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八百五十章 能战,能胜
  • 第八百五十章 能战,能胜

    作品:《炼神领域

        鏖战至正午时,双方的损失都已经无法计算了,钢铁护墙的北方土地上到处都是尸体,整片大地都快要染红了,双方捉对厮杀,由当初的阵列冲锋变成了一片片的厮杀场面,整个洛河口内到处都是人,到处都是杀声与不甘的惨嚎声。

        “吼吼吼……”

        虎豹骑凶悍异常,战虎死死的咬住对方坐骑的脖颈,硬生生的将战马的一整块肉都撕了下來,大口咀嚼,凶相毕露,事实证明,人类的坐骑确实无法对抗虎豹,整个战场上到处都是虎豹的吼声,以及战马的嘶鸣声,惨绝人寰。

        此消彼长,妖族的军队也露出了疲态,一片片蛇人被重盾兵用盾牌撞击的拥挤在一起,随后被长矛刺出无数个洞孔,鲜血狂涌,而狐族的骑兵则与虎豹骑、狼骑厮杀在一起,不断有人坠马而亡,令狐颜一脸愤怒的在人群中冲撞,但已经大有不支之色。

        “吼。”

        熊人奋力向前扑杀,但却被一片炬石车投射的炬石变成了火人,惨嚎着倒下,令人不忍。

        “夫人。”

        唐镇统领着一群骑兵突进而來,大声的喊着。

        令狐颜回身的那一刻,就看到唐镇已经浑身都是血,胸口还中了一箭,伤势很重,这让令狐颜心如刀绞。

        “噗。”

        一声闷响,那是一柄龙枪刺透了令狐颜的左腿,手持龙枪的龙骑士一脸狰狞,他的身后是一头已经战死的巨龙,推着龙枪带着令狐颜的身体就放倒在地,怒吼道:“去死吧,妖女。”

        “夫人。”

        唐镇疾驰而來,扬起利剑就劈向了龙枪的把柄,“咔嚓”一声砍断,却也连人带马的翻倒在地,抱着令狐颜的身躯滚出数米,胸前的箭矢折断,剧烈的咳嗽着,鲜血从口中狂涌而出。

        令狐颜忍着剧痛坐起身來,抱住唐镇的身躯,却眼睁睁的看着他昏厥了过去。

        泪水夺眶而出,令狐颜不顾沙场上的凶险,将脸庞埋在唐镇的脖颈间,失声痛哭起來:“不要死,千万不要死……夫君,你别抛下去一个人……”

        “上。”

        一群虎豹骑汹涌而來。

        但另一个方向也传來了一声怒吼“上”,是章炜的声音,他带來了数百人,均是提着刀剑与长矛的禁军甲士,迅速围成一圈,形成了一个极小的乾坤战阵,而章炜则提着长刀翻身下马,大声道:“來人,保护唐镇和令狐颜,其余人跟我上,掩护他们撤退。”

        身后,一名千夫长大声道:“章炜将军,大事不好了,汐郡主率领三万多人被围在了谷口处回不來了,怎么办。”

        章炜抬头看去,只见远方尘埃冲天,战场乱成了一团,但隐隐能看到大批妖族士兵被围在了中心,而空中则是巨龙盘旋,不断的喷吐着龙息,还能怎么办,此时此刻任何人都救不了唐小汐,不过以她的修为如果想逃还是沒有问題的。

        “不能管了,掩护唐镇夫妇撤退再说。”

        “是。”

        ……

        烟雾缭绕中,钢铁护墙上的众人全部面如死灰,天霁帝国的强横远远超过了众人的预料,二十万妖族军队加上五万镇**,整整二十五万人,甚至还略胜过于对方的人数,然而却在半天不到的时间里就完全落于下风了。

        “怎么还不來。”

        风继行遥遥的看着远方,脸上满是焦急之色。

        一旁,屈楚道:“快了……应当是快了。”

        “算了,不能等了。”

        风继行咬牙切齿道:“罗羽,立刻点齐所有禁军人马,随我出城迎战,救回汐郡主与那几万妖族的战士。”

        “是。”

        “信王,慎重啊,此时出城……凶多吉少。”甑亦凡低声道。

        “多谢凡公关心。”

        风继行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道:“如果我回不來,钢铁护墙就烦恼凡公的神威营來守御了。”

        “……”

        甑亦凡神色一凛,低声道:“方儿,传令下去,神威营准备集结,禁军全部出城之后我等立刻出城,如果信王回不來了了,我们又有什么脸面踏入帝国土地。”

        “是,父亲。”

        风继行欣慰的点了点头,这才像是帝国公爵的样子。

        ……

        “哈哈哈哈……”

        烟云弥漫之中的流霁兵团大营内传來北冥桓爽朗的笑声,他立于将台之上,一边瞭望着远方,一边哈哈大笑道:“秦贼的军队如此不堪一击,我看除了风继行的禁军之外,他们的军队都是一群乌合之众,大局已定了,舟信摇,这一战得胜,你的功劳最大,这一招倾巢而出果然厉害,以绝对力量碾压对手,漂亮,你放心,这一战后,天霁帝国的首席谋士就是你了。”

        舟信摇恭敬笑道:“多谢元帅提拔。”

        其余众将也纷纷恭贺舟信摇。

        但不多久后,忽然后方一名传令兵疾驰而來,大声道:“元帅,大事不好了,后方粮草大营多处起火,火势已经无法遏制了。”

        “怎么回事,是什么人。”

        “龙胆营,是林沐雨的军队。”

        “龙胆营不是已经被灭了吗。”北冥桓的嘴角抽搐了一下,道:“简直是一群混账……所有沒有出战的兵马,随我來,老子誓杀林沐雨。”

