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九百二十九章 人或畜
  • 第九百二十九章 人或畜

    作品:《炼神领域

        夜晚,繁星满天。,

        夏夜的雾水缓缓降临,变成了露水,营地里一片潮湿,枝叶上的露水不断溅落下来,在帐篷上噼噼啪啪的作响,仿佛是在下一场雨一样。

        弓尚明孑然立于灯盏下,仰头看着满天的星辰,缄默不语。

        “哗啦!”

        营帐门拉开,是一身戎装的流霁兵团统领卡斯特。

        “军师怎么还不睡?”他笑着问道。

        弓尚明颔首一笑:“怎么睡得着,倒是统领怎么还不睡?”

        “我也睡不着。”卡斯特摸了摸鼻子,道:“军师听说消息了没有,永夜宗、血衣宗等宗派纷纷向那个四翼天使子夜投诚了,整个神衣军如今已经完全不受我们节制,仿佛已经变成了辉天使的私军一般,这样可不好啊。”

        “那又能有什么办法呢?”弓尚明有些失魂落魄:“元帅一死,群龙无首,你我的威望都不足以号令三军,而且就连龙骑将林通天大人也一起战死了,那多拉又依附了子夜,此时此刻他们才是真正的主宰者,我们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后方粮道屡屡被截,龙胆营的那支轻骑兵时而聚集,时而分散,神出鬼没,已经把我们的二十多个粮仓一一烧毁了,甚至,我们连一顿饱饭都已经再也无法让士兵们吃上,战马三天内几乎吃光了,此地徒步去冬霜城至少要十天以上,这近十五万大军吃什么才能支撑十天?”

        弓尚明沉默不语。

        “你是军师,总得说一句吧?”卡斯特淡淡道。

        “好。”弓尚明抬头看向卡斯特,问道:“统领,你说我们是人,还是畜生?”

        “废话,我们自然是人。”

        “那我就无计可施了。”

        “那……”卡斯特皱眉道:“那如果我们是畜生呢?”

        “那就有一个办法可以养活大军。”

        “什么办法?”

        “吃人的肉。”弓尚明的声音很轻,却很笃定:“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从这里向冬霜城虽然土地贫瘠、城镇稀少,但还是有一些村落的,派遣我们的人进入村落抓那些大秦帝国的平民,杀掉之后取肉而食,这样或许能让大军撑着回到冬霜城。”

        “……”卡斯特瞬间一头汗水,如果按照弓尚明的方法,恐怕天霁帝国以后也无法在碎鼎界立足了,毕竟吃人的军队,谁会拥护?他的眼皮剧烈跳动了一下,道:“军师此举简直是丧尽天良,如果我们真的这样做了,天霁帝国也就再也别想统治碎鼎界了。”

        “呵呵,统领还以为天霁帝国能打得赢秦军吗?”

        “军师此话何意?我们帝国本土征召的人马加上张晟大人的人马,至少还有八十万,为什么会打不赢这场战争?”

        弓尚明深吸一口气,道:“因为大秦的女帝秦茵回来了啊……万民归心,加上林沐雨、风继行、许剑韬、卫仇这样的当世名将,我们拿什么跟秦国打?退一万步,我们所倚仗的不过是龙骑士,可如今他们已经拥有能够射杀龙骑士的巨炮,在武器上完全领先于我们,如果继续留在碎鼎界,只能拖累本土,让天霁帝国疲敝不堪,到那时,天绝帝国新皇帝陈煜一旦动用武力,恐怕就连我们的本土都可能会成为他人的囊中之物!”

        卡斯特听得脊背发寒:“军师这话……当真?”

        “还有什么好隐瞒你的呢?”弓尚明转身轻轻一拍卡斯特的肩膀,笑道:“之前我们在战略意见上可能有所不合,造成了一些误会,但此时此刻根本没有什么罅隙可言,统领大人,不要再以为我们是胜利者了,远征军已经败了,继续执迷不悟的话只会将天霁帝国推到悬崖边缘,毕竟天霁帝国跟黑石帝国不一样,我们的国土辽阔,民生富庶,足够与天绝帝国抗衡,我们没有必要把赌注全部放在碎鼎界,毕竟论武力和谋略,我们都输给秦国了。”

        卡斯特眉头紧锁:“军师是觉得……在谋略上已经输给林沐雨和风继行了?”

        “是。”

        弓尚明直认不讳:“我们以绝对优势的兵力逐杀敌军,却落得一败涂地的下场,兵略指挥的责任至少要担一半。”

        “那现在,我们怎么办?”

        “不是已经决定退军了吗?统领可派遣一万人分成十股兵力进入后方村镇去抓人制作食物,再留下五万精锐,说服神衣军助战,每二十里地扎营一次,步步稳重的退去,以防秦军的趁势追杀,这样的话……或许我们可以活着回到冬霜城。”

        “嗯,我知道了,多谢军师指点!”

