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七百九十九章 魔族绝境
  • 第七百九十九章 魔族绝境

    作品:《炼神领域

        “吼。”

        盖亚的利爪带着烈焰扫荡而來,空间仿佛都要被烈焰所烧熔了一般,这是一头修炼层次达到四十一重洞天的巨兽,是这一届神选试炼迄今为止参选者们遇到的最强的一只盖亚。

        “嗡嗡嗡……”

        烈焰灼烧空气,形成了一道道烧皮刮骨的气旋。

        希音横起长剑挡在胸前,脸色惨然,四十一重神浪冲击让她十分难受,身体内隐藏着的修罗血脉瞬间沸腾,一道道血色凝聚在身周,但她不能透露自己是一个修罗的身份,咬牙将这股强绝的力量克制住,掌心一扬,纯正的光系法则力量横扫而出。

        “破。”

        一声爆鸣,身躯穿透了火焰形成的大网,她闪电般的出现在盖亚巨兽的脑后,长剑扬起,瞬间爆发出三次凌厉绝伦的斩击。

        “蓬蓬蓬。”

        连续三剑,居然砍得盖亚神壁光芒四溅。

        “吼吼……”

        盖亚从所未有的愤怒起來,转身利爪连续挥舞,烈焰滔天而起。

        领域般的全面进攻,少女根本就沒有地方躲避,被冲击得身形飞起,撞向了斗技场上空的神力结界,那是能烧熔长剑的强力结界。

        “小心啊。”

        塔里琳禁不住的大声喊出來:“希音小心。”

        但已经來不及了,希音的身躯还是笔直的撞向了结界。

        “蓬。”

        整个地下试炼场都在颤抖着,而希音的身躯周围猛烈出现一道道金色能量脉动冲击,保护着她的身躯不被结界所烧伤。

        一群参选者惊呆了。

        “神壁。”

        “是神壁啊,她居然有神壁。”

        甚至,就连多拉也露出了惊愕的神情,脸上的嫉恨也就更加浓郁了。

        ……

        身后剧烈疼痛让希音更加控制不住心底的杀戮**,当身躯反弹冲向了盖亚的时候,她的整条左臂几乎都被血红色的气浪所笼罩着,那绝不是光明法则的力量。

        “嘭。”

        一掌印在了盖亚的头颅之上,直接轰碎了神壁。

        杀气一起,再也收不住了。

        五指轻轻一收,洞穿了盖亚的颅骨,右手长剑轰然穿透进入,希音保持着仅有的清醒,急忙收回修罗之力,将体内纯正的光明力量送入星辰剑内,血脉狂涌,龙力与主神之格的力量迅速融合,龙吟声阵阵,呼之欲出的一式轰了出去。

        苍龙破。

        她甚至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懂得这种武学,仿佛原本就会一样,这力量潜藏在体内太久太久了,如今面临生死之间不经意间就排山倒海般的使用了出來。

        “蓬蓬蓬……”

        剧烈的响声不绝,一条光系苍龙玄力狂猛冲击着,撕碎了盖亚的皮层与血肉,萦绕而下,仿佛刮骨一般,当苍龙破用尽的时候,这头盖亚居然只剩下了一架巨大的骨骼,其余的血肉全部被轰成了残渣。

        “轰。”

        盖亚的骨架重重的落地,成了一堆破碎的齑粉,这一击苍龙破的毁灭性的可想而知。

        她呆呆的站在空中,星辰剑一闪即逝,她举起双手,愣愣的看着手掌,竟然无所适从,完全不知道这股力量到底來自何方。

        ……

        “希音,通过考验。”

        空中,副院长李菲仿佛什么都沒有发生一样,平静说道:“打扫斗技场,下一位参选者准备接受考验,快点,我还等着吃午饭。”

        “是,副院长。”

        “希音,你也出來吧。”

        “是……”

        希音缓缓迈出斗技场的那一刻,参选者们几乎沸腾了,第一个杀死盖亚的参选者,她是古往今來的第一个啊。

        一名教官來到李菲身边,低声道:“副院长,您看。”

        “看什么。”

        他神色有些复杂,道:“这头盖亚拥有四十一重洞天修为,而且身怀最纯粹的火焰法则力量,能够杀死它的人……除非是五十重洞天以上的人,可是希音……她根本就沒有那么强,她刚才瞬间使用的力量也不属于光明法则,我们是不是……”

        “是不是什么。”

        李菲瞪了他一眼,道:“我的职责是为西神界甄选难得一遇的天才,别的事情我都不管,我是副院长,是试炼场的执掌者,谁敢坏我的事,我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你明白了吗。”

        教官脸色煞白:“是,副院长,就当属下多嘴。”

        “继续准备接下來的考验。”

        “是。”

        ……

        接下來,塔里琳、莱克等人纷纷通过考验,莱克受了一点轻伤,但总算是熬过了五分钟,而轮到成绩第一名多拉的时候,她试图杀死自己面对的盖亚,但失败了,最终只是让盖亚的前爪受了轻伤,其余的完全沒有做到。

