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九百一十六章 强盗
  • 第九百一十六章 强盗

    作品:《炼神领域

        帝国历7742年7月3日,南蛮之地的紫鹿原上马蹄声震彻九霄,铺天盖地的义和国大军开始迎敌,而对手则是來自海上的黑石帝**队,旌旗招展,卢衍果然也开始排兵布阵,双方犹如两片不瞳色彩的云朵一般,很快便会开始碰撞了。

        “吼吼吼……”

        空中,龙吟声不绝于耳,黑石帝国出动了六万兵力,其中近一万兽骑兵,以虎豹骑为众,此外还有二十名龙骑士助阵,來势汹汹。

        秦毅立于战车之上,遥遥的看着远方的敌军军容,禁不住的心底叹息一声,黑石帝国大军能够击溃丁奚、龙千林这样的名将并不是侥幸,他们确实堪称是一支精兵,只不过这样的精兵以二十万之势也依旧败在了林沐雨、秦茵的手里,很难想象,自己的这两个义侄和侄女到底是什么样的怪胎,连这样的军队也能打败。

        敌人,都太强了。

        秦毅禁不住的有些动摇,自己这些人的谋划真的值得吗,死了那么多人,最终自己与对手的差距却越拉越大。

        “大都统。”

        一名提着马刀的战将转身看向秦毅,征询他的意思。

        秦毅轻轻点头,道:“战吧。”

        “是。”

        他高高的扬起了马刀,大喝道:“开战。”

        战鼓雷动起來,前军数万义和国铁骑纷纷发动冲击,直奔着对手的方阵而去,而黑石帝国的军队也发起了冲锋,无数龙骑士、虎豹骑怒吼着冲杀而來。

        大地上乱成了一片,双方混站在一起,无法分辨你我,能看到的只是空中不断喷射着烈焰的龙骑,以及虎豹骑的嘶吼声,虎豹是一种掠食者级别的存在,战马原本就是虎豹的食物,哪儿经得起震慑,一个个义和国铁骑的战骑不再奔走移动,转眼就被呼啸而过的虎豹骑一刀砍掉头颅,断裂的脖颈内喷出滚热的血水,一个个生命就这么消逝在这片南荒之地上。

        ……

        这一战从日出打到了日落,最终双方匆匆收兵,黑石帝国的大军依旧保持着近乎于完好的阵型退出了紫鹿原这片战场,但义和国的前军、中军、左军、右军却都已经缺损严重,大地之上满是尸骸,而大部分都是义和国的士兵。

        夜幕降临了,露水不断的从枝头上滴溅下來,秦毅看着远方抬尸体的士兵,禁不住的浑身一颤,只觉得浑身无力起來。

        “大都统。”

        一名近身侍卫急忙扶住他。

        “扶我回去。”秦毅气若游丝。

        “是。”

        紫鹿原向西五十里地,义和国简陋的营帐连绵近十里,而秦毅的大帐就在最中心的位置,进入大帐之后秦毅才感觉到舒了一口气,刚才那种死亡的压迫感让他几乎快要喘不过气來,太久沒有经历这样的战争了,以至于秦毅感觉到白天的一幕就像是一场噩梦般。

        再过不久,出战的将领一一归还,当然,也有回不來了的,但至少秦焕回來了,让秦毅禁不住的松了口气。

        又过了许久之后,大帐里已经满是将领了。

        秦毅静静的坐在那里,桌案上金簋里的肉菜已经凉掉了,但他却连筷子都沒有动一下,此时此刻,他根本一点食欲都沒有。

        “都回來了。”秦毅问道。

        “是,大都统,都回來了。”一名上将抱拳道:“除却那些回不來的。”

        “收尸的队伍呢,点算完毕了沒有。”

        “点算完了。”一名满嘴大胡子的将领道:“大都统要听吗。”

        “说吧。”

        “收尸的书记官回报,我军战死三万余人,失踪三万余人,根据出战士卒的口述,斩杀敌军两万余众,轰杀龙骑士近十人。”他说话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

        “是吗。”秦毅抬起头來,一双眼睛微微发红,道:“老子不要听你这些陈词滥调,我要听真实数字,一共多少尸体,。”

        “启奏大都统,收尸队回报……一共收到了我军将士六万三千五百多具尸体……”

        “他们呢。”

        “黑石帝国遗落了五千两百四十具尸体,还有一万余众的尸体应该是被他们带走了。”

        “放屁。”秦毅拍案而起,怒吼道:“你们都以为我是瞎子吗,我看的真切,黑石帝国根本就沒有带走任何一具尸体,他们……他们只用五千多人就换了我们接近一半的兵力,接近一半啊,就算是你们都是稻草人,让他们砍,一天怎么能战死那么多的人,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你们就是这样回报义和国的吗,你们平日里不是一个个都号称身经百战、智勇双全的吗,如今怎么了,在黑石帝国的军队面前,你们简直如同三岁的孩童一样,不堪一击,不堪一击啊,。”

        说着,秦毅忽然浑身颤抖,“噗”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大都统。”

        “父王。”

        秦焕等人急忙上前扶住秦毅,他似乎已经急火攻心了。

        “末将无能。”

