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七百八十四章 自寻死路
  • 第七百八十四章 自寻死路

    作品:《炼神领域

        密室之中,昏暗的灯光轻轻摇曳。,

        吕奉一脸铁青的坐在那里,金色神力在受伤的手臂与后背上流淌,自行疗伤,而一旁则跪坐着三名万夫长级别的佣兵头领,一个个神色恭敬,但却一言不发。

        “可恶!”

        吕奉咬牙切齿道:“那小子真是不知死活,让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来当貔貅佣兵团的首领,哼……我倒要看看他怎么死!”

        “……”

        “……”

        吕奉看着三人,有些怒意:“你们怎么不说话?下午那了些什么?”

        “他什么都没说,只是为我们沏茶,让我们跟他一起品茶,还说我们这里的茶比不上普洱和龙井,有点涩口,没有甘甜。”

        “什么都没说?”吕奉眼中透着寒光:“这怎么可能,哼……江洌和罗让呢,他们三个人有没有说什么?”

        “他们一直没有说什么。”一名万夫长恭敬道:“江洌久居于魔掌群峰之外的城池之中,恐怕早就生了外心,罗让也一直暗地里不服团长您的安排,哼,我恐怕这三个人已经有了异心,如今这个刘布衣当了团长,他们肯定会归附,以求平步青云。”

        “他们也想平步青云?”

        吕奉笑了:“这群蠢货恐怕还不知道今晚就是刘布衣的死期吧?”

        “团长,您要杀那个刘布衣?”

        “嗯!”吕奉咬牙道:“先杀刘布衣,再杀另外那小子,我堂堂的貔貅佣兵团难道还能葬送在两个籍籍无名之辈手中吗?一会你们几个先去那小子的房间,他白天已经受了重伤,用失魂香迷晕他,偷偷砍了,我去宰了刘布衣,别急着动手,黎明时再行动。”

        “是,团长!”

        那万夫长脸上满是谄媚,道:“对了,那江洌和罗让、胡秋他们三个人怎么办?”

        “哼!等了结了这群人之后,再收拾他们三个。”

        “团长英明!”

        “快去准备失魂香吧!”

        “是!”

        ……

        黎明之前,冰冷的月光洒落在山林之中,寒风不断吹拂着庭院中种植的竹林里,发出哗啦啦的响声,而大院里所有的住客都在这样的响声中入眠。

        “刷!”

        一个身影犹如鬼魅般的飘过了长廊,寂静无声,甚至就连气息都仿佛与天地融合在一起般,让人无法洞察。

        但这一夜自然有人没睡。

        他轻轻吸附在房门之上,像是一只等待吸血的大蝙蝠,他仔细的听了许久,房间里的人呼吸冗长,已经酣睡如雷了。

        “呼……”

        寒风吹开了房门,他的身影也飘然进入了房间里,随风而行,手中一柄森然匕首折射着月光,笔直的刺向了床上所睡的人。

        “嗡!”

        忽地,一道金光绽放开来,犹如晨曦般绚烂!

        “啊……”

        吕奉一声哀嚎,几乎快要无法睁开眼睛,但手中动作毫不停留的继续向下刺了下去。

        “钉!”

        沉重一击格挡开了匕首的进攻,并且那也是一枚匕首,地面上“刷刷刷”的窜起了一条条金色葫芦藤,转眼将吕奉的身躯牢牢的困在原地,就算以他的力量能够挣脱那也需要半秒钟,但半秒钟的时间已经足够对手杀掉他了!

        借着葫芦藤的金色光芒,吕奉看得真切,眼前这人哪儿是刘布衣,分明是林沐雨,他居然把气息伪装得与刘布衣一般无二!

        “别动!”

        林沐雨轰然一拳打在吕奉的腹部,带着一道残月光芒,是长河落月的一击,月光攻击截断经脉,让吕奉一时间气海中提不起任何的神力来。

        “我原本不想杀你,奈何你心生歹念想杀布衣,那就怪不得我了。”

        林沐雨不由分手的手臂一挥,魔音刀带着至尊神力划破了吕奉的喉咙,鲜血迸溅开来,而且是金色的鲜血,就像是在为地砖镀金一般,吕奉捂着喉咙发出野兽般的呜咽声,但这并不能挽救他的生命,他缓缓的跪倒在地,瞳孔不断收缩。

        “刷……”

        一枚晶莹透亮的神格破体而出,是吕奉的凡人之格!

        林沐雨伸手将这枚凡人之格纳入乾坤袋中,虽然凡人之格不算是什么,但终究也是神格,况且吕奉对火焰法则的造诣也十分精深,这枚神格中蕴含的火焰力量十分精贵,等回到碎鼎界之后利用炼器宝鼎炼化了给唐小汐提升修为也好,淬炼神格来汲取神力可比淬炼妖灵石要效果好多了!

        “嘭!”

