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八百八十三章 人心
  • 第八百八十三章 人心

    作品:《炼神领域

        云岭西段,这座将云中行省包围了四分之三的山脉云雾缭绕的直插云霄,云岭之陡峭、嶙峋远远超过秦岭,秦岭或许还能靠青蓑过岭来瞒天过海,但云岭绝不可能,数千米的陡峭海拔,四季都在下雪,雪崩、暴风等都如同家常便饭一样,别是人类的士兵,就算是神也不愿意去面对这种严峻的自然威力。

        通云关,一座连绵十里的关口,坐落在云岭的两座山脉之间,也是七海行省与云中行省最大的通道,但发生战争之后,通云关已经城门紧锁、拒绝往来商旅与难民了,但云中行省已经沦陷,不计其数流连失所的百姓还是聚集在通云关的东方沃野之中。

        每天都有人在饥饿而死,尸体无人掩埋,瘟疫已经开始肆虐。

        ……

        城关上,唐汐一袭红裙,远远的看着东方的难民营,道:“我们真的拿不出一主意吗?”

        一旁,陈筱离抱拳道:“郡主,真的不能开城门,谁也不知道难民之中是不是有天霁帝国的军士,一旦他们混进来,打开城门,通云关便不保了,通云关后方是七海行省的四千万帝国子民啊……”

        唐汐沉默不语。

        过了一会,她抬起头,一双明眸格外冷峻:“下午派我的骑兵队出关,带去食物与水安抚百姓,他们到底都是帝国的子民,如果我们为了战争而不顾他们的死活,打赢了这场战争又能如何?”

        “可是郡主……”

        “别了,如果是沐沐和风继行在这里,他们也会这么做。”

        “我……”陈筱离有些无语,他身为一名职业军人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而此时唐汐的做法并不符合兵法之道,但,符合君王之道,所以陈筱离有些茫然,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做。

        欧阳嫣则抿着红唇,:“城外在流行一种叫来恶的瘟疫,一旦感染之后将会浑身溃烂而死,而且根本就无法医治,城外的百姓里十个有三个都得了这种瘟疫,汐郡主,你确定要把他们带进城内吗?”

        “可是楚瑶姐姐不在这里,不然她一定有办法,能医治这种瘟疫。”唐汐皱着眉头:“但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死在城外,欧阳,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欧阳嫣一愣:“用我的办法?”

        “嗯。”

        “这倒是简单,一把火烧了他们,一了百了。”

        “当我没问吧。”

        “……”

        午后,通云关城门开启,唐汐率领百骑出城,身后便是运输队,带着七海行省的补给进入丛林之中,当这位辅国郡主出现在人群之中的时候,百姓一个个都目瞪口呆,他们很多人满身的烂疮、身体流脓,但却没有想到在临死之前还能看到帝国的贵族。

        “是汐郡主……是汐郡主!她给我们送吃的来了,帝国没有放弃我们!”

        也不知道是谁大喊了一声,众人纷纷跪了下来,大叫着:“汐郡主万岁!汐郡主万岁!”

        唐汐牵着战马缓缓穿行在人群之中,看着一张张渴望活着的脸孔,她心里难受之极,战争给人们带来了多少苦痛,但这却不是自己能够左右得了的,如果能早结束这场战争,那该多好啊……也正是此时,人们才会觉得,林沐雨、风继行、卫仇那些为了帝国而冲锋陷阵的军人是多么的可爱与值得尊敬。

        “大家静一静。”

        唐汐的声音十分清朗,法则神力蕴含在声音之中,传播很远,众人飞快的安静了一下,而唐汐看着周围的人们,道:“帝国永远不会抛弃你们,秦家人永远不会放弃你们,但敌人很强,我们还需要时间,请大家相信我唐汐,帝国一定会打赢这场仗!我给大家带来了食物与水,请大家不要争抢。”

        众人齐齐大呼万岁。

        但这时,一个左腿溃烂的老者拄着拐杖,茫然的看着唐汐,道:“汐郡主,这么……帝国不打算打开通云关,让我们去七海行省了?”

        唐汐有些难过,道:“城外瘟疫肆虐,一旦让大家进入通云关,那瘟疫将会在关内肆虐,我们的十五万精兵就会面临灭之灾,不过请放心,我会派人在关外搭建帐篷,每天提供水和食物。”

        “你什么?你是让我们在这里等死吗?”

        一名脸上溃烂的大汉怒吼道:“我们是帝国的子民,凭什么不让我们进通云关?你们这些无能的贵族,只知道自己在好地方享乐,根本没把我们百姓的死活放在心上!”

        人们陷入了绝境,开始大骂起来。

        “滚吧,收起你虚伪的脸孔!”

        “秦家人都是废物,你不过是秦家人的一条狗而已,更加废物!”

        “虚伪的帝国,早灭亡吧!”