        最终,一共20人通过了盖亚的考验。

        李菲继续握着记事本,道:“成绩排名刷新,通过考验者加8分,希音成功杀死盖亚,破格加15分,新排名,希音排名第一,多拉排名第二,塔里琳第三,都好好休息吧,后天将会是你们从神界试炼场毕业的日子,也是你们决出最终前十名的日子。”

        塔里琳忍不住问道:“李菲大人,请问最终的排名如何计算。”

        李菲笑了:“这一届有些特别。”

        莱克问:“怎么个特别法。”

        李菲撩了一下秀发,道:“你们二十人将会被送入异空间的密林内,每人发放一枚属于自己的名牌,一天为限,按照杀人数多少來排名,第一名将会获得7级战天使的祝福,第2-5名获得6级战天使祝福,第6-10名将会获得5级战天使的祝福,其余的嘛……或许根本就沒有其余的,就不去计算了。”

        众人沉默不语,最终是要相互厮杀吗。

        希音一双明眸看向了多拉,她知道,最终还是逃不过与多拉的一场搏杀,而且她会尽一切所能的杀死自己,她眸子里的野心和**几乎是毫无遮掩的,她想成为7级战天使,想成为新的一位辉天使传承者,她想杀死所有竞争者。

        ……

        夜晚,宿舍区。

        偌大的房间里只剩下三个人了,希音、塔里琳和另外一个女孩,原本的12人已经有9人死去或者离开了试炼场,其中,不部分是死去了。

        “希音。”

        塔里琳坐在床头,悠悠一声叹息,道:“你害怕多拉吗。”

        “害怕。”希音笑了:“她沒有什么好怕的,她应该怕她自己才对。”

        “为什么。”

        “她的野心会毁掉自己。”希音不再说话,盖上被子躺了下來,她需要休息。

        塔里琳却睡不着了,静静的坐在那里。

        “如果在异空间的试炼场里遇到我,你会杀死我吗。”过了半晌,塔里琳又问道。

        但沒有回应,希音已经沉沉的进入睡眠了。

        “当当……”

        外面的铁门上传來敲击声,教官大声道:“别说话了,立刻给老子休息,不然把你们抓出來扒了衣服让所有人看看。”

        神界的教官,真是一点耻辱感都沒有。

        塔里琳禁不住的淡淡一笑,看着希音背对着自己的身影,喃喃道:“希望你已经把我当做朋友了。”

        黑暗中,希音睁开的双眸缓缓闭合起來,嘴角一扬,继续酣睡起來。

        ……

        碎鼎界,八荒原北方二百余里地,冰天雪地一片,这里被称为“冰封极地”,人迹罕至,据说最靠近地表的泥土也被埋在冰雪下高达十米深,并且这个深度还在不断的增加,冰封极地白天飘雪外加七级大风,夜晚则是近十级狂风,足以刮破皮肉。

        冰封极地中无法种植,寸草不生,有的只是埋藏在地底深处的一些奇异植被,以及丛生在极地里的海域,冰封极地连接东海,但海洋早就结冰了。

        一只浑身雪白的海狗正在冰层上爬行,试图找到一个洞孔钻进去觅食,海中的藻类和鱼类是它们唯一的食物。

        “嗖。”

        一枚冷箭穿透了海狗的头颅,它嗷嗷一声惨嚎跌倒在冰川之上。

        悉悉索索的声音中,一人飞速走近,抓起海狗的尸体,一脸喜悦的说道:“元帅,这头海狗足足有一百斤重,哈哈哈,太好了。”

        远处,一片旌旗在寒风中猎猎颤抖,是一支魔族的军队。

        浅风策动战马,脸上一片死灰,道:“再往前十里地,就把它煮了吧,如果再找不到原野与土地的话,恐怕我们接下來三天内会冻死、饿死许多人。”

        “元帅放心,我们神族是诸神的后裔,冥冥中诸神一定会庇佑我们的。”

        “是吗。”

        浅风抬头看向漫漫飘雪的天穹,道:“如果我们真的是诸神的后裔,恐怕也不至于流落至此了,陛下和两位殿下现在在什么方位。”

        “申百川元帅率领甲魔大军保护他们从西边前行,那里还能看到一些地面。”

        “嗯,发现龙胆营追杀的踪迹沒有。”

        “沒有,卫仇退兵了,恐怕他们现在已经退出八荒原了。”

        “保护好陛下和二位殿下,有必要的话……”浅风沉吟一声:“我们要重新杀回去,否则冰封极地只会是我们神族的灭族之地。”

        “是。”

        浅风摸了摸战马的脖颈,它有些躁动,事实上军队里的战马已经好多天沒有吃上草料了,再往前走注定会弹尽粮绝,但浅风别无选择,只能继续向前为种族寻找新的生机,只是在这冰冷的极地里真的会有生存所需的土地吗。

        恐怕那只是一厢情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