        卡斯特嘴角扬起一抹狰狞的笑容:“数日前一战,我们俘虏了大秦两千多名士兵,刚好,先把他们制作成食物再说!”

        弓尚明沉默不语。

        从军事上来看,吃人是对的,但从道德上来看,天霁军正在渐渐的沦为野兽,军心迟早会变,只是卡斯特这样的莽夫不明白这样的变化而已。

        ……

        次日清晨,流霁兵团的士兵纷纷起床,准备拔营撤退,但撤退之前的一顿饭却让许多人都呕吐了,因为他们在汤锅里发现了人类的手指、腿等肢体,不知何时,军粮居然已经从五谷变成了人肉了,许多人拒绝吃食,也有不少人只是吃一口,或喝了一点汤就呕吐了起来。

        卡斯特捧着汤碗,目光冷峻的看着众人,将汤一饮而尽,低声喝道:“不吃东西就没有力气行军,如果你们还想活着离开,那就吃,给老子大口的吃!否则的话,就留在这里当秦军的口粮!告诉你们,汤锅里的肉都是敌寇的肉,活着的秦军我们都不怕,何况是死的,给我吃,吃了肉才能活着回到家乡!”

        许多人士兵哭了,一边哭一边大口咀嚼。

        弓尚明一袭长袍,静静的立于一群谋士之中,脸色铁青,他没有吃任何东西,但饥肠辘辘,几乎饿得他两眼发花。

        “拔营,撤退!”

        号角声响起,天霁帝国的十五万大军终于全面撤退了。

        ……

        稻江西方,一片残垣断壁的钢铁护墙后方,帝国的斥候第一时间进入中军大帐之中,恭敬道:“他们撤退了!”

        “太好了!”风继行一拍桌案,道:“立刻准备追击!”

        斥候的脸色不太好,道:“还有一件事……”

        “哦?什么,说。”林沐雨道。

        斥候咬着牙,道:“我们的人发现他们昨天深夜将俘虏全部杀掉当做食物了,帝国被俘的两千多人……全部殉国了!”

        “野兽……简直是一群野兽!”项彧怒吼一声。

        秦茵则娇躯微微一颤,紧握着手掌,睫毛间的金色烈焰愈发的凛冽起来。

        林沐雨轻轻的握了握她的手,柔声道:“战争就是这样……我们这么多年看到这种事还少吗?”

        “我知道,可是……那些帝**人不应当这样死去……”

        “他们会安息的,因为我们会为他们报仇。”

        林沐雨字字铿锵,道:“既然他们已经没有粮食了,那想必一定会想尽办法弄吃的,拿地图来,看看从这里去冬霜城的路上都有哪些城镇,我们必须迅速增援这些城镇,不能让帝国子民继续充当敌寇的口粮了!”

        “是!”

        甑亦凡忽然低声道:“雨殿下,如果我们追击,那诸侯军怎么办,他们已经聚集了近四十万人马了,并且粮食也非常稀缺……”

        林沐雨皱了皱眉:“我不知道,这件事凡公有什么主意吗?”

        “诸侯军队貌合神离,一个个都心怀鬼胎,必须好好安抚,否则很容易便会出现动乱。”

        “既然这样的话,凡公是帝**神,威望足以震慑这些诸侯,不如就由凡公留下来安抚他们,这样我和风继行统领才能专心追击敌军。”

        甑亦凡点头:“请茵殿下和雨殿下放心,老臣必定尽心尽力。”

        “嗯。”

        秦茵站起身道:“我会和雨统领一起去追杀敌寇,妤姨你也留下吧,协助凡公安抚诸侯,这件事必须小心谨慎。”

        苏妤抱拳:“是,殿下!”

        “那么……决定了?”风继行问。

        秦茵点头:“嗯!”

        “好,传令三军,准备渡江追击!”

        ……

        午后,无数竹筏、木筏置入稻江之中,连成一片,形成了一座座人造的浮桥,战马嘶鸣而过,稻江水浪湍急,但却无法阻止帝**的追杀,近十万人仅仅两个时辰不到就已经悉数渡过稻江,只不过无法携带重型武器了,浮桥根本承受不了重型魔晶炮的重量。

        傍晚之前,秦茵、林沐雨、风继行所率领的铁骑就已经咬住了天霁帝**队的尾巴,一场厮杀之后斩首万余众,似乎天霁帝国已经失去了战意,不愿意继续作战,只是留下一只军队来殿后一样,只不过他们的运气并不好,被大秦帝**的主力给盯上了。

        杀到午夜时,战鹰斥候回报,神衣军的一支军队前往龙海郡去了。

        龙海郡有近五万居民,一旦让饥肠辘辘的神衣军抵达,那里的平民几乎都会成为食物。

        林沐雨决定分兵而战,风继行、唐小汐、项彧等人率领主力继续追击,而他则和秦茵率领两万龙胆营铁骑直扑龙海郡。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