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八百零九章 龙霁兵团的礼物
  • 第八百零九章 龙霁兵团的礼物

    作品:《炼神领域

        雪花飘零在天地之间,雪原上一眼望不到尽头,寒风瑟瑟,冻得战马直打响鼻,一群中南疲倦不堪的中南铁骑将甲胄卸下悬挂在马背旁侧,甚至就连魔族的战旗都已经东倒西歪了,一行人在雪原上迤逦而行,尽量避开冰窟与冰山,否则马匹将无法通行。

        浅风似乎特别的冷,将狐皮围脖紧了紧,一双剑眉之上已经凝结了厚厚的一层冰霜,他皱了皱眉头,鼻间仿佛嗅到了什么气息,禁不住整个人都颤抖了一下,停留在了原地。

        “元帅,怎么了。”一名副将问道。

        “似乎有血腥味……”浅风眉头紧锁道。

        “血腥味。”

        “嗯,陛下的驻地距离我们还有多远,最多十里地了。”

        浅风心底生出了些许不安,猛然扬起鞭子抽打战马,大声喝道:“前队骑兵随我全速前进,快点,所有人丢下甲胄,全速行军。”

        一群高等魔族骑兵目瞪口呆,随后打马疾行跟着浅风去了。

        马蹄声踏着冰层,发出吱吱的响声,上千名骑兵一起行进仿佛地震一般,甚至就连冰层上也产生了丝丝裂纹,似乎随时都会崩塌一样。

        ……

        血腥味越发的浓郁,当浅风的战马踏上一片尚未冻结的荒原的时候,眼前的一幕让人终身难忘,。

        一望无际的荒原上到处都是尸骸,魔族的尸骸,甲魔、翼人、高等魔族的尸体混在一起,残肢断体到处都是,魔族战旗东倒西歪,折断无数,四下烈焰熊熊,许多甲魔的尸体还在燃烧着,焦臭味与血腥味混杂在一起让人十分难忍。

        “陛下……静儿……”

        浅风失神的滑落马下,跌跌爬爬的走向前去,战靴踏入满是鲜血的泥洼里,迸溅了一身的血迹。

        身后,一群中南铁骑都震惊了。

        看着炼狱场一般的驻地,他们吓得魂飞魄散,这是魔族噩梦般的一天,简直比八荒原上的惨败还要更加凄凉,魔族在这一天失去了最后的希望,沦为大陆上的无主之魂。

        “浅风元帅……”副将脸色惨淡的说道。

        浅风仿佛沒有听见一般,拄着长剑,一步一步的走向了远方,那里,不计其数的甲魔尸体堆积如山的焚烧着,而在尸体中心则是一群手持长剑的高等魔族守卫,他们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有的被刺透心脏,有的被砍掉了头颅,死状极为惨烈。

        “静儿……”

        浅风踏着鲜血前行,寒风吹拂着他的血迹斑斑的斗篷,显得十分狼狈,周围很多高等魔族侍卫的尸体,他们是为了保护主人而被杀死的,而更外围的甲魔更是为了保护魔皇才死于非命,就在战圈核心处,几具失去头颅的尸体静静的躺在那里。

        “为什么会这样。”

        浅风目光暗淡的坐在了血水之中,牵起一旁一具尸体的冰冷手掌,大风吹乱了他的长发,喃喃道:“到底是为什么,静儿和宁儿犯了什么样的错,为什么会这样……”

        他忽地笑了,笑得无比狰狞。

        笑了许久,笑得癫狂,笑到泪水横流。

        ……

        “元帅。”

        空中,一名翼人大声喊道:“西方來人了,似乎……似乎是一群骑乘巨龙的人,他们已经发动对我们的进攻了,怎么办,。”

        浅风抱起失去头颅的封静儿的尸体,淡淡道:“收殓陛下和两位殿下的身躯,留下第二营抵挡强敌,其余人跟我一起撤退,我们沒有粮草和兵刃,根本不会是他们的对手。”

        “他们到底是什么人。”副将问道。

        “那是天霁帝国的徽记……”浅风遥遥的看着远方,道:“撤退。”

        副将慌了:“元帅,我们早就已经无路可退,还能去哪儿。”

        “八荒原,我们重回大陆。”

        “这……”

        ……

        两天后,东都冬霜城。

        虽然已经是春天,但冬霜城的墙壁上依旧冻成了厚厚一层冰霜,犹如寒冬一般,城墙上守御的士兵对着手掌呵气取暖,远处,冻成冰块的官道上两个骑着马匹的人影迤逦而來,肩上还扛着一面金色的旗帜,看起來并不是战旗,而更像是某种使节的权杖。

        “來人止步,否则放箭了。”

        负责值守的将领是章炜,提着战刀一脚踏在雉堞之上,燕颔虬须的低喝道:“什么人,竟敢擅自來东都,看起來你们并不像是碎鼎界的人。”

        城下其中一个精瘦的人笑了笑:“沒错,我们是天霁帝国龙霁兵团统领方岚大人派來的使节,特來赠送礼品给贵国的秦王殿下。”

        “龙霁兵团的人。”章炜扬眉道:“龙霁兵团不是在天霁帝国吃肉喝酒吗,你们來碎鼎界做什么,给我拿下。”

        小门开启,数十名禁军铁骑冲了出去,轻而易举的将两个使节拿下。

        “章炜将军。”

        一名禁军恭敬道:“从他们的马背上搜到了几个锦盒,您看看。”

        “打开。”

        “是。”

        当锦盒打开的时候,章炜禁不住的倒吸了一口冷气,脸上的狂妄与乖张一扫而空,冷冷道:“走,带着他们去凌汐殿。”

        “是。”

