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九百三十四章 迹宁王复生
  • 第九百三十四章 迹宁王复生

    作品:《炼神领域

        然而,风继行、林沐雨尚未出门,外面便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一名神侯府侍卫恭敬道:“凡公,庄焱大人差人来送请柬,说是明天中午在帝都的醉仙楼设宴,邀请凡公前往。∮∮,”

        “醉仙楼?”

        甑亦凡皱了皱眉头,道:“把人叫进来。”

        “是!”

        庄焱派来的人不像是一个军人,倒像是一个商人的样子,身体肥胖臃肿,留着八字须,一看到林沐雨和风继行之后马上眉开眼笑:“原来二位殿下也在这里,那就更好了,你们二位也在邀请之列呢,明天中午醉仙楼,这是庄焱大人的请柬。”

        他一下子掏出四张请柬,不但甑亦凡、林沐雨、风继行在邀请之列,甚至就连卫仇也在其中。

        “庄焱大人这是要做什么?”林沐雨问。

        送信人摇头道:“小的只是一个送信的,具体为了什么小的也不知道,不过庄焱大人说了,明天正午会有一个惊天的消息在醉仙楼宣布,请二位殿下和凡公、卫国公务必不要错过。”

        “他还请了什么人?”风继行问。

        “嗯……三位殿下、三位大公和多位侯爵都有邀请,此外,兰雁城中的兵部、吏部、刑部、圣殿、灵药司等都在邀请之列,一共约百人。”

        “好了没事了,你去吧,告诉庄焱,明天我们一定准时到。”

        “是,那小的告退了。”

        送信人走了之后,会客厅里的几个人都眉头紧锁了。

        “他的动作倒是快,我们还没来得及动手,他就先发制人了。”林沐雨淡淡道:“明天中午在醉仙楼的这顿饭一定没那么好吃。”

        甑亦凡颔首:“前些天我听说庄焱也宴请了各路诸侯王多次,刘希语、苏长缨、周横、赵新配、杨钟等各路诸侯都在其中,帝**只有十万人马,而上百路诸侯却有六七倍于我们的人马,他们已经算是手握生杀大权了。”

        说着,甑亦凡坐了下来,叹息一声道:“原来击败天极大陆就能安享太平了,却没有想到帝国之乱才刚刚开始。”

        风继行道:“庄焱等人没有怀什么好心,依我看就应当快刀斩乱麻,直接杀掉诸侯首领,一了百了算了。”

        甑亦凡微微一笑:“信王殿下,此一时彼一时,现在已经不是你在七海关斩杀百将的时候了,那时候帝**队主力尚存,唐澜依旧在,他们还有所忌惮,而现在,诸侯军的纷乱已经不是唐庐那种人能比的了,庄焱、苏长缨、刘希语,哪一个不是老狐狸,如果真的凭借我们神境的身份杀掉他们,他们的部下也会率领大军攻打兰雁城,帝都已经承受不了这样的一场战争了。”

        林沐雨道:“明天中午去了醉仙楼再说。”

        “嗯。”风继行点点头。

        林沐雨又看看卫仇,道:“调遣两千龙胆营,在醉仙楼周围戒严,如果真的出了什么差错,宁杀错不放过,所有诸侯一个不留!”

        卫仇抱拳:“是,属下明白!”

        风继行沉吟一声道:“这件事……要告诉茵殿下和汐郡主吗?”

        “她们两个刚刚从战争中解脱出来,还是不要了,我们自己决策吧,我想小茵和小汐也不会怪我们的。”

        “好!”

        ……

        次日,正午,通天街上的醉仙楼里不再有别的客人,里里外外都被诸侯军的侍卫给戒严了,不过,在醉仙楼外围的街道,却又被龙胆营的铁甲骑兵给看得死死的,一旦有什么动乱,诸侯军的数百名侍卫自然不是身经百战的龙胆营精锐的对手。

        林沐雨和风继行一同来到醉仙楼,当二人进入的时候,发现秦岩、苏妤、甑亦凡三个人已经在了,偌大的醉仙楼今天已经被庄焱给包了,没有别人,所有的宾客都是朝中的重臣。

        兵部、刑部纷纷上前行礼,林沐雨、风继行一一点头致意,算是回礼了,事实上以他们的地位也没有必要如此。

        不久之后,庄焱、刘希语等人从内里走了出来,庄焱哈哈大笑着跪拜下来,道:“末将参见三位殿下,三位殿下肯赏脸实在是我们各路诸侯的荣幸。”

        “庄大人不必多礼,起来吧。”林沐雨道。

        “那么,就请诸位入席吧!”

