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九百一十七章 斩草除根
  • 第九百一十七章 斩草除根

    作品:《炼神领域

        七月四日,北方也炎热起來,暮雨城正式光复,重回大秦的版本,而风继行、陈筱离等人也一路追杀,最终将五万龙霁兵团的余众悉数驱赶入八荒原之中,留下五万大军充当边关守军,其余近十万人即将择日返回暮雨城,同时,风继行也并沒有放走大狼主冒顿以及仅剩下五万的狼兵。

        深夜里,知了声声浪潮席卷驻扎在野地之中的营盘。

        烛火摇曳,风继行轻轻放下手中的兵书,眉头皱起:“谁,进來。”

        “是我,殿下。”

        走进大帐的是罗羽,禁军副统领之一,也是风继行的得力干将之一。

        “这么晚了,什么事。”风继行问。

        罗羽神色忐忑,道:“殿下,已经遵从您谕令,所有五万狼兵都已经安排在三里外的谷地里扎营了,现在天气干燥炎热,只要我们封死四周的出口,一把火就能把狼兵们付之一炬了,只是……我们真的要那么做吗。”

        “你在犹豫什么,罗羽。”风继行笑问。

        罗羽站立在原地,颔首抱拳道:“殿下,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如果我们现在动手灭了这五万狼兵,实非名将所为,至少如果雨殿下在这里,他绝不会这么做。”

        “名将所为。”

        风继行站起身來,一袭王爵斗篷在身后凛然飞扬,他微微笑道:“罗羽,你知道什么是名将所为吗,如果这五万狼兵重回北漠,冒顿一定会重整旗鼓,不出五年他就能再次聚集十万狼兵來,每年狼兵都会南下劫掠我们云中行省、七海行省的边境城池,每一年,死在狼兵的铁蹄下的百姓就至少二十万人,一座座城池变成了死城,生灵涂炭,与之相比,我倒觉得杀五万狼兵并无不可。”

        “可是殿下……”罗羽当即跪下,道:“难道殿下忘了火獾谷被屠杀的三万禁军兄弟了吗,与今日的情形何等相似,殿下既然答应了大狼主要释放他们,就应该履行诺言,毕竟您是君王,一言九鼎。”

        风继行目光一寒,冰冷的神力在四周蔓延开來,让罗羽整个人如坠冰窟一般。

        “罗羽,你是否太放肆了。”风继行冷冷道。

        “属下不敢,属下只是……”罗羽几乎喘不过气來,禁不住的叩首道:“属下知错,请……请殿下息怒,属下……”

        “够了。”风继行抬起手臂,道:“北漠狼族与我们原本就是死敌,他们屡屡南侵,利用骑兵与游牧的特性让我们措不及防,自光明王登基以來,北漠斩杀我们帝国的军人与百姓就已经多不胜数,对这样的敌人何必仁慈,杀五万人能救十倍乃至百倍的人,为什么不做。”

        说着,他目光深邃的看着罗羽,道:“去做吧,这罪孽由我风继行一力担当,你要做的就是一个不留,我不能容忍任何一个狼兵回到北漠,一定要把冒顿的势力从北漠连根拔起,我要北漠百年内再也不敢南下侵犯帝国领土。”

        罗羽抬起头,却看到风继行的身影显得那般的形单影只,他需要理解与支持,而自己这个左膀右臂却在这时候唱起了反调。

        “殿下,这件事为什么不交给章炜來办。”

        “章炜……他太鲁莽了,这件事如果让他办只能增加他的戾气,而你不一样。”风继行深深的看着罗羽,道:“在为将之道上,你的路比章炜还远着呢,办这件事对你來说是一种历练,给我记住,就如你说的,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你我都是统御大军的将领,当我们坐到这个位置上來,就不能再由着自己的性子了,有些事情,我们必须担当,哪怕是千古的骂名。”

        罗羽怔了怔,点头道:“殿下放下,这件事属下一定办好,如果说是骂名,属下也会和殿下一起担当的。”

        “哈哈哈,去吧。”

        “是。”

        ……

        是夜,禁军营地不远处的山谷之中火光冲天而起,禁军不但动用了引火的材料,更动用了中品的天书、魔晶弩等,大军将山谷团团围住,纵火焚烧,转眼之间狼兵的营盘就已经成了一片人间炼狱。

        火光照耀着罗羽一张俊逸的脸庞,他手按剑柄,巍然如山岳一般的站在那里,抬起手臂道:“要上來了,放箭。”

        一群被烧得焦头烂额的狼兵奋力爬上了山坡,却转眼之间就被射成了刺猬,血泊在火焰中流淌着,无数狼兵发出凄厉的惨嚎声,让人动容。

        人群中,一匹战马肆意冲突,是大狼主冒顿的战马,自从服从于风继行之后,狼兵的战马几乎都被解除了,也只有大狼主等寥寥数人还能保有战马,而冒顿的战马是漠北千里马,浑身的毛发几乎都被烧掉了却依旧健步如飞,一声声长嘶带着主人冲出了起火的营盘,笔直來到山谷边缘,大声吼道:“凭什么,,凭什么,,风继行你说了会放我狼族一条生路,为什么要如此对我们。”

