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八百零一章 千古成败
  • 第八百零一章 千古成败

    作品:《炼神领域

        偏殿内,一群守卫远远的站在门外。

        殿内只有林沐雨、唐小汐、风继行,以及工部尚书和秦子陵五个人。

        “雨殿下,叫我留下一定是有事吧。”秦子陵道。

        “嗯。”

        林沐雨伸手进入乾坤袋中,摸索了一会,擎出一块黑色的石头出來,道:“工部尚书、子陵,你们看看这是什么。”

        “这。”

        秦子陵伸手接过石头,顿时禁不住的一愣:“好沉,这什么材质的石头,与普通石头完全不同啊……而且质地冰冷,就像是……”

        “就像是什么。”

        “就像是來自冰冷地狱一般。”

        “呵呵,地狱的石头可并不冷。”林沐雨笑了笑,说:“这石头叫做魔心石,含有一种叫做魔心石精华的东西,可以提炼出來,魔心石精华是神境强者的克星,一旦精华进入血脉之中,能够凝固神力的流通,让神境强者短时间内无法动用任何一缕神力,这种魔心石产自天极大陆,他们一部分兵刃、箭矢上都淬炼了魔心石精华,只要用这些兵刃刺入皮肤,神境强者也会变成凡人。”

        风继行一愣:“这还真是雪上加霜,我们原本实力就不如天极大陆,如今又多出了这么一个魔心石……”

        “不碍事。”

        林沐雨笑笑:“反正我们神境强者也就这么几个……又能有什么影响呢。”

        “你小子倒是乐观。”风继行失笑。

        “还有,魔心石无法穿透神壁,所以对于领悟了神壁能力的神境强者來说魔心石也是摆设,总的來说,魔心石是用來对付那些修为不够精深的神的,之前的用处基本上就是天极大陆各大宗派之间厮杀的利器罢了。”

        唐小汐眨了眨眼睛,道:“沐沐,魔心石那么厉害,而你又是铸兵的名家,你怎么不把魔心石精华淬炼在兵刃之中呢。”

        “其实我已经试过了。”

        林沐雨沉吟一声,道:“魔心石虽然能够破掉神力,但却与钢铁的材质格格不入,会破坏掉兵刃的刚度,如果我把魔心石精华淬炼到我的兵刃里,那我的兵刃将无法承受我十成的神力,会自行崩碎,这样的兵刃又怎么可能砍开匹敌的对手的护身罡气呢。”

        “原來也是有利有弊的。”

        风继行抚掌笑道:“那现在怎么办,你把子陵和工部留下,是想做什么。”

        “魔心石用來做兵刃不行,但淬炼箭矢却还是可以的,毕竟箭矢都是一锤子买卖,射出去就沒有打算它回头,运气好的好,箭矢确实还是能造成威慑的。”

        说着,林沐雨摸出了一枚黑白相间的箭矢,道:“喏,这就是我昨晚的失败品,把魔心石精华淬炼到白钻箭头里,我试过了,原本白钻箭头可以轻松的射入岩石之中,但这个失败品……居然在接触岩石的瞬间就崩碎了,恐怕也很难射入神境强者的体内。”

        “殿下是说,淬炼了魔心石之后,这箭头变脆了。”秦子陵问道。

        “嗯,沒错,变脆了。”

        林沐雨眉头紧锁,道:“或许是魔心石的分子结构与白钻、铁是相冲的,不然应该不至于会那么脆,我昨天晚上捣鼓了好久,始终不得真解,子陵,这里是一块魔心石和一枚白钻箭,你和工部拿回去研究研究吧。”

        秦子陵点点头:“我这就回去研究一下,不过……不保证一定能研究出个所以然來,连雨殿下都搞不懂的东西,我可沒有把握。”

        “不,我相信你。”林沐雨拍拍他的肩膀,道:“你可是帝国第一鬼才秦子陵,秦氏家族最杰出的人之一,如果连你都解决不了这个问題,那就沒人能解决了,子陵,研发魔晶炮,将帝国从魔族的铁蹄下解救了一次,这次,还是要靠你啊。”

        秦子陵深深的点头:“是,多谢殿下赞誉,我会尽力而为的。”

        “嗯。”

        林沐雨一扬眉,道:“风大哥,从大殿里抽调十名御林卫,他们从此以后长留在子陵身边,充当子陵的贴身侍卫,子陵一个人,抵得上我们两个正规兵团。”

        “嗯,我知道了。”风继行笑着应允。

        秦子陵感激不已:“多谢两位殿下厚爱。”

        “客气什么。”

        林沐雨道:“阿岩是小茵的堂弟,说起來,你也算是小茵的堂弟,只是她还沒有來得及认你罢了,只要小茵能回來,我一定劝她认你这个堂弟,封你为王,这是我的承诺,决不食言。”

        “封王……”

