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八百九十五章 血肉之躯
  • 第八百九十五章 血肉之躯

    作品:《炼神领域

        这只是一支被袭击的辎重队伍,但这也意味着在这个夜晚还会有别的队伍将会受到神衣军的袭击,绝不会只有这一起而已。

        林沐雨隐隐的感到脊背发凉,弓尚明仿佛未卜先知自己会撤守一般,他是怎么做到的?

        “殿下,怎么办?”

        卫仇有些茫然,提着噬魔弓立于血泊之中。

        “我们不能直接去苍南行省了。”林沐雨的声音很轻,道:“不能放任其余的队伍被袭击,听我号令,放出所有的斥候,其余人随我上大道,沿途掩护从冬霜城撤退的队伍。”

        “是,属下这就去办!”

        ……

        直到凌晨时,林沐雨所部一万步骑再次扑杀掉两股前来袭击的神衣军队伍,但从冬霜城返回苍南省的人实在是太多太多了,沿途许多队伍都受到了攻击,而且不只是军队,有的商旅队伍也一样受到神衣军的进攻。

        踏雪不断的喷着响鼻,一夜奔波已经让它有些疲倦,踏雪尚且如此别的战马就更加不提了,有的战马甚至已经口吐白沫了,必须休整一下,否则整支队伍都会崩溃掉。

        这时,天空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一场初夏的雨。

        司徒雪非常的撑起了一把青色油纸伞,站在林沐雨一旁为其挡雨,但林沐雨却轻轻推开她的手,苦笑道:“阿雪,不必了,谢谢你,现在马上转移吧。”

        “转移……”司徒雪眨了眨大眼睛:“转移去哪儿?”

        “大家都累了,去附近的村庄先暂时休整一下,喂一下马,整顿吃东西,不然恐怕很多人都会撑不下去了。”

        “嗯,是。”

        雨越下越大,浇在众人的盔甲上,但没有人想要去避雨,只是在泥水中蜿蜒前行依旧保持着队形,这就是龙胆营的军威,换成一般的地方军队,恐怕早就阵容不整的四散避雨去了。

        踏雪的马蹄沿着坑坑洼洼行走着,林沐雨抬头看向天空,一股强大气息正在飞速奔来,是冰掌吴桐。

        “刷!”

        身形带着一缕冰气在林沐雨前方落下,冰掌吴桐恭敬抱拳道:“传人,属下打探到冬霜城方向的消息了,昨天我们刚刚离开不久之后冬霜城就被占领了,占领者是一群自称神衣军的骑兵团,人数大约在三万左右。”

        “三万骑兵?”林沐雨皱了皱眉头:“他们还有别的举动吗?”

        “有。”

        冰掌吴桐道:“属下打探得知,流霁兵团的统领卡斯特也已经带着速度最快的兽骑兵和重骑兵离开了洛河口要塞,在冬霜城与神衣军的骑兵聚集,如此一来,他们大约便有了十万骑兵了,一个时辰前,大量的骑兵离开冬霜城,飞奔向此地来了。”

        “你什么?他们飞奔向这里?”

        “是!”

        林沐雨剑眉紧锁,不再话了。

        卫仇低声道:“殿下,你猜弓尚明是想做什么?”

        这是林沐雨最不愿意猜测的,弓尚明仿佛已经洞悉了一切,每一击都攻向自己最薄弱的位置,林沐雨握了握拳头,道:“恐怕我们去不了苍南省了。”

        “为什么?”司徒森、司徒雪兄妹一起惊愕问道。

        “因为弓尚明不让我们去。”

        林沐雨抹了抹下巴上的雨水,道:“他们聚集了所有的骑兵,为的就是在我们赶到苍南省之前最大程度的杀伤我们,如果我们继续往苍南行省方向走的话……恐怕抵达稻江钢铁护墙的时候就已经所剩无几了,不行,不能再去苍南行省了。”

        “只有一个办法了。”卫仇眯着眼睛,道:“我们聚集所有的军队、辎重队伍,在沿途之上守株待兔,与他们决一死战,这样或许还能逼退他们,否则的话,我们只会死在逃跑的路上,我们的队伍实在是太分散了,分散到根本无力反击。”

        “不,还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

        林沐雨隔着雨幕望向了南方,道:“这里距离秦岭更近,我们步骑混杂行进速度不快,但一旦进入秦岭之后这种劣势就不存在了,在山地里,他们就的纯骑兵与我们的步骑混杂兵种速度是一样的,我们一路沿着白芒山进入凌空行省,直接抵达斩龙关,与许剑韬的兵力会合,这是唯一的方法了。”

        “可是……”卫仇皱眉道:“斩龙关现在不但是有许剑韬,还有放逐天使兵团,恐怕这未必是最好的选择啊殿下。”

        “总比坐以待毙要好,行了,不必再议了。”

        林沐雨轻轻一摆手:“进入村子之后休整三个时辰,发出羽书,命令周围所有来不及撤退的帝**全部汇聚过来,然后一起去秦岭。”

        “是!”