        “是。”

        ……

        就在北冥桓提刀率领数千人返回大营的路上,远方烟柱冲天而起,天霁帝国辛苦为三十万大军筹备的粮草算是已经付之一炬了,而在地平线上,一抹黑压压的人马杀了过來,正是龙胆营的骑兵,一路上狂风扫落叶般的将天霁帝国的火头兵、运粮兵等悉数砍杀掉,几乎所有人的刀剑上都已经染血,并且看到北冥桓的军队之后居然丝毫不让的冲了过來。

        林沐雨沒有选择,只能冲锋。

        “杀。”

        司徒森扬起长剑,大声吼道:“杀尽这群天霁贼寇,杀尽这些东蛮子,护我帝国、扬我龙胆军威。”

        众人纷纷跟着大喊:“护我帝国、扬我龙胆军威。”

        这才是真正的秦帝国最强军队,远远的嘶吼呐喊就已经让北冥桓身后的一群将领几乎肝胆俱裂了,当无数铁骑出现在视野中的时候,天霁帝国不少人都已经失去斗志了,面对这么一群训练有素、战力精良的龙胆营士兵,他们根本沒有获胜的机会,就算是有北冥桓这样的圣武神又如何,。

        “是北冥桓。”

        卫仇愕然。

        “魔心箭。”林沐雨低声道:“五百米,可以吗。”

        “行。”

        卫仇低喝一声,拈弓搭箭就射了出去,这可是五百米啊,一般的弓箭手哪儿有这样的臂力与准头,,但卫仇这一箭犹如流光般的射了出去,不偏不倚,就这么笔直的瞄准北冥桓的眉心而去。

        “嗯,。”

        北冥桓冷哼一声,忽地一歪头,左手一张一合将箭矢抓住,“嘭”一声捏碎了这枚淬炼了魔心石精华的白钻箭,但箭头却依旧飞了过去,“噗”的一声穿透了一名万夫长的头颅,这可是一个圣武战士级别的万夫长啊。

        “什么人,竟有这般箭术。”北冥桓心底微微一寒。

        ……

        “不行,沒有射中。”卫仇将长弓悬挂在马背上,抬手拔出佩剑,只能准备近战了。

        司徒森道:“北冥桓是神帝,一旦他发动修为,恐怕我们的折损肯定不会少,而且他也带了不少人,怎么办。”

        “不要紧,你们只管冲锋就是了。”

        林沐雨忽地将长剑归鞘,双掌合十,一道浩然神力涌出身躯,顿时金光璀璨的冲天而起,一道巨大金色轮印随着他的行进而向前突进,当他将双掌一起推出的时候,几乎耗光了体内一半的神力所凝聚出的神轮飞向前去。

        “嗡。”

        神轮并不是实质的物件,而是一种领域级别的力量,就这么撕天裂地而去,在平原上划过一道深深的沟壑直冲向北冥桓等人。

        ……

        “糟了。”

        北冥桓大惊:“是神轮,都小心了。”

        神轮,神境突破九十重洞天才有低微几率领悟的能力,就算是神界顶尖的诸神也极少有人能够驾驭神轮,但这种力量居然会出现在凡界的一个小子手里,实在是让人匪夷所思。

        北冥桓怒吼一声,凝聚神力护身,但他也只能保护自己身后的少数人。

        “轰。”

        神轮肆虐而过,无数残肢断体在空中飞扬,而北冥桓也被这一击轰得连连飞退,战马战死,体内血气翻涌,已经受了内伤了,回头看去,身后的众人死伤殆尽,一群圣武战士级别的将领居然只剩下寥寥数人,林沐雨这么轻描淡写的一击,竟然让天霁帝国折损了至少十名万夫长和百名千夫长啊。

        “混账,杀了他。”

        北冥桓怒吼不绝。

        残存的天霁帝国众人也都眼睛红了,提着兵刃直冲向对手,转眼之间与龙胆营相互冲击在一起,北冥桓凌空直下,天殛掌带着雷光轰向了林沐雨。

        ……

        发动神轮之后的林沐雨相比北冥桓绝对占不到便宜,他已经消耗了一半的神力,而北冥桓却只是受了轻微内伤罢了。

        “我來。”

        司徒森低喝一声,剑刃挥出,带着一道森寒力量,正是星辰诀之碧雪寒冰。

        “轰。”

        一蓬鲜血飞起,司徒森根本接不住这一击,被轰得口吐鲜血后退,卫仇飞速策马接住司徒森,道:“保护森将军。”

        林沐雨却从战马上飞起,长剑之上蕴满了紫阳之力,迎面对着天殛掌劈了出去。

        “嘭。”

        烈焰激荡,吹得许多骑兵飞退开去,而林沐雨则被天殛掌震得心绪紊乱,身形急速坠落,依旧落在踏雪的马背上,策马飞奔。

        “想走,。”

        北冥桓巍然立于空中,手里却多出了一把长弓。

        “所有人向前冲,不要停留。”林沐雨大声命令,如果三万龙胆营士兵被留在这里,只可能坏事,等到洛河口内的妖族军队被杀光的那一刻,龙胆营也会全军覆沒。

        “铮。”

        弓弦响处,一枚利箭从天而降,毫无预警的射入了林沐雨的胸膛之中,这可是神帝修为的北冥桓射出的一箭啊。

        箭头透出胸膛,带着鲜血,一片漆黑,是魔心箭。

        一阵虚弱感袭來,林沐雨险些跌落马下,体内的神力开始淤塞起來,气海中已经无法再凝聚神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