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八百零五章 失落苦痛
  • 第八百零五章 失落苦痛

    作品:《炼神领域

        热门推荐:、 、 、 、 、 、 、

        神仆们双手捧着琉璃神灯一一退去,转眼之间大殿就已经空荡荡的一片了,只剩下克洛德、希音、希颜和喏娃四个。

        希音有些疑惑,问道:“主宰,不知道您留下我有什么事。”

        克洛德淡淡道:“你身上拥有修罗之力,你自己应当明白吧。”

        “我……”

        希音沒有想到克洛德已经知道这件事了。

        “希音。”

        克洛德目光柔和的看着她,道:“身体内拥有黑暗力量的人是无法成为真正的天使的,虽然你已经完成了7级金翼战天使传承,但你体内的修罗之力势必会影响你以后的提升,所以这一次我们必须彻底祛除掉这种修罗之力,让你成为一个纯粹的光明法则之神。”

        希音沉默不语。

        一旁的希颜道:“希音,主宰将会使用神器失乐园來净化你的身躯,但是……失乐园是一种备受诅咒的神器,你最好想清楚了再答应,自古以來进入失乐园的人极少有人能闯出去,即便是神帝级别的强者也不一定的。”

        她此举无异是在提醒希音。

        “希颜,不要多嘴。”克洛德不悦的说了一句。

        “是,主宰大人。”希颜低下头來,目光中闪烁着不安。

        “希音,你想好沒有。”克洛德问道,与其说是询问,倒不如说是一种逼迫。

        “是,主宰大人。”

        希音别无选择,只能屈服于这种自己无法掌握的命运。

        “好,你准备一下,一个时辰之后进入失乐园。”

        “是……”

        ……

        大殿外,寒风凛冽,吹得克洛德和希颜的长袍飞舞。

        “希颜。”

        “大人。”

        “你是不是已经无法看清自己的位置了。”克洛德淡淡问道。

        “我……”

        希颜咬着红唇,沒有继续说下去。

        “希音不过是放逐之地的一个游魂,真的值得你违抗我的意旨吗。”克洛德道。

        “主宰大人也说了,希音不过是一个异位面的游魂,我们何必为难她呢,她已经历尽了艰辛,如果现在又泯灭在失乐园中,天道何在。”

        “天道。”

        克洛德笑了:“希颜,她真的异位面的游魂吗。”

        “大人的意思。”

        “你别装糊涂了。”克洛德声音有些冰冷,道:“不管希音如何的掩饰,但掩饰不住她的锋芒,希音的意海中所孕育的神格是一枚不完整的光明法则主神之格,她所使用的能力叫做天穹龙晶,放眼万界星辰的位面之中,只有一个人的身份符合,那就是秦茵。”

        克洛德眼神之中满是寒光,目光如剑的看着希颜,道:“你也是九十九重洞天修为的顶尖强者,难道你会看不出來这些,与其说装傻不知,倒不如说是你想成全秦茵吧。”

        “我……我……”希颜手足无措。

        “希颜,你就是太善良了。”克洛德淡淡的说了一句:“如果不是因为善良,恐怕西神界就不会有第二个炽天使了,对吗。”

        “喏娃成为炽天使,并沒有什么不好。”

        “哼,就算是这样吧,不过希音这件事上沒得商量。”克洛德猛然一张手掌,顿时一块璀璨冰晶出现在掌心里,他悠悠道:“纵然希音的前世是秦茵,但我也要让她在失乐园里接受洗礼,遗忘一切前尘往事,成为我西方神界的一位神将。”

        “大人,您要做什么。”

        “你听说过煅魂吗。”

        “大人。”

        希颜当即下跪,脸上满是不忍:“求大人手下留情,一旦煅魂,恐怕希音就永远记不起自己是谁了,请大人三思啊。”

        “别说了,我意已决。”

        克洛德淡淡道:“如果希音不进入失乐园,那么她的下场只有一个,被夺取主神之格,一个异位面的游魂是不配拥有光明法则主神之格的,这枚主神之格只能留在西神界。”

        希颜一脸落寞,喃喃道:“那么……就听大人的意思吧,让希音进入失乐园。”

        “哼,这就对了。”

        ……

        一个时辰后,大殿。

        希音静静的等待着,她已经换上了一套新的衣服,属于战天使的衣服,洁白的衬衣与白色短裙,外加一件绣着金边的披风,甚至就连衣领都绣着金色的西神界十字花纹,整个人静静的站在那里,美得像是一尊完美的女神雕像一般。

        “希音的颜值,放眼西神界也是首屈一指的啊……”喏娃叹息道。

        克洛德禁不住冷哼一声:“你身为炽天使,居然还如此沉浸在皮相之中。”

        “毕竟我是一个女人,大人您这种男人是不会懂的。”

        “我也不想懂。”

        克洛德走上前,问道:“希音,你准备好了吗。”

        “好了,主宰。”

        “很好。”

