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九百零三章 砍光再说
  • 第九百零三章 砍光再说

    作品:《炼神领域

        “全速行军。”

        云中行省的沃野之中马蹄声雷鸣,丛林内紫茵花旗帜飘扬,一列列铁蹄方阵横扫而过,除却帝国战旗之外则飘动着禁军的旗帜,这支人数超过五万人的骑兵堪称是整个大秦帝国数量最多、整体实力最强的一支部队了。

        章炜提着战刀策动战马疾行在队列一侧,他是这一战的前军主将,统御着整整五万人,这倒是第一次,风继行则提领五万步弓手紧随其后充当中军,罗羽、秦墉各自率领数万人左右侧翼,最后才是天枢行省的六万守备军,全军超过二十万人之众。

        唐小汐所在的通云关被急攻,送來羽书,当收到羽书的那一刻风继行就已经心急如焚了,他知道唐小汐的个性,如果不是生死攸关的话,唐小汐是绝不会求援的。

        沒有战鼓声,全军只是急速前行,空中翱翔着一个个战鹰斥候,为三军开道,而章炜得到的命令就是急速增援,全速前行,从后方直接冲击龙霁兵团的营盘,与城内的唐小汐、陈筱离所部里应外合,一举攻破龙霁兵团。

        是时候了,风继行这一仗几乎把自己的所有底牌都亮出來了。

        ……

        一天后。

        野马原上热风阵阵,一群來自漠北的狼兵何曾领教过这片号称“中土”的天气,北漠大狼主冒顿将镶嵌着鹅绒的铁盔卸下,手掌扇动纳凉,但怎么也凉快不起來,便不耐烦的说道:“此地沒有水源,甚至连阴凉都沒有,方岚却命令我十万狼兵在此戍守,到底什么意思,难道是想借着炎热的天气灭掉我北漠狼族吗。”

        二狼主冷笑道:“谁知道呢,龙霁兵团正在攻城,这次像是变了人一般,居然不让我们狼兵染指通云关,真不知道天霁国到底在想什么。”

        一旁,身体笼罩在黑色袍子的男子微微一笑。

        “怎么,观先生有什么要说的吗。”冒顿有些不快的问道。

        观星,原本是大秦的策士,后來被俘,就当了大狼主的谋士了,放眼整个北漠狼族,大约也就是观星这个人还算是胸有韬略了。

        “大狼主难道还看不出來吗。”观星淡淡笑道:“方岚、林通海、多拉这些人已经对通云关志在必得了,打下通云关就能一马平川的以鲸吞之势夺得七海行省,自古有言道,得北方两大行省者便得半个江山,如果七海行省、云中行省都被天霁帝国攻陷了,那么秦帝国就真的气数已尽了。”

        “这话是什么意思。”冒顿有些听不明白。

        观星道:“简而言之,方岚不信任我们狼兵,觉得我们去攻城的话等于是浪费时间,所以他急切的派遣最精锐的部下前往攻打,试图一举攻克通云关,将七海行省也纳入囊中,所以只派遣我们十万狼兵在这里守候,抵挡來自南方的风继行所部。”

        说着,观星眼中精光一闪而逝,道:“风继行是一位不可多得的名将,战阵以稳健持重而著称,一旦风继行得知通云关被攻打,他一定会增援唐小汐,到时候我们十万狼兵要面对的就是风继行手握的十万精锐,以及天枢行省募集的至少十万新兵了。”

        大狼主微微一怔:“这可如何是好,如果那风继行真的打來了,我们怎么抵挡他们。”

        “无法抵挡。”

        观星淡淡道:“天霁帝国之所以能战无不胜,那是因为他们拥有龙骑士,龙骑士能够抵挡得住秦军的魔晶炮,但我们却沒有,一旦风继行动用魔晶炮、魔晶弩等器械的话,恐怕我们的狼兵就会沦为被宰杀的对象了。”

        “那我们怎么办。”大狼主有些心慌意乱。

        观星笑笑:“只有一个办法,,与风继行议和。”

        “什么。”

        二狼主当即拔出了佩剑,厉声道:“老子早知道你这小子还心向秦家人,如今终于露出你的狐狸尾巴了吧,,想让我们狼兵与风继行议和,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老子现在就一剑劈死你,看你还怎么巧舌如簧的蛊惑军心。”

        观星面对利刃居然神色不变,淡淡笑道:“二狼主要杀便杀吧,我观星死后,十万狼兵转眼之间便会烟消云散,给我观星陪葬,区区的十万狼兵,连镇守北境的罗昕都打不过,更何况是风继行亲临,告诉你,一个风继行顶的上十个罗昕。”

        二狼主怒吼一声,长剑凌空落下。

        “当。”