        马蹄声驰骋在城池之中,很快抵达东都大殿,经过数日的修缮之后大殿已经面目一新并且刻上了金字铭文,大大的“凌汐殿”三个字刻写在宫门上方,名字是林沐雨、风继行一起想出來的,至于到底为什么起这个名字,他们两个也说不清楚,大约是因为唐小汐的关系吧。

        凌汐殿上正在晨会,由于各个军团的统领与三四六部官员大部分都住在凌汐殿里,所以晨会举行得十分早。

        一张巨大沙盘摆在大殿正中心,上面摆满了代表各大军团兵力的蓝色筹码,但却沒有红色筹码,因为至今为止沒有人知道天极大陆的兵力在哪儿。

        “殿下。”

        章炜的声音从外面传來:“大事不好了。”

        “章炜什么事,慌慌张张的。”风继行扬眉问道。

        章炜大步流星的踏着红色地毯进入大殿之中,道:“城外來了两个自称來自天霁帝国龙霁兵团的使节,他们带了礼品來献给雨殿下……这礼品……”

        “怎么了,支支吾吾的。”林沐雨道:“到底什么礼品,拿上來。”

        “是。”

        章炜一摆手,三名禁军捧着锦盒进入了大殿,将礼品摆在了王阶之上。

        “神神秘秘的做什么,打开吧。”唐小汐道。

        “是。”

        禁军士兵们伸手打开锦盒,顿时唐小汐、林沐雨、风继行、秦岩等人都惊呆了,锦盒里放着的赫然是三颗头颅,封元、封静儿、封宁儿父女的头颅啊。

        唐小汐一个趔趄摔倒在地,头脑里一片空白,喃喃道:“怎么会是这样……宁儿殿下她……是什么人那么残忍的杀了宁儿殿下。”

        她的泪水夺眶而出,被困在魔族通天峡里那么久,可都是一直是封宁儿在陪着她的啊,那么一个温柔婉约的少女的,到底是什么人那么残忍的杀死了她,。

        “宁儿殿下……”

        林沐雨心头十分苦涩,封宁儿的音容笑容仿佛还历历在目一般,他上前一步,单膝跪在了封宁儿的头颅前方,声音微微颤抖,低声道:“安息吧,宁儿……”

        “阿雨,你沒事吧。”

        风继行担忧的看了一眼林沐雨,又看了一下唐小汐,他知道,在兰雁城的时候封宁儿就表现出对林沐雨的爱慕,这种感觉是说不出來的,一个爱慕自己的少女虽然有缘无份,但看到她被如此残忍的杀死,林沐雨的心里肯定不好受。

        伸手盖上锦盒,林沐雨不忍再去看,抱着唐小汐的香肩将她扶起來,声音冰冷的说道:“章炜,把两名使节带进來。”

        “是。”

        两个使节缓缓的走了进來,神态倨傲,其中的瘦子也不行礼,抬头看着林沐雨,看着他身后的锈金斗篷道:“您就是秦王林沐雨殿下吧。”

        “是我。”林沐雨目光平淡,道:“龙霁兵团什么时候來的碎鼎界。”

        使节哈哈一笑:“在殿下您沉睡的时候。”

        风继行眯着眼睛:“不用想了,你们居然先去了魔族的领地,龙霁兵团一定是从极北区域的大陆桥上过來的,只是我很奇怪的是……你们是如何能够在凡人无法承受的风雪中穿过大陆桥的,大陆桥上就算是圣域强者也会被冻死,何况是你们。”

        使节抱拳笑道:“您想必就是信王风继行殿下,其实很简单,龙族,他们是最接近于神的种族,龙族能够用龙炎和龙御斗旋來帮助我们的士兵们渡过严寒,如今,四十万龙霁兵团和流霁兵团的已经齐集于漠北,听说贵国与魔族多年來一直开战,我们统领方岚大人便下令灭掉了魔族,为殿下一雪前耻,喏,在下奉命送來了魔族国王和两个公主的头颅作为礼品,还请殿下笑纳,再过不久,我天霁帝国的荣誉商盟将会入驻贵国港口,希望我们互相贸易,共同繁荣昌盛。”

        “这么说我该谢谢你们了。”林沐雨冷笑。

        “不必多谢。”使节微微笑道:“只要秦王殿下高兴就好。”

        “不,还有一件事能让我更加高兴。”

        秦王忽地抬手,一道剑光在十米外闪烁而过,那使节顿时说不出话來了,头颅从脖颈上滚落,身体轰然落地,鲜血迸溅了一旁的使节一身。

        “來人,拿个锦盒装上他的头颅,由另一名使节大人带着他的头颅回去复命吧,就说这是我林沐雨的谢礼,还望方岚统领笑纳。”

        林沐雨声音冰冷,不容置喙。

        ……

        “终于,还是宣战了……”

        风继行悠悠沉吟一声,笑道:“虽然是迟早的事。”

        ……

        林沐雨禁不住的一阵心寒,终于明白当初天绝帝国二皇子陈煜赠予自己一首诗的含义了。

        山高水长行路远,小雪初停雨绵绵。

        温酒长亭且谈笑,管它别处雪连天。

        其实,陈煜早就知道天霁帝国派遣精锐部队穿过北方极地大陆桥偷袭了,但他为什么不明白的告诉自己,恐怕,只是陈煜不希望天霁帝国胜,也不希望碎鼎界胜,他最想看到的结果是两败俱伤。

        一想到这里,心底更是说不出的心寒。

        世道如何险恶亦恶不过人心。

        ,,,,,,,,,,,,,,,。

        决定了,11月继续保持四天三更三天两更的进度,十二月就换成常规每天两更了,叶子累了,真的撑不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