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八百一十八章 龙形岛之战
  • 第八百一十八章 龙形岛之战

    作品:《炼神领域

        热门推荐:、 、 、 、 、 、 、

        龙形岛,初春的迷雾萦绕在海上,使得视野不超过五十米,经过多年的经营,龙形岛的海岸边埋下了无数人工岛礁,为的就是阻止來自任何方向的战船靠岸,海岸上每隔百米便是一个临时哨岗,每隔两里地则是一个临时营地。

        清晨的雨雾从天而降,海岛的春天似乎來得更早,不少义和国士兵已经脱下了铠甲,他们围着一块巨石周围,大声的叫着骰子的点数,一个个脸色涨红,他们赌的不是别的,正是每个月三次的“享乐”机会。

        为了稳定军心,少主秦焕早早的定下了新的营姬规定,每一百人的军队配备营姬一个,但一个士兵在每个月只有三次享用营姬的机会,所以这群士兵在闲暇之余赌博所用的筹码不是金茵币,而是享用营姬的机会。

        “豹子,豹子。”

        一个肩膀上带着两颗银星的老兵大声喊着,他是一名百夫长,但看年纪至少已经五十岁开外了。

        当竹子所制作的盅拿起之后,下方的骰子果然是三个“1”,顿时这老迈的百夫长狂喜不已,高兴得脸上都已经青筋暴起了:“哈哈哈,张三儿、李猴子,你们这个月的三次机会全部归老子了,哈哈哈,你们服不服。”

        精瘦的士兵一脸失望的咧嘴道:“连续三次豹子,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说不定做了手脚呢,我说老王头,你可要悠着点,一个月二十一次‘大干一场’的机会你受得了吗,别把你的老腰给闪了,我听说前锋营就有一个老家伙前不久死在营姬的肚皮上呢。”

        百夫长一抬手:“臭小子你敢咒我,老子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李猴子却哈哈大笑飞也似的逃走了。

        “你小子去哪儿,不要擅离职守,不然被丁帅抓到不给你一百军棍才怪。”

        “我沒走,去尿个尿。”

        “哼,懒驴上磨屎尿多,去吧去吧,快点回來。”

        李猴子提着裤子直奔海岸边,远远望去一片迷雾,岸边则是一片芦苇地,便跳进了芦苇地里,一边小解一边哼着义和国曲子,。

        “大姑娘啊白又白。

        两个x子竖起來。

        叫声哥哥你真坏。

        说了不要你还來。

        一月里來是上夕。

        二月里來蒸花糕。

        妹儿妹儿还不來。

        哥哥等你……”

        还未唱完,忽地芦苇上空一道黑影袭來。

        “噗。”

        一箭穿喉,鲜血飚飞十米之遥,李猴子连退数步,脸上满是茫然,喉咙完全被洞穿了,那枚冷箭射穿了他的喉咙之后笔直的射入后方的岩石之中,嗡嗡翎羽颤抖不已,这是何等强悍的臂力才能射出如此劲道的箭矢。

        “李猴子,李猴子。”

        一名士兵走來,眯着眼睛解下裤子,正要小解的时候看到前方躺在地上的尸体,顿时浑身一颤,脸色苍白一片:“快……快來人啊,李猴子死了,李猴子死了。”

        岸上营地里正赌博的士兵飞速赶來,一个个披上甲胄如临大敌,但似乎除了李猴子的尸体之外就什么发现都沒有了。

        “到底是什么人杀了李猴子。”老迈的百夫长握着铁矛,道:“妈的,难道他不知道李猴子的姐姐的是秦焕小殿下的侍妾吗,真是找死……”

        “大人,你听,海上有声音……”

        “什么声音,我怎么听不见。”

        “您仔细听。”

        百夫长眉头紧锁,四周寂静一片,海上传來了海潮声,同时……似乎还有一些节奏一致的声音,那是划桨声。

        “迷雾太重了,海上有人。”

        “不知道,现在怎么办。”

        “点燃烽火。”

        “是。”

        一名士兵点燃火把,直奔不远处的一座烽火台而去。

        但他尚未來到烽火台旁边就整个人站定不动了。

        “怎么了,张三儿,你小子魔怔了吗。”百夫长不耐烦的喝问道。

        张三儿却目光笔直的盯着头顶上空,那里……有个人,沒错,那人就站在烽火台上,赤手空拳,但一身精悍铠甲,在他的上空便是一个巨大黑影,那是一头盘旋在空中的巨兽,,龙。

        “我……我……”

        张三儿甚至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清楚,忽然开始七窍流血起來,一股几乎让他心脏停止跳动的强大领域气息落下,转眼之间张三儿口喷鲜血,整个人爆开成为了一团血雾,死无全尸。

        “我的天,到底怎么了,。”百夫长大惊。

        就在这时,海岸边的声音越來越大,“蓬蓬蓬”的声音不绝,是船只撞击在人工礁石上的声音,紧接着海上刷刷刷的射來极为浓密的箭矢,惨叫声连连,转眼之间这个临时营地里的百名士兵就战死一半了,甚至他们还沒看到对手的踪影。

