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七百八十七章 放逐之地之王
  • 第七百八十七章 放逐之地之王

    作品:《炼神领域

        热门推荐:、 、 、 、 、 、 、

        战车后方是一个足足有上百米长的拖斗,拖斗内躺着一头巨兽的尸体,巨兽的身躯之上纵横着交错切割的剑痕,最致命的一剑砍断了喉咙,覆盖着不知名岩石状皮肤的下方深处一缕缕已经发黑的血迹,这巨兽不是别人,正是放逐之地里的君王之一,他的名字叫“顽石”,绰号叫坚不可摧,上万年了,放逐之地里从来没有人能让顽石受伤。

        然而这一次,他遇到了暗月君王,不但受伤了,甚至连命都没了。

        “哐哐哐……”

        拖斗在随时间颠簸,也带着顽石的身躯上下起伏,看得远处山坡上的一群放逐之地的住客们目瞪口呆,一个个瞠目结舌的说道:“那就是顽石君王的尸体啊……我的天,这么强的兽人首领居然会被杀,而且是看起来身躯娇小的暗月君王所杀……”

        一名脸上长满烂疮的年轻游弋者抬头看去,喃喃道:“暗月君王好美啊……如果,如果能得到她的一个吻,那真是死也值了。”

        “你找死吗?”

        两个军人飞起一脚踹在他的腹部,低声厉喝道:“你知道亵渎暗月君王的下场是什么吗?是死亡,如今你已经选择了这条路!”

        弩箭抬起,眼看就要把这个年轻的游弋者射杀了。

        但就在这时,彷如天籁的声音从空中传来:“算了,不要与他计较。”

        是她在说话!

        年轻的游弋者从地上狼狈的爬起来,抬头看去,夕阳的余晖将那张美得不像话的脸孔衬得格外圣洁,少女只是看了看他,没有再转身去视察自己别的领地了。

        “我一定是在做梦……”

        他喃喃自语。

        “嗷呜……”

        一声微带龙威的吟叫声在战车的顶部传开,那是一头浑身覆盖着红色龙鳞的龙族,它的身躯很长,蜿蜒盘在战车的顶部,一颗巨大的头颅贴着暗月君王的雪白手臂轻轻磨蹭着,撒娇一般的眯着眼睛,而当暗月君王轻抚它下巴的时候,这头龙的骨头仿佛都酥了一般,“啪嗒”一声跪倒在了战车的顶部,懒洋洋的摇晃着尾巴。

        “他……现在过得怎么样了?”少女问道。

        “嗷呜,嗷呜……”赤晶龙挤眉弄眼的说着话。

        “哦……”

        少女嘴角一扬,荡漾出美丽的笑容,说:“没事就好,那个位面的神真的有那么厉害吗?区区的一个佣兵头子居然能凝聚五十二重洞天?”

        “嗷呜!”

        赤晶龙点头。

        少女秀眉轻蹙:“你再问你一个问题。”

        赤晶龙摇着尾巴,等提问,似乎很兴奋。

        少女欲言又止,过了半晌才问道:“你对我说的是真的吗?他是我的男友?”

        赤晶龙连连点头。

        “这就是他的佩剑……”少女拔出腰间的星辰剑,脸色有些落寞,道:“我以为我是一个无名无姓之人,可是你居然说我有着这样的身份,如果真的是他,为何我居然跟他一点灵性维系都没有呢?”

        赤晶龙将自己团成一团,呜呜的叫了一声,显然不知道如何回答这个问题了,憨态毕露的样子简直像是一只把头埋在地底的鸵鸟。

        少女也懒得再去问它了。

        就在这时,一名骑乘战兽的首领飞驰而来,顺着拖斗冲上了战车,翻身下来跪在地上,恭敬道:“君王大人,还有二十里就是破山君王的领地了,我们的斥候已经传来消息,他在整兵备战,将沿途三个小镇里的人全部杀光了,似乎想坚壁清野,让我们一点食物都没有,士兵们是无法饿着肚子就打仗的,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少女神态淡然,目光投向了拖斗,道:“这具尸体能够五千人吃多久?”

        “这……”

        首领目瞪口呆:“您是说,让我们吃掉顽石君王的尸体吗?”

        “否则呢?”

        少女笑了:“你以为我下令带着顽石的尸体过来就只是为了向破山示威吗?那也未免太简单了。”

        “可是……”首领犹豫了一下,道:“毕竟顽石是曾经的君王,我们将它的尸体分食是一种亵渎,按照放逐之地里的法则,我们这样做的话……”

        少女打断了他的话:“放逐之地里有法则吗?”

        “我……”

        “不用说了,传令下去,向前十里之后扎营,煮食顽石的肉,吃饱之后再前进,明天天亮之后发动攻击,把破山从他的乌龟壳里逼出来,之后的事情就交给我了。”

        说着,她轻抚着赤晶龙的头颅,问道:“还有别的疑问吗?”

        首领看了一眼赤晶龙,顿时感觉心神一颤,这头龙看向自己的眼神就像是看着一只蝼蚁一般,便顿首道:“属下明白了,请君王大人放心,我们一定能攻克破山的龟城,让他死无葬身之地!到那时,君王大人您就是放逐之地真正的王了!”

