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八百零八章 魔族悲歌
  • 第八百零八章 魔族悲歌

    作品:《炼神领域

        “对,确实是魔心箭。”

        林沐雨擦拭了一下嘴角的鲜血,道:“贵国商人那里发现的至宝,韩蜀大人,现在你的神力已经短暂消失了,还要继续切磋吗。”

        韩蜀脸色苍白。

        此时还要切磋简直是在找死,韩蜀的神力已经被魔心箭给封禁住了,最多只能有圣天境的修为,另外两个龙骑士一个受伤了,一个受惊了,断然不会是眼前这三个人的对手。

        “大秦帝国果然人才辈出。”

        韩蜀在龙颈处坐稳之后,抱拳道:“多谢二位殿下与汐郡主的赐教,韩蜀这就回去向陛下复命,我黑石帝国与贵国的邦交也必然会千秋万世,等到荣誉商盟的盟约缔结之后,黑石帝国的各大商会都会派來商船,多谢了。”

        他显然比之前要客气多了。

        林沐雨也沒有想杀韩蜀,杀他一个事小,引來黑石帝国两个圣武神级别的强者就事大了,再说此战也只是为了敲山震虎罢了,沒有必要赶尽杀绝,大秦帝国需要时间整备兵力。

        “那么,也多谢韩蜀大人了。”

        林沐雨看了看海面上的十几艘商船,道:“我会亲自护送这些商船进入苍风港,等到他们卸货之后补充一下食物与水就会原路返航。”

        “那……我们的云锦呢。”

        高敛忍不住问道。

        林沐雨笑了:“云锦自然也是有的,但云锦希贵,只能给你们半船的云锦和绸缎。”

        “什么。”高敛有些怒意:“难道云锦比金银还要希贵吗,我们这可是吃水很深的十几艘船,货真价实的白金与白银。”

        “高敛。”

        韩蜀忽地呵斥了一声:“不得对殿下无礼,既然殿下那么说自然有他的良苦用心,半船云锦就半船云锦吧。”

        “可是……”高敛欲言又止,被韩蜀的凌厉目光所制止了。

        “那么,我们不送了。”林沐雨恭逊的说道。

        “再见。”

        韩蜀一抱拳,策动巨龙往回飞行。

        ……

        几分钟后,巨龙已经飞远。

        高敛脸色苍白,道:“副团长,我们……我们就这样的葬送了这十几艘金银,回去如何跟陛下交代,为了筹集这些金银,行省府库可是亏空了不少啊。”

        “少废话。”

        韩蜀冷冷道:“金银重要还是性命重要,这么简单的事情不需要我提醒你了吧,刚才林沐雨、风继行随时可以诛杀我们,但他们沒有,你难道不懂得见好就收吗。”

        “可是……”

        高敛一脸的不甘心,道:“可是这些金银遗失了之后,我们如何跟陛下和元帅交代。”

        “就说是海上突然起了风暴,商船全部覆灭了。”

        “但是……那些卸货的商人一旦回国,这件事就一定会败露的。”

        “放心,他们永远都回不到黑石帝国了。”韩蜀眼中闪烁着厉芒,道:“命令第三龙骑小队在沿途海岛上守株待兔,一旦这些商船返航,商人一个不留的全部杀掉,商船全部都必须永远沉在这海洋之中。”

        “是。”

        高敛点点头,脸上的敬畏与恐惧一闪而逝。

        ……

        午后,船队悄然驶入港口,迅速被一群帝**所接纳下來,龙胆营的士兵们亲自搬运。

        看着一箱箱白金、白银从船上卸货下來,林沐雨踌躇满志的坐在码头上,从侍从的手里接过一只酒壶,满满的喝上一口,顿时一股浓郁的酒香味洋溢在口中,茵花酿,一如既往的爽口而甘甜。

        “你什么时候学会喝酒了。”

        风继行坐在林沐雨身旁,伸手要酒。

        林沐雨把酒壶交给他,说:“喝酒能御寒,还能壮胆。”

        “哈哈哈……”风继行满满的喝下一口酒,道:“堂堂的雨殿下居然还要借酒壮胆吗,这可真是天大的笑话,说出去我第一个不信。”

        “不然呢……”林沐雨遥望远方,道:“黑石帝国一个龙骑团的副团长就能让我们三个几乎吃不消了,他们的军队一旦降临的话……恐怕我们只有借酒壮胆才能奋勇一战了。”

        风继行颔首默认了林沐雨这句话,他思索了一会,道:“阿雨,你觉得我们有几成胜算。”

        “三成吧……”

        林沐雨沉吟一声:“如果魔晶炮能够造成大规模杀伤的话,或许能有四成,不过这要建立在天极大陆三大帝国之间也开战的基础上,否则的话……功名利禄都会如同过眼云烟一样离我们而去。”

        风继行道:“东都已经算是落定,再过几天我就要去通天行省镇守了,你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

        “有,一定要珍重。”

        “这是废话。”

        “哈哈哈哈……”

        这时,唐小汐轻轻落地,从空间袋里掏出了一个淡金色的葫芦交给林沐雨,说:“喏,这是楚瑶姐给你的礼物。”

