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七百八十三章 团长之位
  • 第七百八十三章 团长之位

    作品:《炼神领域

        第十七招!

        一缕缕的雷电光芒在林沐雨的拳头周围流转,这重重的一拳以一道华丽弧线重击在吕奉的左臂之上,也正是他受伤的左臂!

        “嘭!”

        神壁破碎,终于承受不住林沐雨强悍的一击,吕奉的神壁开始破损了。↑,

        “啊啊啊……”

        吕奉大口的呕着鲜血,单手擎着长刀,怒吼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是什么人很重要吗?”

        林沐雨惨然的喘着粗气,身上的衣衫几乎都快要被对手的炎劲给绞碎,露出了强壮的体魄,一条条肌肉的线条显得无比强健,雷电光芒不断的窜动在身体周围,在战斗中他发现吕奉对雷电的抵抗力十分差,于是便“落井下石”,不断以雷电法则神力狂轰吕奉的伤处。

        生死搏杀,哪儿还有什么仁义可言?

        ……

        吕奉哀嚎一声后退数十米,身周再起燎原火势,长刀的光芒冲天而起,仿佛要劈开整个天穹一般,厉喝道:“我不会败!我吕奉绝不会败!”

        “嗡!”

        刀光带着烈焰狂斩下来。

        林沐雨迎着刀芒而去,但就在他的脸庞接触刀芒的那一刻忽然身躯消失了,破碎虚空!

        吕奉暗暗叫遭,这小子的破碎虚空恢复速度也太快了吧?

        身后雷光闪烁,已经由不得吕奉了。

        五曜八荒灭!

        四面八方的灵力糅合在雷电法则光芒中聚集向一点,随着林沐雨的拳头重重的轰在了吕奉的后背之上,顿时便已经隐隐的能听到肋骨断裂的声音了。

        “呜啊……”

        吕奉一声惨嚎,反应速度快得惊人,手肘猛然反向轰出,正中林沐雨的肩膀,五十二重洞天浪潮狂猛暴噬,瞬间摧毁了龙血战盾,甚至已经掀开了皮肉,鲜血迸溅开来,这还不算,“嗡”一声长刀的把柄向后猛送出去!

        “嘭!”

        林沐雨被击中的小腹气海,闷哼一声,整个人化为一团雷光倒飞出数百米远,脸色惨白,吕奉这是已经在下杀招了,招招直奔要害!

        “混蛋!”

        林沐雨一咬牙,擎剑飞扑而去,不顾伤势发动反攻,长剑连续五剑劈斩在刀柄上,吕奉似乎已经没有还手之力了。

        但就在林沐雨略一大意之时,吕奉竟翻转长刀,猛然扣住剑柄,怒吼一声:“撒手!”

        轰然一脚踹在林沐雨的手腕之上,冰元剑带着雷光脱手而飞。

        “哗啦!”

        乌云之中,冰元剑回旋坠落,带着一道雷电纵横的轨迹。

        “那是……冰元剑?”司空瑶愕然,竟十分担忧起来:“他……他没事吧?”

        庄少宇眯着眼睛:“放心吧阿瑶,他死不了。”

        ……

        “轰轰!”

        拳头撞击声在乌云中回荡,两人已经开始以命相搏了。

        吕奉越战越勇,脸上有些得意神色,气势上也压过了林沐雨,舞动长刀乱劈一气,一道道刀芒轰得林沐雨应接不暇。

        “给我去死!”

        长刀猛然一送,闪电般袭来,这一刀快若迅雷,是夺命的一刀。

        林沐雨脚踏虚空,浑身浴血,但却保持着清醒与冷静,一晃身便避开这致命一击,双手切换扣住刀锋,空手入白刃!就在吕奉的惊诧目光下,林沐雨扣住刀锋,身体猛然提起,膝盖轰然撞击在吕奉的腹部,逼迫他只能弃刀。

        “混账!”

        就在吕奉放弃兵刃准备赤手搏杀的时候,林沐雨身躯一旋,一道寒芒便已经逼在了吕奉的脖颈之间,是魔音刀,这柄小魔音刀在林沐雨的手里就像是一柄精致匕首一般,甚至锋刃已经切开了吕奉的皮肤,一缕鲜血落下,只要林沐雨用力,吕奉就会身首异处。

        “你……”

        吕奉吓得动弹不得,沉默的停留在半空中,闭上眼睛道:“要杀便杀吧!”

        “我没有想杀你。”

        林沐雨擦拭了一下嘴角的鲜血,惨然一笑道:“我跟你只分胜负,不分生死,难道你已经忘记了之前的赌约了吗?”

        “你不杀我?”吕奉心底一喜。

        “嗯,前提是你认输。”

        “好,我认输便是。”吕奉十分爽快。

        “很好,承让了。”

        林沐雨挪开魔音刀,他并不担心吕奉反扑,因为此刻自己手里有兵刃而他没有,而且吕奉已经重伤,想要杀他简直易如反掌!

