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八百六十六章 岂曰无衣
  • 第八百六十六章 岂曰无衣

    作品:《炼神领域

        “是什么东西。”一群魔族将领纷纷诧异问道。

        浅风打开空间袋,顿时一件件器物陈列眼前,是盔甲与战袍,一共十件白袍御林的定制式袍甲,上面的紫茵花锈得十分精细,都是泽天殿里的宫人精心制作的,此外还有一件金领袍甲,与林沐雨当初穿的一模一样,是王爵的斗篷。

        “这……这是什么意思。”兰赫问道。

        浅风看着一件件袍甲,道:“大约是……大约是林沐雨殿下的一种暗示吧,但到底是什么意思我也不太明白。”

        兰赫道:“不是还有一封书信吗。”

        “哦。”

        浅风急忙打开书信,上面是一行行的毛笔字,而且是林沐雨的亲笔书,虽然他的书法算不上大家,但十年军旅生涯透出的那股苍劲有力却足以说明一切,字迹清晰,一行行的字眼映入浅风与一群魔族将领的眼帘,。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

        这是來自先秦《秦风》的一首《无衣》,林沐雨借用这首诗來描绘如今的江山一幕,天霁贼寇的入侵就像是一场劫难般的横扫这片秦帝国与魔族赖以生存的辽阔土地,慷慨激昂、同仇敌忾。

        魔族的一众将领看得惊呆了,一个个想起了北方雪原上的惨败,魔族皇帝封元和两位公主殿下一起罹难,甚至最终落得一个身首异处的下场,这是魔族的耻辱,也是这个自称神族整个民族的耻辱。

        兰赫眼睛通红,泪水夺眶而出,颤声道:“林沐雨……他真的把我们当成同袍吗。”

        浅风紧握铁拳,喃喃道:“这些袍甲就是林沐雨殿下的心迹,还需要更多的证明吗,來人,所有万夫长级别的将领全部换上帝国的衣衫,这一战,我们为神族,也一样为秦帝国而战,我们的王既然已经逝去,那边慨然迎接我们新的王者,她是秦茵,这片碎鼎界真正的主人。”

        “是。”

        一群将领纷纷换上了白袍御林的衣甲,而浅风则穿上那件为他准备的锈金袍甲,翻身上马,拔出腰间的佩剑,浅风冲着众人低吼一声:“撤退,退守二道关,传令剩下的五千名甲魔藏在二道关左侧的丛林里,听我号令,他们的兵力一到,一百名翼人从空中发动魔晶攻击吸引龙骑士的注意,同一时刻,甲魔军团给我杀出去,碾碎他们引以为傲的虎豹骑,我要让天霁帝国知道我们神族的力量。”

        “是,元帅。”

        厮杀声冲天而起,一场关乎着种族与荣耀的大战在浅风的指挥下正在有条不紊的进行下去。

        鏖战直至深夜,双方互有折损,各自收兵而去。

        ……

        星夜之中,通天峡外连绵十里地全是流霁兵团的营盘,中军大帐内歌舞升平,一群來自天霁帝国的舞姬正款摆窈窕的身姿曼曼起舞,而北冥桓则与一群将领正在豪饮,虽然已经踏入神境,身为神帝,但北冥桓却一直沒有放弃人界的这种声色犬马之乐,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心境他才会继续担任帝国的元帅。

        “报。”

        一名传令官从帐外飞驰而入,恭敬道:“启奏元帅,攻打通天峡的军队已经归來了。”

        “结果如何。”

        北冥桓怀里抱着一名美貌侍妾,手掌正在她的雪腿上缓缓游走,头也不抬的问道。

        “双方互有损伤,前军主将回报,共杀伤通天峡内的浅风所部四万余人。”

        “我们呢。”

        “战死一万一千多人,伤两万余众。”

        “一群废物。”北冥桓猛然将酒杯掷落在地,一脸怒意道:“区区一个通天峡居然打了三天也打不下去,还折损我数万兵马,真是一群废物,难道浅风比林沐雨、风继行还要厉害不成。”