        一柄利剑挡住了二狼主的长剑,却是大狼主的宝剑,他猛然将长剑撞飞出去,冷冷道:“二弟,你想让我们北漠万劫不复吗。”

        “可是大哥。”二狼主脸上青筋暴起,道:“这观星原本就是中土之人,备受秦家王朝的礼教所熏染,他骨子里便是奴才,怎么可能会为我们北漠着想,大哥你想过沒有,我们十五万狼兵从北漠一路來到这里,已经死了五万人了,况且我们之前兵围暮雨城,是我们生生的逼死了北国公罗昕,你想风继行会愿意跟我们这种死敌议和吗。”

        “未必不会。”

        观星丝毫无惧的昂然说道:“风继行是当世俊杰,自然知道轻重缓急,龙霁兵团有多精锐大家都心知肚明,仅凭风继行所部加上唐小汐的兵力就算是能灭掉龙霁兵团,但自身也一定会大大折损,到时候拿什么去抵挡岭冬西进的北冥桓三十万大军。”

        大狼主眯着眼睛:“观先生是说……我们确实是有机会跟对手议和。”

        “是。”

        观星点点头:“但前提是大狼主必须拿出诚意來,否则以风继行的为人,说不定真如二狼主说的一样,会血洗我十万狼兵。”

        “拿出什么样的诚意。”

        “如果我沒有猜错的话,风继行一定会命令我们十万狼兵反戈一击,直接攻打龙霁兵团的后方,这就需要大狼主拿主意了,赌注压在秦家,还是压在天霁帝国。”

        大狼主深吸一口气,道:“秦家。”

        “为什么,大哥,你凭什么认为秦家会打赢这场战争。”二狼主一脸不解。

        “天霁帝国穷兵黩武,咱们已经收到消息,天极大陆上已经乱成一团了,天霁帝国、天绝帝国和黑石帝国已然相互宣战,天霁帝国的国内应当已经无法再输送兵力到碎鼎界來了,而秦家人却依旧在奋战,林沐雨、唐小汐、风继行、卫仇、许剑韬等人哪个不是当世名将,天下人心还是向着秦家的,一直消耗下去,恐怕天霁帝国不出三年就会彻底退出碎鼎界大陆了。”

        冒顿一贯作风就是野蛮、凶残,但这次却难得的冷静了一次,甚至看得如此透彻让观星都有些意外。

        “大狼主英明,洞若观火。”

        “是吗,哈哈哈哈……”冒顿冷冷的看着观星,道:“既然观先生认为应该议和,那么就由观先生带着我的亲笔书信前往风继行所部去议和吧,这件事,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这……”

        观星怔了怔,至少目前狼兵还是秦家人的死敌,大狼主让自己去议和,等于把自己推上悬崖,随时都可能丢了性命,但自己似乎又沒有别的选择了。

        “是,属下领命……”他躬身行礼。

        “來人,准备笔墨。”

        未几,大狼主的议和书已经写好,并且交给了观星,随后又道:“拓跋连何在。”

        一名将领急忙走出战阵,恭敬道:“属下在,请大狼主吩咐。”

        “你率领两千狼兵保护观星先生前往云中关去见风继行,沿途务必要确保观先生的安全,到了云中关之后不要进关,只需要先生一人进入关内便是。”

        “是,大狼主。”

        观星又是心底一寒,好一个大狼主,果然从來不做赔本的买卖啊。

        只是可惜,大狼主机关算尽也沒有算到风继行指派的前军统帅居然会是章炜这个大老粗,他可沒有那么多的规矩。

        ……

        夜幕降临时,两千狼兵急速穿过黑色丛林,但再往前不远就看到了一片密密麻麻的火把,远远看去,似乎还能看到一面面招展的紫茵花战旗,是秦军。

        但躲避已经來不及了,对手加快了骑行的速度,疾风般的冲了过來,一名大将手提长刀冲在最前方,大声喝道:“是狼兵,北漠的狼兵,这群兔崽子被我们遇上了,给我杀。”

        來人正是章炜。

        拓跋连急忙策马上前,扬起手掌道:“将军请慢,我是大狼主派來与风继行殿下议和的使臣,这位是使节观星先生,请将军明察。”

        “我察你奶奶个腿,砍光了再说,除了使节,其余的全部砍掉,留下战马。”

        当看到北漠精悍的战马时,章炜已经两眼发光了,帝国缺乏战马,这北漠的战马又耐力好、脚程快,简直是送上门的。

        禁军精锐铁骑横扫而过,区区两千狼兵哪儿有挡得住的道理。

        观星一袭白袍的坐在马上,岿然不动的看着一列列铁骑从身边狂冲而过,甚至就连章炜一刀砍掉拓跋连的脑袋的时候都不为所动。

        甚至,观星的心底隐隐的感觉到极其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