        “去吧。”

        “是!”

        ……

        次日,凌晨,放逐之地里鼓声一片。

        龟城,一座由漆黑色的岩石垒砌而成的城池,原先建立在一座小镇之上,后来由于破山君王的入驻,龟城也缓缓的建立起来,内设有兵营、酒肆、赌场等等,放逐之地的旅者们在外狩猎完毕之后便会回到龟城内休息。

        放逐之地也有自己的准则,但凡在君王的属地内就必须遵守法则,不得杀人,不得打架斗殴,否则不管是谁都会毫不犹豫的被军队给请出去,抛弃在荒野之中任其生死。

        一夜黄沙吹拂,暗月君王的军队仿佛都镀上了一层金黄,但众人脸上却满是兴奋与喜悦。

        “君王大人到!”

        人群散开,少女提着星辰剑缓缓走了出来,美目中透着难以理解,她甚至不明白为什么破山君王还是要负隅顽抗,他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对手。

        “贯穿炮准备好了没有?”少女问道。

        “准备好了。”

        一名首领恭敬道:“这贯穿炮整个放逐之地只有一门,炮弹也只有五枚,君王大人真的确定要使用吗?”

        “为什么不用呢?轰开他们的大门。”

        “是!”

        一门数米高的巨炮被推送了出来,表层早已经锈迹斑斑,上面的油漆脱落大半,隐约能够看到异世界的文字,想必是某个高度文明的时代所扔过来的垃圾,可是在这里,这种东西却成了神兵利器了。

        “发射!”

        “嗡嗡嗡”的响声飞旋起来,巨炮那诡异的头部开始飞速旋转,一道道光芒闪烁其中,似乎是在蓄力一般,下一刻,“嘭”的一声,一道光线轰出!

        “轰!”

        远方,号称无坚不摧的龟城的铁门直接被轰穿了,巨大的洞孔两侧满是烧熔的铁浆。

        “好……好强的威力……”首领目瞪口呆。

        少女点点头,朗声道:“破山,我来了,你是自己出来受死,还是我进去把你杀掉?”

        声音穿透数公里,龟城里的人没有听不到的道理。

        三军大躁。

        ……

        “哐哐……”

        依旧被轰烂的铁门猛然倒塌下来,尘土飞扬中,一个提着巨剑的人走了出来,满面的虬须,剑刃之上满是迸裂与卷口,他遥遥的看着敌人,道:“暗月,你就那么想杀我吗?”

        “嗯。”少女点头。

        破山一愣,怒吼道:“我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杀我?”

        “我不知道。”

        少女喃喃道:“或许只是也无聊吧,如果不杀人,在放逐之地还能做什么?耕种吗?每晚一次的沙尘暴足以摧毁一切植物,还是像你们那些臭男人一样在酒馆里买醉,抱着廉价的侍女睡上一觉?”

        “你!”

        破山厉喝道:“既然你想杀我,那我也不能让你好过,哈哈哈哈……想杀我哪儿有那么容易,告诉你好了,这龟山城里一共四千多居民和军队,都已经染上了瘟疫,等我一死他们立刻逃散开去,整个放逐之地谁也逃不掉一死!”

        “少说废话!”

        一道流光射过,破山哽咽在了原地,喉咙之上一道血洞,泊泊流淌着鲜血。

        一招!

        居然只是区区的一招,君王级强者之间的悬殊竟然到了如此地步!

        “嘭!”

        破山的尸体倒地,激起数道尘埃。

        ……

        “君王大人!”

        首领骑乘着兽骑匆忙赶到,脸色苍白道:“破山刚才说了,整个龟城里的人都染上了瘟疫,怎么办?”

        “用柴火堆满龟城的门,封死这座城,用光我们的火炮,把这座城变成灰烬吧。”少女淡淡道。

        “可是君王,那里有许多无辜的人啊……”

        “如果你有更好的办法,我听你的。”

        “是,君王!”

        熊熊大火燃烧起来,龟城转眼成为废墟。

        ……

        云端之上,光壁的后方站立着两人,正是希颜和梅林。

        “够狠,也够有魄力。”

        梅林皱眉道:“一击杀死破山,这暗月君王的实力至少已经达到了四十重洞天的水准,并且用的还是光系法则神力,简直是难得的人才啊,之前我真是看走眼了,她居然能在短暂时间内到达这个境界,神选试炼中她一定能脱颖而出!”

        希颜却沉吟不语。

        “希颜大人,您到底在想什么?”

        “哦……”

        希颜轻轻应了一声,道:“我在想,如果真的带她回去参加神选试炼,我的炽天使地位会不会受到新的挑战?”

        “哈哈哈哈,居然连你也对她产生了畏惧了吗?”

        ……

        就在这时,忽然一道强劲气息飞梭而来,是地面上的一道流光!

        “铿!”

        星辰剑重重的劈砍在光幕之上,那光壁瞬间产生了一丝丝细小的龟裂痕迹,暗月君王一双无情的秀眸盯着光壁之后。

        “出来吧,你们已经跟了我许多天了,是时候让我知道你们是谁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