        传令官吓得瑟瑟发抖,哪儿还敢说话。

        一旁,弓尚明恭敬道:“元帅息怒,此事还需要从长计议。”

        “怎么从长计议。”北冥桓已经恼羞成怒:“当初我们得到的消息是浅风所部的魔族被林沐雨、卫仇打得节节败退,否则也不会在冰封极地里被我们几乎灭族,一个几乎被灭族的劣等魔族居然能让我们久攻不下,这算什么。”

        弓尚明目光淡然,道:“元帅有所不知,其实浅风此人也殊不简单,据我所知,八年前魔族全盛时期,由浅风所率领的甲魔大军将林沐雨、风继行打得丢盔卸甲,几乎逼迫秦军归降,若不是林沐雨力挽狂澜,恐怕我们现在的对手就只有一个魔族了,浅风的谋略不在林沐雨、风继行之下,在魔族中的声望更是如日中天,由他亲自镇守通天峡,防守能力自然不容小觑。”

        北冥桓气得浑身发抖,道:“弓先生,你说得倒是轻巧,你可知道昨天陛下就发來书函了,命令我必须尽快铲除林沐雨、风继行所部,将碎鼎界岭北的八个秦军占领的行省全部攻下來,可如今呢,岭北行省、七海行省、苍南行省、天枢行省、地星行省、岭冬行省都还在他们手里,我只占据了云中行省和通天行省而已,这还不算,光是龙骑士就已经战死了近三十人,如果再久攻不下,我回去之后如何向陛下交代,。”

        弓尚明手持蒲扇,静静的看着北冥桓。

        “为何这么看我。”北冥桓有些不自在。

        弓尚明笑了:“那就要看元帅打算怎么立下这笔汗马功劳了。”

        “这话怎么说。”

        “元帅也知道,我军只是远征军,不远万里而來,在后勤补给上远逊于彼方,我们之所以如今能够在通天行省立足,靠的就是掠夺他们的府库存余粮草以及从百姓那里强行征收,但如今元帅也看到了,通天行省十三州的府库粮食已经被我们几乎耗尽,而原先的居民也心向秦家,并沒有对我们天霁帝国归心,强征暴敛之下已经导致人口大量流失,再这么打下去恐怕通天行省马上就要成为一个沒人的行省了,元帅,征服碎鼎界和秦军远远比我们想象得要难许多,我们必须自己先冷静下來才能让对手变得手足无措。”

        弓尚明的一席话可谓是字字珠玑,北冥桓眉头紧锁,道:“好吧,那么弓先生有何赐教,你觉得我们如今该怎么办。”

        “很简单,屯田养息,整个东海的海域都是我们的掌控范围,我们可以源源不绝的从天霁帝国运送物资过來,长此以往,最多一年,通天峡内的物资耗尽,浅风所部就只能等死,此外,与黑石帝国联络,与他们南北合击,只要百里秦元帅愿意兵出秦岭,从南方攻击林沐雨所掌控的铜盔山山脉,断了冬霜城的冶铁來源以及粮道,不愁林沐雨不败,林沐雨一败,岭冬行省就被我们掌控,这么一來就等于打通了东境的所有行省,与黑石帝国连成一气,缓缓推进,林沐雨有多少颗脑袋够我们砍的。”

        弓尚明微微一笑,接着说:“但这都需要时间,少则一年,多则十年,就看元帅有沒有耐心等待这胜利的到來了。”

        “有,有。”

        北冥桓也笑了:“先生一言,让人茅塞顿开,多谢先生教诲,來,本帅敬你一杯。”

        “元帅客气了。”

        弓尚明眯着眼睛,忽地又说:“元帅,今天晚间有人送來消息,龙骑将徐骁和龙骑士王虎被杀了,他们是在巡视钢铁护墙的时候被人杀死的,多半是林沐雨和唐小汐,依我看,我们必须略施惩戒了,在下建议元帅书写一封书信给陛下,请陛下下诏给司空名,命令天霁宗抽调一批强者來碎鼎界听候调遣,如果可以的话,司空名老爷子能亲自來,那就大局已定了。”