        秦子陵浑身一颤,整个人都呆住了,他出身于败落的秦氏家族远方一脉,父亲已经放弃了他,整个家族都放弃了他,但如今他身为兵器司主管已经是集万千荣宠于一身,让父亲与族人刮目相看了,如果被女帝封王的话,那简直就是登上人生巅峰了……

        一想到这里,秦子陵差点就哭了。

        “别哭,一把胡子的人了。”林沐雨取笑他。

        秦子陵还是抹了一把眼泪,道:“雨殿下,我们31年相识,如今已经是42年了,这十一年弹指一挥间便已经过去,你们这群怪物容颜永驻,还是当初的英俊模样,可子陵却老了,或许再过几年,子陵就是一个老头儿,再见你们的话……”

        “别,子陵。”

        林沐雨打断他的话:“我们永远都是朋友,不管年华老去还是岁月沧桑,我已经把煅龙骨残卷传给你了,你在工作之余也要多多修炼,放心吧,我们不会等到你老死的那一天,一定会让你也得永生的。”

        “嗯。”

        子陵重重点头:“那我去了,义父,我们一起回去研究吧。”

        “好。”工部尚书点点头,一样激动不已,秦子陵在几个月前认他作义父,如今听说秦子陵将來可是要封王的人,那自己可就是王的老爹了,这如何能不喜极而泣。

        ……

        这时,门外传來匆促的脚步声,是楚瑶,她握着一纸书信走了进來,美目通红,泪水蕴满了眼眶,一进入偏殿之后就哭了起來。

        “楚瑶姐,怎么了。”林沐雨急忙问道。

        楚瑶手中的羽书落地,香肩颤抖,禁不住大声哭了起來:“戈羊大执事他……他离世了……”

        “啊。”

        林沐雨连退数步,整个人木然的站在那里。

        戈羊与雷洪同辈,但始终沒有踏入神境,所以终究还是会年华衰老而死去,一个个长辈就那么去了,此时此刻让林沐雨觉得天道轮回如此残忍,任你强绝天下也无法挽留此等种种。

        风继行黯然,轻声道:“戈羊大执事一生为帝国操劳,如今仙逝而去,真是帝国的损失。”

        林沐雨沉默不语,鼻子酸酸的站在那里,他与戈羊相处多时,早就有了忘年之交的感情,如今戈羊去世的消息传來,对他无异于是晴天霹雳一般。

        “沐沐,你沒事吧。”唐小汐扶着他的手臂柔声道。

        “沒事。”

        林沐雨低头擦拭了一下泪水,道:“楚瑶姐,用我的名字发回羽书,命令兰雁城以王侯礼仪厚葬戈羊爷爷,就葬在镇国碑下吧。”

        “嗯,我知道了。”

        人生在世,多少无能为力,多少身不由己,但这就是人生,从不由人。

        ……

        黄昏时,海风吹拂海浪,不断的拍打着岸边的礁石与沙滩,东海岸边礁石嶙峋,大部分的地段根本就无法登岸,很容易就会导致船只触礁,这是任何一艘船都不敢挑战的事情,所以岭冬行省内沿海拥有十多个港口,而其中也只对外开放三个罢了。

        两个人影轻轻落在海面上,踏着海浪缓缓前行,那近一米高的浪潮居然像是退避、臣服一般的避让开他们。

        林沐雨、唐小汐每天都要來一次东海,这里距离冬霜城足足有五百里,但依旧要來,这是他们的使命与责任。

        远远看去,海面上几艘船只若隐若现,船头悬挂着深蓝色的紫茵花战旗,那是帝国的标志。

        是战舰,帝国水师的巡逻战舰。

        谁也不知道战争什么时候会到來,也不知道天霁帝国、黑石帝国这两个原本开战的国家为什么会联合起來,促成一个荣誉商盟的出现。

        一定是秦帝国,正是因为秦帝国与帝**的存在,让天霁城感到了威胁,否则的话,以北冥渊的高傲又怎么可能跟比自己更弱小的黑石帝国结盟呢。

        另一个原因则是天绝帝国。

        “陈煜啊陈煜……”

        林沐雨遥遥的看着东方,道:“你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啊,如果你坐视不理这场战争,那么大秦完了,下一个就是你们。”

        唐小汐微微一笑:“沐沐,为了帝国,你都快要疯掉了……”

        “如果真的疯掉那就好了,至少不会那么累。”林沐雨自嘲着笑道。

        “你还好吧。”唐小汐挽住他的手。

        ……

        林沐雨轻轻将她涌入怀里,两个人犹如浮雕般的伫立在海面上。

        “我不知道这场战争能不能胜,我觉得……我已经无法掌握未來了。”

        林沐雨身躯颤抖:“小茵什么时候才会回來,她什么时候才愿意回來帮帮我们……”

        唐小汐紧紧的拥着他,泪水夺眶而出:“都会好起來的……”

        ……

        唐小汐知道,压在他肩上的担子太重了,重到坚强如林沐雨也几乎快要无法承受。

        天下得失,千古成败。

        换了谁,恐怕都会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