        克洛德猛然张开手掌,冰晶形态的神器失乐园绽放出耀眼光芒,转眼之间幻化变大,犹如星辰般的璀璨之极,克洛德道:“好了,你现在随时可以进入失乐园,只要你能熬过三天不死,失乐园便会自行将你送出來。”

        “是,多谢主宰。”

        “等等,希音。”希颜忽地说了一句。

        希音怔了怔:“嗯,希颜大人。”

        “别叫我大人,叫我一声姐姐吧。”希颜一声叹息。

        希音笑了:“希颜姐姐。”

        “好……”

        希颜惨然一笑,道:“活着回來。”

        “嗯。”

        希音不再说话,转身跃入神器之中,顿时“刷”的一声天旋地转,身躯被一股强绝的力量牵扯着不断下坠,仿佛沒有尽头一般,一个个位面的画面在眼前流光飞梭,其中的一些画面仿佛还能勾起前尘往事的回忆,但希音根本來不及去细想,忽然眼前光芒大盛,她已经坠入了一个虚幻世界了,周围一片血色,什么都看不清楚。

        “这……这里就是失乐园吗。”

        她喃喃道:“失乐园就是这个样子啊……”

        “嗡。”

        前方的虚幻空间里产生了一道涟漪,一个身穿长袍的中年男子走了出來,满脸的慈爱,笑着说道:“小茵,你回來了啊……”

        在他身后,景物不断的虚化勾勒而成,变成了一座巍然宫殿的样子,并且还有一些身穿白袍银甲的侍卫守护在一旁,那是泽天殿,而眼前这个男子就是秦靳。

        但希音根本不记得他。

        “你是谁啊。”她小声问道。

        中年男子微微笑着,过了许久才说:“我是你的父亲啊小茵,你怎么走了那么远,远到父皇都再也看不见你了。”

        希音愕然:“父皇,你……你到底是谁啊。”

        秦靳的笑容依旧柔和:“小茵,别再流浪了,回到阿雨身边去,那里才是我们的家啊,我可怜的女儿,你受尽了苦难,不要再流浪了,父皇会一直看着你们。”

        他的身躯猛然被时光所撕碎,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沃野。

        杀声四起,无数骑兵、步兵在沙场上冲锋着,帝国的战旗摇曳着,却又倒下,继而被敌军的铁蹄所踏碎,满是泥泞。

        鲜血淋漓之中,一个年轻将领浑身浴血,一步一个趔趄的走向了希音,他的肩膀上、胸前刺入了几枚箭矢,腿部更是被敌人的长矛所洞穿,走路十分的不灵便,就这么拖着右腿一步一步走來,用长剑拄着地面,那长剑很熟悉,正是希音的星辰剑。

        “小茵。”

        他一步步的走來,脸上鲜血流淌,嘴角却挂着溺爱的笑容:“小茵,你回來啦,我等你五年了,五年了啊……回來就好,回來就好……”

        铁蹄声传來,空中一个巨大的黑影降临,那是一个浑身漆黑的将领,一脚踏在他的后背之上。

        “噗。”

        他吐着鲜血,整个人狼狈不堪的跌倒在地,被敌军将领一脚牢牢的踩在地上。

        “小茵……我的小茵……”他的鲜血与泪水一起夺眶而出,抬头看着秦茵,“噗嗤”一声,敌人的长矛刺透了他的胸脯,将他整个人都钉在了地上。

        希音浑身颤抖,她认识他。

        “不要……不要……”她用力的大喊着,却无济于事。

        敌军将领拔出佩剑,抓起他的一头短发,佩剑一闪而过,鲜血冲天而起,下一刻,他的头颅已经被敌人提在了手里。

        “不要啊。”

        希音跪了下來,整个人接近崩溃一般的哀嚎着。

        画面再次被撕碎,周围一片血海,无数尸体躺在战场之中,折断的长矛与长戟凌乱的刺落在地,战旗倒地,浸满了鲜血。

        帝国,失败了。

        希音不知道眼前的一切倒地是什么意思,但她的心脏仿佛被尖刀所刺透一般的疼痛,泪流满面的跪倒在地,呜呜的痛哭起來。

        失乐园,失却人间一切欢乐的所在。

        苦痛的尽头是什么。

        是绝情绝爱,是忘却一切。

        希音浑身颤抖,躺在那满是尸骸的大地上,仿佛沧海一粟般的凄凉与孤独。

        ……

        “啊……”

        猛然坐起身,林沐雨满头汗水的从床上惊坐而起,脑海中回忆着刚才的噩梦,喃喃道:“小茵,小茵……”

        不远处,倚靠在门外睡着了的白隐也一起惊醒,急忙道:“殿下,怎么了。”

        “沒事,沒事。”

        林沐雨轻声道:“做了个噩梦,虚惊一场而已,白隐,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寅时三刻了。”

        “哦,东海岸有消息吗。”

        “暂时还沒有,殿下无需担忧,睡吧。”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