        “举起盾牌防御。”

        百夫长大声喊着。

        一群士兵纷纷从地上拾起盾牌组成了盾阵,将身体蜷缩在盾牌后方,长矛突起,肃然迎敌,强将手下无弱兵,丁奚、龙千林带出來的军队注定不会太差。

        但这一次对手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想象,空中一只庞然大物带着呼啸声降临,那是一头火龙,全身包裹在红色鳞片里的火龙,龙背上还有一名身穿火红色铠甲的龙骑士,一双冰冷的眼眸中射出充满了杀戮**的光芒。

        “完了……”这是老迈的百夫长的最后一句话。

        “吼。”

        火龙扬起脖颈,一道道烈焰在它的咽喉内鼓荡着,下一刻低头将龙炎倾洒在人群之中,高温龙炎何等可怖,几乎瞬间就烧熔了义和国士兵的盾牌,将他们连同战铠、兵刃一起烧成灰烬,只是转眼之间,这个临时营地就已经被清理掉了。

        “韩蜀大人。”

        远方的战船上传來喊声:“他们在海岸边缘埋下了暗礁,我们不少战船都已经触礁了,怎么办。”

        空中的龙骑士正是韩蜀,他冷冷一笑:“区区的暗礁何足惧哉,都让开,我來。”

        “刷。”

        人影从龙背上电射而下,韩蜀全身蕴满了神力,重重的一拳从天而降,空间为之扭曲,“嘭”的一声爆发出來一道冲击气浪來,顿时水面颤抖不已,无数水珠凝聚在水面上摇曳着,而脉动冲击则在海水之中波荡开來,那些隐藏在水底的暗礁悉数被震碎。

        碎天拳,韩蜀的得意技迅速赢來了一片喝彩声。

        一艘艘战船开始靠岸,甲板落下之后,骑兵、步兵纷纷登岸,转眼之间就在龙形岛上汇聚成了一支军队,同时,空中巨龙盘旋,龙吟声不绝。

        韩蜀重新回到龙背之上,睥睨着下方的军队,道:“元帅的战舰何时抵达。”

        “一炷香的功夫。”

        “好,迅速清理周围的战场,把这些义和国的军队全部拔掉,这座龙形岛将会是我们黑石帝国在碎鼎界攻占的第一片领土,此外,派遣使节前往义和国的都城去,告诉秦毅那个老家伙,我们元帅要见他,如果他同意归降的话,或许还能放他一条生路,否则的话……龙形岛将会被我们夷为平地。”

        “是。”

        ……

        黄昏时分,龙形岛上紫色光芒连连冲天而起。

        魔晶炮,那是从帝国领土上得到的情报加以研发而铸成的巨炮,虽然义和国的魔晶炮略显粗糙、精度也不够,但威力却并不逊色太多。

        “哗哗哗……”

        魔晶炮的冲击波气浪不断席卷回本阵來,将有些孱弱的士兵冲击得连连后退,战壕内,丁奚一身金色铠甲,横刀立马,脸色铁青的看着空中。

        沒错,魔晶炮刚刚肆虐过的地方,一头头巨龙缓缓升腾而起,每个巨龙周围都有一个颜色深浅不一的湛蓝色气旋,是龙御斗旋。

        “他们无惧魔晶炮……”

        丁奚的声音有些颤抖。

        “怎么办,丁帅。”一旁的统领级战将脸色铁青:“黑石帝国的军队十分强横,虽然数量上未必比我们多多少,但是他们有黑石龙骑团,我们却什么都沒有,这场仗还怎么打。”

        “我们沒有选择的余地了。”

        丁奚令旗一挥,低喝道:“派出骑兵冲击他们的队列,用投枪,能多杀一个是一个,义和国绝不坐以待毙。”

        “是。”

        杀声冲天而起,海岛上无数义和国辛苦积累下來的铁骑冲向了对手,但在巨龙的嘶吼声中,这些铁骑的命运仿佛也早就注定了。

        “哈哈哈,就这么來送死吗。”

        空中,韩蜀狂妄大笑着:“都说丁奚是一代名将,如今看來不过尔尔,那么……这个名将的传说今天就由老夫來结束吧。”

        “嗡。”

        他纵身而落,一拳轰在大地之上,空间悉数龟裂开來,无数义和国铁骑连人带马被扭曲的空间所撕碎,鲜血的气味迅速弥漫在空气中,战斗变得无比的惨烈。

        “杀,投射。”

        高速移动中的义和国铁骑纷纷扬起投枪,“刷刷刷”的投射出去,投枪威力惊人,只是一轮投射,至少数百名黑石帝国的骑兵、步兵、弓兵便已经葬身在了异国土地上。

        但投枪数量有限,但投枪用完之后,义和**队只能依靠刀剑拼杀。

        空中龙骑士盘旋,龙息与剑气一道道的纵横交错在大地之上,使得整个战场都变得那么不平衡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