        “礼物。”

        林沐雨摇了摇葫芦,里面有液体,拔出塞子之后,一股浓郁的酒香味扑面而來,这至少是百年佳酿的茵花酒啊。

        唐小汐笑着解释道:“这种葫芦整个兰雁城也只有灵药司种植,名叫‘琉璃葫’,冬天也不会凋零,五十年一成熟,葫芦表层坚硬如铁,能抵御火焰与刀砍斧劈,是上佳的酒葫芦原料,原本是用來装药酒的,楚瑶姐知道你喜欢茵花酿的味道,所以就装了一些让我交给你。”

        “楚瑶姐就是细心体贴。”林沐雨赞叹一声,将葫芦系在腰间,心里却暗暗自嘲,幸好自己不是很习惯用梨花枪搏杀,不然把葫芦挑在梨花枪的枪头上就活脱脱一个林冲再生了。

        风继行看着远方,道:“黑石帝国的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真是让人搞不懂。”

        “他们只是在试探我们。”

        林沐雨道:“就像是斗蛇一样,总要一次次的试探,最后才发动致命一击,我想这次韩蜀也算是探明了我们的力量,很快就会发动进攻了。”

        风继行目光一寒:“如果我们刚才落败了,结果又会如何。”

        林沐雨笑了:“韩蜀会杀了我们,带着我们的人头去邀功,最多三天内,黑石帝国停靠在海岸便的战船会悉数疾驰而來,现在刚好是东风天,他们的战船会來得非常之快。”

        风继行咋舌,猛然站起身。

        “风大哥,你去哪儿。”

        “调集几个郡城的军队去,我觉得半个月内必然会全面开战了。”

        话音中,风继行已经走远了。

        林沐雨解下葫芦,喝了一口烈酒之后重新系回去,一样站起身,道:“小汐,我们回冬霜城去。”

        ……

        冰封极地,一片荒芜草地正在被风雪渐渐笼罩,这片草地被唤为“绿原”,是整个冰封极地里最温暖的地方,每年到了夏秋季节的时候绿原上冰雪消融,百树发芽,也会缔结一些果实为这片大地带來些许的生机。

        而现在,绿原已经被密密麻麻的魔族军队所占据,不计其数的甲魔正在挖掘地面,寻找埋藏在土下的薯类、虫子、老鼠与冬眠的毒蛇來果腹,但纵然如此却依旧吃不饱肚子。

        华盖下,魔皇封元苍老的脸上满是沧桑,一旁,已为人妇的封静儿一袭灰色袍子,紧紧的守护在父亲身边,而封宁儿则身穿雪袍,骑乘战马四处巡视大军的情形。

        “笃笃笃……”

        马蹄声由远及近,是一名传令官。

        “启奏神皇陛下,今天军营里再次饿死了一百三十二名甲魔,浅风元帅发來羽书,尚未发现新的生存领地。”

        “知道了,退下吧。”

        封元轻轻一摆手,道:“申元帅,我们还有多少人马。”

        申百川恭敬道:“启奏陛下,尚余甲魔三万余众,中南铁骑四万余人,其中大部分的中南铁骑都随着浅风元帅去寻觅新领地了,我们这里只有三万甲魔。”

        “嗯,知道了。”

        封元轻握着手杖,道:“好一个卫仇,把我们逼得好惨,只要浅风元帅寻找到新的领地,我们一定卷土重來,让他们血债血偿。”

        封宁儿嚅动了一下红唇,欲言又止。

        “宁儿,怎么了。”封元瞥了她一眼。

        “父皇,宁儿觉得我们先找到适合生存的地方才是最重要的,复仇只是次要的,不能为了复仇而让整个神族都为之倾覆。”

        “嗯,父皇知道你的意思,我都知道。”

        封元闭上了眼睛,他需要休息。

        但就在封元闭眼的那一刻,一道道强横气息出现在前方的雪海之中,他浑身一颤。

        “怎么了,陛下。”申百川问道。

        “强敌降临,在北方,准备备战。”

        “是。”

        ……

        甲魔们纷纷提起了兵刃和盾牌,一双双血色眸子直勾勾的看着北方的雪幕,在那里,一团团带着灼热气息的巨兽正在降临。

        “吼吼吼……”

        伴随着吼声与拍打巨翼的声音,一个个黑影从雪幕中出现,赫然是一个个的龙骑,他们全身都裹在皮袍与盔甲之中,只是在头盔内透着一缕缕的寒光,冰冷的龙枪直指着魔族的阵地。

        龙骑之下,是一群笼罩在龙炎温度下的兽骑兵,那坐骑形似猛虎却又不是猛虎,一柄柄冰冷的刀剑已经蓄势待发了。

        “他们是……”

        封元咬牙切齿,浑身颤抖道:“难道……这是要天灭我神族吗,。”

        ……

        战鼓声响起,甲魔们黑压压的冲向了对手。

        空中,巨龙振动巨翼,张开大口将一团团龙炎倾吐在大地之上,甲魔的人群变成了一片火海,神境强者的力量在空中纵横交错,寒风与大雪交织,奏鸣着一曲灭亡的悲歌。

        ……

        魔族,真的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