哈哈大笑,猛然将酒杯掷落在地,道:“天下,当由天下人共治之,何故由一人了算呢?”

        众人大惊,庄焱的这句话已经与谋反没有什么区别了。

        刘希语皱眉道:“庄焱大人,请慎言啊……女帝殿下仁爱天下,也从来没有做过什么有负苍生的事情,您这种话,万一被三王或者汐郡主听见了,恐怕会吃不了兜着走。”

        “怎么,刘大人怕了?”庄焱微微一笑,伸手指着大门,道:“门在那里,刘大人如果怕了就请便吧,我庄焱的帐下不留懦弱之人。”

        刘希语咬了咬牙,进来的时候就看到帐外有不少近卫了,如果自己真的出去了,恐怕也没有机会回自己的大帐,庄焱此人心狠手辣,可没有什么做不出来的。

        “我不是怕,只是担心而已。”刘希语道。

        “不必担心。”

        庄焱道:“只要我们各路诸侯抱紧一团,他们能奈何?”

        “对!”

        “对!”

        众人齐齐附和。

        苏长缨道:“那庄焱大人想怎么做?”

        庄焱道:“女帝殿下不是要我们的两成兵力吗?那就给他,诸位大人回到营盘之后,抽取本军之中的老弱病残,全部交给帝国兵部,这些老弱原本就是用来凑数的,给了他们也没有关系,此外,请诸位大人将驻地集中起来,围在我迅白行省的诸侯军周围,不要被各个击破了。”

        “嗯,有道理!”

        庄焱眯着眼睛,道:“此外,我们还要联名上奏。”

        “哦,上奏什么?”苏长缨愕然。

        “削权,为了帝国苍生的安定,必须削权。”

        “削谁的权?”

        “三王、四公、五侯!”

        “……”

        众人沉默了,三王、四公、五侯均是帝国的股肱之臣,除了已经战死的靖海侯尧渊和北国公罗昕之外,其余的人均是功勋累累,要削他们的权恐怕并不容易。

        庄焱似乎看出众人的疑虑,便笑道:“我知道,诸位大人觉得此事很难,但实际上也没有那么难,我们只要呈请便是了,决定要女帝殿下才能下,我们只需要摆出姿态便可,唯有削了三王的权,我们众人才会有出头之日,不是吗?”

        “是!”

        众人齐齐头。

        刘希语皱眉道:“我们如果贸然这样上奏,恐怕与谋反没有什么区别了,女帝殿下毕竟是神境修为,加上林沐雨、风继行等人,我们这些凡人如何面对他们的勃然天威?”

        “所以,我们需要一个能让女帝殿下感到忌惮的人,同时也能节制林沐雨、风继行的人。”周横微微笑道。

        “哦?”

        庄焱愕然:“世上还有这种人?周横大人,到底是谁?”

        “如果我请出这人,肯定能力挽局势。”

        “到底是谁?”

        “轻容在下卖个关子,哈哈哈,等着瞧吧。”

        周横洋洋自得,道:“我天枢行省物资丰沃,藏龙卧虎, 一定会让诸位大人大开眼界的!”

        ……

        七天后,帝国兵部驻兵营。

        清晨,一列骑兵飞梭进入营盘之中,正是林沐雨和风继行两人带着一群侍卫来挑选新兵了,这是秦茵对他们的允诺,允许龙胆营、禁军优先充实兵力,城外诸侯贡献出的两成兵力已经足足有十三万人了,应当是足够了。

        不过,当林沐雨、风继行进入校场的时候,脸色都铁青了。

        校场上林立着密密麻麻的新兵,但衣装不整,几乎清一色都是老兵,甚至许多人还是残疾,连一柄铁矛都拿不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卫仇皱着眉头:“他们的平均年龄都可以当我爹了!”

        风继行冷笑道:“就知道,这些诸侯哪儿有那么好心的把精锐兵力交出来,他们不过是在应付而已,当初在泽天殿上就应该一刀砍了他们才对。”

        “你要是砍了他们,茵这个女帝就不好做了。”林沐雨撇撇嘴。

        “那你现在怎么办?”风继行有些不耐烦。

        “看来,诸侯之间已经开始结盟了,他们前几天就开始搬迁营地,如今全部都在兰雁城的城南一带,整整六七十万人马,每天供应他们的军粮都不是数字,再这样下去,恐怕兰雁城不出半年就要被他们给吃空了!”

        “阿雨,我们怎么办?”风继行问:“不能总这样被动的束手无策吧?”

        “我们现在手里没兵,而且不能对他们动武,毕竟都是帝国的人,一旦动武,恐怕就会失去人心。”林沐雨沉吟一声:“这样吧,想个办法,擒贼先擒王,找个机会宰掉所有诸侯王,他们的军队自然就归我们了。”

        “什么样的机会呢?”

        “宴请啊,风大哥你可以在自己的府邸内设宴款待诸侯王们。”

        风继行白了他一眼:“你子消遣我呢,我哪儿来的府邸,回到兰雁城之后我一直在禁军大营里蹭吃蹭喝你又不是不知道,不过,在你的府邸设宴比较好。”

        林沐雨瞪了他一眼:“难道我就有府邸了?你忘了我也是在茵那里蹭吃蹭喝了七八天了吗?”

        “那怎么办?”

        “让凡公请吧?神侯府还是地方很大的……”

        “也好也好,我们去跟凡公商量商量。”

        “嗯!”

        正在喝早茶的甑亦凡忽然一个喷嚏。

        “怎么了,阿爹?”甑方问道。

        甑亦凡揉了揉鼻子,道:“总感觉有什么不好的事情来了。”

        “哦,会是什么事啊?”

        门外传来侍卫的声音:“凡公,秦王殿下、信王殿下、卫国公来了!”

        “果然,不好的事情来了!”

        甑亦凡眯眼笑道:“这些人来,肯定没有什么好事。”

        甑方:“……”

        ……

        十几分钟后,甑亦凡听完林沐雨的话之后已经一脸死灰了。

        “凡公,还请您大仁大义决策!”

        林沐雨道:“我和风大哥在兰雁城都没有像样的居所,您的神侯府那么宽敞,而且以您的声望宴请,不怕诸侯们不来!”

        甑亦凡深吸一口气:“什么时候设宴?”

        “三天后。”

        “那……好吧……”甑亦凡抬头看了一眼林沐雨和风继行,道:“这件事茵殿下知道没有?”

        “不知道。”

        “你们两个也真敢做。”

        “凡公谬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