        山岭上,罗羽朗声道:“大狼主,请宽恕我们,我们有不得不杀你们的理由,贵部是狼,是虎,我们沒有纵虎归山的理由。”

        “罗羽,你这畜生。”

        冒顿马鞭直指着罗羽,大吼道:“你和风继行都是畜生,我诅咒你们……我冒顿诅咒你们不得好死,你们一定会死于刀剑之下,你们这些畜生。”

        罗羽不忍去看,只是一摆手,道:“杀掉他,带着头颅跟我去见殿下。”

        乱箭飞梭,转眼之间冒顿这位北漠的大狼主也成了刺猬,倒在了血泊之中。

        不远处,山林之中,一个身穿黑袍的人浑身一颤,正是观星,目睹了大狼主冒顿被杀的一幕,他已经整个人都惊骇住了。

        “观星先生,你怎么也在。”

        罗羽已然感应到观星的气息,一摆手,两名士兵马上将观星“请”了过來,罗羽眯着眼睛笑道:“如果我沒有记错的话,今天晚上的行动是绝密的,就算是参谋团也沒有资格获悉,不知道观星先生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观星一脸死灰,神志不清的说道:“我早就猜到会这样……我早就猜到会这样……”

        “猜到什么。”

        “风继行殿下这等的英雄俊杰,又怎么会做出纵虎归山的蠢事呢,我早就猜到他不会留着狼兵的活路,我早就该想到会有这么一天了。”

        “原來是这样。”罗羽微微一笑,翻身上马,俯身看着观星的脸庞,忽地拍拍他的肩膀,道:“不过你放心,你是秦人,不是狼族之人,正所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既然信王殿下决定用你,那就用定你,绝不会怀疑你丝毫的。”

        “多……多谢……”

        “上马吧,随我一同去见殿下,缴令。”

        “是。”

        ……

        时间已经是午夜之后,远方火光冲天,已经持续了近两个时辰的杀戮了,风继行昂首看着远处,沒有丝毫的睡意,马蹄声由远及近,罗羽回來了,一旁的卫兵手里还提着一颗人头,正是大狼主冒顿的首级,刚刚砍下不久。

        “殿下,属下來复命了。”

        罗羽翻身下马,将冒顿的首级呈递上前。

        风继行一摆手:“不看了,好好安葬了冒顿,明天一早,去谷中掩埋尸体,毕竟许多狼兵也只是为了冒顿而卖命,不能让他们曝尸荒野。”

        “是。”

        罗羽点点头,风继行与吕昭不同之处在于风继行虽然也会做这样的抉择,但他却保持着对敌人最基本的尊重,这也是风继行用兵的过人之处,与入微细节中让人钦佩。

        “观星先生,你怎么样了。”

        风继行也注意到了另一个人。

        观星急忙下跪,道:“殿下,属下……属下起夜时迷了路,不小心看到了罗羽将军执行公务时的一幕,所以就……就跟着一起來了。”

        “你会怪我吗。”风继行单刀直进的问道。

        “属下……”

        观星一下子就愣住了。

        风继行自嘲的笑了笑,说:“我想一定会吧,你毕竟在北漠那么多年,肯定跟他们也有了一些感情,如今我杀了那么多的北漠狼兵,说不定已经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把腰间的匕首送进我的心脏里,不过如果你真的那么想我也绝不会怪你,这件事,确实是我风继行沒有信守诺言。”

        观星急忙抱拳道:“属下绝沒有这个意思,反倒是能够理解殿下为什么那么做,能够一劳永逸的事情就不必妇人之仁,如果换做属下在殿下的位置上,我想我也会这么做。”

        “起來吧,不用跪着了。”

        风继行颔首道:“明天清点兵力,留下一万人守御暮雨城,其余兵力随我增援苍南行省,秦岩殿下和屈楚大人在那里肯定支撑得很辛苦,他们要面对的是天霁帝国的三十万大军……三十万啊。”

        就在这时,忽然外面传來传令官气喘吁吁的声音:“羽书,羽书,殿下……”

        他跌跌撞撞的闯入了大帐。

        章炜皱眉道:“怎么那么鲁莽,擅闯大帐是死罪,來人,拖下去剁了。”

        传令官舞动手中的信笺,道:“这……这是秦茵殿下的羽书。”

        “什么,。”

        风继行一个破碎虚空瞬移七八米外,一手夺过羽书,只见上面十分隽秀的一行字,正是秦茵的笔迹,。

        “风统领,我回來了,正与阿雨哥哥在凌空行省调集兵力,还请你以最快速度增援苍南行省,千万不要让天霁帝国攻破护墙,否则兰雁城便会陷入绝境。”

        ……

        “秦茵殿下……秦茵殿下果然回來了……”

        风继行攥紧了羽书,冲天狂笑:“哈哈哈哈哈哈……太好了……太好了,我和阿雨终于都等到这一天了,光明王陛下,我风继行终于不负所托将茵殿下等回來啦,哈哈哈哈哈……”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