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八百三十四章 臣死于忠
  • 第八百三十四章 臣死于忠

    作品:《炼神领域

        

        雁鸣山上大部分树木都是枫叶,每逢秋天便有大量岭北的秋雁落在枫树之间,鸣叫不绝,故而得名,岭南的春意来得很早,烟花四月间雁鸣山上一片生机盎然,枫树抽出或嫩绿或娇红的新叶,莺莺燕燕,美不胜收。

        “笃笃笃……”

        四匹战马拉动的马车疾驰在盘山道上,山道多处被山石阻断,马车只能走走停停,而马车上的老人也便不断的发出剧烈的咳嗽声,马车后方,一共八名身穿深蓝色紫茵花军装的侍卫紧随而行,尧渊此行带来的人马并不多,至少跟他君侯的身份并不匹配。

        “站住!”

        行至山腰,一声低喝之下,树头上一名身穿异服的少女从天而降,手中擎着一柄流光闪烁的长剑,她穿的是战天使的衣服,在碎鼎界的人眼里看起来自然也就是异服了,星目圆瞪道:“你们是谁,不得擅闯雁鸣山重地!”

        马夫急忙止住战马,将马车的帘子掀开,只见一脸病容的尧渊坐在其中,恭敬道:“这位姑娘,在下大秦帝国靖海侯尧渊,求见希音小姐!”

        “靖海侯?”

        少女眯着眼睛笑道:“难道你不知道两国正在交战吗?这里是战天使的营地,战天使又隶属于天极大陆的阵营,你就不怕被砍成七八》 段扔下山吗?”

        尧渊身躯微微一颤:“我老了,死不足惜,但如果能用我这条老命换来凌空行省千万生灵免遭涂炭,我虽死无憾。”

        “哼,是吗?”

        少女轻哼一声,道:“算你运气好遇到的是我塔里琳,否则你这条命或许真的会一钱不值的被毙杀掉,跟我来吧。”

        “多谢姑娘!”

        塔里琳轻轻飞翔在前方,带着尧渊的马车前行,行不多远,另一名战天使出现了,是手提盾牌的骆飞。

        “塔里琳,这些人是怎么回事?”

        骆飞脚踏流云,身周神力萦绕,恍若战神下凡一般,皱着眉头说道:“不是说过任何陌生人都不得上雁鸣山吗?这里可是我们战天使军团的栖息、修炼之地,怎容凡人亵渎?”

        “他们要见希音大人。”塔里琳的回答十分简单。

        “凡人想见上界之神怎么会如此随意简单,希音大人岂是他们想见就能见得到的?”骆飞扬眉道:“塔里琳,你做事太过于武断与专横了吧?”

        塔里琳淡淡一笑:“骆飞,我知道你是多拉的人,但这件事你最好不要插手的好,否则你就是自找麻烦。”

        “没错!”

        塔里琳扬起颀长的脖颈,冲着山脉上空大声道:“希音大人,来自碎鼎界凌翰城的靖海侯尧渊要见您,如果您听到了,请来东山腰!”

        “塔里琳,你!”

        骆飞气得浑身发抖:“你这是什么意思,端出希音大人来压我吗?”

        “是又怎样?”塔里琳格格笑道:“骆飞,让你去寻找食物,你找到了没有?这雁鸣山上那么多的野味,凭你这个6级战天使不会一只都猎不到吧,那你可真是个废物了。”

        “谁说我猎不到?”

        骆飞神色铁青,手掌向后一横,顿时一头巨大的独角鹿出现在身后。

        也就在这时,空中传来空间撕裂的声音,并且一下子就来了两个人,伴随着神力的铺开,希音和多拉两人一起从天降临。

        “怎么回事?”多拉斥问道。

        骆飞道:“希音大人、多拉,塔里琳私自带人上山,被我给拦住了。”

        “是谁?”多拉的目光落在了马车上。

        “是我。”

        苍老的声音从马车里传出,帘子拉开之后,一名侍从恭敬的扶着尧渊走下马车,尧渊根本就不敢抬头,行礼道:“秦帝国凌空行省执行总长、靖海侯尧渊参见希音大人。”

        希音双眸紧闭,点点头:“不必多礼。”

        尧渊站直身躯,喘着粗气,这才抬头看向了希音和多拉两个人,当就在尧渊的目光落在希音身上的时候,他忽然身躯剧烈颤抖了一下,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支支吾吾道:“秦……秦茵殿下,茵殿下,是您吗?真的是您吗?”

        “我不是你们的茵殿下。”希音数不出的平静,道:“我是来自西神界的七级战天使希音,靖海侯你不必对我下跪。”

        “不,一定是你……”

        尧渊摇了摇头,大约是由于激动的关系,老泪横流道:“殿下您不记得我了吗?在您小的时候,老臣曾经抱过您啊,还有还有……您七岁生日那一年,老臣还送过您一柄玄铁匕首护身的啊,难道您都已经忘了吗?”

        “不,我不是她。”希音的睫毛微微颤抖了一下,仰头面对天空,一阵雾气落下,道:“尧渊大人,还是说说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吧?”

