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八百二十八章 弓尚明
  • 第八百二十八章 弓尚明

    作品:《炼神领域

        惨烈的海战持续了近五个时辰,不管风继行愿不愿意承认,这场海战帝国都已经打输了,楼船几乎损失殆尽,艨艟、铁皮船也所剩无几,这一战,至少超过十万帝国勇士葬身在东海之中,经过这一战,帝国已经无力再和天霁帝国争夺海域主权了。…≦頂點說,..

        “刷刷……”

        空中两道人影掠至,正是林沐雨和唐汐。

        “我们来晚了。”

        看着海水中的残骸,林沐雨脸色苍白,缓缓落到了甲板上,道:“风大哥,你怎么样?”

        “没事。”

        风继行勉力站起身来,但神力与体力都已经耗尽,身躯猛烈的晃了晃。

        林沐雨急忙上前扶住,却发现风继行的胳膊上满是伤痕,血水浸透了衣甲,他可是一个神境强者啊,居然会受伤严重到这种地步!

        “阿雨,你回来啦?”风继行惨然一笑:“我们输了。”

        林沐雨剑眉紧锁道:“天霁帝国利用龙霁兵团的一部分兵力作为疑兵把我和汐牵制在八荒原上,我们失算了,这是我的过错。”

        风继行缓缓摇头:“不,你没错,是我无能,这一战居然会败得那么彻底……”

        “别了,赶紧抢救落水的士兵,及时施救!”

        “嗯!”

        ……

        一直到深夜之后,残破不堪的船队才从东海上返航,把所有能救的人都救了回来,至少海面上的尸体,根本无力救回,只能任其葬于深海了。

        苍风港的夜晚不出的寒冷,海风呼啸而来,也带来了远处兵营里的哭声,许多人失去了同伴和挚友,并且更多的人看不到活下去的希望,如此强大的对手似乎注定了失败与死亡。

        “军心一乱,士气就落入了低谷。”

        中军帐内,风继行一脸疲乏,声音低落的道。

        林沐雨缄默不语,过了半晌,站起身来道:“既然海战打不过,那就准备陆战了,传令下去,各大军团休整三天,准备再迎战!战斗统计还没好吗?”

        一名书记官恭敬道:“好了,殿下。”

        “读!”

        “是!”

        书记官捧着书页的手微微颤抖,道:“此战命名为苍风海战,我军被击沉楼船81艘,被击伤楼船74艘,铁皮战舰被击沉74艘,击伤198艘,艨艟战船被击沉11艘,击伤7艘,走舸被击沉与自毁1747艘,被击伤114艘。”

        林沐雨听得心底沉甸甸的一片,感觉脑袋有些晕眩,抬手道:“继续念,阵亡人数。”

        “是。”

        书记官的声音变了许多,道:“此战阵亡万夫长7名,千夫长84人,阵亡士兵共计十四万五千多人,伤七万余人,被俘虏约三百余人,战场太乱,这些记录都只是估测,并不能完全确定,三位殿下,伤兵营已经满了,灵药司带来的伤药将会在七天内告罄,必须重新从兰雁城抽调。”

        “知道了,去办吧。”林沐雨挥挥手,示意书记官下去。

        风继行抬起头来,一双眼睛有些红,道:“诸位,都议一议吧,接下来怎么打?”

        百里沧低着头,沉默不语,身为帝国水师统领,这一仗如此惨败他是脱不开干系的。

        苏妤咬着红唇,但无计可施。

        镇**统领唐镇、妖族圣女令狐颜夫妇也保持着沉默,他们没有参与苍风海战,但这场大战对他们来也等于是一场噩梦的到来。

        最终,三代老臣甑亦凡咳了咳,道:“除了整军备战,别无他法。如果天霁帝国的军队从三大港口之外的海岸登岸,我们是无法阻止的,为今之计就只能紧守各大城池,坚壁清野,只要我们守住城池,让天霁帝国的军队失去补给与粮食,他们是无法持久战的。”

        甑亦凡的话让众人眼睛一亮,此时此刻,似乎也只有他的话能让人看到希望。

        “话是这么,但如果天霁帝国的军队登岸,他们想进攻任何一个城池,以上百名龙骑士的威力,咱们北方三大行省哪一个城池恐怕都守不住。”风继行淡淡道,也给众人燃起的希望浇上一盆冷水。

        令狐颜看向了林沐雨,问:“雨殿下,您有什么主意吗?”

        林沐雨心头乱成一团:“没有,七海行省有消息没有?”

        “暂时没有。”苏妤道:“就算是那里发生战事了,也至少要两天消息才能传到我们这里。”

        “有天霁帝国主力舰队的消息吗?”林沐雨又问。

        “没有。”

        苏妤再次摇头:“我们派去的战鹰斥候看来是凶多吉少了,龙骑士想杀战鹰斥候简直是易如反掌,我们或许根本就不应该派斥候去海上刺探军情,他们只是白白送死而已。”

        林沐雨沉默好一会,道:“好了,都回去早休息,明天一早,大军拔营返回冬霜城。”

        “是!”