        北冥桓点点头:“好,我明天就办。”

        ……

        此时,远在数千里外的魔掌群峰里却一片寂静,议事大殿内灯火通明,一群人端坐在那里,却不像是往日那样喝酒玩乐。

        团长的宝座上,刘布衣身穿一袭软甲,胸前佩戴着白泽徽记,那是白泽佣兵团的标志,此时的刘布衣早已不同往日,目光中带着冷静与从容,一种从所未有的自信出现在他的身上,而一旁则端坐着美丽的司空瑶,她穿着精致的软甲,胸前佩戴着一模一样的徽记。

        “重新说一遍。”刘布衣淡淡道。

        一个尖嘴猴腮的佣兵点点头,道:“团长,最新的消息,碎鼎界的云中行省已经沦陷了,北国公罗昕战死,是被一个名叫多拉的战天使所杀死的,此外,加上通天行省、八荒行省和凌空行省,如今碎鼎界的秦军已经连续被占领了四大行省了。”

        “怎么会这样……殿下他不应当如此不堪一击才对啊。”刘布衣有些心烦意乱。

        “哥哥不会那么轻易被击败的。”

        司空瑶一双明眸中透着寒光,道:“只是悬殊太大而已,布衣,明天我们便开始攻打周围的几个郡城吧,白泽佣兵已经拥有十万之众了,我们有那个能力攻打郡城,反正黑石帝国的兵力大部分都去碎鼎界了,留下來的还得镇守帝都以及和天绝帝国的边界。”

        “嗯。”刘布衣点点头:“大小姐,天绝帝国那边有消息吗,殿下说过,他和天绝帝国的二皇子陈煜有过密约,如今碎鼎界岌岌可危,陈煜不应该再坐视不理了。”

        司空瑶颔首道:“有,陈煜陈兵百万在边境上,逼迫天霁帝国将本土的两大军团兰霁兵团、炎霁兵团的大部分兵力都派过去了,就连商倩姐姐的外公张晟老将军也一起去了边界,陈煜一定是在等,等哥哥那边传來战败的消息,随后便发动攻势,就是不知道他会先打天霁帝国还是先打黑石帝国了。”

        “那……我们何时去挑事。”

        “挑事。”

        “对啊,不跳事的话他们怎么会打得起來,北冥渊和陈煜都是沉稳之人,不会擅动刀兵的,只要我们肯挑事,不愁他们打不起來。”

        司空瑶却撅起小嘴,说:“这件事,我不做。”

        “为什么。”刘布衣不解。

        “不管怎么说我都是天霁帝国的子民,我可以带兵去攻打黑石帝国的城池,但却永远不能对天霁帝国的军队动手。”司空瑶闷闷不乐:“我唯一担心的是北冥渊陛下会下诏命令爷爷去碎鼎界,如果爷爷出手的话,哥哥就……”

        “放心吧。”刘布衣淡淡一笑:“司空名老爷子可是顶尖的神帝之一,他手眼通天,你以为他不知道你跟殿下的关系那么好吗,我想,老爷子一定不会亲手杀掉自己孙女所喜欢的人的,毕竟他也不想你恨他一辈子。”

        “我……我沒有啊……”司空瑶脸蛋红成一片。

        刘布衣瞥了她一眼,说:“连说谎都不会,以后跟我多学学,不过既然大小姐不愿意去挑事,那就由我去吧,但是你从天霁宗拉拢过來的人我要用,不然的话普通的白泽佣兵根本无法完成那样的任务。”

        “嗯,这个随你,你是团长,你自行调遣,明天先去攻打城池再说,我要让黑石帝国从内部开始动乱起來,然后土崩瓦解他们,尽最大能力帮哥哥减少碎鼎界的压力。”

        “好,我也正有此意。”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