        ……

        所幸,这场初夏的雨只是下了一会就停了,当天晴之后,两支队伍汇聚而来,一支是苏妤的琴龙军,还有一支则是甑亦凡的神威营,琴龙军尚余八千兵力,神威营也还有一万多人,加上林沐雨的龙胆营一万步骑与冬霜城的部分守备军,迅速在这个的村落周围聚集了近四万兵力。

        当队伍出发之后,沿途又汇聚来了一缕队伍,是龙胆营的另一个分支部队,七千多人,合兵一处,总人数就已经接近五万了。

        但除此之外,却还有大量的平民不愿意离去,但许多人看到秦王旗帜的时候便都不走了,远远的跟随着队伍,驱赶不去。

        司徒森提着佩剑旋身从队伍尾部而来,低声道:“殿下,态势不太妙了,这些冬霜城以及周围州郡的百姓不愿意离去,怎么办?如果带着他们,目标太大不,而且还会拖慢我们的行军速度,这可怎么是好?要不……属下派出骑兵驱散他们?”

        “不。”

        林沐雨急忙扬手:“不能这样蛮横,如果真的这么干了,我们以后也就别想再回岭冬行省了。”

        “那怎么办?”

        “随我去看看。”

        “是!”

        当林沐雨带着卫仇、司徒森、苏妤等人来到大军尾部的时候,远远的,密密麻麻的平民跟着,他们拖家带口,有的推着独轮车,上面放着干粮和一些农具,有的则驱赶着毛驴车,一个个神色疲倦,许多人的衣服还是湿透的,刚才的一场大雨谁也没有避过。

        “秦王!”

        “是秦王殿下!”

        “秦王殿下来啦……”

        平民们认出了这位秦王,一个个飞快的伏在地上跪拜起来,对百姓来,秦王就是秦家人的唯一象征,正是因为有他,秦军才有勇气继续与强敌周旋。

        林沐雨翻身下马,神色温和的道:“诸位父老,天霁帝国的三十万大军转眼就要杀到这里,林沐雨无能,兵少将寡,无法抵挡得住强敌只能放弃岭冬,你们各自逃生去吧,不要跟着军队了,我发誓,只要一旦有机会,我一定会率领帝**队杀回来,收复失地。”

        一名老者拄着拐杖颤巍巍的站起身来,道:“殿下,我们已经无家可归了,这沿途之上不但有贼寇,还有山上的土匪和恶霸,如果我们不跟着殿下的军队,恐怕难逃一死啊……殿下,无论您去哪儿,我们都愿意跟着您去,请殿下不要抛弃我们……”

        其余人一起附和,甚至嚎啕大哭起来,哀鸿遍野。

        林沐雨皱了皱眉头,他不是什么虚伪矫情的人,跟这些百姓原本素不相识,并没有什么牵绊,但他却知道,如果自己拒绝了这样的请求,那么秦家将会失去岭冬民心的支持,到那时想要收复岭冬将会难上加难。

        他沉吟了一声,朗声道:“大家要跟着也可以,但沿途一旦有机会落足在附近的村落里生活就不要犹豫,跟着我将会颠沛流离、吃尽苦头,而且我军的军粮原本就不够,无法再分给你们了,希望大家能理解我的难处,跟着可以,但帝**不能再被百姓们拖累了,否则我们连东山再起的资本也没有了。”

        “是,殿下,我们都知道!”

        “殿下,我们绝不拖累军队!”

        “请殿下放心!”

        百姓们言辞凿凿。

        ……

        但傍晚时分,一支天霁帝国的兽骑兵出现在了地平线上,百姓们四处逃散。

        “桀桀……”

        空中,一头黑色的巨鹰正在盘旋,是龙骑士的狼隼,想必弓尚明也已经找到帝**队的主力了。卫仇抬手便是一箭,直接将狼隼射杀掉,但似乎根本就无法挽回什么。

        “他们来了。”

        灵书生从天而降,道:“至少有五万以上的骑兵,此外,还有近五十名龙骑士,我似乎还隐隐的感受到了神帝的气息,北冥桓应该也来了。”

        卫仇恳求道:“殿下,放手一战吧,我们不能就这么躲着!”

        “不。”

        林沐雨声音平静:“我们没有魔晶炮,也没有太多的魔心箭和白钻箭,而且他们又有神衣军的精锐军团加入,别是我们现在的五万拼凑的军队,就算是全盛时期的龙胆营十万精兵也未必敌得过,不能战,只能撤退,传令下去,全军保持行军速度前往秦岭,留下第三营团的两千人殿后,抵挡他们。”

        卫仇声音一颤:“殿下,您是要让第三营团的两千兄弟去送死吗?”

        林沐雨头,竟没有否认。

        司徒森愕然的站在一旁,那么多年,林沐雨确实变了,变得不再那么刚强激烈,但也变得更加从容稳重,所持所弃、洞若观火,他虽然变了,但却更有资格担任三军统帅,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力挽狂澜,扭转乾坤。

        司徒雪却看到林沐雨紧握的手,青筋暴起,指尖几乎将自己刺破,她不禁微微心疼,道:“殿下,让哥哥去传令吧……”

        “嗯。”

        林沐雨拍拍踏雪的头颅,道:“继续保持行军速度,不要停留。”

        “是!”

        ……

        夕阳下,一缕两千人编制的步兵手持重盾、长矛离开了队形,在营团统制的命令下纷纷将盾牌砸落在地,长矛从盾牌缝隙之间刺出,一双双眼睛笔直的看着远方密密麻麻的来犯之敌,就仿佛在这空旷的原野之中组成了一道钢铁护墙一般,只不过,这钢铁护墙是血肉之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