        ……

        唐汐转过身去,依旧牵着战马,走向了通云关的方向,泪水一颗一颗的顺着脸颊滑落,她何曾受过这样的羞辱。周围,一个个难民甚至捡起了石头扔向了她,但均被神壁的力量给弹射开了。

        欧阳嫣一言不发的跟着唐汐。

        走了一会,欧阳嫣道:“还是按照我的办法吧,一把火烧掉他们。”

        “不。”

        唐汐望着马蹄下的一地荒草,大声的哭了起来:“我代表的是大秦帝国的王族,他们可以对不起我,但我不能对不起他们,沐沐和茵都已经受尽了委屈,我又怎么能在这里耍大姐脾气,我……我……”

        她泣不成声,道理谁都懂,但真的到了这种众叛亲离的地步,谁又能保证自己一定承受得住呢?

        欧阳嫣抿着红唇,道:“难怪秦寒会毫不迟疑的选择了飞升……这凡界的事情确实犹如一潭泥水般的浑浊,可惜,林沐雨和你都太执着于承诺与责任了,否则的话,直接飞升去东天界,有七曜魔帝保护你们,你们在东天界完全可以唯我独尊。”

        “别了,欧阳……”

        唐汐咬着红唇,道:“把食物和水留下,所有跟我们出城的卫队成员都必须隔离观察,十天内没有发病才能停止隔离,你和我……也一样。”

        “放心吧,我们是神,这种凡界的瘟疫根本就不可能侵染我们的身躯。”

        “我们真的那么厉害吗?”

        “当然。”

        “那我为什么会觉得受尽了委屈?”唐汐眼睛通红。

        欧阳嫣有些心疼的看着她:“因为你是好人,人善被人欺,人性原本就是这样,自私、贪婪,你处处为别人着想,别人为未必会如此,要照着我的脾气,一把火烧光这群忘恩负义、愚蠢无知的人,我们是神,有资格超度他们。”

        “不必了。”

        唐汐摇了摇头:“秦家需要民心所向,需要天下悠悠之口来拯救大秦的王朝,有些事我不能做,回去吧。”

        “嗯。”

        城上,陈筱离远远的看着发生的一切,一言不发,过了半晌才对身后的两名副将:“汐郡主不能做的事情,我来帮他去,去准备一下,今天午夜一过就准备动手。”

        “是,统领大人!”

        ……

        夜幕将领,当深夜到来之时,城门大开,一群七海城精锐铁骑飞驰而出,众人举着火把,而身后的马屁股上则是沉甸甸的袋子,每个袋子里都装满了金茵币。

        陈筱离提着长矛疾驰在最前方,一路闯入难民营之中,开始一大把一大把的往人群之中撒金币,同时大声喝道:“拿着钱,去暮雨城谋个出路吧,别留在这里了,拿着这些钱你们就能活,继续留在这里就只能等死!”

        人群乱成一团,百姓们争抢着金币。

        而陈筱离一共带了近千名骑兵出城,每个人的口鼻都用布帛掩住,四处撒着金币,当每个百姓都得到不少金币之后,陈筱离马上扬起了长矛,大声道:“走!全部离开!不走的全部杀掉!”

        难民的人群中,不少人发出了反对的声音。

        “当当当……”

        尖刀出鞘,骑兵们迅速砍杀了数十名冥顽不灵的人,刀刃上的鲜血还在滴溅着,而难民们都惊呆了,他们没有想到陈筱离会真的敢动手。

        “滚,再不滚!全部当老子的刀下鬼!”

        陈筱离杀伐果决,将长矛扬起,倒是很有几分风继行的风范。

        骑兵驱赶,百姓们纷纷离开了难民营,直奔暮雨城的方向而去。

        ……

        翌日上午,唐汐得到昨晚城外大乱的消息之后勃然大怒,守将府内,陈筱离已经被五花大绑了,连通两个副将一起跪在大厅之中。

        “到底怎么回事?”唐汐气得粉面通红:“陈筱离,你竟敢对百姓动用刀兵,你眼里还有我这个郡主吗?”

        “有。”

        陈筱离跪在地上,眼睛通红道:“汐郡主,我陈筱离原本就是七海城的将领,父亲死后才得到信王殿下的提拔,我陈筱离是唐家的将领,绝不愿意看到汐郡主受到那样的屈辱,城外的一群白眼狼我已经驱逐了,但发给了他们金茵币,让他们在路上不至于饿死,而且……如果他们带着瘟疫去暮雨城的话,一样会传染给暮雨城里的十几万龙霁兵团和狼兵,我们何乐而不为?”

        “那暮雨城的几百万百姓呢?”

        唐汐淡淡道:“他们的死活谁来管?”

        陈筱离抬起头来,骄傲的脸上满是笑容:“世上可没有什么两全其美的事情,又想打败对手,又想保全苍生,这种事情自古就没有,汐郡主,你斩了我吧,用我的头颅祭奠枉死者,用我的鲜血洗涤我给秦家带来的污痕。”

        “你还真敢!”唐汐一拍桌案:“拉出去,砍了!”

        众人大惊,战栗得不敢话。

        欧阳嫣嘴角一扬:“你们这些将军都是傻子,不知道求情吗?”

        一群将领急忙跪成一片,大呼求情。

        ……

        “看在那么多人求情的份上,饶你一命。”

        唐汐也没有想杀陈筱离,否则谁来守城带兵啊,她目光一寒,淡淡道:“官降一级,罚俸半年,拖下去禁闭一天。”

        “是!”

        陈筱离满脸笑容,仿佛官升三级一样:“多谢汐郡主饶我一条狗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