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八百七十一章 秦王的誓约
  • 第八百七十一章 秦王的誓约

    作品:《炼神领域

        哭嚎声、求救声不断的在人群中回响,手持刀剑的佣兵进入人群,精挑细选,很快数十名年轻女子就被挑选出來,由一群佣兵拖拖拽拽的拉了出來。

        “放开我的女儿,放开我的女儿。”

        老迈的父亲满眼的血红,他的手掌上满满的全是纵横交错的口子,那是长期撒网拉出來的口子,每一道口子都蕴含着伤痛,以及那一网沉甸甸的收获,渔民懂得向大海感恩,但却不懂得畜生的**有多么可怕。

        “滚开。”

        一名佣兵走上前,用力的将父亲踹翻在地。

        那佣兵团长则提着战刀走上前,嘴角轻扬,战靴已经踏在老迈父亲的脊背上,用力的碾压了几下,隐隐传來骨头断裂的声音,父亲痛得满头汗水,却依旧在大喊着:“放开……放开我的女儿,用我的命换她都可以……”

        但沒有人理会他的嘶喊,以及女儿无助的泪水。

        “开弓。”

        佣兵团长扬起手掌,顿时数百个佣兵齐齐拉开了长弓,笔直的对着广场内的百姓,他淡淡笑道:“鄙人名叫北流颂,名将北流朗之后,北流佣兵团的现任团长,此次从黑石帝国远道而來就是为了图个营生,诸位父老,还请多多关照我这个远道而來之人,來人啊,把郡城府的名册拿出來,把几位本地的豪绅都给老子请出來。”

        一名文质彬彬的佣兵捧着名册,道:“盐商徐谷、尺螺商张千、锦缎商周信、木材商王雷、造房吏欧冶器……”

        他读了一大串的名字,而北流颂的一双眸子就在人群中扫來扫去,最终,本地的叛变者一一将人指出,几十个本地商人一一被请到了台阶下。

        “你就是盐商徐谷。”

        北流颂托起了一名老者的下巴,道:“听说碎鼎界的盐商都十分赚钱,想必你也赚了不少,你看,我这支军队远道而來,粮草、兵器都需要重新配给,这可是一笔很大的钱,既然秦军保护不了你们,那就由我们北流佣兵团來保护他们,但你们得给够我们兵丁税吧,來人,查查这个盐商要给多少兵丁税才合适。”

        “大人,要给一万金茵币。”

        “好,那就一万金茵币。”北流颂冷笑道:“徐谷,你听见沒有,立刻让你的家人准备一万兵丁税,否则的话,明天早上你这颗头颅就要悬挂在城门上了。”

        徐谷一脸死灰:“军爷……军爷,我只不过是一个小小郡城的盐商啊,哪儿有那么多的金茵币,沒有啊,沒有啊……”

        “滚开。”

        北流颂一脚将徐谷踹飞出去,目光中满是寒意道:“老子不管你有沒有,准备不到一万金茵币就准备挨刀子吧,下一个,尺螺商张千,听说你贩卖海鲜赚了不少钱啊,你别害怕,我北流颂也是名门之后,不干那等龌龊事,既然來到尺螺郡,我便打算长期待下去,你也便是我的父老乡亲了,张千,你别发抖,你自己交代吧,捐多少兵丁税。”

        张千是个中年人,脸色一片死灰:“军爷,我也沒钱啊……尺螺郡是小城,本地流通的大部分都是银茵币,大部分人一辈子都沒有见过金茵币,哪儿有什么油水啊……”

        “少废话,老子跟你來文的,你非要逼老子动武吗。”

        北流颂抬手将张千的领子抓住,目光落向他身后的一个胆怯少女,道:“你看,乡里乡亲的,我也不想撕破脸皮不是,哟,你还有个女儿啊。”

        张千脸色铁青:“军爷,你……你……我准备一万金茵币就是。”

        “晚了,一万金茵币我要,你女儿我也要,从今以后我们不再单单是乡亲,你还是我的岳丈,岳丈大人你别怕,站好了,哈哈哈……”

        北流颂提着战刀,继续走向了第三个人,如此一來,人群里已经满是哭声了。

        “别哭了。”

        他十分不耐烦:“弓手,谁再哭,直接给老子射杀了。”

        “是,大人。”

        话音未落,已经有嗜血如命的弓手忍不住出手了,顿时人群中几声惨嚎,已经有人被射穿心脏而亡了,恐惧就像是狂潮一般,众人纷纷向外逃散。

        “回去。”

        手持钢刀的佣兵挥舞刀刃就砍杀起來,瞬间近百人殒命,郡城里百姓何曾见过这种人头滚动的场面,一个个吓得面无人色,战战兢兢的全部站回了广场中心。

        “都住手。”

        北流颂阴阳怪气的冷笑道:“不要动不动就打打杀杀的,老子早就教过你们这些兔崽子了,要以德服人、以德服人,你们都当耳边风啊,,继续,要兵丁税。”

        “是,大人。”

        佣兵,跨越数千里海峡來到碎鼎界所索取的不过是两件事,一个是钱,一个是女人,而北流颂此时所想要的也正是这两样,只不过他自诩名门之后,所以來文的,虽然比起黑石帝国正规军直接屠城來得斯文得多,但也好不到哪儿去。

        被圈在一起的少女们看到有人死了,禁不住的都低声哭泣起來,但又害怕被杀死,只能忍着哭泣,泪流不止。

        “哭哭哭,就知道哭,你们惹烦了老子了。”

