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八百五十五章 头戴三姓
  • 第八百五十五章 头戴三姓

    作品:《炼神领域

        “别伤他。”希音的声音自风中传來。

        塔里琳会心一笑,悬挂在腰间的精致佩剑已然出鞘,光明神力从剑刃之中迸发出來,冲天而起,双手握剑,重重的一剑劈向了项彧的混沌九击第七式,,天道轮回。

        “嘭。”

        光明力量仿佛化为利剑一样,轻松的将项彧的火焰神力切成了两半,实力上的悬殊几乎不是任何技巧所能弥补的,只是一击,项彧的最强一招就已经被破了,“当”一声剑刃落在了枪柄上,一共四十五重神之浪潮冲击得项彧几乎马上就要吐血,强行咬住牙关撑住,但身躯却像是炮弹一般弹射回瞭望塔上,“啪”的一道气浪震撼开來,他必须依靠地面才能化解塔里琳的这强横一击。

        “彧公,您沒事吧。”

        一群将领目瞪口呆,谁也沒有想到号称军神后人的项彧居然连对手的一击都接不住,好歹项彧也是帝国屈指可数的人啊。

        项彧抬头看着风中的塔里琳,怎么也不会想到如此一个年轻的女孩居然会有如斯的力量,她身后的光翼轻轻扇动,仿佛是一种力量的加持般,十分玄妙。

        这口气怎么能咽下去。

        稍微回复了一下气息,项彧再度电射而去,嗜血枪狂舞,如龙般的直刺向天空。

        但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响起:“塔里琳,后退。”

        希音來了。

        项彧睁大眼睛,看到一个似曾相识的倩影,那是……秦茵吗,但像又不像,她的身后正在缓缓的张开一对金色光翼,并且双眸闭合,一道道细小的金色火焰飞舞在睫毛周围,她的眼皮轻轻跳动,仿佛随时都要睁开一眼。

        “你……我……”项彧目瞪口呆。

        但就在这一刻,炎曦之眸张开了,那是一对什么样的眼眸,神魔之眸也相形见绌,天地之间的威严瞬间就凝聚在了一起,压得项彧与身后的一群人几乎快要睁不开眼睛去对视,甚至不少将领已经纷纷跪了下來,无法忍受这灼人的气势与烈焰光芒。

        项彧本想说出來的话却被硬生生的挡回去了,脸上满是惊愕的飞翔落在瞭望台上,目瞪口呆的站在那里,说不出话來。

        炎曦之眸只是张开了数秒钟后就闭上了,希音淡淡道:“我们走。”

        流光飞梭,几个身影消失在黑夜之中,而这一夜希音军团也并沒有來进攻过。

        ……

        “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圣天关的议事厅内,项彧剑眉紧锁的坐在那里,口中不断的叨念着这句话。

        “彧公,到底怎么了。”一名万夫长问道。

        “难道你们就沒有看到她吗。”

        “她,是指谁。”众人愕然。

        “女帝……是女帝殿下,她……她复生了。”项彧甚至有些激动,激动到浑身都颤抖了。

        “不可能吧,不是传说……女帝殿下已经死了吗。”一名千夫长小心翼翼的说道。

        “不,殿下沒有死。”项彧不容置喙的说道。

        这时,桌案边的另一个人开口了:“沒错,彧公说的沒错,刚才老朽也看到了,她确实是秦茵殿下,音容笑貌与六年前的一模一样,老臣也见过她,认得她。”

        说话的人是禹城的太守,曾经觐见过女帝的老臣。

        “沒错,王太守说的沒错,她就是女帝殿下。”项彧眉头紧锁道:“只是让我想不明白的是女帝殿下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她成了西神界的天使了吗,而且那双摄人心魄的眼眸是怎么回事……”

        禹城太守道:“彧公,殿下既然死后轮回,想必是经历了许多事情,如今她统御数万人马兵临城下,我想……她应该是有什么东西想表达。”

        “不行,來人备马,我要出关去见她。”项彧猛然站起身。

        “千万不要。”太守急忙道:“彧公,您是万金之躯,如今还不能确定她就是茵殿下,您这样冒失前往,圣天关怎么办,彧公请放心,既然她來了,明天天一亮肯定还会有消息,我们拭目以待便是。”

        “这……”项彧沉默了。

        一旁的万夫长则道:“如果真的是女帝殿下重生了,这个消息足以振奋帝国人心,我们是不是应当立刻羽书传报给东都的三位殿下。”

        “不必。”

        项彧淡淡道:“暂时还沒有确信的消息,谁也不能随意传报,此外,这个消息今天我希望便止步于这个议事厅,谁敢擅自把消息传出去,小心他的脑袋。”