        ……

        狂风呼啸,乌云消散,两个人影从天而降,正是惨淡不堪的林沐雨和吕奉二人,看着林沐雨的手里握着魔音刀,顿时就已经知道结果了,司空瑶大喜不已,走上前道:“少侠,你赢了?”

        “嗯。”

        林沐雨重重点头。

        一群佣兵头目却愣住了,他们中有两个神尊级别的强者,深知吕奉的实力,他可是一个快要可以窥探神帝境界的绝世强者啊,这样的人居然输了?

        吕奉脸色乌黑的说道:“是,老子输了!愿赌服输,你说吧,你想要我身上的什么,财宝或者兵刃,又或者是我的手臂、双腿,你想要,老子就给!”

        “我要这些做什么?”

        林沐雨笑了笑,当着吕奉一群部下的面说道:“我要你这个貔貅佣兵团团长的位子。”

        “你说什么?”

        吕奉大惊失色:“你要貔貅佣兵团?”

        “怎么,不行吗?这也是属于你的一个物件,不是吗?”

        “这……”吕奉脸色更加难看了,道:“你确定你要当貔貅佣兵的团长?你确定你能驾驭得住我的这群兄弟吗?”

        “不,我不当这个团长。”

        林沐雨远远的喊道:“布衣,你过来。”

        刘布衣茫然匆匆走来,问道:“怎么了,有事吗?”

        林沐雨一拍刘布衣的肩膀,笑道:“我不当,他来当。”

        “什么?”一群佣兵头目都目瞪口呆了。

        吕奉也忍不住冷笑起来,道:“貔貅佣兵能够在魔掌群峰上屹立不倒靠的是什么?是我们的拳头和兄弟义气,就凭这个修为低微的废物凭什么能当我们貔貅佣兵团的团长?”

        “愿赌服输,你想赖账不成?”林沐雨扬眉道:“你当众失信于我们,我倒看你以后怎么服众,怎么当这个貔貅佣兵团的老大。”

        几个佣兵头目一个个都脸色涨红,怒道:“不行,绝对不行,我们只服吕奉一人,这个什么刘布衣的人去吃s吧!”

        刘布衣没有敢说话,毕竟这些佣兵头目一个个五大三粗,其中不乏圣武战士级别的强者,自己乱说话被打死就不好了。

        林沐雨傲然道:“就只说,愿赌服输吗?吕奉。”

        他的目光如同利剑一般逼视,让吕奉有种如坠冰窟的感觉。

        “好!好!好!”

        吕奉连叫三声好,伸手进入空间袋里掏出了一枚血红色的扳指,道:“这枚朱雀扳指是我们貔貅佣兵团团长的信物,给你便是!”

        “啪”一声,林沐雨接住扳指,交给了刘布衣,道:“戴上。”

        刘布衣愕然,但林沐雨的话不是在商量,而是命令,他只能戴上。

        司空瑶、陈航、商倩等人也看得目瞪口呆,没有人知道林沐雨想干什么,他为什么要让刘布衣当这个貔貅佣兵团的团长。

        “好了,还不过来参见新团长吗?”

        林沐雨覆手低喝一声,气势凛然,竟隐隐有一种王者气质。

        一群佣兵头目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终居然一起跪了下来,声音层次不齐的说道:“我等参见团长大人!”

        “你呢?”林沐雨目光凝视吕奉。

        “你!”

        吕奉咬牙切齿,最终颤抖着左臂,巍巍的单膝跪地,道:“属下吕奉,参见刘布衣首领!”

        林沐雨这才满意一笑:“我们几个人都是团长的贵客,好生招待吧,马上就要中午了,还不赶紧安排午宴和住处吗?”

        “是……”吕奉抱拳,脸色一片死灰。

        ……

        一行人缓缓进入貔貅佣兵团的大院之中。

        司空瑶、商倩一头雾水。

        “他到底要做什么?”商倩不解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司空瑶微微一笑,随遇而安的个性让她更容易获得快乐,笑着说道:“或许这家伙只是想骗吃骗喝一顿吧,不管了,我们好吃好喝就好,出来那么多天难得吃顿好的。”

        商倩有些无语。

        庄少宇手握紫金扇,目光冰冷的看着周围的一切,他身为大司徒之子怎么会愿意与佣兵这种流窜之徒为伍,但此时也实在没有办法,不想留在这里也不行了。

        谁知道林沐雨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呢?

        ……

        一顿丰盛的午宴之后,林沐雨将貔貅佣兵团的七位万夫长级别的首领一一叫入密室中训话,每一个一训就是近三十分钟,等得司空瑶、刘布衣等人十分烦躁。

        当林沐雨完全训完话之后,已经是晚上了。

        接着晚宴。

        吃饱喝足之后各自回房间休息,而刘布衣就睡在吕奉原先居住的团长房间里,遣散侍女之后却怎么也睡不着了。

        “布衣……”

        半梦半醒之间,忽然有人推醒了刘布衣,是林沐雨的声音。

        “怎么了,少侠?”

        “你去床底睡,把床让给我。”

        “为什么?凭什么啊……”

        “就凭你打不过我,可以吗?”

        “可以……”u