        吕奉躺下的时候,床底的刘布衣被惊醒了:“啊,怎么回事,怎么有个死人,啊!是吕奉,他怎么死在这里了?”

        “他本来想杀你,结果反而送了性命。”林沐雨拿起吕奉的匕首,仔细的看了看。

        刘布衣吓得一身冷汗:“我的天,少侠你让我睡在床底原来是为了救我。”

        “不然呢?”

        林沐雨看了他一眼,道:“布衣,你以前太软弱了,才会处处被人欺凌,今天我把你推到貔貅佣兵团团长的位子上,你觉得你能胜任吗?”

        “我……我会努力胜任的……”刘布衣的话根本没有什么底气。

        “不,暂时也根本没有资格说胜任。”林沐雨笑得十分灿烂,丝毫不担心伤害刘布衣的自尊心,道:“但是有一点你要记住,只有真正的变成一位强者才会受到尊重,我会为你找一个好帮手,让你重整貔貅佣兵团的。”

        “重整?貔貅佣兵团没有动乱啊,为何要重整?”

        “马上就要有动乱了。”林沐雨目光如炬:“我白天见了七位副团长级别的首领,他们貌合神离,各有算盘,如今吕奉这个团长死了,一定会发生内战,恐怕明天的时候这魔掌群峰就要被鲜血染红了。”

        “那恐怕会死很多人吧?”刘布衣的声音有些颤抖。

        “不死人怎么洗牌呢?”

        林沐雨一声叹息,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如此的工于心计、不择手段了,但既然踏上了这条路那就只能走下去,这是自己的使命。

        刘布衣沉默了许久,眸子变得清亮了许多,忽地淡淡道:“少侠,你到底是什么人?”

        “你真的想知道吗?”林沐雨问。

        “嗯。”

        “你看看这个。”林沐雨从乾坤袋里掏出了一枚金印。

        刘布衣虽然看不到,但凭借手掌就能摸出这些字来,禁不住的汗水涔涔道:“秦王印玺……秦王印玺……莫非你就是西海彼岸的秦王林沐雨……”

        “嗯,我是林沐雨。”他并不否认。

        “你……”

        刘布衣捧着金印的手掌颤抖起来,道:“秦王殿下……您来天极大陆又是为了什么?”

        林沐雨坐在床边,一如往常的笑道:“战争马上就要发动了,是天霁帝国、黑石帝国要侵夺我的家园,所以我来到这里,布衣,我要请你为我完成一件事。”

        “什么事……”

        “当好这个貔貅佣兵团的团长,采集魔掌群峰里的魔心石,以你能够办到的渠道把这些魔心石运到碎鼎界大陆去。”

        林沐雨抬手举着吕奉的匕首,道:“你看,这柄匕首也淬炼了魔心石精华了,只要刺入神境强者的体内就能让他无法动用神力,降级为圣域强者,一块小小的魔心石能毁灭一位神,你愿意帮我吗?愿意帮碎鼎界吗?”

        “你是要我……叛国吗?”刘布衣黯然。

        “你的国,你的王,值得你效忠吗?”林沐雨问了一句。

        刘布衣呆在了那里。

        过了半晌,他捧着金印后退数步,单膝跪在了林沐雨前方,道:“我刘布衣这小半辈子过得浑浑噩噩,没有人瞧得起我,没有人把我当做朋友,唯独你除外,既然秦王殿下看得起我刘布衣,那刘布衣必然以死相报,只要我活着,便绝不辜负秦王所托!”

        “起来,我们是朋友,还不是上下属。”林沐雨笑了笑:“有人来了。”

        “谁?”

        话没说完,“嘭”的一声,房门被一脚踹开,踹得四分五裂,司空瑶的俏脸上罩着寒霜,淡淡的看着林沐雨和刘布衣,道:“我需要一个解释。”

        “好。”

        林沐雨挡在了刘布衣前方,道:“要解释的话,跟我来吧,大小姐。”

        说着,林沐雨纵身飞起,直奔远方。

        “蓬!”

        地面上灰尘激荡,气旋回流,司空瑶也跟着去了。

        刘布衣捧着秦王金印呆呆的立于原地,无所适从了。

        ……

        “嗖嗖……”

        两道寒光掠过天际,忽地碰撞起来!

        司空瑶一掌落下,冰玄诀的力量重重的落在林沐雨背部的金色葫芦壁上,“嘭”的一声两个人一起坠入群山之间的峡谷之中。

        “蓬蓬!”

        两人的身躯带着浩然神力,在地面上留下一道深坑,去势不止的撞断无数树木,司空瑶接连三掌落在林沐雨的身上,质问声回荡在峡谷之中——“为什么那么骗我?”

        “我那么信任你!”

        “为什么?”

        林沐雨始终没有还手,两个人“嘭”的撞穿了一块巨岩,灰头土脸的滚落在一片草地上,月光洒落下来。

        司空瑶哭了:“你骗我,你利用我,几乎让我背叛了自己的国家,你……”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