        一道寒意氤氲周围,众人齐齐的缄默不语了。

        禹城太守则含笑不语,他心里再清楚不过,当初项彧是听从女帝的调遣才去百岭城,借义和国之手除去了唐澜这个眼中钉,项彧东奔西走也算是为女帝立下了不少功劳,但换一个方式想,秦茵最器重的人一定是她的恋人林沐雨,所以这个消息绝不能让林沐雨先知道,必须在林沐雨出现之前,项彧要把能表的功劳全给表了,否则就失去先机了。

        这一夜,项彧无法入眠,直至雄鸡报晓的时候,外面传來了侍卫的声音:“彧公,关外有使者求见,自称是希音军团的统领,名叫丁奚。”

        “丁奚,。”

        项彧愕然:“丁奚不是和龙千林一起战死在龙形岛上了吗,他怎么会在关外,希音军团又是什么,难道说……”

        项彧的思绪乱成一团,打成结了,便不再多想,披上斗篷之后道:“來人备马,我亲自出关去迎接丁奚。”

        “是。”

        ……

        清晨,迷雾弥漫在城关之中,项彧率领众多骑兵破雾而出,通过关下的铁门出城,果然,城外的浓雾之中站着一个人,而且只有一个人,不是丁奚还会是谁。

        “果然是丁奚元帅。”项彧抱拳一笑:“久违了,不知道丁奚元帅如今又当了谁的使节了呢,想当初,丁帅是我帝国的迅白行省守备军万夫长,后來跟了秦毅,如今却又当了什么希音军团的统领,啧啧……元帅头戴三姓,让人可敬可佩。”

        丁奚神色坦然,仿佛听不见项彧的讥讽一般,道:“项彧将军可还记得昨晚那个金色眼眸的女子吗,她就叫做希音,她麾下的军队叫做希音军团,如今我就是希音军团的统领,为希音大人效力,这个回答你可满意。”

        “什么,她就是希音。”项彧后知后觉,眉头紧锁道:“丁奚,你到底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

        丁奚冷笑一声:“项彧将军刚才不是还笑我是个三姓家奴吗,我丁奚可不认这个说话,自始至终,我只效忠于秦而已。”

        “秦……难道她真的是。”项彧想要的答案已经呼之欲出了。

        丁奚淡淡一笑:“真或是假都不重要,我昨晚看了圣天关内的炊烟数量,贵军的人数最多也不过两万人,根本挡不住希音军团的铁蹄,何况在我们身后不久之后将会有二十万之众的黑石帝**队即将前來,项彧将军是聪明人,自然知道该怎么办了。”

        “殿下她……她为什么不亲自跟我说。”项彧道。

        “殿下金口玉言,岂能轻易对你说出这些,项彧,正午之前开门归降献关,将手中兵权全部交给希音大人,或许聚集我们两股兵力能够跟黑石帝国抗衡,否则的话,无论是商阳城还是禹城将都会成为一座死城,还望你珍重,这也是希音大人的意思。”

        “希音……”

        项彧眉头紧锁。

        “项彧,你还在迟疑什么,。”丁奚一声断喝道:“难道你想看到苍生劫难吗,难道你想违抗她的意旨不成,别忘了,你是谁家的臣。”

        项彧浑身一颤,竟被丁奚喝得浑身颤抖,过了几秒钟才抬头道:“不必等到正午了,丁奚大人请立刻回复她,项彧愿意献出城关,你们的军队随时可以开进城來,末将会提供居处和食物、草料,明山行省共计九万大军,随时听候调遣。”

        “好。”

        丁奚满意的点头一笑,策马上前拍了拍项彧的手臂,笑道:“放心吧,你这笔生意绝不会做亏了的,等到光复中土之后,你的地位比起现在只高不低。”

        “那,多谢丁奚大人了。”

        “我这就回去复命,请项彧大人备好饭菜,中午为她接风洗尘吧。”

        “是,末将遵命……”

        ……

        中午,阳光驱散迷雾,希音军团浩浩荡荡的进入圣天关内。

        项彧与一群帝国将领纷纷跪在道路两侧,齐齐大呼道:“臣等跪迎女帝殿下归來。”

        希音骑乘着一匹骏马,诧异的感应着道路两侧的人,最终面朝路边的项彧,闭着双眸,道:“我见过你,你是南国公项彧,平身吧,你地位尊贵,沒有必要向我行礼。”

        项彧一愣,却看到丁奚的脸上掠过一丝狡黠笑容,顿时感觉自己中了这只老狐狸的计了,难道说眼前的这个少女并不是女帝秦茵,但看着她的一颦一笑,简直就是一模一样,世上不可能有如此相似的两个人啊。

        算了,既然已经开城献关,后悔也來不及了,错照错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