        庄焱点头一笑,带着林沐雨、风继行、秦岩等人直奔最中心的一张大桌,这一桌的客人全部都是一品,三王、三公之外,还有兵部尚书、刑部尚书、户部尚书等人,每一个都是跺跺脚就能让兰雁城抖一抖的重量级人物。

        林沐雨和风继行缄默不语,宴无好宴,今天注定没有什么好事。

        美味佳肴迅速摆满一桌,酒香四溢,林沐雨和风继行在外行军多年,哪儿有机会尝一尝醉仙楼里的美味,如今禁不住的被勾起了馋虫,不过还是要忍一忍,毕竟今天一定会有大事发生。

        “不知道今日庄大人设宴款待我们,到底是为何事啊?”甑亦凡眯着眼睛笑问。

        庄焱微微笑道:“诸位大人都是帝国的中流砥柱,三王治世、四公定天下、五侯镇四方,而兵部、户部等则是为帝**提供了最坚实的后勤保障,通力协作之下才能赶走强大的敌寇,与诸位大人相比,我们这些自行募兵的诸侯简直是毫无资历可言,但我们手中的军队却只认我们的这张脸,所以……今天庄某人在这里设宴的目的就是彼此熟悉,为以后通力合作,为帝国效忠而做好准备。”

        他一副忠肝义胆的样子,倒是让人无法怀疑。

        林沐雨面无表情,那么多年,忠臣奸臣一眼便知,庄焱显然只是一个权谋小人罢了,离忠臣还有十万八千里呢,于是林沐雨道:“什么时候开席?我饿了。”

        “哈,秦王殿下请稍等。”

        庄焱打着哈哈,道:“今天除了诸位之外,末将还请来了一位德高望重的帝国皇族长者,有他在,帝国才能真正的长治久安。”

        “哦?”

        林沐雨有些不悦,道:“是什么人,能有那么大的口气?”

        “此人我们在天枢行省寻得,他已经隐姓埋名多年,从当年的仙女湖逃到了天枢行省的东北方向居住,过着猎户般的生活,我想……忠王殿下应该是相当熟悉的。”

        庄焱深深的看了一眼秦岩。

        秦岩微微一愣:“我……?我熟悉什么,你把人叫来再说。”

        “好。”

        庄焱拍了拍手掌,道:“来人啊,有请老殿下!”

        顿时,厅堂后方的帘子掀开,一个须发花白的老人在两名侍卫的搀扶下走了过来,精神还算是矍铄,但容颜无比苍老,众人看得目瞪口呆,总觉得有些熟悉,甚至就连林沐雨、风继行也看呆了,这人似乎在哪儿见过,但是……又有些记不起来了。

        众人之中唯独秦岩缓缓的站起身来,失魂落魄的走了过去,颤声道:“父王……是你吗?父王……”

        来者正是迹宁王秦徊!秦靳、秦毅之弟!

        秦徊老泪纵横,手掌颤巍巍的扶着秦岩的手臂:“阿岩……我的阿岩长大了,父亲每天每日都在想念着你和你的哥哥,今天终于得见你们了……”

        秦岩失声痛哭起来:“父王……那么多年我们都已经您已经死了……为什么,为什么您今天会出现在这里?”

        秦徊道:“当初,二哥不听我劝告,杀死了皇兄,手足相残,但他没有想杀我,只是让人单人匹马去了远方,他说过,只要我隐姓埋名便不会追究,否则一定会派人追杀我,这么多年……我一直躲在深山之中无人知晓……阿岩,你哥他……”

        秦岩泪水横流:“我哥他在十一年前的兰雁城之乱时便已经殉国了!”

        “我的阿雷……”

        秦徊浑身颤抖,从秦岩口中得到这个消息,他才真正的感受到失去亲人的痛苦。

        庄焱走上前,扶着秦徊,道:“老殿下,请落座吧,秦雷统领为国捐躯,是帝国的骄傲,您应该为他感到高兴才对。”

        秦徊点点头,就座。

        林沐雨、风继行同时起身,恭敬道:“参见迹宁王殿下!”

        “我认识你们……”秦徊幽幽道:“你是林沐雨,皇兄的义子,而你是风继行,禁军的统领。”

        “正是。”

        “你们现在已经是王爵了……”秦徊看着他们两个人的斗篷,自然知道他们的身份。

        苏妤道:“迹宁王殿下,阿雨获封为秦王,风继行获封为信王,而您的儿子秦岩,获封为忠王,这么多年来正是他们三个在统治着大秦的天下。”

        “我知道,我都知道了……”

        风继行笑道:“迹宁王殿下是女帝殿下的亲叔叔,您能安然无恙的归来实在是太好了,帝国又增添了一位股肱之臣,实在是天下之幸,不如……殿下一会就由我们护送,前往泽天殿去见女帝殿下吧?”

        秦徊怔了怔,没有说话,倒是一旁的庄焱笑道:“迹宁王殿下舟车劳顿,暂时先别着急去见女帝殿下,不如等明天上午的朝会吧。”

        风继行冷冷道:“迹宁王殿下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一个小小的夕阳城太守来左右了?”

        他的话语中带着杀气,让庄焱禁不住的脸色惨白起来。

        林沐雨飞快的伸手按住风继行的手腕,道:“风大哥,听迹宁王殿下的意思再说。”

        秦徊剧烈的咳嗽了几声,道:“那就……明天一早吧,反正也不急在这一时,刚好这么多年我在山野之间游历,听到见到许多事情,可以写上一本奏疏呈给女帝殿下。”

        林沐雨点点头:“嗯,好的。”

        风继行瞪了林沐雨一眼,似乎很不满。

        而林沐雨的声音则如同丝线一般的传入风继行耳中:“我知道,庄焱是想通过迹宁王节制我们,但是我们不能莽撞行事,说到底,我们要给迹宁王这个皇叔面子,更好给阿岩一个面子,他刚刚得知自己的父亲没有死,我们怎么能在这时泼冷水。”

        风继行的怒意渐渐消减了下来,点了点头,便不再多说,大口的吃起菜来。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