        北流颂忽然一转身,刀刃横扫而过,顿时一名少女的脖颈间出现了一条红线,鲜血蔓延迸溅开來,她软软的跪倒在地,怎么也沒有想到自己的一生竟然会如此的结束。

        “认命吧。”

        北流颂冷冷的看着众人,道:“秦军很快就要败亡了,他们南北战役均遭遇惨败,你们还寄希望于秦家的人吗,别痴心妄想了,秦家人自保尚且來不及,会保护你们这些边境的小民,哈哈哈哈……乖乖的当我北流颂的子民,还能苟且一命。”

        百姓嚎哭,少女颤抖,活生生的人转眼变成了一具尸体,鲜血洒落在台阶上,一片凄美的红色。

        “木材商王雷,一万金茵币。”

        北流颂的声音十分冰冷。

        王雷是个年迈老者,浑身颤栗,道:“军爷……我……我一年贩卖木材所得也不超过一百金茵币啊,我从哪儿弄一万……”

        “怎么弄是你的事,老子不管。”

        “我沒有。”老者浑身颤抖。

        “沒有。”

        北流颂的战刀再次扬起:“那老子送你归西吧。”

        老人浊泪横流,声音颤抖:“大秦的列祖列宗啊……女帝陛下,三位殿下,难道这天下真的已经变了吗,谁來庇护苍生百姓,谁來兑现秦家对天下的诺言啊……”

        “你还指望秦家人來救你,死去吧,你这卑贱老东西。”

        战刀划过天际,带着淡淡的金色光辉。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他们肝胆俱裂,佣兵又要杀人了。

        然而,就在战刀即将劈向老人的脖颈间时,一股雄浑气息忽地凭空生出,是破碎虚空的空间力量波荡,一道白色人影飞梭而至,“当”一声,火星四溅,只见一人出现在北流颂与老人只见,竟用一只手掌抓住了刀刃。

        晚风吹拂,他背对着广场中的百姓,白色披风轻轻摇摆,上面的金色紫茵花清晰可见。

        “你,够,了。”

        他一字一句的说着,目光看向了北流颂,慑人无比,竟让北流颂这个二十一重洞天的神浑身战栗不已,那目光中蕴含着滔天怒意,尽数化为杀意四溢开來。

        百姓们也惊呆了,他们认出了这斗篷上的徽记,那是秦家人的标志。

        “他來了……”

        “他來了……”

        众人知道救星來了,但却不知道这救星是谁。

        ……

        “你算是个什么东西,。”

        北流颂冷笑一声,猛然翻转手腕,刀刃急旋起來,强行震开林沐雨的掌握,速度极快,刀刃迅速化为三连斩落向了林沐雨的手臂之上。

        但林沐雨岿然不动。

        “当当当……”

        火星四溅,刀刃接连在一层金色护壁上被震开。

        北流颂目瞪口呆,那是神壁啊,一个拥有神壁的修炼者,至少也是圣武王级别的了,这个位面居然还有圣武王的存在,。

        他一瞬间,内心的自信就接近崩溃了,抽身急退,怒吼道:“一起上,灭掉他。”

        但根本來不及了,夜晚的大地猛然化为一片煞白,犹如一场寒霜在地面上铺荡开來,同时强大的领域从天而降,让众人无法动弹,甚至连呼吸都极其困难。

        林沐雨知道北流颂的实力,所以决定一招决胜负。

        “天地万象,听我号令。”

        金色象轮出现在林沐雨的脚下,一象地白。

        “轰。”

        金色象轮横扫而过,直接将北流颂的身躯摧枯拉朽的撕成了一堆血肉,与此同时,一象地白的领域力量完全发动起來,大象无形诀领域发动范围内的佣兵全部嘶喊起來,一一身体迸裂而死,领域的压迫,足以杀死他们了。

        其余的佣兵见势不妙,一个个脸色惨白,纷纷丢弃了兵刃逃逸而去,此时这个年轻人哪儿是什么秦家的将领,简直就是死神。

        ……

        转眼之间佣兵逃逸一空,而林沐雨看着地面上一些百姓的尸体,知道自己來晚了。

        “大人,您是……您是……”造房吏颤声询问。

        “我是林沐雨。”

        “我的天……”造房吏既然跪了下來:“参见秦王殿下,秦王殿下亲自來拯救我们了……”

        一群百姓,以及林沐雨身旁的一群少女也都纷纷跪了下來。

        看着众人的样子,林沐雨说不出的难受,道:“都平身吧,快点离开沿海的城池,去冬霜城吧,冬霜城的军队足以保护你们。”

        百姓们纷纷起身,看着这位传说中的秦王,谁也不会想到秦王会那么平易近人,但人群中哭声开始回荡起來,那些失去亲人的人开始失声哭泣起來。

        林沐雨身拥至尊之格,意海中全是众人的悲伤与祈福,他能感受到一切。

        神是什么,既是一种力量的赐予,也是责任的担当。

        眼望着众人,林沐雨缓缓的后退一步,单膝跪地,对着众人行了一个帝国跪拜军礼,沉声道:“秦家人对不起大家,让你们受苦了,但我承诺,只要我一天还活着,就一定收复失地,还天下苍生一个太平,让帝国子民都能有尊严的活着。”

        身为碎鼎界至尊的秦王居然给自己下跪,还有几人不为之心动。

        百姓们纷纷跪下,悲戚的哭声连成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