        所有将领齐刷刷的跪在地上,但战争就是这样,实力悬殊下,只能认命。

        过了半晌,秦毅终于回过一口气來,缓缓睁开眼睛,目光有些迷离,道:“我……我真是想念我的龙帅和丁帅啊……为什么……为什么苍天如此待我。”

        秦焕:“……”

        诸将无语,真正的名将必然是天资过人、不拘一格的,每个认都想成为一代名将,但大部分却只能沦为名将的踏脚石而已。

        ……

        翌日清晨。

        秦毅悠悠醒來,却听到帐篷外急促的脚步声,那人在來回踱步。

        “外面是谁。”

        “启奏大都统,是上将赵达。”

        “让他进來。”

        “是。”

        赵达掀开帐篷进入大帐,脸色有些难看,道:“大都统,黑石帝国派來了一个使臣,说是要跟大都统议事。”

        “哦。”秦毅道:“他们派來了一个什么样的人啊。”

        “一名龙骑将,名叫傅云。”

        “这名字怎么那么熟悉。”

        “他的哥哥就是苍炎军的傅羽,杀害龙帅的人。”

        “岂有此理。”

        “大都统息怒,此人,见还是不见。”

        “带他去中军帐吧,我马上就來。”

        “是。”

        中军大帐内,傅云已经将佩剑交给了一名义和国将领,但整个人却依旧器宇轩昂,屹立于大帐的中心,宛若一座山岳,这种气势就不是普通人能有的,唯有绝强的自信与实力之人才能散发出这种气势。

        当秦毅、秦焕等人进入大帐之后,傅云便拱手一笑:“黑石帝国使臣傅云,参见大都统殿下。”

        秦毅缓缓坐下,抬手道:“免礼,來人,赐坐。”

        “不必。”

        傅云道:“黑石帝国的军人习惯站着,多谢大都统美意。”

        “不知道这次傅云大人來,有什么事。”秦毅道。

        “自然是为了你我两军都好的事。”傅云微微一笑,道:“我们黑石帝国和义和国有着共同的敌人,那就是秦茵和林沐雨,所以我们又何必在这里拼个你死我活呢,我这次來的目的就是为了与义和国结盟,此外,也顺便与此地的十八部落结盟。”

        秦焕禁不住怒道:“昨天生死决战,今天就想结盟,傅云,你未免欺人太甚了,你杀我义和国龙帅的事情还沒跟你清算呢。”

        傅云剑眉一扬:“您就是秦焕少殿下吧,果然英雄出少年,不过你现在应该年纪也不小了,在林沐雨、风继行这样的名将手里吃过那么多的亏,可就是不长记性,怎么还是沒有学会说人话。”

        “你。”秦焕大怒,就要拔剑。

        傅云淡淡一笑:“要动手吗,别以为我一个人來就真的怕了你们了,不是我瞧不起义和国,你们根本就沒有人能留得住我傅云,不信的话,尽可以一试,但后果将会是你们的灭顶之灾,不超过两天,我黑石帝国大军必然血洗此处。”

        秦毅额头上的青筋跳动了一下,道:“傅云大人,既然是來当使臣,那就不必要如此动怒,还是说说合作的细节吧。”

        “哈哈,还是大都统是明白人。”

        傅云道:“很简单,建立盟约,择日出征北伐,义和国攻打明山行省,我军攻打凌空行省,让秦军措不及防,此外,大都统是此处的地主,我想在这里募兵,至少要得到十万新兵才会离去,至于甲胄、兵刃等,大都统需要为我这支新军提供。”

        “你说什么。”上将赵达一脸怒意:“十万士兵的装备要我们提供,你这明摆着是在宰我们,傅云,你到底什么意思。”

        傅云淡淡一笑:“这话怎么说得那么难听,这是盟友之间的援助,算不上宰吧,大都统,一切都要看你斟酌了。”

        秦毅脸色惨白,他知道,傅云是那种说得出、做得到的人,人在矮檐下哪儿能不低头呢,被敲诈十万套装备,总比全军覆沒要好很多。

        “十万套就十万套吧。”

        秦毅喃喃道:“还请傅云大人回去之后约束贵军,务必与我义和国大军要秋毫无犯,否则的话……这盟约便荡然无存了。”

        “是,我一定照办。”

        傅云又是恭敬的一揖,道:“不知道新兵和装备什么时候能准备好,我派人來取。”

        “这些需要慢慢准备。”

        “不,不能慢,务必每天挑选出两万新兵,外加两万装备,我会派人來领,请大都统务必要做到。”傅云眉头一扬,笑道:“这是合作的条件,不容商量。”

        秦毅的下眼皮跳动了一下,道:“我知道了,大人请回吧。”

        “多谢大都统。”

        ……

        当傅云走出大帐的时候,所有人都沸腾了。

        “强盗,简直就是强盗。”

        “卑鄙的黑石帝国人,他们怎么不去死。”

        “大都统,千万不能答应啊。”

        “义和国的尊严,即将沒了。”

        秦毅摇摇晃晃的走出了大帐,忽然昏厥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