        似乎除了这个,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

        次日清晨,当唐汐推开林沐雨房间门的时候,被他的样子吓了一跳,双眼血红,神色颓然,哪儿还有一丝当初兰雁四杰的英俊模样?

        “沐沐……你,你一夜没睡吗?”唐汐心疼得不行。

        “睡不着。”

        林沐雨披上衣甲,目光落在洗脸盆的水中,:“我想了整整一夜,却没有想到任何可行的办法,我们只能步步被动,眼睁睁的看着天霁帝国蚕食当初父皇交托给我们的版图。”

        唐汐抿着红唇,轻轻从后面抱住他,柔声道:“你不要这样吓我,你快要把自己逼疯了,求求你,别这样了……”

        林沐雨微微一笑:“当初茵在时,我总能想到好办法,可现在茵不在,我就像是丢了魂一样,变成了一个没用的废物,甚至我都有些心疼自己,心疼自己是这样一个没用的废物。”

        “你别了……别了!”唐汐的泪水夺眶而出。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飞报,传令官恭敬的跪在了台阶外的青石板上,道:“启奏殿下,羽书飞报,昨天深夜天霁帝国的兽骑兵攻击通天行省的木郡,这是木郡传来的求援信,大约是四个时辰前的书信了,忠王殿下问是否发兵增援?”

        林沐雨浑身一颤,心底一股寒意顿生,道:“不必了,木郡已经失陷了,传令下去,立刻调集五万龙胆营骑兵,火速驰援通天城,他们夺了木郡,下一个就是通天城了!”

        “是!”

        当传令官走了之后,林沐雨却失神的一下子跌倒在房间角落里,浑身不自觉的颤抖着,脸色苍白,仿佛重病之人,喃喃道:“他们怎么会在木郡……他们怎么会在木郡……”

        “他们分兵了。”

        唐汐沉下身来,拥住可怜的恋人,道:“他们从一开始就算定了要分兵去打通天行省了。”

        林沐雨目光茫然:“通天城不能丢,通天城一旦丢了,我们南北四大行省的枢纽通道就会被切断,帝国东境就完了……不能丢,绝不能丢……汐备马,我们跟龙胆营一起增援通天城,或许还能赶得上!”

        “嗯……”

        唐汐目光柔和,但看着林沐雨的样子却心如刀绞,敌我强弱的悬殊几乎快要把他压得崩溃了。

        ……

        一场春雨降临帝国东境,木郡的郡城中开满了一树的梨花,仿佛白日的萤火一般皎洁好看。但空气中除了梨花香味,却还有弥漫着淡淡的血腥气味,那是经过杀戮之后的气息,甚至,就连路边的梨花也溅上了一的猩红。

        城池中,黑压压的虎豹骑保护着中心一列骑马的人缓缓而行。

        人群簇拥着的一人十分魁梧,身披金色披风,正是天霁帝国的元帅,6重洞天圣武神之一的北冥桓,帝国皇帝北冥渊的弟弟。

        北冥桓目光睥睨的看着两侧正在打扫的战场,无数守城士兵的尸体被堆积在一起,血水和雨水混合在一起,流淌在沟渠之中。

        一旁的统领级将领笑道:“元帅,这一战我们闪电般袭取了城池,或许,来一场屠城犒赏三军,会让将士们更加士气高昂。”

        北冥桓笑了笑:“卡斯特统领想屠城吗?”

        “属下只是提议。”

        “哦?”

        北冥桓又看看另一侧,那是一个儒生装束的年轻人,身披一袭白色斗篷,整个人看起来儒雅之极,道:“弓尚明,你认为呢?”

        这人正是北冥桓麾下第一谋士。

        弓尚明微微一笑,:“得城池易,得民心难。元帅,圣皇陛下向来以德服人,我们既然想得到碎鼎界的天下,那也要以德服人,不能让碎鼎界的平民怕了我们,那样的话恐怕我们夺了一座城池之后便会失去另一座城池。”

        “哦?”

        北冥桓轻笑:“先生请赐教。”

        弓尚明抱拳道:“张贴榜文,约束三军,不得欺压百姓,此外,剥夺原来封臣的土地,将其均分给平民,这样一来,人心和城池便都是我天霁帝国的了。”

        “好!”

        北冥桓赞不绝口:“吾得先生一人,如得十万雄兵。”

        弓尚明恭敬道:“元帅谬赞了,我看我们还是尽早出发攻打通天城吧,我们越快,林沐雨反应的时间便越少,通天城的兵家重地,夺了通天城,就等于断了林沐雨的一条手臂。”

        “好,听先生的,传令三军,吃饱喝足之后出发,全速前进,攻打通天城!”

        “是!”

        一旁,卡斯特头,但看向弓尚明的目光中却带着一丝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