        尧渊难以置信的看着她,道:“老臣……老臣……”

        他支吾了半天,却不知道说什么是好,猛然再次跪在地上,大哭道:“你不是希音,你是秦茵,你是我们大秦的女帝啊,你一走便是六年,你可知道我们这些臣子们是怎么熬过来的?你可知道林沐雨、风继行、秦岩三位殿下为你做了多少事?如今天极大陆入侵,生灵涂炭,多少你的子民正在妻离子散,你快点回来吧,老臣求你了!”

        说着,尧渊的额头重重的连连磕在了地上,顿时山石触破皮肤,鲜血淋漓流淌而下,十分惨淡。

        “君侯!”

        一群侍卫跪成一圈,一个个都又悲又怒:“君侯何必如此作践自己,她既然不承认自己是女帝殿下,那想必就不是,君侯快起来。”

        “都给我滚开!”

        尧渊一掌落地,斗气飞旋,将侍卫们强行推开,抬头看着秦茵,道:“茵殿下,您不记得老臣可以,难道您也忘记了这件斗篷了吗?”

        他的斗篷有些破旧,磨损了许多,但看得出来用心保养了,斗篷下摆处的金色紫茵花在晨光下艳丽得像是真的一般。

        “这是您亲手锈的紫茵花,难道殿下忘记家族列王的祖训,忘记了曾经的自己了吗?你的哥哥林沐雨为了帮你守这片江山,风里来水里去,那么多年的风雨飘摇吃了多少苦,忍受了多少屈辱,难道茵殿下真的忍心看着他继续这样下去吗?”

        “我……”

        希音张了张下去。

        尧渊咬牙道:“殿下,您睁开眼看看老臣,看看这片属于您的江山,好吗?”

        希音的睫毛微微颤抖,她咬着银牙,缓缓摇头:“不……不,尧渊,你不会想看到我睁开眼睛的,你……你这次来到底想做什么?”

        “我……”

        尧渊心口一痛,道:“黑石帝国的这群财狼残暴不仁,他们嗜血暴虐,在东田郡屠城,一路上多少帝国子民死于屠刀之下,如今他们即将攻打凌翰城,一旦凌翰城失守,城内数百万百姓必然会遭受覆顶之灾,既然殿下不愿意承认,老臣也不求殿下能帮我们守住凌翰城,只求希音大人您能大发慈悲,救救城内的无辜平民,在老臣战死后不要让黑石帝国的畜生们屠城,可以吗?”

        “嘻嘻……有点意思。”

        多拉冷笑了一声,道:“尧渊,我们是对立的敌人,你恳求敌人放过自己一马,你是把我们当成了傻瓜还是真的老糊涂了?”

        尧渊沉默不语,眉头紧锁。

        骆飞也笑了:“老头儿,立刻滚下山去吧,这里没有你要找的秦茵,只有西神界的希音,滚吧,再敢在这里大放厥词绝不放过你。”

        一群侍卫纷纷拔剑,守在尧渊周围,他们知道眼前的这些年轻人都是神,但却没有一个后退,一个个大有视死如归的气概。

        就在这时,一个轻轻的声音响起:“好,我答应你。”

        是希音的说话。

        多拉、骆飞都一愣。

        尧渊则抱拳跪拜在地:“那老臣代凌翰城的百姓多谢希音大人了。”

        站起身来,尧渊的身体虽然非常孱弱,但却昂起了头颅,目光森寒的看着多拉、骆飞等人,道:“没错,我们是敌人,黑石帝国的军队要来就来吧,老朽会磨快刀剑等着你们,想吃掉凌空行省的都城,小心崩掉你们的牙齿!”

        “……”

        骆飞沉默不语。

        多拉则看着尧渊的马车远去之后才皱眉道:“希音,我们不能太过于干涉黑石帝国的军队,说到底是他们在打仗,而我们只是协助罢了,你这样屡屡干扰黑石帝**队的规矩,恐怕于理不合,一旦惹得他们的元帅百里秦动怒对我们并不是什么好事。”

        说着,多拉顿了顿,意味深长的说道:“百里秦天赋惊人,拥有87重洞天修为,放眼整个位面也是罕逢敌手的强者,即便是我们……恐怕也没有一个是他的对手,希望你好自斟酌,别触怒了这位凡界的神帝,否则我们都会不好过。”

        “不用说了,多拉。”

        希音转过身来,双眸自然闭合,脸上毫无表情的说道:“该怎么做我自有分寸,不必你来教我,倒是你似乎忘记了自己天界之神的身份,来到凡界之后杀意越来越盛,别忘了你的身份,你是一位六级黑翼战天使,不是嗜血的恶魔。”

        “哼,我自然知道,不必你来提醒。龙形岛的军队何时调遣过来?”

        “他们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明天一早,苍炎军团将会攻打凌翰城,我打算率领我的十名龙骑士前往助战,你觉得呢?”

        “随你吧。”

        希音似乎有些疲倦,幽幽一声叹息,道:“塔里琳,我们回去。”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